您好,请 登录注册

番外·1




更新日期:2013-08-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十年前`枫林小镇】
  枫林小镇处于亚特斯大陆的东南段,以特殊而美味的稻米作为主产品。之所以叫枫林小镇,是因为它常年不败的枫叶。                                           
     某个普通的清晨,火红的枫叶将天空染成火红色,满山片叶的红色,如同被精心调出的一般,重一月些太俗,浅一些就显得有几分冷淡。落下的枫叶如同一只只断魂的金蝴蝶,铺出一条黄金之路。远方的小屋升起缕缕淡青色的炊烟,缓缓的飘上天际。可谓是“枫林红透晚烟青。”只是如此美丽的景色寂静的有些诡异。
   “啦啦啦·······”一阵如银铃般的歌声打破了寂静,为如此安详的景色中增添了几分生机。是一个六七岁的女孩,她墨黑色的头发扎成简单的马尾辫,手上捧着一束小小的蓝雏菊,脸上洋溢着欢乐,一蹦一跳的沿着林中小径向远方的小屋跑去。
   “快过来。”一位妇女将小女孩拉到一堆杂物之后蹲了下来。
   “妈妈,怎么了?”女孩疑惑的问。
  “安静,不要说话。”妇女用手捂住了女孩的嘴,小女孩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很快的便安静了下来。
       这时从远方冲过来一群人,身着铠甲,手提红缨枪,充满了肃杀之气,对着村口大喊“村里的人都给我出来,我门亚特斯五大家族奉命前来斩杀叛徒。谁若阻挡杀无赦。”四周一片寂静,没有任何人走出来。“放火 。”为首的一个人命令道。他左右的两个士兵举着火把跑了出来,在每一间房屋前都堆了一从草堆,果断的点燃。片刻之间小小的村庄便弥漫起了浓浓的烟雾 ,隐隐约约有几声咳嗽声。
  “   开门,搜。”为首的人命令道。
  “是——”所有的人迅速跑进村庄。
  “砰---砰---”一道门被踢开,一个士兵拉着一个妇女的头发将她拖了出来。那个妇女发出阵阵的喊叫,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不停的哭喊着:“叔叔,叔叔一为什么要抓走的我的妈妈!”那个士兵被小男孩的哭喊弄得有些恼火,提起脚使劲的朝小男孩一踢。小男孩顺势一滚撞到了一块石头上,血立刻从他的头上流了下来染红了一大片。小男孩当时就晕了,他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 。 
      “孩子——”小男孩的母亲凄惨的喊叫着,她挣扎着想要跑了过去。“找打。”士兵一挥红缨枪,妇女的一只腿经竟生生的被打断了,清晰的听到那骨头碎裂的声音。但那妇女好像不知道一般,她咬着她那苍白的唇,豆大的汗水顺着她那乱杂的发丝滑下,她的眼中闪着晶莹的泪光,如同枯木般的双手努力的向前伸着。,血在她的身后形成一条蛇形的印记。而那些士兵眼中却充满了戏谑,他们有的将手抱在胸前,有的甚至冲上去在妇女的那条受伤的腿上蹋上两脚。近了近了,那位妇女更加努力将双手向前伸,马上就可以碰到她孩子的头了,妇女的眼中出现一抹急切与希翼。
   “嗖——”一杆红缨枪滑过,直射妇女的脑袋。片刻之间,一个鲜活的生命便化成一堆飞溅的脑髓以及那如同盛开的红莲般的鲜血。妇女原本光彩连连的双眼渐渐暗淡,但却没有闭上 ,仿佛还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女孩看到了,那里面, 是恨。
  “报告,十七女,十个小孩,八个老人,没有任何壮丁。”一个士兵回报,他的身后是一群老人妇女与小孩。他们的身体不断的颤抖,衣服零乱,有些孩子正哇哇大哭。而那些妇女有的绝望的闭上了双眼,有的用劲的扯了扯衣角·······                                                                                 
  “妈妈,他们是什么人?”小女孩小声的问。她已看到妈妈脸上早已是泪流满面,她并不知道妈妈为什么流泪,但她觉得眼前这几位叔叔绝对绝对不是好人。
  “谁?”领头的人似乎听到了一些声音,他向四周观察,目光在一堆杂物上停留了下来。“你们,过去看看。”他指着那堆杂物堆两个手下说。
  “是---”两个人应声向那堆杂物走去 。
  “瞳,答应妈妈一定要好好活下去。”妈妈捧起小女孩的脸,望着她的眼说。
  “妈妈。”小女孩有些急切的喊,难道难道,妈妈要······她还记得爸爸离开的时候也是说了这样的话。爸爸是一个强壮的农夫,她还记得自己最喜欢在阳光下仰望爸爸的脸庞。爸爸总会在这时眯起眼睛,露出如贝壳般的洁白牙齿。爸爸会把她抱在怀中,青色的胡渣扎着她的脸庞,但她总会在爸爸的胸前闻到安全的味道。                                                       “不要,妈妈。妈妈不要再丢下瞳一个人了”小女孩哽咽着,泪水从她的面颊滑下。
   “傻孩子。”妈妈摸了摸小女孩的头,轻轻的在小女孩的迷走穴上一按,小女孩晕了过去。“孩子,再见了。”妈妈亲吻了下小女孩的脸颊,抹去她脸上的泪水,毅然从杂物堆中走出,眼中充满了绝然 ,他用劲的握了握手。
  枪起枪落,妈妈的头迅速落下。
   ······                                                                                                                                                                                                                                              
  小女孩缓缓的睁开双眼,天已经黑。“妈妈,妈妈······”她喊叫着,泪水流下来,她看到 了,妈妈的头,小女孩迅速用手捂住了双眼。                                                                                                                 “喂喂······”一个充满稚气的声音传来,小女孩将手放了下来。“你是谁?”她问。
  你妈妈死了,你家也毁了.”声音的来源是一个九十岁左右的小男孩,他并没有回答小女孩的问题,而是耸了耸肩。他谈起生死就好像吃饭喝水一般无所谓。小女孩的双眼黯淡了下来。
  “呜呜·····”
   “想要报仇吗?”男孩问。
   “可以吗?”小女孩抬起了头,脸上有着明显的泪痕。
  “会变坏哦!”小男孩轻轻的拂去小女孩的泪水。
   “不怕。”小女孩握起拳头 ,咬了咬牙。“只要可以报仇,无论变成什么样我都不怕。”她站了起来,坚定的望着小男孩。
   “跟着我走吧!我会让你变强。”小男孩向小女孩伸出了一只手,小女孩将手放上去。“我跟你走。”                                                                                                                  “你叫什么名字。”
  “瞳。你呢?”
   “我叫炽烬。”
   “可以叫你哥哥吗?”小女孩的眼中充满了希望。
  “可以呀!”小男孩笑了,明朗的如同天上星晨。
  ······                                                                                                                                                                       
  两个小小的身影,孤独的,勇敢的,缓缓向远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