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隧道




更新日期:2022-11-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二0五0年。

    朱凤芝是得奖人之一,啊,事情是这样的,她参加了国际科幻小说比赛,得到第二名,奖品奇特,由阿美利坚合众国太空署赞助。

    得奖人可以穿过时光隧道,回到过去,逗留三分钟,时、地、人任择。

    或是拿丰厚现金奖,据说,第三名作者姓倪,他宁可取现金。所以今日,在太空署会客室等候时光隧道之旅的,只有朱凤芝与第一名得奖人。

    他是一位年约六十余岁的老先生。

    凤芝最敬老,身体语言十分恭敬,那位老先生很快觉得了。

    他自我介绍:“小姓王,王克良。”

    凤芝笑说:“我有点紧张,王先生你呢?”

    “自然,我盼望这个机会已经良久。”

    凤芝道:“科技终于进步到可以控制第五空间了。”

    “这项科技,永远不会公开,太空署决定严密保管,以免遭不法之徒利用。”

    “请问王先生从事何种行业?”

    “我已退休,之前,我在大学教书。”

    “教何种科目?”

    “政治系,“王老先生看着凤芝:“小姑娘,你呢?”

    凤芝笑不可抑,“我还算小姑娘?同长辈们说话真可爱,当场恢复青春。”

    王老伯端详她:“你经过时光隧道,却是去见谁?”

    “家母,她于三年前去世。”

    “啊,你思念她。”

    “我与她感情一向欠佳,她病故后我心内疚,一直想回去看她,老实说,这也是我参加这项小说比赛的原因,得了奖,我可以回到她身边,即使三分钟也好,我想对她说妈妈我爱你。”

    凤芝有点激动,泪盈于睫,取出手帕,拭去泪水。

    王老先生叹口气:“你不愧是个孝顺儿。”

    “你真的那么想?”

    “当然,很多女子会选择回去见初恋情人。”

    凤芝笑了,“你呢,你又去见什么人?”

    王克良踌躇一会儿才答:“我不是回去见一个人。”

    凤芝纳罕。

    “我回去,是为着见证一件事。”

    凤芝更觉奇怪,老人家心思多数独到,她愿闻其详。

    王克良轻轻说:“你年轻,也许不记得这件事了。”

    “我的职业是记者,对过去未来,都有兴趣。”

    “那,我就对你说吧,我想返回一九八九年,一个六月初的凌晨,到那个广场去亲自看一个究竟。”

    凤芝先是一愣,不明其所以然,然而电光石火间,聪敏的她明白了。

    她眼大了双眼,过一会儿,她才恻然说:“呵,你没有忘记。”

    王老伯垂着头,痛心地答:“是,我不能忘记。”

    “已是多年前的事了。”

    “当时我二十岁,是一名留学生,在外国听到那宗消息,心灵受到极大的震荡、骚扰、创伤,今日,我将亲历其境。”

    凤芝还想说什么,太空署工作人员已经满面笑容地迎出来。

    “两位,请过来更衣。”

    凤芝与王老伯分开了。

    太空署人员替凤芝穿上特备衣服,带她到一间实验室,凤芝忽然怯场,为什么要设法回到过去,过去的事无可挽回,将之埋在心底,努力将来岂非更好?

    太迟了,仪器已经开动。

    那经历真是奇特,凤芝只见电光一闪,暂时失去视力,然后,当她能视物之际,她发觉置身在老家狭小的厨房里。

    中年的母亲正在张罗晚饭。

    凤芝知道她只有三分钟,她轻轻走向前,握住母亲的手,“妈妈,”她把握这千载难逢的机会,“我爱你。”

    母亲转过头来,多年刻苦的生活使她未老先衰,一额都是皱敌,只听得她叹口气:“我知道,可是我与你脾气都倔,许多事,放在心中,说不出来。”

    凤芝实在忍不住,号啕痛哭,把母亲紧紧拥抱在怀中,她终于实践了她的心愿,母女在这一刻获得了谅解。

    就在这个时候,凤芝浑身一震,如遇强力电流,胸口及手指尖有点麻痹难受,张开眼,已回到实验室来。

    凤芝深深叹一口气。

    工作人民十分谅解,温和地对她说:“请到休息室用茶点,一个人在经过时光之旅后,情绪会遭遇到若干困扰。”

    凤芝长长叹息。

    她无法抑止眼泪,一时间不知是欢,是伤感,抑或是解脱。

    她已没有遗憾,原来母亲一直知道女儿爱她。

    她来到休息室。

    凤芝挑一张沙发坐下,只见茶几上放着精致的糕点,她斟出咖啡,喝一大口,又吃了半块巧克力蛋糕,觉得精神好许多。

    凤芝回到更衣室,换上自己原来的衣服,又补了一点妆,本来可以即时离去,可是她想起了王老先生。

    他的遭遇如何?

    凤芝天生有好奇心,不然不会从事记者行业,她折返会客室。

    一推开门,怔住了。

    只见王克良坐在沙发上,头像驼鸟似埋在两膝中,他在呜咽,且浑身发抖。

    凤芝只看到他一头凌乱白发,还有,他身上沾着点点血渍。

    凤芝退后一步,尖声问道:“你看见什么,你看见什么?”

    这时,有两名看护模样的工作人员进来,“这位小姐,请让开,王老先生惊骇过度,将入医院接受观察。”

    凤芝看着他们把王老伯扶出去。

    凤之颓然,半晌,她才想起那位接受现金奖的第三名,也许,那才是正确的做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