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五十四章



更新日期:2022-09-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陈队,李爱国、林啸、张相平和胡生楚,这四个人彼此的相识程度怎么样?”

    陈队想了想,道:“除了林啸和李局不认识外,其他都认识。”

    高栋点点头,道:“林啸和胡生楚也认识的?”

    “恩,他们俩应该还挺熟的吧,胡生楚也是旧城改造维稳办的,林啸是王修邦下面的人,平时工作中总是多有接触吧。”

    “旧改办……”高栋念叨着,道,“除了李爱国,其他三个都是旧改办的?”

    “恩,是的。”

    “旧改办还有谁?”

    “国土局的王修邦副局长和城管局的邵刚副局长。他们四个副局长组成旧改办负责人,林啸是里面的主要工作人员。”

    高栋背过身,点起一支烟,寻思了良久。

    这么久以来,他们一直猜不透凶手的真正犯罪动机是什么。

    徐策曾经告诉过他,如果单纯仇恨社会,挑的遇害者不该是这种顺序,凶手和遇害者之间,一定有某种关系。

    到底是什么关系?

    到底是什么犯罪动机?

    高栋一直没想出来。

    这时,他眼睛一亮,一个崭新的猜想冒了出来。

    他急转过身,问道:“李爱国一向随身带枪吗?”

    陈队愣了一下,道:“恩,没错,李局有这个习惯。”

    “你怎么知道有这个习惯的?”

    陈队被问得有些不知所措,不明白高栋的意思,支吾道:“好多……好多人都知道。”

    “你的意思是,社会上的老百姓,也知道李爱国随身带枪?”

    “厄……可以这么说。”

    高栋急问:“老百姓为什么会知道李爱国有这个习惯?”

    陈队支吾着不知该如何回答。

    高栋道:“你尽管说,人都死了这么久,爆料死者生前的纪律问题有什么关系!”

    陈队恩了声,道:“是这样的,李局作风有些彪悍——”

    “你直接说目无王法不就行了,别这么婆妈!”高栋等不及了,他迫切需要知道这个答案。

    陈队不敢看着他眼睛,忙如实供述:“李局过去作风有问题,平时很爱出风头,整个县里没人敢得罪他。他经常醉酒开车,交警知道他的车,都不敢问。有一回,李局喝醉了,那天晚上他在KTV跟一帮小混混吵起来。小混混不知他是公安副局长,也很拽,双方动了手,李局被打了几拳,身边人不在,他寡不敌众,后来大概酒精上来,直接掏出枪。”

    “他开枪了?”

    “恩,开了一枪,不过是朝天开的,那些小混混全部被吓住,动都不敢动,他又用枪顶着那个打他的小混混的脑袋,骂他,你再牛逼啊,你再嚣张啊,你再动手啊。周围很多人都看见了,没人敢上前劝。后来还是派出所来了,把他劝回去,那帮小混混都带回去关了一阵子。最后因为李局的关系硬,这事没有处分,而是说那帮小混混惹事,警察便衣执法,朝天鸣枪威慑。后来大家都知道李局随身带枪,不少人都看到他每次走出去,腰间鼓起,知道那是枪,更没人敢和他顶。”

    高栋道:“因为这事,县城里的老百姓都知道李爱国随身带枪咯?”

    陈队道:“是的。”

    高栋让陈队回去,他独自点起一支烟,想了片刻,冷声道:“李爱国啊李爱国,你这死,根本是你自找的。原本你跟凶手的杀人计划一点关系也没有,谁叫你平时那么嚣张,直接把命搭进去。”

    高栋已经逐渐勾画出了整个犯罪过程。

    凶手的根本目的,是杀旧改办的人。

    而凶手第一个杀的是和旧改办完全无关的李爱国,有两个目的。

    第一,凶手知道李爱国随身带枪,只要杀掉李爱国,拿了枪,他后面的计划实施就方便多了。如果遇到没机会直接电晕的对手,凶手还有一把真枪可以对付。

    第二,凶手第一个杀的是和旧改办完全无关的李爱国,就能彻底误导我们的侦察方向。即便第二个、第三个遇害者是旧改办的,由于第一个不是,我们压根就不会想到凶手目标是旧改办的负责人。只有当第四个受害者出现,才会根据三个受害者中的共同身份特征,来猜测凶手目标是旧改办。

    好了,既然如此,犯罪动机已经清楚,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两件事,一是保护剩下的两位副局长,不让凶手继续作案。二是彻底调查哪几个人与旧改办有仇。

    他一想到谁跟旧改办有仇,脑中马上浮现出一个人名字。

    徐策,难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