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青发鬼 > 正文 > 第4章 连环记
第4章 连环记



更新日期:2022-09-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神秘的生日礼物

    第二天的新日报销售一空,因为其他报社对于古家万造府邸发生的奇异事件,都没有像新日报社报导得如此详尽。

    日比谷公园杀人事件、身长一公尺的大蜘蛛、神秘的青发鬼、古家万造府邸发生的怪事、神崎省吾令人匪夷所思的举动,再加上怪盗——“白蜡假面”也牵涉进来,使得这事件有如滚雪球般愈滚愈大。

    新日报社这次之所以能采访到独家新闻,御子柴进居功厥伟,因此他很快地成了报社里最受欢迎的英雄。

    “侦探小子,了不起!”

    “好厉害!你竟然可以抢到独家新闻!”

    “等你领到社长颁发的奖金时,可别忘了请客哦!”

    同事们都纷纷过来赞美御子柴进。

    时间很快地过了两个礼拜,在这段期间内,警视厅和各报社都全力以赴访查育发鬼与神崎省吾的下落,可是这两人却像云雾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到了第三个礼拜的某一天,御子柴进突然想起一个人。

    “三津木先生,月丘瞳现在还好吧?”

    侦探小子担心地问道。

    “你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我听说月丘瞳自小父母双亡,现在只跟她奶奶两个人相依为命,如果青发鬼……”

    “啊!这个你不用担心,自从古家万造府邸发生事情之后,警方就派人在月丘瞳家严密监视着,所以不管是青发鬼或神崎博士都不可能会伤害到她。”

    “那我就放心了。”

    话虽如此,御子柴进还是十分担心。

    尤其当他想到青发鬼要杀年轻、可爱的月丘瞳时,心里直觉得气愤不已。

    就在这当儿,总机打电话进来找三津木俊助。

    “三津木先生,柜台有一位老奶奶要找你。”

    “老奶奶?她叫什么名字?”

    “她自称是月丘秋子。”

    “月丘秋子?”

    三津木俊助愣了一下,旋即恍然大悟说:

    “哦!快请她到会客室去……啊!不,还是请她到总编办公室吧!”

    三津木俊助挂断电话后,对御子柴进笑道:

    “阿进,真是说人人到呀!跟我一起去见月丘瞳的奶奶。”

    月丘秋子年约六十岁,全身散发出一股相当高贵的气质。

    “老奶奶,你好!小瞳怎么样了吗?”

    “没事,我只是有点担心而已……三津木先生,请你看一下这封信。”

    月丘秋子从怀中取出一封没有署名的信,信封上只写着“月丘瞳小姐收”等字样。

    三津木俊助赶紧接过信,仔细看信里的内容:

    月丘瞳小姐:

    三月十五日是你的生日,按照每年惯例,我都会送你生日礼物,不过,今年我凑巧有事没办法替你送去,是不是可以请你自己来拿呢?

    十五日晚上七点整,请你到银座尾张町的三越百货前面等,叔叔会开车去接你,千万不要忘记哟!对了,这件事情绝对不可以告诉警察,因为这是我和你之间的秘密。

    叔叔

    看完这封信,三津木俊助不禁跟山崎、御子柴进面面相觑。

    “老奶奶,小瞳每年生日都会有人送礼物来吗?”

    三津木俊助疑惑地问道。

    “是的。”

    “是谁送的呢?”

    “我也不知道。”

    闻言,大家又互望一眼。

    “这件事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概是从我儿子——月丘谦三去世的第二年开始,也就是小瞳六岁的时候。”

    “小瞳通常会收到什么礼物?”

    “每次都是钻石。”

    “钻石?”

    三津木俊助等人当场大叫出声。

    随后,三津木俊助对月丘秋子露出怀疑的神情说:

    “老奶奶,钻石是很贵重的东西耶!”

    “我知道。说老实话,我儿子死后根本没有留下半点财产,所以我每年都是靠卖钻石的钱维持一年的生活所需。”

    闻言,三津木俊助又惊讶得瞪大眼睛

    (据警方所说,虽然,小瞳家里只有她跟奶奶两个人,却还请了一个佣人……可见小瞳收到的一定是非常高级的钻石,才能够让她们过这样优裕的生活。)

    “老奶奶,你真的不认识古家万造或神崎博士吗?”

    事实上,三津木俊助之前已经问过月丘秋子这个问题好几次,但是他现在忍不住又问了一次。

    “我真的不认识。”

    “你有没有听小瞳的父亲提起过?”

    “没有耶!谦三很喜欢到世界各地旅行,待在家里的时间少之又少。就算他偶尔回来,也很少开口跟我们说话。”

    “他是在家里去世的吗?”

    “是的。我还记得那是在十二月底的时候,谦三突然染上急性肺炎,他还来不及交代后事就死了。我和小瞳正苦于走投无路时,没想到第二年就有人送钻石给我们。”

    说到这里,月丘秋子偷偷拭去眼角的泪水。

    “我知道这样白白收人家的东西是不对的,可是不知不觉中,我和小瞳已经习惯于依赖这份礼物来过活。如果今年没有收到钻石,我们的生活就有问题了。我现在最大的困扰是,究竟该不该让小瞳一个人去拿礼物?”

    闻言,三津木俊助先是沉默不语,过一会儿才斩钉截铁说:

    “老奶奶,就照着信上的指示去做吧!我们一定会好好保护小瞳的。”

    御子柴进听到三津木俊助这么说,内心开始担忧起来。

    (小瞳要去的地方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陷阱?)

    名记者的本尊与分身

    十五日晚上,月丘瞳在三津木俊助的鼓励下来到三越百货。

    御子柴进乔装成流浪汉,静静守在不远处保护她。

    霓虹灯渐渐点亮,月丘瞳的心里也愈来愈不安。

    刹那间,一辆从东银座方向开来的车子紧急停在月丘瞳面前。

    “晦!小瞳,让你久等了。”

    月丘瞳一看到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不禁惊讶得脸大眼睛。

    “三津木先生!怎么会是你呢?”

    “哈哈哈!先别问那么多,上车吧!等一下我会跟你说明白的。”

    御子柴进站在街角看到三津木俊助驾车过来,也难以置信地瞪大双眼。

    他连忙往对面的街角望过去,只见那里也停着一辆车,而且车里除了三津木俊助之外,还有樽井和一只大狼狗——尼罗。

    见状,御子柴进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就在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上次山崎被“白蜡假面”瞒骗一事。

    (糟了!那个人一定是“白蜡假面”。)

    御子柴进赶紧绕到“白蜡假面”的车子后面,偷偷用万能钥匙打开行李箱。

    他才刚躲进行李箱里,“白蜡假面”就发动车子。

    三津木俊助发现情况不对,也立刻开车紧跟在后。

    过了一会儿,“白蜡假面”将车子驶进一条人烟稀少的暗巷,三津木俊助当然也尾随进来。

    突然间,一辆摩托车急驶到三津木俊助的车旁,对着轮胎连开了三枪。

    “你在干什么?”

    三津木俊助惊讶得探身出去,只见一个戴着太阳眼镜的男子骑着摩托车,如流星划过般消失在黑暗中。

    御子柴进藏身在黑暗的行李箱中,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所以当他听见枪响时着实吓了一大跳。

    不过,“白蜡假面”似乎没有受到枪声影响,又把车子往前开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御子柴进一直屏住气息,等到“白蜡假面”与月丘瞳下车之后,他才偷偷打开行李箱的车盖准备爬出来。

    这时御子柴进又听到有脚步声接近,赶紧拉下行李箱的车盖,忐忑不安地从缝隙中往外看。

    一个戴着太阳眼镜的男子悄悄走过来,静静地左右观望。

    在月光的照射下,御子柴进看清楚男子的长相,不禁感到一阵颤栗。

    (那不就是我在日比谷公园里遇到的青发鬼吗?)

    御子柴进害怕得几乎要暂时停止呼吸。

    不知道经过多久,御子柴进一直等到听不见青发鬼的脚步声之后,才鬼鬼祟祟爬出行李箱。

    此时御子柴进只看到一间工厂,完全见不到“白蜡假面”、月丘瞳和青发鬼的身影。

    他偷偷绕到工厂的正门,只见门上挂着一个写了“东洋玻璃工厂”的招牌。

    (照这样看起来,这里应该是一家玻璃工厂。奇怪,“白蜡假面”为什么要带小瞳来这里呢?)

    御子柴进感到百思不解时,忽然不远处传来脚步声,吓得他连忙找地方躲起来。

    不久,“白蜡假面”带着月丘瞳出现在工厂正门口。

    最令御子柴进惊讶的是,神崎省吾竟然也跟在他们两人的背后出现!

    (“白蜡假面”怎么会跟神崎博士在一起?咦?怎么没有见到青发鬼?)

    为了以防万一,御子柴进躲在暗处里观察了好一会儿。

    (算了,还是先跟他们进去再说吧!)

    御子柴进正打算进入工厂时,却又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装有黑色液体的小瓶子,将黑色液体洒在地上后才走进工厂里。

    这间工厂里面有两层墙壁,除了外墙之外,还有一层厚实的砖瓦墙,砖瓦墙中间则装了一道铁门及数个紫色的玻璃窗。

    御子柴进用力推了铁门好几次,那道铁门却丝毫不为所动。

    最后,他只好站在紫色玻璃窗旁边,小心翼翼地偷看里面的动静。

    钻石大宝窟

    “白蜡假面”等人进去一个约有二、三十坪大的地方,乍看之下仿佛是个长方形广场,至于广场中心则是十坪大的池子,里头全是煮沸成红色的液态玻璃。

    御子柴进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惊讶了好久才回过神来,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白蜡假面”等人身上。

    或许是因为烧制玻璃的时候会发出强光,所以“白蜡假面”等人都戴上紫色的眼镜。

    “白蜡假面”与神崎省吾频频交谈,月丘瞳却露出十分害怕的表情站在一旁。

    (“白蜡假面”跟神崎博士到底在谈什么?)

    由于距离太遥远,御子柴进根本无法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只能站在外头干着急。

    “神崎博士,我们已经照你的指示来到这个可怕的‘地狱池’旁,你究竟想做什么?该不会是想把我们丢进玻璃池里吧?”

    “白蜡假面”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我不会那样做的。我只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这件事,才会故意找这么隐密的地方。”

    “好吧!我相信你。不过,小瞳,你可要小心一点,千万不要掉进玻璃池里,不然整个人很快就会融化成玻璃哟!哈哈哈!”

    月丘瞳听到“白蜡假面”这么说,脸色一下子变得惨白。

    “白蜡假面”收起笑容,满脸正经地看着神崎省吾。

    “神崎博士,你说过只要我把小瞳带来,你就会告诉我一切秘密。现在小瞳就站在这里,你也应该照我们的约定把一切都说出来才对。老实说,我很好奇‘大宝座’里到底有什么宝贝?还有,它究竟在哪里。”

    神崎省吾面对“白蜡假面”一连串的质问,始终紧闭着嘴巴,一句话也不说。

    “哈哈哈!看来你似乎很难说出口。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来问你吧!你看,这个长得像木乃伊的男人到底是谁?”

    “白蜡假面”拿出他从山崎那里抢走的照片问道。

    “啊!”

    神崎省吾看到那张照片,先是发出一声惨叫,接着又往后退了了几步。

    “神崎博士,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那、那是鬼冢三平!”

    “鬼冢三平?鬼冢三平是谁?他为什么想要你们的命?”

    “他……他以前和我们是一伙儿的。”

    “你说的‘我们’是指谁?是你跟古家万造吗?”

    “嗯,还有小瞳的父亲——月丘谦三。我们四个人为了追求财富一起四处冒险,后来,月丘谦三真的发现了一处大宝窟……”

    “大宝窟?那里到底有什么宝贝?”

    “白蜡假面”喜形于色地问道。

    “那里……那里有……”

    神崎省否支支吾吾得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快说!那里到底有什么宝贝?”

    “那里有很多珍贵的宝藏,我们称它为——‘钻石大宝窟’。”

    “钻石大宝窟?”

    “白蜡假面”惊讶得大喊出声。

    “是的。”

    这时“白蜡假面”两眼发光看着神崎省吾。

    “神崎博士,钻石大宝窟究竟在哪里?”

    神崎省吾并没有回答“白蜡假面”这个问题。

    “白蜡假面”只好摸摸鼻子,轻笑着说:

    “好,我待会儿再问你这个问题。对了,鬼冢三平为什么想要取你们的命呢?”

    “这……这应该从月丘谦三去世之后说起。老实说,这件事情并没有其他人知道,就连小瞳和她奶奶也都被蒙在鼓里。如果她们知道了,小瞳将会变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大富婆。”

    “这么说,是你们抢走了钻石大宝窟?”

    “不!不是这样的。”

    神崎博士一边摇头,一边用手擦拭额头上冒出来的冷汗。

    “我们本来想把钻石大宝窟的所有权移交给小瞳,但是古家万造不同意。他认为小瞳的年纪还太小,总有一天会被坏人骗走钻石大宝窟。于是我们协议一起管理钻石大宝窟,直到小瞳长大成人为止,没想到鬼冢三平却坚持要把所有权归还给小瞳……”

    “后来呢?你们把鬼冢三平怎么了?”

    “我……我什么都没做。是古家万选派人摆平鬼冢三平,硬把他送到钻矿山去的。”

    “钴矿山?”

    “是的。”

    “钴矿山在哪里?”

    “在马来半岛内地。”

    “马来半岛内地?”

    “白蜡假面”惊愕地瞪大眼睛。

    “是的。鬼冢三平就是被送到那座到处都有大蜘蛛的钻矿山里,每天过着像奴隶般的生活……从那时候起,我就开始经营这家玻璃工厂,专门制造钻玻璃。”

    “哈哈哈!”

    “白蜡假面”突然放声大笑。

    “也就是说,你们一起将阻碍者解决掉,两人夺走了钻石大宝窟?”

    “不、不是这样的。说真的,我一直觉得很内疚,所以才会在每年小陵生日的时候,送给她钻石当礼物。”

    “原来如此。不过,鬼冢三平又是怎么回来的?”

    “我也不知道。听说鬼冢三平因为过度劳累与吸了太多钴气,不但脸色变得很差,连头发也变成青色,简直就跟鬼没两样。我想,他是想杀死我、古家万造跟小瞳之后,一个人独占钻石大宝窟吧!”

    说完,神崎省吾轻叹一口气。

    “神崎博士,钻石大宝窟究竟在哪里?是不是就在这张照片上?”

    “白蜡假面”拿出他从山崎那里抢来的一张大岩石照片。

    神崎省吾一看到那张照片,脸色顿时变得铁青。

    “哈哈哈!我猜的没错,这里就是钻石大宝窟。喂!神崎博士,快点告诉我正确的方位。”

    “这……,这……”

    “白蜡假面”看见神崎省吾吞吞吐吐的样子,忍不住扑上前一把揪住他的衣领。

    “快说!钻石大宝窟究竟在哪里?如果你不跟我说的话……”

    说着,“白蜡假面”又用力勒紧神崎省吾的脖子。

    一旁的月丘瞳早已吓得不知所措了。

    “好,我说、我说,你先放开我……”

    “这还差不多。”

    “白蜡假面”一放手,神崎省吾接连喘了好几口大气。

    就在这时候,一阵枪击和玻璃破碎声同时响起。

    “哇!”

    神崎省吾痛苦地用手按住胸口,整个人摇摇晃晃往后退,一不小心滑落到沸腾的玻璃池里。

    大对决

    “糟了!”

    “白蜡假面”迅速将月丘瞳推倒在地上,然后仔细观察四周的动静。

    不过,对方并没有继续开枪,“白蜡假面”只听到墙外有人小跑步逃开的声音。

    他凝望着玻璃池好一会儿,只见煮沸的液态玻璃正吱吱吱地猛冒泡。

    “白蜡假面”感觉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可恶!差一点就可以问出钻石大宝窟的正确方位了。”

    “白蜡假面”恨得咬牙切齿。

    “小瞳,过来!”

    月丘瞳受到极大的惊吓,对于“白蜡假面”所说的话根本毫无反应。

    “白蜡假面”只好用力拉起月丘瞳,直往工厂外面走。

    御子柴进看见神崎省吾跌入玻璃池的那一瞬间,全身的血液几乎都凝固起来。

    等到他回过神来,发现“白蜡假面”和月丘瞳都不见了,才赶紧拔腿冲出工厂。

    御子柴进来到“白蜡假面”的车子旁,拿出预藏的瑞士刀,用力割破四个轮胎。

    接着,他又走到青发鬼放置摩托车的地方,将摩托车的轮胎割得乱七八糟。

    处理完毕后,御子柴进赶忙找地方躲起来,并从口袋里拿出装有黑色液体的小瓶子,在鞋底涂满了黑色液体。

    经过几分钟,青发鬼出现了。

    青发鬼原本想要骑摩托车逃走,却因轮胎被割得一蹋糊涂,只得将目标转向“白蜡假面”的车子。

    当青发鬼看到“白蜡假面”的四个车轮也都被割破时,整个人不由得僵立在原地。

    这时候,“白蜡假面”刚好带着月丘瞳走出工厂。

    他们一看到面貌狰狞的青发鬼,便迅速躲起来。

    “哼!想躲到哪里去?”

    青发鬼立即朝“白蜡假面”的藏身处开一枪,“白蜡假面”也对着青发鬼回射了好几枪。

    忽然间,青发鬼大喊一声,手中的枪也掉落下来。

    “可恶!”

    青发鬼怒不可遏地用左手捡起手枪,迅速穿过工厂,冲入旁边的一间仓库里。

    “白蜡假面”也立刻牵起月丘瞳的手,一口气冲到仓库旁边。

    御子柴进见到这一幕,赶紧跟在他们后面。

    “啊!大哥哥!”

    月丘瞳仿佛见到救星一般露出了笑容。

    “侦探小子,原来就是你割破我车子的轮胎呀!哈哈哈!算你有种,快跟我们一起去追青发鬼吧!”

    为了月丘瞳的安全,御子柴进只好跟着他们进入仓库里。

    谁知道偌大的仓库里却空无一物,也没见到青发鬼的踪影。

    “哼!青发鬼一定躲起来了。侦探小子,赶快帮忙找找看。”

    “白蜡假面”大声咆哮道。

    但是他们找遍了每一个角落,仍然没有看到青发鬼的影子。

    “可恶!这间仓库里一定有地道,侦探小子,快点找找看!”

    御子柴进一心一意想揪出青发鬼,于是索性趴在地板上,仔细寻找密道的入口。

    忽然间,他像发现新大陆般兴奋地喊道:

    “啊!这里有血迹!”

    “血迹?”

    “白蜡假面”马上凑过去看。

    当“白蜡假面”看到地上的斑斑血迹时,不禁面带笑容地说:

    “太好了!这里一定是地道的入口。”

    他用力掀起地板,对着御子柴进努努嘴说:

    “喂!你先进去。”

    “我?”

    “放心啦!我会跟着你一起下去。”

    说完,“白蜡假面”马上用手枪抵住御子柴进的脑袋。

    御子柴进无可奈何,只好听命行事。

    “白蜡假面”牵着月丘瞳的手,紧跟在御子柴进的后头。

    他们步下铁梯,来到一条十分宽广的地道中。

    走了大约五十公尺,地道忽然分成两条路;左边那条跟刚才来时的路一样宽,至于右边那条路则显得窒碍难行,还必须步下石阶才能通往下面。

    “接下来要走哪条路?”

    御子柴进回头询问“白蜡假面”。

    “嗯……让我想一想……这样吧!侦探小子,走右边那条路好了。”

    月丘瞳哭着哀求道:

    “大哥哥,不要再向前走了,我真的好害怕……”

    御子柴进实在很想往回走,但是在“白蜡假面”的手枪威胁下,他只好乖乖向前走。

    他们三人走下石阶,来到一间用钢筋水泥建造的小房间里。

    正当御子柴进感觉不对劲时,天花板上突然传来嘎啦嘎啦的巨响,紧接着一道铁门落下来堵住入口。

    “糟糕!我们中计了!”

    “白蜡假面”气得猛敲铁门。

    “嘻嘻嘻……”

    这时候某处忽然传来一阵诡异的笑声。

    月丘瞳害怕得赶紧抱住御子柴进。

    “嘻嘻嘻……”

    令人毛骨悚然的笑声再度响起。

    御子柴进和“白蜡假面”发现笑声来自于天花板上,都不约而同地抬起头来。

    “嘻嘻嘻……”

    此时青发鬼正从天花板上的四方型洞孔中,不怀好意地俯视着他们。

    “可恶!”

    “白蜡假面”愤怒得跳了起来。

    只可惜天花板离地面有五公尺远,“白蜡假面”根本够不着任何东西,更别说要捉住青头鬼了。

    “嘻嘻嘻……”

    青发鬼又发出冷笑声。

    “哼!你不要太得意,等我一离开这里,你就无法嚣张了。”

    话虽如此,现在的“白蜡假面”根本是在作困兽之斗。

    青发鬼慢慢张开血盆大口说:

    “‘白蜡假面’,你知道这里是什么房间吗?这是一个只要有人误闯进去,就再也无法活着出来的死亡房间。嘻嘻嘻……月丘瞳、侦探小子,我看你们现在只能向神明祷告了。”

    青发鬼说完这句话,马上把天花板上的洞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