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腊面博士 > 正文 > 第六章 警匪大追缉

第六章 警匪大追缉




更新日期:2022-09-1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两个博士

    当御子柴进透过玻璃墙,看见“蜡面博士”从对面那扇门走向自己的一瞬间,不禁想着:

    (这下子真的完蛋了!“蜡面博士”想尽办法把我骑到这个地方来,就是要让我亲眼目睹明美放制威蜡像!

    他八成想先让我吓破胆,等明美被制成蜡像之后就换我了……)

    一想到这里,御子柴进全身的血液顿时冻结。

    尽管他十分害拍,但是一看见“蜡而博士”时,心头仍涌上一股怒不可退的愤怒信绪。

    (我不可以被恐惧的思绪击败!

    即使目前处于劣势,我也要勇敢地跟“蜡面博士”斗一斗,想办法救出明美。)

    御子柴进一打定主意,激动的情绪逐渐缓和下来。

    他捏紧双拳猛力敲打玻璃墙,隔着玻璃墙对“蜡面博士”破口大骂。

    不知道“蜡面博士”是否听见御了柴进的怒骂声,只见他面无表情地朝椅子走去,伸手抬起高杉明美的下巴。

    高杉明美大概被迫服下安眠药,睡得相当深沉。

    对高杉明美来说,或许昏迷了还比较好,如果她清醒着,一定会被眼前的情况吓坏的。

    “蜡面博士”放开高杉明美的下巴,一边思考事情,一边看着四周。

    御子柴进一直用力敲打玻璃墙,口中不断发出咒骂声,“蜡面博士”被干扰到,回头看了一阵子。

    突然间,他摊开双手,大叫着往御子柴进这边走来。

    御子柴进本能地向后退一步。而“蜡面博士”一碰到玻璃墙便又往回走,然后隔着玻璃见神情呆滞地看着御子柴进的脸。

    从“蜡面博士”的表情来看,他仿佛不知道这里有一面玻璃门。

    “蜡面博士”整个人贴在玻璃墙边,就像水缸中的金鱼般嘴巴一开一合地动着,仿佛在确认这面玻璃墙是否真的存在。

    御子柴进见状,不禁感到十分纳闷。

    “蜡面博士”的脸孔越来越可怕,宛如透过放大镜看东西似的。

    就在这时,竹内三造从对面那扇门走进来,于是“蜡面博士”赶紧离开玻璃墙。

    竹内三造的脸上挂着一副眼镜,穿着飞行服,头戴飞行帽,一进来便和“蜡面博士”站到煮蜡的大锅子旁边说话。

    虽然御子柴进不知道他们两人的谈话内容,不过从他们看着煮错的大锅子,且频频抬着高杉明美的举动来看,应该是在讨论将高杉明美制成蜡像的事情吧?

    不久,竹内三造把高杉明美抱起来,缓缓走向大锅子。

    此时锅子里冒着白烟,里面的错早已经沸腾了。

    (天啊!如果他把明美扔进锅子里……)

    御子柴进发疯地对着玻璃墙大吼大叫,并据力捶着墙壁。

    刹那间,一件非常离奇的事情发生了……

    正当司机――竹内三造准备把不省人事的高杉明美扔进煮蜡的大锅子时,站在他身后的“蜡面博士”突然举起拐杖,使劲地朝竹内三道的后脑用下去,竹内三造立即应声倒下。

    “蜡面博士“跪在地上确认竹内三造是否真的昏过去之后,又转身对着御子柴进的方向大笑。

    接着,他赶紧抱起高杉明美,让她在椅子上躺下,然后将昏迷的竹内三造拖到房间角落。

    房间的角落有一个大型旅行箱,“蜡面博士”手脚笨拙地将竹内三造塞进旅行箱里之后,盖上盖子销起来。

    他回头看向御子柴进这边,把一根手指头放在山上示意他不要出声,然后走向门边,紧贴着墙壁站着。

    这时,门外竟然又进来一个“蜡面博士”!

    御子柴进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差点惊叫出声。

    之后进来的“蜡面博士”走到玻璃墙边,他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嘴里还念念有词。

    从他凶狠的眼神来判断,他应该是喜欢用真人制作蜡像的“蜡面博士”。

    果真如此,那么站在对面墙边,脸上始披挂着微微笑意的“蜡面博士”又是谁呢?

    御子柴进顿时冒出一身冷汗,偷偷地比较着这两个“蜡面博士”之间的不同。

    第二个过来的“蜡面博士”嘲弄御子柴进一番后,转身走向间边的椅子,正当他弯腰检视不省人事的高杉明美之际。另一个“蜡面博士”已经来到他的身后。

    他拍拍前面那个“蜡面博士”的肩膀,对方转身一看,见身后竟站站了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时,不禁在后退了一大步,并结结巴巴地问道:

    “你、你……你是谁?”

    后进来的“蜡面博士”呼吸急促,仿佛喉咙里有东西卡住似的。

    “哈哈哈!你不认识我吗?我正是‘蜡面博士’。”

    “什、什么……你说什么?”

    “喂!‘蜡面博士’,不要再玩扮家家酒的游戏了,不如我们都把面具撕下来,看一看彼此的真面目。”

    先进来的“蜡面博士”一边说,一边断下脸上的蜡面面具……

    原来先进来的“蜡面博士”是名侦探――金田一耕助假扮的!

    “啊!是金田一先生!他果然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御子柴进隔着玻璃换大声叫喊道:

    现在“蜡面博士”和金田一耕助之间只相距一公尺,两人的眼中都迈出深沉的敌意。

    不久,“蜡面博士”笑着说:

    “哈哈哈!金田一耕助,一好久不见了,以前对你失礼的地方,还请你见谅。”

    金田一耕助丝毫不敢大意,手里紧握着一把枪说:

    “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蜡面博士’,快点摘掉你的面具,我很想看看你的真面目。”

    “好的!金田一耕助,我一定会让你看个仔细。”

    “蜡面博士”看了看四周,接着说:

    “不过在这之前,我有件事想请教你……”

    “什么事?”

    “那里有一顶竹内三造的帽子,你究竟把他怎么样了?”

    “竹内三部是你的手下嘛,他现在正在旅行箱里睡觉呢!”

    “蜡面博士”回头看一眼放在角落的旅行箱,讶异地说:

    “你就是以这身打扮骗过竹内?”

    “是啊!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蜡面博士’,废话少说,快点卸下你的假面具。”

    “别急嘛!金田一耕助,如果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真面目,你会怎么样?”

    “什么?”

    金田一耕助始终谨慎地握着手枪说:

    “不管你再怎么狡猾,我都有办法让你现出原形。‘蜡面博士’,你听见外面的脚步声了吗?”

    “什么脚步声?”

    “蜡面博士”顿时一阵错愕,接着听见一阵脚步声朝这里走来。

    就在下一秒钟,等等力管官和几名武装警察已经出现在门外。

    “蜡面博士”见状,不禁气得全身颤抖。

    “金田一耕助,你居然把我藏身的地方告诉警方?”

    “当然,像你这种十恶不赦的坏蛋,早该将你绳之以法。所以我通知警官,让他们请你去吃牢饭……警官,别来无恙?”

    等等力警官一脸茫然,看了两人许久之后才说:

    “你不是金田一耕助吗?没想到……你还没端端地活在世上!”

    “哈哈哈,我命大,死不了的。”

    “那么刚才打电话到警局的人就是你男喽?”

    “是啊!我诈死是为了解除‘蜡面博士’的戒心,才能暗中找到他的巢穴。警官,快步把‘措面博士’铸上手铐吧!”

    “好,‘蜡面博士’,你最好别耍花样。”

    等等力警官拿着手铐走进房间,跟在他身后的武装警察也拉紧手上的枪支待命。

    这-刻,“蜡面博士”有如任人宰割的笼中鸟一般。应该无计可施了吧!

    转动的房间

    “可恶!”

    “蜡面博士”气得呲牙咧嘴,暴跳如雷,一步一步地往后退。

    不一会儿,他整个人紧贴在玻璃墙上,后面已经没有退路了。

    这时,等等力警官才注意到御子柴进也在房间里,于是对他叫道:

    “侦探小子,快来这里啊!你为什么不过来?”

    “警官,侦探小子根本没办法过来这里,因为那里有一道玻璃墙隔着。”

    “有玻璃墙隔着?”

    等等力警官点点头说:

    “哦……所以‘蜡面博士’现在已经动弹不得了,哈哈哈!‘蜡面博士’,你还是快点投降吧!”

    “蜡命博士”紧贴在玻璃墙上,眼中充满仇恨地看着所有人。

    就在等等力警官拿着手铐走向他的时候,“蜡面博士”突然朝他挥出拳头,不偏不偏地打在等等力警官的下巴上。

    等等力奋官被“蜡面博士”的飞拳打得倒退五、六步。

    “你竟敢向公警察挑战?”

    金田一耕山和几名武装警察急忙举枪对准“蜡面博士”,可是眼前的景象却教他们一个个看得目瞪口呆。

    只见那道玻璃墙突然旋转起来.转眼间,“蜡面博士”已经置身在御子柴进那一边。

    “糟了,‘蜡面博士’……”

    金田一耕助他们立刻朝“蜡面博士”开了数枪,只可借子弹根本打不穿那道坚固的玻璃墙。

    “蜡面博士”隔着玻璃墙嘲笑那些对他束手无策的办案人员之后,伸手勒住御子柴进的脖子。

    “啊!救命呵!”

    “闭嘴!留你在这儿只会碍手碍脚……”

    “蜡面博士”大叫一声后,用力将御子集进推向玻璃墙、压在地上。

    就在这时,玻璃墙的其中一部分再度旋转起来,不一会儿,御子柴进便来到警官们的脚边。

    就这样,玻璃墙对面的房间只剩下“蜡面博士”一个人,他究竟打算怎么逃走呢?

    那个房间大约有四叠半大小,三面都用铁板围住,墙上连一个窗户或入口都没有。

    等等力警官一脸懊恼地摸着自己的下巴说:

    “可恶!我倒要看看你怎么逃走。”

    金田一耕助仔细检查玻璃墙,但是却连玻璃的接缝都看不出来,根本查不出这面玻璃墙究竟暗藏什么机关。

    这时候,“蜡面博士”手里拿着帽子,露出一副嘲弄的表情。

    没一会儿,某处传来齿轮转动的声音。

    金田一耕助立刻对众人说:

    “大家千万不要大意,可能还会有其他状况发生……”

    金田一耕助的话还没说完,大伙的眼前又发生一件怪事。

    叽哩叽哩……叽哩叽哩……

    只见玻璃墙对面的房间随着齿轮转动的声音,一点一点地往上移动。

    “啊!房间往上升……房间上升了!”

    御子柴进吓得惊声尖叫道。

    “糟了!那个房间会像电梯一样上下移动啊!”

    “可恶!”

    面对这种紧张局面,武装警察纷纷对着玻璃墙开枪。

    那道玻璃墙可能是用防弹玻璃制成的,于弱根本射不穿,还一发发地弹回来。

    “蜡面博士”跟着房间不断地上升,并对气息败坏的一群人露齿一笑。

    当玻璃墙对面的房间往上升的时候,它的下面还有一个房间也跟着往上移动。

    顷刻间,出现在大家面前的新房间与先前的房间并没有多大差异,只不过房间里面多了一座大沙发,上面躺着三位可爱的少女。

    她们都穿着非常华丽的洋装,宛如三位精致的洋娃娃似的,躺在中央的女孩双手抱着左右两侧的少女,三个人好象都睡着了。

    “啊!那是‘猪户座三妹妹’!”

    御子柴进一看见这三位少女,立刻大声叫道。

    “什么是‘猎户座三妹妹’?”

    “‘猎户座三妹妹’是日比谷东都剧场目前最受欢迎的艺人,由于她们能歌善舞,很受孩子们的喜爱。”

    看来她们也是被“错面博士”抓来这里,准备制成蜡像。

    “可恶!来不及了……快打破这道玻璃馆,动作快一点!”

    在等等力警官的命令下,大家拚命敲打玻璃墙。

    可是不论大家再怎么死踹猛捶,玻璃墙依旧完好如初,丝毫没有一点受损的痕迹。

    新房间持续地往上升高,接下来又有另一个房间缓缓地从下面升起。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感到十分惊讶,瞪大眼睛盯着那道玻场强看。

    最后,大家终于明白这是一个贯通三层楼的电梯装置。

    之后出现在众人眼前的房间里有一个被五花大绑的男人倒在地上,而压在那个男从身上的……正是刚才被金田一耕助塞进房间角落那只旅行箱中的竹内三道!

    金田一耕助感到相当震惊,大叫一声:

    “事情不妙了!”

    他的脸色大变,立刻跑到房间角落打开旅行箱,结果发现箱底露出一个洞穴,里面没有半个人影。

    “哈哈……”

    戴着眼镜的竹内三选笑着抱起倒在地上的那个男人。

    当金田一新助他们一看到那个男人的脸,不禁再度倒抽一口冷气。

    原来那个男人是东都日日新闻社的记者――田代信三!

    竹内三造用力推了田代信三一把,面对大家深深一鞠躬之后,便大摇大摆地打开房门走出去。

    在三个房间中,只有那个房间有门可以通向外面。

    “大事不妙!”

    金田一耕助用力抓着头,气得捶胸顿足。

    大家原以为这次一定能够将“蜡面博士”逮捕归案,没想到在最后一刻又让他跑掉了。

    不知道“蜡面博士”这回又将逃往什么地方。

    猎户座三姊妹

    “‘蜡面博士’实在太可忍了,我们又被他摆了一道。”

    所有人在玻璃墙的另一边眼睁睁看着”蜡面博士”和竹内三造从容逃逸,不禁感到十分懊恼。

    正当金田一种动猛抓自己的头发,心中感到无限悔恨的时候。御子柴进突然大叫一声:

    “啊!金田一先生,你看这个突出的小点,说不定它就是开关……”

    御子柴进一边叫,一边伸手指着地上一个像酸梅核的东西。

    接着他用脚踩踏那个小点,只见玻璃墙依旧维持原状。不过,每当他踩踏那个小点时,就像跌到橡胶似的,小点会往地底缩进去。

    “真奇怪……被道会是这样?还是这样……”

    御子柴进学“蜡面博士”先前那样紧贴着玻场墙,再度踩踏那个小点西,三次后,终于底到玻璃墙有在转动,紧接着,御子柴进整个人向后跌进玻璃墙的对面。

    “哈!这个突出的小点果然就是机关。”

    只可惜他们太晚发现这个机关,“蜡面博士”和竹内三造已经边走了。

    金田一新助、等等力警官和其他武装警察依样画葫芦地来到玻璃墙的对面,只见东都日日新闻的记者――田代信三全身被捆绑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就在等等力警官率领后下勘验现场的同时,金田一耕助和御子柴过从竹内三造刚才逃走的那扇门追了出去。

    他们通过一条狭窄的走廊,来到一座可以通上达下的楼梯前,两人往下礁,却已经着不见竹内三造的人影了。

    于是,他们决定先去看看之前随着电梯往上升的“猎户座三妹妹”。

    “侦探小子,咱们去三楼。”

    “是,金田一先生。”

    通往三楼的楼梯光线昏暗,御子柴进拿出团身携带的钢笔型手电筒,他们袭着手电筒的微弱光线,很快地爬上三楼,并看见走廊的另一端有一个转角。

    两人经过转角处,看见一道微弱的光线从前面的走廊转角处透出来。

    “金田一耕助,金田一先生……”

    “嘘!小声点。”

    两人蹑手蹑脚地靠近光源,定睛一瞧,只见那里有一扇门开着,光线就是从房里流泻出来的。

    金田一耕助和御子柴进来到门边,悄悄地往房里瞧,看见“猎户座三妹妹”仍然保持原先的姿势在沙发上沉沉地睡着。

    “金田一先生,‘猎户座三姊妹’还没清醒呢。”

    “很好!这个房间说不定也有一道玻璃墙,我们得小心点。”

    幸好金田一耕助的担心是多余的,这间房里并没有玻璃墙,因此他们俩才能项利地来到“猎户座三妹妹”的身边。

    “喂!你们三个醒醒啊!”

    金田一耕助和御子柴过分别拉着“猎户座三姊妹”的手,试图叫醒她们。

    可是,当金田一耕助和御子柴进碰触到她们的手之际,顿时吓了一大跳。

    原来眼前的“猎户座三妹妹”只不过是蜡像罢了。

    “金田一耕助、金田一先生!”

    御子柴进脸色发白地看着金田一耕助说:

    “难道……蜡像里面有‘猎户座三妹妹’的尸体?”

    “看看就知道了。”

    金田一耕助的脸色也不太好看,只见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把小刀,然后用小刀削掉-小部分蜡,并没有发现里面有尸体。

    “侦探小子,这只是普通的蜡像。”

    “这就奇怪了……金田一先生,‘蜡面博士’为什么耍制作‘猎户座三妹妹’的蜡像?”

    “难道是在暗示他要把‘猎户座三妹妹’制成蜡像?”

    “嗯,一定是这样。金田一先生,你看这里还有写字……”

    御子柴进指着其中一尊蜡像的背部说道。

    只见蜡像背部有一张用图钉钉着的红色字条,上面写着“十月十日”四个字。

    “十月十日?不就是后天吗?”

    “是的,金田一先生,‘蜡面博士’喜欢率先预告自己作案的时间,所以应该是他打算在后天对‘猎户座三姊妹’下手……”

    就在金田一耕助和御子柴进对看的时候,忽然听见下面传来开枪的声音。

    “啊!那是什么声音?”

    两人回过头一看,霎时惊讶地瞪大双眼,因为他们所在的这个房间竟然开始往下沉……”

    “房间为什么会往下降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御子柴进大声叫道。

    他本来想跳到对面的房间,却发现两个小房间的地面不一样高。

    “危险!阿进,千万别跳啊!”

    金田一耕助急忙抱住御子柴进。

    这时,下面又传来几声枪响,两人再度呆愣地看着彼此。

    不过枪声没一会儿就停止了,金田一耕助他们所在的那个房间也已经下降到一楼,停在玻璃墙的一恻。

    这时,他们看见高杉明美睡在玻用墙对面的沙发上,竹内三造正站在她的身旁。

    原来竹内三造趁武装警察冲进玻璃墙的另一边后,便将这几间像电梯一般的房间降下来,打算带走高杉明美。

    “住手!”

    金田一耕助大喝一声,急忙踩踏地面上突出的小点,但由于两个房间的高度不一样,因此玻璃墙根本无法旋转。

    竹内三造从容地抱起奔睡中的高杉明美,对着玻璃墙另一边的金田一耕助和彻干柴进笑一笑,慢慢地走进房间角落的那只旅行箱里。

    “喂!放下那个孩子!”

    尽管金田一耕助耕命地敲打玻璃光仍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竹内三造抱着高杉明美离开。

    “阿进,我们这一边电梯的开关在哪里?”

    御子柴进听了,立刻沿着墙壁寻找。

    不一会儿,他们找到两个按钮。

    御子柴进试着压下其中一个扭,结果房间慢慢地往上升。

    于是他急忙按下另一个扭,房间便开始往下降,他压下两、三次,两个房间的地板终于在同一个平面上。

    “太好了!”

    接着,金田一耕助赶紧跌下地板那个突出的小点,连续踏了三次,旋转门开始转动之后,金田一耕助和御子柴过立刻冲过玻璃墙对面房间角落旅行箱。

    这时,房间外面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只见手上拿枪的等等力警官、武装警察和已经苏夜过来的田代信三种色慌张地冲进来。

    “金田一耕助,你在这里啊!那个戴着大限镇的男人在什么地方?高杉明美现在怎么样了?”

    “警官,戴着大眼镜的男人抱着高杉明美从旅行箱不面的地洞逃走了。”

    他们赶紧掀开放行箱的盖子,打开箱底,结果只看见一个深不见底的地洞,里面有一个铁梯。

    金田一耕助一行人钻进地洞里,顺着铁梯来到一间地下室,仍然没有发现竹内三造和高杉明美的踪影。

    “那时候如果有一个人在明美身边保护她就好了。”

    等等力警官气得直跳脚。

    “警官,你们看见那个怪司机的时候,为什么不赶快从旋转门到那个房间去?”

    金田一耕助不解地问道。

    “金田一先生,当我们发现的时候,房间已经开始上升,由于两个房间的高度不同,所以旋转门根本打不开。

    金田一耕助回头看着田代信三问:

    “田代先生,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

    “金田一先生,好久不见。我白天跟踪侦探小子,结果从一个装扮成‘金刚’的广告人口中得么他今晚会去日出谷公园的喷水池旁,于是从日比餐公园一路跟踪侦探小子。就在我好不容易潜进这栋洋房的时候,没想到却被‘蜡面博士’逮住了……”

    田代信三的脸颊抽搐着,似乎仍为头痛所苦。

    御子柴进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问道:

    “金田一先生,广告人递给我的那张宣传单是你写的吗?”

    “没错,是我写给你的,今天晚上我到日比谷公园等你,结果你没来,所以我就一个人先来这里一这么说来,除了田代先生之外,可能还有其他人偷看过我写给你的信罗!”

    金田一耕助一边注视田代信三的脸,一边思考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