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散落星河的记忆 > 正文 > 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1---1
第三卷:化蝶 Chapter 11---1



更新日期:2022-09-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饭厅。

    疤晟坐在餐桌旁,和邵逸心一边玩牌,一边喝酒,不经意间看到雪白美丽的小角,“啊”一声惊叫,牌掉了一桌子。

    他哆哆嗦嗦地指着小角,像是见了鬼一样:“这是、是……”

    “小角。”

    疤晟眼睛发直地瞪着小角,过了一会儿才回过神来。他一下子跳到辛洛面前,大声嚷嚷:“喂,你对小角干了什么,它怎么变成了这样?”

    辛洛不答反问:“为什么要把它弄得又丑又脏?养宠物图的是赏心悦目,而不是恶心自己。”

    当初,阿尔帝国的老皇帝刚死时,新闻铺天盖地报道过辰砂的异变,但因为画面过于血腥残暴,图像有打码处理,普通人对异变兽的样子并不清晰。

    后来,不少商人为了迎合有钱人的奇怪癖好,特意按照辰砂异变后的样子培育出类似的野兽,供人们豢养取乐,在喜欢宠物的有钱人中颇为流行了一段时间。

    现在,三十多年过去了,人们早已经淡忘了这条新闻。大部分人和疤晟一样完全不知道小角的来历。即使有个别人觉得眼熟,肯定也会把小角当成赝品假货,不会多想。

    疤晟郁闷地嘟囔:“给你说了多少遍了?我们是异种,要夹着尾巴做人!太高调会惹麻烦!”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把小角一身的白毛染灰,只知道这是那个人的嘱咐,不管有没有道理,他都要好好执行。

    紫宴一边洗牌,一边头也不抬地说:“从这个女人出现的一刻起,你的麻烦已经来了,躲也躲不掉,顺其自然吧!”

    疤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虽然他觉得辛洛脑回路不正常,说话经常气死人不偿命,但他没觉得辛洛是麻烦,甚至喜欢上了她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屋子,做得美味可口的饭菜。不过,她毕竟来路不明,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疤晟问辛洛:“你当初不是答应我,你的蛋孵出来后就离开吗?这都两三个月过去了,你的蛋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你在孵蛋?”紫宴抬起头。

    疤晟双手比划了一下蛋的大小:“辛洛就是因为要孵这个蛋,才留在我这里。”

    为了孵蛋?紫宴瞟了一眼辛洛,没有拆穿她的鬼话,“医疗室里一直有奇怪的声音,也许是鸟儿破壳而出了。”

    “啊?”疤晟立即冲去医疗室。

    不知道他看到了什么,一连串的大呼小叫声后,好像摔在了地上,传来叮叮咚咚、哐哐当当的声音。

    紫宴、辛洛、小角,都被引得看向医疗室的方向。

    在两人一兽的凝视中,一个白白嫩嫩的光屁股小孩摇摇晃晃地从医疗室里爬了出来。

    瞬间,气氛变得十分诡异,整个屋子鸦雀无声。

    小孩越爬越稳,吭哧吭哧地从紫宴脚边爬过,爬向辛洛,一边流口水,一边嘴里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十分兴奋的样子。

    小角像是个要独占心爱玩具的霸道小孩,不高兴地冲着小孩子呲牙,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不允许她靠近。

    小孩子被吓住了,慢慢往后退,可是又十分舍不得。她翻身坐起,瘪着嘴,眼泪汪汪地看辛洛,伸出两只小手,咿咿呀呀地叫,似乎要辛洛抱。

    紫宴表情微变,弯下身探手把孩子抱起来,仔细盯着孩子的脸打量。

    孩子倒是不怕生,冲着紫宴咯咯地笑。

    紫宴越看越觉得孩子长得像封林,冷冷质问辛洛:“这个孩子和封林什么关系?”

    “封林的女儿。”

    紫宴霍然站起,气得脸色铁青、太阳穴突突直跳。

    “你个冷血变态究竟想干什么?连死人都不放过?”

    封林已经死了三十多年,怎么可能会有一两岁大的孩子,唯一的解释就是辛洛用非常规手段、非法制造出了孩子。

    小角感觉到奔涌的杀意,立即用头把辛洛往后推了推,将辛洛护在身后,昂头盯着紫宴,一脸威严肃杀。

    辛洛看着身前的小角愣了一愣,才说:“孩子是封林和男人通过自然交/配的方式,自然孕育的孩子,不是我制造出来的。”

    紫宴冷笑:“你指望我相信这种鬼话?封林已经死了多久了?她就算有孩子,也早就成年了!”

    辛洛毫不在意,淡漠地说:“我又没求你相信!既然觉得她是我这个大怪物制造出来的小怪物,那你掐死她好了,正好我也没工夫养她。”

    紫宴盯着辛洛。

    那么熟悉的面容,却是完全陌生的一个人。胸腔中早就没有了心脏的地方竟然又感觉到锥心刺骨的疼痛,提醒着他,失去的不仅仅是一颗心、一条腿。

    悲伤愤怒下,他的指尖夹住一张塔罗牌,想用紫色的晶光划过她的脖子。也许,只有鲜血才能祭奠永远逝去的过往。

    “别、别吵了!”疤晟抱着一个只剩下一半的蛋壳跑过来,一脸见到鬼的表情。

    小孩子看到疤晟和蛋壳,激动地咿咿呀呀叫。

    她用力探出身子,挥舞着莲藕般的白嫩胳膊想扑过去。紫宴不得不托着她,往蛋壳靠近了一点。小孩子双手扒着蛋壳,咔嚓咔嚓地吃起来,一脸心满意足。

    紫宴呆住了。

    虽然他从来没有养过孩子,可也非常肯定小孩子不会喜欢吃蛋壳。

    疤晟对紫宴说:“你刚才说,孩子的妈妈早已经死了,不可能有这么小的孩子。但如果孩子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就有可能。因为从兽医的角度看,只要保存条件合适,下蛋时间和孵蛋时间可以隔很久。”

    紫宴的表情一下子变得十分古怪,满脸匪夷所思:“下蛋?孵蛋?”

    “嗯!我刚才亲眼看到这个孩子是从蛋里孵出来的,别忘记我们是异种。”疤晟拍拍手里的蛋壳,“理论上讲,人不可能下蛋,孩子也不可能从蛋里孵出来。而且,这种基因变异的孩子肯定先天就有基因缺陷,很难活下来,但这个世界总是有小概率事件发生。”

    紫宴想到封林异变后的形态是一只鸟,如果她怀孕下了个蛋,孩子从蛋里孵出来,好像也不是不可能。

    他看向辛洛:“如果孩子……蛋很多年前就有了,为什么你要现在才把她孵出来?”

    “我和封林做过交易,给她一个健康的孩子,现在时机恰好合适。”

    “你?哪个你?”

    “神之右手。”

    紫宴看向怀里的孩子,虽然啃蛋壳吃的行为略微有点古怪,但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健康强壮的孩子。

    当年,封林生下畸形的胎儿后,悲痛绝望中去找神之右手。

    为了给孩子寻找一线生机,她不惜和魔鬼做交易,最终,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异变为鸟、身首异处,但孩子真的有了健康的生命。

    紫宴抱紧了孩子:“这个孩子我会照顾,不需要你再管。”

    小孩子却不高兴了,又蹬又踢地挣扎起来,想要往疤晟怀里扑,嘴里不停地咿咿呀呀,竟然清楚地叫了声“阿妈”。

    紫宴无语地看着疤晟。

    疤晟一脸想死的表情,郁闷地解释:“雏鸟情结。她被体内的异种基因影响,把破壳后看到的第一个人当做了母亲。”

    紫宴把孩子递给疤晟,疤晟不得不抱住孩子。

    孩子开心地钻到疤晟怀里,咔嚓咔嚓地啃蛋壳。

    紫宴对辛洛说:“你刚才也说了没有工夫养她,我会抚养孩子长大成人。”

    辛洛淡淡说:“我不想要,不代表我要给你。想要孩子,拿东西来交换。”

    “你现在有资格和我谈交易?”

    “你觉得呢?少一心先生。”辛洛施施然地坐到紫宴对面,双脚/交叉架到桌上,双手环抱在胸前,笃定地看着他。

    紫宴看着疤晟怀里的孩子。

    每个孩子都需要医生,一个在蛋里待了几十年、一出生就会爬、会吃蛋壳的孩子,需要的肯定不是普通的儿科医生。这个精明冷血的女人,总有办法利用别人的欲望,达成自己的目的。

    紫宴笑叹口气,也坐了下来:“你想要什么?”

    “吸血藤。”

    紫宴微笑着纠正:“它的名字是寻昭藤。”

    辛洛不在意地说:“只要神之右手说它是吸血藤,它就是吸血藤。不管是寻昭、还是寻晨,终归都不会有人记得。”

    紫宴眼内掠过哀伤,说:“一株。”

    “两株。附送封林给孩子起的名字。”

    紫宴嘲讽:“你没去做生意真是可惜了。”

    “像我这么聪明勤奋自律的人,不管干什么,都不会差。”

    紫宴看辛洛没有一丝开玩笑的意思,算是理解了疤晟之前的吐槽式安慰,这女人脑子不正常,千万不要和她较真。

    “成交。孩子的名字?”

    “封小莞。莞,微笑的意思。封林希望她笑容永伴、一生平安。”

    孩子像是听懂了,一边挥舞着蛋壳,一边咯咯地笑个不停。紫宴不禁对孩子露出了一个真心的笑。

    都说喜欢笑的女孩子运气不会太差,虽然小莞的基因和出身注定了她这一生不可能真的快乐无忧,不过,希望她能一生笑口常开、遇难成祥。

    ————·————·————

    也许因为封小莞已经在蛋里憋了几十年,长得比普通孩子快很多,几乎一个月一个样。

    一年后,已经像是个五六岁的孩子,满屋子跑来跑去。

    她天生耳聪目明、肢体灵活,紫宴教她的体术,几乎一学就会。

    疤晟忧心忡忡地问辛洛:“小莞长得这么快,会不会寿命也异于常人?”

    “随着她身体的发育成熟,异种基因的影响会越来越淡,寿命会更受人类基因主导。”

    疤晟放下心来。

    名义上,邵逸心是小莞的监护人,实际上这一年来,都是疤晟在照顾小莞。

    小莞一出蛋壳看到的就是疤晟,本来就更认疤晟。疤晟又因为经常照顾小动物,非常耐心细致。邵逸心却完全没有带孩子的经验,孩子为什么哭、为什么闹,他全无概念,常常顾此失彼。

    两相比较,小莞就更喜欢疤晟了,不管哭得多凶,只要疤晟抱她,她就不哭了。

    成年人的世界里,大部分情况都是,一腔爱意想付出却不被需要,甚至付出了却被辜负。可小孩子不一样,一分温柔的照顾换来的是十分的爱,把他看作自己的天和地,毫无保留的信任依赖。

    疤晟孤零零活了一百多岁,大半生穷困潦倒,微贱如草芥,从没有被人这么爱恋和依赖过。虽然照顾孩子很累、很麻烦,他却任劳任怨、甘之若饴,把小莞当作自己的心头宝,全心全意地呵护照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