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哆来咪发唆2 > 番外 唱歌的傻瓜 > 番外 唱歌的傻瓜 第十八节
番外 唱歌的傻瓜 第十八节



更新日期:2022-09-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两点半了。』

    『可能我们来得太早了,别的人还没来得及过来。我们动作快点吧!』

    『是。』

    我们得到再怎麼早,也不应该一个人都看不见吧!穿过冷清的运动场时,我的心顿时凉了一大半,如同秋风中的落叶,瑟瑟地抖个不停。终於,我们几个站在礼堂前面了。

    『哈,这里也没有,谁都没来吗?』

    『还剩三个小时呢!来,来,打起精神,我们进去布置舞台吧!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借到礼堂的。』

    『……』

    我摘掉恐龙头套,将它套到再光头上,开始摆著礼堂里的椅子。

    『干嘛套到我头上?』

    『你给我闭嘴云再光,戴著这个和隐葵到一边玩!-O-^』

    再光那家伙转眼变成了齐齐贝,-_-他晃了几下,勉为其难地朝礼堂外走去,隐葵立时乐呵呵地跟在他身後。

    『等等我啊,等等我,齐齐贝!齐齐贝……贝!』

    『希贤姊,你说椅子怎麼摆才好呢?十排十列,不,不,还是这样好了。』我比划了一下。

    『OK!』

    我们顿时忙碌了起来,挂上布幕,移动钢琴,摆好椅子,完美!我跳上舞台,一个角落一个角落的做最後检查。每一颗钉子,每一块板子,映入眼帘的每一样东西,无不触动著我的伤心记忆,隐葵送别演出的舞台啊!可怜的净媛,为了不让眼泪流出来,只能咬紧嘴唇拚命忍耐,然後,就在这时……吱ㄚㄚ!紧闭的礼堂门被推开了,一道强烈的白光直直照射在站在门口的那个人身上……

    『隐葵!』

    『啊,对不起,来晚了。』

    隐葵,不,多贤,他站在礼堂门口,不好意思地搓著脑袋。褐色的头发、褐色的眉毛、栗色的眼睛、挂在脖子上的吉他,以及在舞台照明下闪闪发光的半月形眉环。

    『多贤,帅呆了!』

    『这个,那个!你看!这是爸爸揍的!-_-』多贤伸出脖子,扬起脸颊上又红又肿的一大块。当然是因为眉环了-_-可怜的孩子,这段时间因为我们姊弟俩吃了不少苦,TT_TT感动ing!多贤身後站著一脸高兴的西苑。

    『哇!真的是除了脸蛋之外,其他都和隐葵一模一样!早上我看到这家伙,差点没吓得昏过去!不过,其他的人都还没来吗?』

    『嗯。』这也正是我所担心的。

    『还剩不到二十分钟了,什麼嘛!其馀的家伙要是不来的话,我们几个人也要继续演吗?』

    『你TMD还不给我滚到这边来,站在那里做什麼呢?-O-还不过来调音试歌!』希贤姊难得骂了句粗话,在她的纤纤玉指指使下,西苑一句废话也没有,低著头乖乖朝舞台走去。说实话,现在这种心情,我真的什麼也没办法做,站在这里,对我就是一种残忍的拷问。

    砰!砰!希贤姊激昂的鼓声敲起,多贤不知什麼时候也跑上了舞台,啊啊地练著嗓子,西苑捧起怀里的贝斯,狂野地演奏了起来。我坐在最後一排的椅子上,愣愣地看著他们……突然,有什麼东西蛊惑了我,我啪地站起身,发了疯似的向校门口奔去。

    『呀,姊姊你去哪里啊?』正和隐葵堆著沙堡的再光看见我,高声问道。

    『你赶快进礼堂里去,戴著那个恐龙头套!让隐葵坐在最前面一排!要是你敢脱掉头套,你就死定了知不知道?』

    『-O-听说一会儿之後还会有很多人来,你让我戴著这玩意儿待在里面?!』

    『是啊!』我强硬地答道。

    『喂!你老弟再怎麼说,也是英雄盖世的云再光啊!=0=』

    『就因为你是云再光,所以戴上吧!』

    再光无话可说,把手上抓的沙子全部撒到扑扑头上,拍了拍手-_-

    我屏住混乱的心跳和呼吸,静静闭上眼,十秒後,奇迹就要发生了!这第一个奇迹就是……拜托了,拜托了……10,9,8,7,6,5,4,3……该死,云净媛你究竟在做什麼?

    你不觉得自己太悲惨了吗?就在这个时候……嗡嗡嗡嗡!彷佛有谁炸开了蜜蜂窝,鼎沸的人声一阵烟似的飘进我的耳朵,我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

    『噢噢!我亲爱的母校,我亲爱的母校安贤高!TT0TT』

    『嘴巴抹了蜜啊?说话这麼甜!现在不用讨教导主任的欢心了!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不会是云净媛在和我们开玩笑吧?』

    『哎哟,拜托,我也认识云净媛,她不是那种人。』

    『呃?那个,那个不是云净媛吗?』

    『真的耶!真的是云净媛耶!』

    校门哗地一下大开,人群如潮水般涌进来,黄色汽车一辆接一辆地停在校门口,安贤高的毕业生们不断从里面走出来,果然一张张都是熟悉的老面孔。

    『我们会不会来得太晚了?』

    『我们是不是该跑著去看啊?』

    『哇塞!听说可以看到隐葵呢!太好了!TT0TT』

    『快跑快跑!』

    啊啊,真是巨大的转变啊!TT0TT这个冰冷的社会里还是存在著温情的。TT0TT

    『各位!让我们一起创造奇迹吧!TT0TT』我高举著双手,心情激动地向我的天使们致上最崇高的敬意,啪啪啪啪!

    天使们一拥而上,就像发了疯的犀牛群,把我踩到脚下-_-我灰头土脸地趴在地上-_-

    『哎呀呀,让开点嘛!隐葵还等著呢!我要看隐葵!我要看隐葵!』

    『快点快点,我要坐最前面那个位置!』

    『去你的!那个位置是我的!』

    一百多位天使争先恐後,在操场上扬起一阵蔽天的灰尘(包括平八在内,总共只有三个男生)。他们好像是集体包车来的。哈哈!我沈浸在无以伦比的感动中,手里抓著一把土,兴奋地追在他们身後。

    喝!喝!我喘著气拚死冲进礼堂时,演出已经开始了……咦?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坐在舞台上弹钢琴的、那个一脸冰冷的女孩,不是娜林是谁?娜林……

    天使们的眼睛瞪得又圆又大,来回摆头看著舞台上的多贤和坐在最前排的隐葵……不过没过多久,天使们已经陶醉在DoReMiFaSol豪华的演出中,忘记了疑惑,耳朵中只有歌声的存在。我打起精神,调整呼吸,悄悄向隐葵坐的最前排走去。

    『隐葵!-O-』我大惊失色,只见隐葵被绳子捆得结结实实的,一旁的再光晃著大恐龙脑袋,有韵律地踩著节拍。

    『是你干的?你疯了?-O-』

    『啊,是啊,我有什麼办法,隐葵哥他不停地闹,病好像又发作了。』

    『什麼?』

    傻瓜隐葵似乎已没了力气,他垂著头,一个人自言自语。

    『他为什麼会变成这样,嗯?』

    『不知道,多贤上去开始唱歌之後,他就变成这样了,叫著闹著,不是普通恐怖,喂!这个你戴著吧,我抱扑扑出去撒泡尿。』再光把恐龙头套放在我脑袋上,急忙向礼堂外跑去。

    我开始拚命摇著已经失了半条魂的隐葵。

    『你怎麼了,成隐葵?隐葵,隐葵!』

    『齐齐贝……齐齐贝……』

    『你倒是说话啊隐葵,说话啊,要我帮你松开绳子吗?』

    『我们回家好不好?我们离开这里好不好……我的耳朵好痛、头好痛、心好痛……』隐葵抹了抹脸上的泪水,苍白著小脸乞求地看著我。该死!他究竟哭了多久啊?

    对不起,隐葵,我不可以这麼做……否则之前大家的努力就都白费了,我强迫自己硬起心肠,按捺住痛楚得快要撕裂的心,转过头去。隐葵紧紧抓住我的手,呼吸一下比一下急促,彷佛大海的波浪一重重拍打著他,压得他喘不过气来,难以呼吸……

    就这样,多贤艰难地唱了两个小时,我和隐葵也在痛苦煎熬中哭成了泪人,他突然的一句话,让我们的心都为之一震。

    『哈哈!现在是最後一首歌了。』

    我的天使们终於看出有些不对劲了,场内嘘声四起。

    『喂,你说这情景,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啊?』一位奇怪地向另一位问道。

    『是啊!说是隐葵的演出,但隐葵也没唱歌,这是怎麼回事啊?』

    『闭嘴吧你,臭ㄚ头!这孩子多帅、多可爱啊!-O-』

    『最後一首歌,是首抒情歌曲,名字就叫……扑扑绑架事件!』

    到现在为止,多贤完美地再现了那天的送别演出,娜林和希贤姊长呼一口气,彷佛所有的一切就快结束了,然後她们开始了最後的伴奏。再光不知什麼时候已经抱著扑扑重新坐到我身边,听到这歌的名字,他咻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扯著嗓子喊道:

    『什麼?扑扑绑架事件?!-O-』

    某日家中突然出现一只小猫,偷偷向我袭来☆一只只会偷番茄的丑丑小猫☆每晚向著天空月亮问候,伏在窗沿喵呜不停☆请放我离去,请放我离去☆请让我回到有她的身边☆它的叫声,似乎也变成了再见☆我陪伴它望著窗外圆月,不间断的叫声令人潸然泪下☆

    按照计划,西苑停下了演奏,把身上的贝斯放到地上,在舞台边静静地看著多贤。完全一样,没有出现一点差误,观众们全部屏住了呼吸,紧张地等待著最後一刻的到来……此刻只剩下鼓声、钢琴声,还有多贤渐渐飘渺空灵的声音。

    一只肥肥丑丑的丰满小猫,一个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俊秀男人☆每晚向著天空月亮问候,伏在窗沿喵呜不停☆请放我离去,请放我离去☆请让我回到有她的身边☆今晚我依然向著月亮说good-bye,除了眼泪什麼都没有☆丑丑的小猫无法擦掉自己的眼泪,只能低头哭泣深深地想她☆我的泪水在小猫的哀鸣中飞逝,强忍的泪水终於放纵

    匡当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隐葵连人带椅子整个往向後倒去,不停痛苦地哀嚎著,再光也在一旁不甘示弱地大叫。

    『你到底在唱什麼!多贤!给我老实交待清楚!为什麼要绑架我们扑扑…?-O-』

    当!就在再光喊话的同时,多贤手上的麦克风掉到了地上……演出戛然而止。天使们面面相觑,下面顿时嗡声一片。多贤用一只手挡住眼睛,开始像那天的隐葵一样簌簌落泪……

    是因为感情太投入了吗?或者是因为看到隐葵痛苦的模样而感到难过?男儿有泪不轻弹,多贤眼里的泪珠却像断了线似的,一颗一颗向外滚。下面的天使们和再光不明所以,一个个愣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喂,多贤,你怎麼了?不愿意唱歌所以哭了?』

    因为再光-_-的一句话,多贤更加泣不成声。

    『突然唱不出来了,对不起,真的唱不出来了。』

    『白痴!唱不出来了就赶快下来嘛!在那里哭个什麼劲儿啊!丢不丢人啊你?-O-』

    求你了,求你了再光,你就不能安静一点吗?TT0TT我使劲地戳了他的肋骨一下。那个愚蠢的家伙完全不明白我动作中的意义,他跳得老高,继续抓狂发癫。不是这样子的,不是现在这样子的,该轮到我出场了,接下来明明是我的台词啊……TT_TT

    『保重。』

    没错,这才是我接下来的台词,多贤彷佛早就在等我这句话了。他听到之後,立刻轻轻地跃下舞台,和那时候一样,下面观众的啜泣声、嗡嗡议论声不绝於耳。隐葵彻底瘫倒在地,眼泪哗哗如泉涌,他的指尖深深地抠在地板上,彷佛要抠出血来,抠断自己的手指……不行!这个时候不能心软,还没有结束,要硬起心肠,歹毒些!拜托你歹毒些,云净媛!一切都还没有结束……

    多贤缓缓走到我面前,和那时候一样,西苑和娜林又开始演奏,希贤姊扔掉自己的帽子……多贤取下自己身上的吉他,挂在我的肩上,吉他尾端挂著那条碎布娃娃项鍊。

    多贤低下头,朝舞台那边说道:

    『西苑,我再抱净媛一次。』

    西苑没说话,只是伸手做了个OK的手势。

    我先脱下恐龙头套,确定隐葵确实有在看之後,这才示意多贤继续……多贤把我拥进他的怀中……我用馀光偷偷观察著隐葵的反应,他看著我和多贤,只是默默地流著泪。

    我把头埋进在多贤肩上,他情人般地呢喃著。

    『净媛。』

    『……』

    『回答啊,这样我才能说下去。』

    『呃。』

    『……对不起,我爱你。』

    够了,差不多该结束了……隐葵啊,再忍耐一会儿。我刚从多贤怀中退出一步,西苑和娜林的演奏立刻停了下来。

    『以後,我们都不要说什麼爱不爱之类的话了。』

    我对隐葵,不,是多贤,说出了我生平最後悔的一句话,和录影带里一样,多贤点了点头,然後解下自己脖子上我给他的另一条碎布娃娃项鍊。

    『这个碎布娃娃是净媛,你那个是隐葵,你要每天把他们放在一起,一天至少让他们啵啵十次以上,还有,要常带他们去有意思的地方玩,特别是海边,一定要去,净媛不是很希望能去海边玩吗?^-^你要替他们举行婚礼,多做些好吃的给他们吃,让他们盖同一张被子睡觉,还要抱在一起睡,为了不让隐葵花心大萝卜,你要每天到家门口接他,好吗?』

    『打勾勾。』

    两个人打勾勾之後,多贤把他手上的项鍊紧紧地塞进了我的手中。

    『好了,从现在开始,隐葵和净媛就永远在一起,不分开了,对不对?』最後一幕了,现在真的是最後一幕了……多贤摸摸我的头,缓缓从我身边走过,同时用隐葵听不见的小小声音说道:

    『隐葵哥真是太不幸了!如果是我的话,一定早就跳起来,把净媛姊搂在怀里再也不放开。从这边退场没错吧……^-^』

    我无力地点点头,多贤用嘴轻轻碰了碰我的头(剧本里好像没这场戏啊),向礼堂门口走去。天使们这才有点搞清楚状况,盯著多贤萧瑟的背影不停啜泣,只有再光一个人傻愣愣地还不明白。

    『喂,为什麼多贤是隐葵哥啊?这是在表演舞台剧吗?不是说是演唱会吗?这个疯子,啵啵你哪里不好,居然啵啵你的後脑勺,难道没有别的位置可以下手了吗?』

    隐葵啊,隐葵……对不起,让你受苦了,都已经结束了,我想我已经从迷恋的泥沼中拔出来了……早知道奇迹不可能会轻易出现,我却宁可沈睡在奇迹的白日梦中不愿醒来,最终只落得让你痛苦一场……该是我放手的时候了,真的是时候了……

    咯吱!多贤推开门,一束夕阳的馀晖顺著门缝斜斜照射到舞台上。慢走!多贤,真的辛苦你了,真的真的,非常感谢,还有各位天使、西苑、希贤姊,和我们美丽的娜林,真的真的,非常感谢。隐葵,你也一路顺风吧,我们美丽过……我们幸福过……我们相爱过……这样就足够了……

    就在这个时候……

    『云净媛!』

    『……?!』

    『……?!』

    『为什麼不抓住他?!为什麼不抓住他?!你们不是相爱的吗?你不是说你爱他吗?!可是为什麼你只是站在那里不动?!隐葵他要走了啊!』

    ……匡!礼堂的门又被重重合上,多贤满脸诧异地转回头看向我们。是隐葵,真的是傻瓜隐葵发出的声音,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他,不知道什麼时候站了起来,虽然全身依旧痛苦地痉挛著,双眼也紧紧地闭在一起,可这确实是他嘶吼出来的声音。我怀疑著自己的眼睛和耳朵,晃了晃身躯,差点没晕倒在原地。

    『为什麼不抓住他?为什麼……为什麼那时候要放隐葵走……?隐葵他有多难过……哭得有多伤心……他的心里在滴血啊!』

    他双手握拳,哀怨的喊声一阵高过一阵,刚才痛苦得要死的面庞渐渐褪去,陷入另一种激动的状态之中。

    『隐葵……』

    『净媛,你会叫住我的,对不对?我再向前走一步,只要再向前走一步,你一定会叫我的名字的,对不对?我不会离开,我不会离开,我会永远在原地踏步!』

    声音不一样了,表情不一样了,还有看我的眼神、语气也不一样了,不是傻瓜隐葵,是真的隐葵,真正的隐葵回来了!

    我扔掉手中的碎布娃娃,扑进了隐葵的怀里……这个上天赐予我的奇迹和礼物。我在他的怀里抽泣不止,隐葵似乎极其混乱,他按著自己的脑袋好一会儿,终於颤抖地伸出手抓住了我的肩膀。

    『净媛……』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你这个坏小子,为什麼现在才回来?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

    『……云净媛。』

    『呜,呜,呜,呜。』

    『净媛?真的是云净媛没错?』

    『呜,呜,呜……你真的是成隐葵没错?』

    『你真的是云净媛,你真的是云净媛没错?!』

    『是,是,是,我就是云净媛!我就是云净媛!TT0TT』

    扑~通!

    『隐葵!』

    那个傻瓜,不,我的隐葵,带著一脸幸福的微笑一头栽倒在地。没过多久,一辆白色的救护车停在礼堂门口,医护大叔抬著隐葵匆匆上了车。

    天使们走出礼堂的时候,仍然满脸的梦幻朦胧,彷佛一个个还置身在梦中,不过没多久,她们就走出校门作鸟兽散了。

    『谢谢!谢谢各位过来帮忙!真的是太、太、太感谢了!好运会和你们同在的!你们会幸福平安一辈子的!』

    我高声地喊叫著,声音穿透云霄,响彻整个校园。就在最後一个天使要跨出校门的那一刹那,她突然回过头来,眼也朦胧,声也朦胧地对我说道:

    『我们也要谢谢你,让我们亲眼见证了奇迹的存在!』

    『是,是,是……』讨厌,今天身体的水分格外多,我又忍不住波光盈盈的了。

    『别哭啊!^-^』

    『呜呜呜,TT^TT是,是!』

    最後一个天使留给我一个璀璨的微笑,摇摇晃晃地走出了校门。亮晃晃的月光像银子似的铺在可爱的运动场上,我觉得今天的月亮看上去格外喜气洋洋。大夥儿齐心合力收拾好学校的礼堂之後,希贤姊精疲力竭地站到我面前,抓住了我的肩。

    『走吧,我们叫醒隐葵去。』

    『希贤姊!』

    『嗯。^-^』

    『姊姊你不是经常说,最喜欢happyending吗!』

    『是啊,现在也是一样!』

    『我们,真的能幸福吗?从今天开始!』

    『你这不是问废话吗!来,来!大夥儿手脚快点,再光、娜林、西苑,你们都快点给我躺到车里去!』

    『是。^-^』

    终於,终於,现在,终於可以!TT0TT

    DoReMiFaSolLaSi!TT0TT

    『快点,快点说啊!扑扑绑架事件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快点说啊,小猪,你快说!』-

    _-已经是第N次、第N分钟了,再光那家伙一直就没在我耳边停下来。

    『你去问隐葵吧,这是隐葵编的歌词-_-』实在受不了,我找了个大头替死鬼。谢天谢地,终於到医院了。

    『隐葵哥在哪里?-O-^』

    『那不就是吗!^0^』西苑叼著烟,靠著车的油箱,朝前方甩了甩头。果然,前方两百米处,隐葵在希贤姊和娜林的搀扶下,小心地从医院里走了出来。

    『隐葵!TT0TT』

    多麼激动人心的重逢啊!TT_TT

    『……』

    『该死的,成隐葵,成隐葵!你赶快再叫一遍云净媛!否则我跟你没完!』

    『你是谁?』

    『隐葵你……』

    我的心又惊又痛,一下被拎到了半空中,难道……

    『你好啊,净媛!-O-』

    『喂喂!要死了你!TT^TT』

    『小猪,到我这里来。』

    他叫我小猪,他叫我小猪,他怎麼能叫我小猪!(其实我觉得幸福死了)隐葵,不,不能就这麼简单地称呼他,我们家帅帅的隐葵!他抓住我的头,一把将我搂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後使劲地揉,使劲地揉,揉了好一会儿。

    『喂,你的脸怎麼弄成这样,搞什麼鬼啊你,这还叫脸吗?』

    『你说什麼,这个?』

    他是在说这个伤口吗?被金人叶那个人渣用烟灰缸划伤的那个!我顿时来了精神。

    『啊!你说这个啊!这个!这个!这个是如此如此,这般这般……』我叽叽喳喳,加油添醋地,就像是一个向老师告状的小学生,使劲向隐葵投诉自己那天受到的迫害,然後我幼小的心灵又受了多麼大多麼大的伤害……说著说著,心里彷佛被人塞进了洋葱头,不禁悲从中来……TT0TT

    『那个兔崽子在哪里?-O-我高中的时候曾经把他塞到学校的水桶里面过!』

    『你去揍他吧,只要不打死就好了!TT0TT』

    拜在使劲拉住他的娜林和西苑所赐,我们几个最後还是上了希贤姊的车。在回家的路上,隐葵突然看见了放在车厢角落里的恐龙头套,他有些惊讶地喊道:

    『把这个扔了吧!』

    『我讨厌这个,看到它和可乐我简直都睡不著觉,快点扔了,快点扔了!』

    『这是你美丽又可爱的齐齐贝啊!-_-^你该不会说你不认识她吧?』

    『齐齐贝?不认识,什麼玩意儿?』

    『我真是有点怀疑你ㄟ!你怎麼可能一下子变得这麼正常,该不会是有什麼隐情吧?-_-^』

    『说什麼啊你?-_-快点把这个扔了!』

    彷佛碰它一下身子都会发抖,隐葵伸出两根指头,小心翼翼地用指尖夹起它,咻地甩到了车前座-_-^一路上,车厢里真是热闹,再光哇哇地不停问著扑扑绑架事件究竟是怎麼回事;娜林看著窗外,不时偷偷地用手抹著眼泪;隐葵像雷公似的,直嚷著要杀去金人叶家里;西苑带著淡淡的笑容,来回不停地看著我和隐葵。当然了,还有世界上最幸福的小女人,云净媛!

    一会儿之後,我们姊弟俩和隐葵在家门前下了车。

    『隐葵哥,是真的吗?是素颜绑架了我的扑扑?』

    『嗯。O_O』

    『呼!她现在幸福吗?过得好吗?』

    『不知道,好久没见到她了。』

    隐葵果真忘掉了自己是傻瓜的那段日子吗?真的忘得彻彻底底、乾乾净净!昨天还见过他姊姊呢!再光彷佛下了一个巨大的决心,他满脸悲壮地把扑扑放到我怀中,哒哒哒哒!转身向小巷尽头跑去。

    『喂,你去哪里啊?』

    『去找素颜。』

    『-O-素颜姊有老公了!』我惊吓得合不拢嘴。

    『那又怎麼样!』

    『-O-』

    隐葵啪地按上了我张著的大口。

    『我给你的碎布娃娃项鍊……』

    『嗯?』

    『要你带他们去海边,去好玩的地方玩,在一起睡觉,你都做了吗?』

    『啊,嗯!>_

    『我变成傻瓜的时候可爱吗?』

    『-_-可爱什麼啊,缺德透了!』

    『因为变傻了,所以不是很有男子气概吧?』

    『嗯,不过是一只身世可怜、瑟瑟发抖的小老鼠而已。』

    『原来我们家小猪很渴望强硬有男子汉气概的我啊!』

    『臭屁啊你!-_-^你再被舞台灯砸一次试试,一定直接把你绞死算了……』话已经无法再接著说下去了,因为那家伙已经强硬地固定住我的头,毫不犹豫地Kiss了下去……真的是好长好长的Kiss啊,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又十分钟(最後还是扑扑拚死抓了下隐葵的脸,他才满意地结束了这个长吻-,-)。

    我掏出自己身上的女碎布娃娃项鍊,戴在他的脖子上,这才双脚发软,晕呼呼地飘回了自己的家。&_&

    『你去哪里了?-O-再光呢?』

    是妈妈。

    『再光去破坏一个家庭了。唔唔!全身没力啊!』

    『你说什麼?-O-那小子去干嘛了?』

    『去救一个可怜的女人去了。我去睡了,妈!啊,对了,明天我要去海边,早点叫醒我。』

    『海边?你和谁去海边,冬天那麼冷。』

    还能是谁,隐葵啊!呵呵呵呵呵呵!-,-

    『就是冬天去看海才有味道啊!我真的要去睡了,我好爱你,亲爱的妈妈-O-』

    『什麼,你说什麼?=0=』

    上一次对妈妈说爱她,是什麼时候?是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吧?记忆有些模糊了,不太清楚-O-不过无论如何,我永远都是无条件地爱她。

    上了楼,其实也没睡,我和隐葵又不知疲惫地在顶楼聊了一个多小时(主要内容都是关於傻瓜隐葵的传奇傻事-_-)。

    『我什麼时候那样干过?』

    『因为当时你傻了嘛!所以你当然不记得了,哎哟哟!成天对著娜林叫夏纱娜公主,偷了小朋友的壶叫什麼奥拉克,还被一帮小朋友追著到处跑,完全是疯了,疯了!』

    『喂喂,你别瞎说,我什麼时候有过?』

    『还有巴巴是什麼啊?找什麼奥玛拉王子,每次见到我就叫阿仆杜拉,取笑我,没可爱过一次,我有说错吗?』

    『喂!-O-』

    『不相信的话,就回自己的房间找一找,看能不能找出一把小孩儿玩的壶来!=0=』

    都是诸如之类的无聊对话-_-^最後,隐葵说要去教训金人叶那个人渣,叫了一帮朋友出去了-_-一直弄到凌晨四点,我才能躺下来睡觉,可是,我刚刚握住周公的手,迷迷糊糊之间……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净媛姊,不要再哭了,知道了吗?一定要幸福快乐地和隐葵哥生活在一起。还有,刚才抱住净媛姊的时候,不知道为什麼,心里发了疯似的跳得飞快,羞死人了!嘻嘻……真的要挂了,下次见,净媛姊。^-^』

    ……是谁呢?=_=是我在做梦吗?=_=呃啊啊啊啊!和隐葵约好七点钟在门口见的!我悄悄把睡著的扑扑抱到肚子上,抓起昨天收拾好的行李,哐啷哐啷冲下了楼……隐葵一定在门外等急了!

    喀吱吱!

    『呃,你现在才回来?见过素颜姊了?』

    『^-^』再光只笑不答,笑眯眯地从我身边走过。

    『你真的去素颜姊家了?怎麼说,素颜姊怎麼说?』

    『隐葵哥在家门口等著呢,你快出去吧!』

    『素颜姊怎麼说嘛?』

    『她叫我等。』

    『真的?>O

    『姊姊!TT0TT』

    我们姊弟俩同时扔掉了自己身上的背包,抱在一起又蹦又跳,地板被我们跳得咚咚作响。

    『小猪,你还不快给我滚出来!-O-^』隐葵巨大无比的咆哮声惊天动地地从门外传来,我立刻松开紧紧抱住再光的手,一阵清风似地奔了出去,奔向大海……

    我顽强地屹立在隐葵面前,能站在这里真的是太不容易了,我不知道我们接著会走向何方,也许会上去,也许会下去,可是我会努力地和你一起停留在这里,成隐葵,和你,一辈子,永远停留在这里。

    从此之後,又过了一年零三个月。

    一个最最幸福的耶诞节,悄悄降临到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小女人——云净媛身上。

    希贤姊的家里热闹非凡。对了,先介绍一对最新出炉、让人跌破眼镜的情侣,正在院子里堆雪人的正冰和仔细帮雪人画上鼻子的世娜!

    『喂喂,你别画了好不好?我特地带了一根胡萝卜来给它做鼻子的!-O-』

    『TT0TT你这是在对我发脾气吗?』

    『不是这样子的。』

    『就是这样子,瞧你说话那麼大声!』

    『我说了不是嘛,世娜乖,乖啊!别生气了嘛,嗯?』单纯的激动派正冰立刻变成了绕指柔,娇嗔无限。

    『净媛!西苑说他一会儿就过来了,你去把大门打开!』

    『嗯,希贤姊!^-^』

    『啊,对了,如果西苑来了,叫他到厨房里来找我!』

    『知道了!』

    甜蜜的希贤、西苑couple,一年过去了,两人还是黏呼呼的。美丽的娜林聚精会神地在一旁做著奶油,听说她最近在和一个高中生交往,也是弄得晕头转向、意乱情迷的。

    叮咚!叮咚!门铃响起,希贤姊大叫著肯定是西苑,而素颜姊则嚷嚷著肯定是再光,两人的高音喇叭不相上下,我捂著耳朵,艰难地拉开了门。

    『呃,多贤来了!』

    『净媛姊,好久不见了。^-^』我的大恩人多贤,笑嘻嘻地从门外探进脸来,好一阵子不见,他又比以前帅了许多,听说他最近当上了模特儿,是模特儿界小有名气的新人。互相问候之後,我拉开门,多贤比任何时候都幸福地微笑著,向里头走去。

    这麼热闹的时候,当然少不了我们帅帅的扑扑,它不久之前刚做了爸爸,此刻正幸福地趴在自己的盘子里舔牛奶。更著急的是隐葵,他楼上楼下满屋子的找我!他嘴里咬著圆珠笔,手里抓著一张信纸,对著我一个劲儿地傻笑,很明显地又陷到写歌的疯狂里了。

    『喂喂,小猪,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怎麼了?-O-』我跟著他进了希贤姊的房间。

    『将来我们要是结婚的话,你弟弟和我姊姊会不会闹矛盾啊?说他们要在我们之前先结?』

    『你想想啊,你说你是你们家老大,我说我是我们家儿子,所以我们到时候一定要拚死力争,一定要先结婚!』

    『可是这麼说来,素颜姊也是你们家老大,再光也是我们家儿子呀?-O-』

    『不是的,不是这样子的,你好好听著。』

    『哎哟哟!我要写信给东南亚了,你去作你的曲吧!』

    『道义是说她下个月要过来吧?』

    『嗯,好像来住三天。结婚的事以後再想啦!』

    『哎呀,你先坐下来听我说嘛!』我刚想站起身,隐葵啪地一下又把我按到床上坐好。猪都知道他此刻心里想的是什麼!希贤姊在外面击了三下掌,要所有人都到餐厅集合,我立刻乘机摆脱掉成隐葵那家伙越来越近的魔掌。

    餐厅里,烛光闪亮,美丽欢乐的烛火印在每个人的脸上,我们围席而坐,有说有笑,虽然每张脸都不一样,虽然每颗心都不一样,虽然每人的声音都不一样,可是我们每个人都呵呵地笑著,不是一个人,却好像同一个人,因为每个人的笑脸都是一样的……素颜姊餵再光吃著花生米,正冰忙著替世娜倒酒,希贤姊和西苑肩并肩坐在一块儿,两人头靠头地插著花,多贤吃著素颜姊做的蛋糕,吃得赞不绝口,娜林怀抱著扑扑和它老婆,几乎快进入梦乡了;最後,是我未来的亲亲老公隐葵,为了抢得结婚先机,他正在苦思著作战计划。

    这就是我们完美的happyending,我们共同编织的最最美丽的天籁。我们每个人都寻得了这世界上最宝贵的爱,为了这份爱,我们才在路上相遇,蓝眼睛的娜林、讲义气的多贤、坚强帅气的希贤姊、一片深情的再光、魅力四射的西苑、单纯火爆的正冰、公猫扑扑、爆烈女东南亚、美丽的素颜姊,还有,在我面前会无限孩子气的傻瓜隐葵,以及,爱著那个傻瓜的小猪净媛。

    完美的happyending不再是奇迹,当那个唱著歌的傻瓜成为安贤高的传说时……

    再见!幸福的结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