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腊面博士 > 正文 > 第五章 名侦探遇难

第五章 名侦探遇难




更新日期:2022-09-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深夜返国

    没想到警政署和各大报社济命追赶载着“蜡面博士”蜡像的热汽球时,真正的“蜡面博士”早就不知逃向何处了。

    这桩乌龙事件曝光后,警政署和报社都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笑柄,而御子柴进也因为中了“蜡面博士”的圈套而懊恼不已。

    不过,他懊恼的主要原因是:好不容易复活的高杉明美居然再度落人“蜡面博士”的手中。

    (明美会不会已经被“蜡面博士”制成蜡像了?

    “蜡面博士”在制好蜡像之后,总喜欢将它呈现在世人眼前炫耀一番,然而现在还没有人发现明美的蜡像,这表示她还活着……)

    御子柴进想到这里,忍不住发出一声叹息。

    (要是金田一先生在这儿,一定能立刻将“蜡面博士”绳之以法,只可惜他去年就到美国旅游了,不如何时才会回来……)

    不过老天爷似乎听见“侦探小子”的祷告,金田一耕助突然决定提前返国,预定五月八日从美国搭机回羽田机场。

    时间在御子柴进日夜引颈盼望中流逝,五月八日终于来临了。

    金田一耕助搭乘的班机预定在八日晚上八点抵达羽田机场,新日报社的山崎总编带着两名干部和御子柴进准时到羽田机场接机。

    可是那班班机由于中途遇到事故,到达羽田机场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多。

    就在大伙耐着性子等候飞机抵达机场时,突然有一位戴着墨镜的小弟送来热茶,山崎总编,两名干部和御子柴进都不觉有异地喝着热茶,顷刻间,四个人便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不久,一架空中巨无霸客机飞越太平洋,轰隆隆地进入羽田机场的上空,准备降落。

    接机的人们都拿着手巾表示欢迎,在众多接机的人群中,唯独不见新日报社的人。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了一会儿,随即停妥。

    接着,机上的乘客鱼贯走下飞机,立刻被前来接机的亲朋好友热情族拥着,最后走出机舱的是个一手提着旅行箱的日本人。

    这个日本人的年纪大约三十五、六岁。身上穿着皱巴巴的和服,头发卷曲,仿佛顶着一个鸟巢般。

    他的长相十分平凡,是那种让人看过一眼就会立刻忘记的类型,他夹在一群打扮光鲜、时髦的日本乘客中,显得相当不搭调。

    然而这位貌不惊人的男子正是彻干柴进他们引颈盼望的名侦探一金田一耕助,他从飞机上走下来之后,一直张大眼睛望着四周。

    就在这时,有一个戴防尘眼镜、头上顶着鸭舌帽、身穿风衣的男子走向金田一耕助说:

    “你是金田一先生吧,新日报社的车子正在等您。”

    金田一耕助一踏上这块令人怀念的土地,便跟在戴防尘眼镜的男人身后走出机场。

    “对了,山崎总编呢?”

    “他本来打算亲自来接机,可是由于班机延误了四个多钟头,所以先回去了,这会儿正在总社等您。”

    “真不好意思,因为飞机在途中遇到强烈的寒流,才会延误这么久。”

    “还好一切都平安。”

    “是用!东京现在已经被‘蜡面博士’弄得一团乱,这回我得好好地跟他斗一斗。”

    “金田一先生,只要您在,‘蜡面博士’一定很快就会束手就擒,哈哈哈。”

    戴防尘眼镜的男人说完便放声大笑。

    “啊!请上车。”

    由于车身印着“新日报社”的标志,金田一耕助不假思索使上车了。

    驾驶座上原本已坐着一位戴墨镜的男人,当载防尘眼镜的男人一坐进前座,车子立刻呼啸而去。

    五分钟之后,戴防尘眼镜的男人冷不防地回头看着金田一耕助说:

    “金田一先生,您累了吧!来,这个给您。”

    他一说完,便在金田一耕助眼前亮出一把麻醉枪。

    “你……你要做什么?”

    金田一耕助警觉地坐在身子,可是下一秒钟,麻醉药已经喷上他的鼻子,他渐渐失去意识……

    不知经过多久,金田一耕助突然惊醒过来,他觉得整个人头晕脑胀,昏昏沉沉的。

    金田一耕助睁开双眼,茫然地看着四周,突然间,先前那一幕可怕的景象又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戴防尘眼镜的男人在他眼前亮了一把麻醉枪,那把麻醉枪由出一团雾气,自己便不省人事了……

    金田一耕助甩甩头想站起来。

    “啊!好痛!”

    他大叫一声后,便仰躺在地上。

    这时候,金田一耕助才发现自己全身被铁链五花大绑,只要一扭动身体就会碰到非常疼捕。

    “事情不妙……我中计了。”

    金田一新助一想到这儿,不禁脸色发白。

    不过由于金田一耕助阅历丰富,当他认清自己被绑架的事实之后,并没有试着挣脱铁链,只是静下心来衡量目前的处境。

    金田一耕助目前身在一个非常狭窄的房间,低低的天花板上吊着一盏昏暗的灯,斑驳的墙上有一面圆形的窗子,窗子下面有一张木制长椅,地板上除了被铁链捆绑倒地的金田一新助之外,什么东西都没有。

    霎时,天花板上的吊灯剧烈地左右摇摆,整个房间跟着摇晃起来。

    (是地震吗?)

    金田一耕助大吃一惊。

    但是没一会儿工夫,房间不再摇晃了,只有天花板上的吊灯像钟摆一般不停地摆动着。

    这时,金田一耕助留意到房外传来单调的引擎声和呼咯咯的排水声,冰冷的水滴有时会从圆形的窗子溅进房内。

    金田一耕助舔了添溅到自己嘴边的水滴。

    “嗯,好咸哦!”

    这时他意识到自己被困在正在海上航行的船舱内,背脊倏地窜起一股凉意。

    绑在金田一耕助身上的大铁链另一头挂在地板的铁环上,这就是他为什么动弹不得的原因了。

    (那个戴防尘眼镜的男人究竟是谁?)

    东京已经被身分不明的“蜡面博士”搞得天翻地覆,所以才会紧急电召全田一耕助回国,希望他出面揪出那个怪人。

    没想到金田一耕助却在半路被不明人上拦截、绑架。

    (难道绑架我的人正是“蜡面博士”?

    果真如此,刚才那个边防尘眼镜的男人若不是“蜡而博士”的手下,就是“蜡面博士”本人喽。)

    就在金田一耕助迷迷糊糊地思索这件事情时,外面突然传来说话声。

    “金田一耕助,没错,事情就是这样。”

    金田一耕助吃惊地里向声音的来源,只见从门缝里探头过来的正是教人胆战心惊“蜡面博士”。

    “谁?你究竟是什么人?”

    “哇哈哈,我就是‘蜡面博士’。”

    金田一耕助确定自己是被“蜡画博士”绑架之后,顿时显得有些紧张。

    “‘蜡面博士’,你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来?”

    “因为我想跟你卿一聊。金田一耕助,我们来个君子协定,只要你不插手管我的事,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你的事?”

    “是的,我有个嗜好……就是喜欢在真人的身上涂蜡,制作成美丽的蜡像,你最好别妨碍我的工作。”

    “如果我不答应呢?”

    “那我只好投你说声抱歉,将你就地解决罗!”

    “你打算如何处置我?”

    “也没什么特别啦!就让你带着铁链沉入大海就行了。你瞧,铁链前端还绑着一个相当有分量的铜锤呢!”

    金田一耕助静静地观察“蜡面博士”,试图从那张宛如白蜡般的面孔下探索另一张不一样的脸孔,而且他很快便看出“蜡面博士”那张脸并不是真的。

    最直接的证据就是“蜡面博士”的说话声。虽然他的外表看起来不年轻,声音也有些沙哑,但却隐约流自出年轻人的声调。

    此外,从“蜡面博士”的脸型和身材来判断,都可以证明他并不是一个老人。

    “蜡面博士”被金田一耕助犀利的目光震慑住,不安地眨着眼睛问:

    “金田一耕助,快点回答我的问题,你到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

    “不答应。”

    “什么?难道你宁愿被扔进大海里?”

    “哼!你要奶就扔吧!要是我屈服在你这种为非作歹的坏蛋之下,岂不是毁了我一世英名?与其如此,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听完金田一耕助说的话,“蜡面博士”随即露齿一笑说:

    “好,不愧是金田一耕助!竹内三造,过来把这家伙扔进大海里。”

    在“蜡面博士”的叫唤下,竹内三造立刻走过来。

    “博士,真的要把这家伙扔进大海吗?”

    “对。他想死就让他死吧!”

    “我知道了。”

    于是竹内三造解开连接在地板上的铁环,与“蜡面博士”合力把金田一耕助抱到甲板上。

    四周就像墨汁一般漆黑,只能看见远处灯塔射出的灯光,耳边听到的除了呼啸而过的风声之外,便是汹涌的波涛声。

    “金田一耕助,我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考虑一下。”

    “废话少说,快动手吧。”

    “哼!那我就成全你。竹内,我喊一、二、三之后。就把这家伙扔进大海里-……二三!”

    “蜡面博士”数到三,金田一耕助就被他们两人合力扔进波涛汹涌的大海中,噗通一声,海水立刻吞噬掉金田一耕助渺小的身躯。

    海面上就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般,漆黑的夜色中只有怒吼的浪潮声不时传来。

    金田一耕助一从美国赶回日本便在羽田机场消失踪影,此时此刻,还有什么比这则消息更令人震惊的呢?

    那班飞机抵达羽田机场时,有许多人看见一位很像金田一耕助的男人走下飞机,甚至有人看见他坐进一辆印着“新日报社”标志的车子离去。

    但是,山崎总编的司机也在外面喝下不明男子送来掺有安眠药的热茶,因此跟其他人一样睡着了。

    后来有人发现他被捆绑在羽田机场角落的一间仓库里,嘴巴还被塞着布团。

    (是谁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难道是“蜡面博士”……)

    大家都不安地揣测着,却苦无线索可以追查。

    在约略理清整个事件之后,除了“新日报社”之外,警政署也派也大批警力搜寻那辆车子的下落。

    一直到隔天中午,“新日报社”的车子被人发现停在品川的海岸边。

    既然车子是在海岸边找到的,那么金田一耕助是不是已经被扔进大海里了呢?

    又过了两、三天,在大森的海岸边找到一只旅行箱,警方查证后发现那是金田一耕助的旅行箱。

    由以上种种迹象来看,金田一耕助可能被歹徒戴到海边,接下来大家应该都清到金田一耕助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他回到日本至今已经一个礼拜,这段期间一直没有他的下落,从这一点来看,金田一耕助那天晚上落在“蜡西博士”手中可能已经遇难了。

    由于警方猜测金田一耕助可能已经惨遭毒手。“新日报社”上上下下都笼罩在一胜悲伤的气氛中,其中最难过的当然是一直非常敬重金田一耕助的侦探小子――御子柴进。

    那天他和山崎总编都已经亲自到羽田机场去接扒,没想到由于一时大意中了“蜡面博士”的圈套,害得金田一耕助被绑架。

    每次一想到这里,御子柴进就有说不出的悔恨。

    经过一段时间后,有一天御子柴过照例出外替报社办事,回程走到有乐叶的一条街角时,忽然看见一个广告宣传人员将广告看板挂在身上,身上穿着“金刚”的道具服。

    广告宣传人员把广告传单递给每一位经过他身边的行人,御子柴进也拿了一张,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

    金刚复活

    “唉!原来是电影传单……”

    御子柴进垂头丧气地将那张广告传单塞进口袋里。

    两名跟踪者

    不一会儿,御子柴进弯过街角,来到“新日报社”前面时,一辆车子驶过御子柴进的身旁。

    由于刚刚下过两,地上有一些积水,车子溅起一大摊泥水,弄脏了御子柴进的裤子。

    “可恶!开车小心一点嘛!”

    御子柴进气嘟嘟地望着已经走远的车子,不经意把手往口袋里一伸,指尖碰到先前从“金刚”手中接过的广告传单。

    他正想用那张纸擦拭裤子的泥泞时,突然大吃一惊。

    那张传单上另有文章,只见背面写着:

    侦探小子:

    今天晚上九点鳖到日比谷分国的喷水池旁来。要是你不来,高杉明美这回可既真的会变成一尊蜡像喽!

    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这件事,切记!

    “蜡面博士”的克星

    当御子柴进惊讶地看着这张广告传单时,突然有人从背后拍他的肩膀。

    他吓得急忙回头一着,原来是东都日日新闻的记者――田代信三。

    “啊!是田代先生,你怎么有空来这里呢?”

    “我是来打听金田一先生的稍息。侦探小子,你怎么啦?神色那么慌张,刚才那张纸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田代信三一眼就看穿御子柴进的心事。

    “没、没什么……田代先生,你觉得金田一先生真的遭人杀害了吗?”

    “这个嘛……象金田一先生这种人,我不认为他会那么容易就栽在‘蜡面博士’的手中。可是,如果他真的不幸遇害,我会感到很难过,因为这么一来,我就少一个竞争对手了。”

    “这话怎么说?”

    “金田一先生是个非常厉害的竞争对手,本来我想等他回来之后,籍着‘蜡面博士’的事件和他一较高下,一个是名侦探,一个是新闻记者,拚拚看谁的推理能力较强,我一直企盼这一天早日到来,没想到……”

    说到这儿,田代信三的脸上田出难过的神情。

    但他随即想到其他事情,笑着说:

    “对不起,我差点忘了一就算金田一先生已经不在人间,‘新日报社’还有一位不容轻忽的侦探小子呢!哈哈哈!可是……”

    田代信三盯着御子柴进的脸说:

    “刚才那张传单上究竟写了什么?瞧你一脸神秘兮兮的,可不可以让我看看?”

    田代信三说着,竟把手伸向御子柴进的口袋。

    幸亏御子柴进机灵,立刻向后退一步说:

    “大记者,你这样做未免有失风度……对不起,我先告辞了。”

    御子柴进一说完,急忙冲进“新日报社”。

    “这家伙的行为实在有点怪异,难不成他又掌握到什么情报了?嗯,绝对不能小看他……”

    田代信三一边喃喃自语,一边迅速离开“新日报社”。

    等到田代信三离去后,御子柴进从“新日报社”里走出来,再度来到刚才的街角,根幸运的,先前那个金钢广告人还在那儿。

    御子柴进悄悄地跟在“金刚”后面,却没该觉到田代信三正在身后跟踪他。

    银座大道上的行人多如过江之鲫,“金刚”很有耐心地散发着广告传单,而路上的行人接过传单,都不禁多看一眼这位打扮成“金刚”的广告人。

    御子柴进一路跟在“金刚”的身后,始终和地保持十公尺左右的距离。

    “金刚”从银座走向新桥,慢慢地走在人行道上,御子柴进跟在他的身后,心里越来越觉得不安。

    (难道这里人已经知道我在跟踪他,所以故意走得这么慢?)

    御子柴进在心里揣测着。

    虽然御子柴进想过直接走上前向“金刚”问清楚,但是他随即改变这个想法。

    因为传单上写着:“千万不要告诉别人这件事,切记!”何况在人泪如此拥挤的地方特地跑上前去问这件事情,恐怕会引起别人注意。

    御子柴进再三斟酌之后,英于克制住上前询问“金刚”的冲动。

    但是。这个“金刚”究竟是谁呢?

    御子柴进想到传单上一开始便称呼自己为“侦探小子”,这表示对方一定认识他,而且他在信尾还自称是“蜡命博士”的敌人……

    (难道是金田一先生?

    如果金田一先生还活着,一定是基于某种原因不能露面,只好暗中跟我联络……嗯,一定是这样没错。)

    一想到这儿,御子柴进更加起劲地跟在“金刚”后面。

    走到十字路口的时候,“金刚”突然走进枝叶,御子柴进当然毫不犹疑地紧跟在后。

    横町里比大街道安静许多,没有那么多来来往往的行人,“金刚”继续迈开大步向前走,御子柴进的心中也越来越兴奋。

    (金田一先生一定知道我跟在他的身后;所以故意引导我走向人少的地方。)

    “金刚”再度转过路口的转角,来到一条狭窄的巷子,巷子里有一家冷饮店,他在冷饮店前面卸下身上的广告看板。脱下金刚道具服。

    御子柴进急忙躲在邮简后面,极力按捺住心中的期待,等着看“金刚”的真面目。

    就在下一秒钟,御子禁进看见脱下金刚道具假的人时……

    (啊!那个人不是金田一先生……)

    御子柴进感到大失所望,差点哭了出来。

    广告人把脱下来的金刚道具眼留在冷饮店门外,然后走进店里,御子柴进仁立在邮筒旁思考了好一会儿。

    (那个人大概只负责速传单给我,其他就不知道了。

    不过,我可以问问看是谁叫他递这张传单的。)

    于是,御子柴进跟着那个男人走进冷饮店。

    冷饮店里除了那个广告人正在喝红茶、吃蛋糕之外,并没有其他客人。

    御子柴进点了一杯红茶,开始寻找机会和那个男人说话。

    这时,冷饮店的店员正好有事走到柜台后面,御子柴进趁机来到广告人的身旁。

    “叔叔,这张广告传单是你给我的吗?”

    广告人看一眼御子柴进手中的广告传单,点点头说: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他困惑地看着御子柴进。

    “那……传单后面写的这几个字是怎么回事?”

    御子柴进把传单翻过来给广告人看,对方目时瞪大眼睛说:

    “我、我根本不知道是谁在后面写上这些字。”

    “可是,这张传单不是你送给我的吗?”

    “嗯,这就怪了,为什么我完全没有任何印象呢?”

    “叔叔,你认得我吗?这上面写着‘侦探小子’,‘侦探小子’就是我吗!而你正好把这张传单交到我的手中,怎么会这么巧?”

    广告人突然惊叫出声,整个人向前挪了一下问道:

    “你在什么地方拿到这张传单?”

    “在有乐町的一个街角。叔叔,你刚才不就站在那儿发传单吗?”

    广告人这下子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只见他点点头说:

    “我知道了。不过,这件事真的跟我无关。”

    “跟你无关?”

    这回换御子柴进吃惊地瞪大双眼。

    “嗯,刚才发生一件很奇怪的事,我站在那儿发传单的时候,忽然有一个奇怪的人向我走来,他说要帮我发一个钟头的传单,还付给我五千元。”

    “替你发传单,还给你五千元?”

    御子柴进听了也觉得很不可思议。

    “是啊!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说真的,全身裹在那件金刚道具服里可不轻松呢!何况对方还要付我钱,我当然照他的意思去做喽!由此看来,一定是那个人把传单递给你的。”

    “叔叔,替你发传单,还给你五千元的是个什么样的人?”

    御子柴进的呼吸愈来愈急促。

    “那个人戴了一副墨镜,满脸都是胡子。”

    (这个人会是金田一先生乔装的吗?)

    “叔叔,谢谢你。”

    御子柴进兴奋得连红茶都没有喝就付钱离开冷饮店了。

    等他走远之后,躲在邮筒旁边的东部日日新闻社的记者――田代信三才走出来。

    “看来那个男人应该知道一些事情……”

    田代信三一点点头,随即走进那家冷饮店。

    恶魔的圈套

    那天晚上八点半左右,御子柴进依照广告传单上的指示到日比谷公园的喷水池旁边。

    白天的日比谷公园非常热闹,一到晚上就冷清多了,公园里不仅散步的人很少,就连竖立在四周的街灯也显得十分孤寂。

    御子柴进站在喷水池旁张望着四周,心脏像晨钟一般噗咚噗咚地跳着。

    (只要等到九点就可以见到金由一先生,真希望时间过快一点……)

    御子柴进甚至觉得手表指针的速度比平常慢了许多,他此时的心情真是既期待又怕受伤害。

    到了八点五十分,喷水地对面有一道人影绕着水地走向御子柴进。

    在水池边的街灯照映下,可以看见那个人戴了一副墨镜、满脸的胡子,就跟广告人形容的样子差不多。

    御子柴进朝那道人影走去,出声问道:

    “请问你是一金田一先生?”

    “嘘!”

    那男人将手指放在嘴上,示意御子柴进不要声张,然后低声说:

    “我不是金田一耕助,只是来传话的。”

    御子柴进得知来人不是金田一耕助时,不禁相当失望,但他随即恢复镇定问道:

    “这么说金田一先生还活着罗?他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这个我不能告诉你,不过我现在就带你去找金田一先生。”

    “请你快点带我去,我好想赶快见到金田一先生!”

    “对了,关于广告传单的事,你没有告诉其他人吧?”

    “我没有告诉任何人。”

    “很好,金田一先生还在等你,我们快走。”

    戴墨镜的男子看了看四周之后,便牵着御子柴进的手穿过公园。

    两人一出公园,就看见一辆车子停在暗处。

    等御子柴进坐进车子后,戴墨镜的男人又察看一下四周的动静,才坐在彻干柴进的身旁。接着,车子迅速驶离现场。

    “金田一先生为什么要隐藏自己的行踪?他为什么不直接到‘新日报社’来呢?”

    “金田一先生诈死是为了让‘蜡面博士’松懈下来,如此一来他比较容易揪出‘蜡面博士’的狐狸尾巴。”

    “原来如此。那么,他已经抓住‘蜡面博士’的狐狸尾巴了吗?”

    “哈哈哈!结果令人大失所望。”

    “什么?”

    墨镜男子说话的声音突然变了,御子染进吃惊地转头一看。

    “哈哈!侦探小子,你实在大天真了,这么容易就中了我的圈套。”

    话声甫落,墨镜男子立刻伸手抱住御子柴进的头,然后拿出一条湿手巾按在他的鼻子上。

    “啊……”

    御子柴进使出全身的力量挣扎着,但手巾刺鼻的气味立刻从他的鼻子传到脑部,没一会儿,御子柴进便陷入昏迷。

    不知道经过多久,御子柴进睁开眼睛,发现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他昏昏沉沉地在黑暗中搜索,突然想起先前发生的事情。

    “糟了!”

    御子柴进大喊一声,立刻站起身来。

    幸好他习惯将钢笔手电筒放在胸前的口袋里,连忙取出来用。

    御子柴进袭着手电筒的灯光察看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睡在地板上,但是歹徒并未将他捆绑。

    他跪在地板上用手电筒探照,可是不论怎么服都照不到墙壁,可见这个地方相当宽敞。

    御子柴进一颗心噗咚噗咚跳得好厉害,心里想着:

    (刚才把我迷昏的男人一定是“蜡面博士”的手下。

    唉!没想到我这么轻易就落入“蜡面博士”的陷阱里……我必须赶紧逃离这个地方,否则恐怕会被制成蜡像!)

    御子柴进跪在地上爬行了一会儿,突然房间的一角突然亮了起来,他吓了一跳,急忙关掉手电筒,趴在地板上。

    仔细一瞧,原来御子柴进被关在一间狭长的房间里,只有对面才有灯光,他刚才待的地方灯光照不过来。

    御子柴进一面专心地盯着有亮光的地方看,一面匍匐前进。

    突然间,他屏住气息看着明亮的灯光下有一个似曾相识的大锅子,旁边还躺了一个人。

    御子柴进仔细一看,发现那个人是高杉明美。

    (难道“蜡面博士”准备在今晚将明美制成蜡像?)

    御子柴进全身上下顿时起了一阵鸡皮疙瘩。

    他急忙着了看四周,并没有发现其他人在房间里,而且高杉明美对面那扇门还开着。

    “嗯,就是现在!”

    御子柴进迅速从地板上站起来,使出吃奶的力气冲向高杉明美所在的位置。

    但是下一秒钟,御子柴迸发出一声惨叫。

    “啊!”

    只见御子柴进整个人跌坐地上,一脸茫然地看着前方。

    他伸出双手在眼前摸索,终于发现他和高杉明美之间隔着一面玻璃墙,尽管他可以看见高杉明美,却无法靠近她。

    “可恶!”

    御子柴进握紧双拳猛破玻璃墙,但是玻璃墙非常厚实,任凭他怎么敲打都没用。

    就在这时,“蜡面博士”冷笑着从对面那扇门走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