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边戎 > 正文 > 卷十六 中原攻略 第二四四章 闺中儿女事
卷十六 中原攻略 第二四四章 闺中儿女事



更新日期:2022-09-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一听王师中来给折允武说亲,而女方居然是赵橘儿,杨应麒不由得吃惊得张大了嘴巴。折彦冲却仿佛毫不意外,冷笑道:“这个王师中,想的好事!”

  完颜虎问:“怎么,你反对?”

  折彦冲沉吟道:“这件事,其实也未必不可行……”

  杨应麒忽然叫了起来:“怎么会可行?不可!万万不可!”

  完颜虎愕然问:“为何不可?”

  杨应麒道:“他们俩不般配。”

  完颜虎问:“怎么不般配法?”

  杨应麒道:“年龄上不般配啊!”

  完颜虎笑道:“你刚才又说还好的。”

  杨应麒道:“总之就不般配!”

  完颜虎道:“可那王师中派来的人却说了这赵橘儿的诸般好处,又说什么两家联姻,国事家事均好。而且我想,这赵橘儿不像她哥哥,也确实是个好女孩儿,有孝心,有胆量。除了年纪大了点之外,倒也配得允武。”

  杨应麒蓦然听见国事二字,心中一惊,默默不乐道:“或许吧。”

  折彦冲见他言语有异,说道:“这个赵橘儿,当初好像是从汉部逃回去的,还是你经的手。应麒你老实说,她不会是你安排的假公主吧?”

  “怎么会是假公主!”杨应麒苦笑道:“她不但是我放走的,而且在燕京的时候是由大哥你帮忙才脱困的啊!你忘了?”

  “那个我自然知道。”折彦冲道:“可我毕竟没见过她。再说从燕京到塘沽,再到津门、登州,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就没你清楚了。”

  杨应麒叹了一口气道:“中间也没发生什么事情。她到津门后过得还算平静,后来我派人将她送到登州去,一路也没出什么事情。”

  折彦冲听他口气有些奇怪,问道:“这么说来你是见过她了?”

  杨应麒叹道:“见过一次。”

  折彦冲听了这话若有所思,问道:“应麒,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完颜虎一听睁大了眼睛,杨应麒也不回答,也不否认,说道:“我当初见到她时,并不知道她是赵佶的女儿。”

  折彦冲略一沉吟,问道:“她回中原后,你们还有联系么?”

  杨应麒犹豫了许久,才道:“之前没有,不过我昨天刚收到她一封信。”

  折彦冲一听,忽然冷笑起来,问道:“这次你要去淮子口,不会是想去见她吧?”

  杨应麒点头道:“是。她在信里说最近越来越难过,所以我想过去宽慰宽慰她……”

  听到这里,连完颜虎也明白了过来,喜道:“这么说来,你们俩是都有意了?”

  折彦冲冷笑道:“那还用说,一个多情,一个挂怀,不是有意是什么?这小子为了人家连国事也不顾了,我一开始还以为他是要去见的是个高士,没想到却是要去见一个美人!”

  杨应麒颇为尴尬,完颜虎却喜道:“去见一个美人不好么?你是怎么做人大哥的?兄弟的终身大事也不关心关心?照我说你就该放他个假,让他去登州散散心。”

  折彦冲皱眉道:“你懂什么!”

  杨应麒也道:“嫂子,王师中来说的是允武的婚事啊,不是来替我说的。”

  完颜虎忙道:“管他什么王师中的胡说!论婚事,自然是你要紧!叔叔都还没成亲,侄儿着什么急?再说允武还是个孩子,不忙。”说着展颜笑了起来:“这赵橘儿要配允武,那就是年龄上不对。要是配咱们应麒,那是全部刚刚好。”问折彦冲道:“你看如何?”

  折彦冲摇头道:“不好,不好。”

  完颜虎奇道:“怎么不好?哪里不好?”

  “确实有些不好的。”杨应麒道:“若她只是个普通女子,那还好些。唉,早知道当初不该那么帮她!”

  完颜虎问道:“为什么不该帮她?”

  杨应麒叹道:“我当初若不帮她,或许她便不会发展得像现在这般顺利。如果她只是一个落魄公主,那……那事情便好办多了。但现在……唉,现在她的地位未免有些特殊。”

  完颜虎看看他们兄弟俩个,问道:“你们到底在担心什么?是国事上的羁绊么?”

  折彦冲犹豫了好久,才说道:“是。应麒若娶了她,以后我们兄弟俩也许会出些龌龊也未可知。”问杨应麒道:“你现在对她想得有多深了?”

  杨应麒呆了许多,说道:“若是没收到她给我的信,也许甩一甩手就不想了。但现在……现在我不想让别的男人碰她。”

  折彦冲一听这话,叹了一口气,道:“那没办法了,这件婚事……就依了你吧。”

  杨应麒道:“可是……”

  “我相信你。也相信我自己!”折彦冲道:“一个小女孩儿,误不了我们的大事!”

  杨应麒忽然道:“大哥,我想先去见见她。”

  折彦冲问道:“现在?”

  “嗯,”杨应麒道:“我准备准备就去。”

  折彦冲沉吟道:“好吧,反正大会议也会在登州那边开,你便到清阳港巡视巡视。顺便见见山东那边的人物!”

  他们兄弟俩最后几句话完颜虎便听不大懂了,杨应麒走后问丈夫道:“你说应麒若娶了这位橘儿,你们兄弟俩会有些龌龊,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为什么你又忽然肯放他去山东了?”

  折彦冲道:“眼下这位大宋公主的身份是很特殊的,她若嫁给应麒,有可能会让一些人对应麒有过份的期望。”

  完颜虎问:“什么人?什么期望?”

  折彦冲叹道:“自然是那些故宋的士人,至于期望……”

  完颜虎忽然明白过来道:“你是说他们会怂恿应麒取代你?”

  折彦冲点了点头。

  完颜虎哼了一声道:“应麒不是这样的人。”

  “有些事情,事到临头就由不得他了。”折彦冲道:“应麒虽然多智,但身上自有许多缺点,许多不足。但正因为他有这些不足,所以我才能更加信任他。我和应麒能有现在这等关系是很不容易的,这里面可不仅仅因为我们兄弟情深——这一点我们俩都心知肚明。可是如果有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情把应麒的这种不足给补上去,那不但对我不利,对他也不是好事。”

  完颜虎问道:“我听得不是很懂,但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应麒去了赵橘儿的话,可能会把他的这些不足给补上?”

  折彦冲点了点头道:“有可能,不过也不一定就会。这也是我让他去山东看看的原因。”

  完颜虎道:“那要橘儿是个什么样的人,才不会妨碍到你们?”

  折彦冲道:“只要这位公主不要过份聪明、过份多欲就可以了。”

  完颜虎仍然听得不是很懂,问道:“林当家没和应麒走到一起,就是因为她太聪明么?”

  “那倒不是。”折彦冲道:“以她的身份,聪明不聪明倒也无所谓。不过她太过复杂,两人刚刚遇到时也许还会动心,但要长久相处就难了。”

  完颜虎叹道:“这么说来,他们俩当初根本就不该相遇。如今却是彼此都负了对方了。”

  折彦冲哈哈一笑道:“他们相遇不相遇,那是他们能决定的么?既见了面,那该怎么发展便由不得他们了。有些事情,聪明人明知道没有结果也会一头栽下去的。”

  完颜虎望着丈夫,问道:“我是不是聪明人?”

  折彦冲笑道:“你当然不是。”

  完颜虎又问:“你呢?”

  折彦冲笑道:“我当然是。”

  完颜虎愠道:“弄到最后,这么多人里头原来就我一个傻瓜!”

  折彦冲笑道:“谁说你是傻瓜了?”

  完颜虎道:“我不是傻瓜?那我是什么?”

  折彦冲笑道:“你啊,你是我老婆!”

  华元一六八零年四月,汉部临时行政中枢跟着杨应麒移到了清阳港,张浩和部分官僚留在津门继续处理辽东半岛的政务,而其它地方的公文则直接转到清阳港。杨应麒的到来是汉部正式掌控山东半岛的标志,汉部此时已经实际控制了京东东路以及河北东路的大部分地区,由于天气渐热,燕云胡马非但不敢趁机南下,反而有北退的迹象。不过驻守北线的刘锜、赵立由于恪守“停战檄文”的规定并不过份进逼,所以双方的和平才得以继续维持。

  在南方,赵构的耐性却已经达到了临界点。汉部在山东的活动让赵构感受到了不亚于金人的威胁,朝中的强硬人物已经分为两派,一派主张联合汉部趁机北伐,另一派竟然主张联合金人打击汉部!这时汉部面对赵宋的这半边脸上还挂着温情默默的面纱,大部分南宋士人对之也很有好感,所以联金灭汉之论一出便举朝哗然,主此论者都被视为奸臣!和汉部比起来,金人毕竟是蛮夷政权,联蛮攻汉,对一个文明政权来说实是一种耻辱!

  然而汉部的威胁无论赵构还是朝中文武都是看得到的,可在折彦冲的威望下连宗翰、宗辅一时间也不敢动弹,何况此时正极为疲弱的赵构?只是汉部如今正在山东、河北开展对南宋政权影响极为恶劣的行政改革和社会改革,如果赵构什么也不做,那他如何维系在江南的统制?

  就在这种情况下,杨应麒的使者来到了赵构的行在江宁,这位使者在南宋朝堂上递上国书,一来是杨应麒代折彦冲向大宋皇帝赵构问好,二来是希望大宋能和汉部进一步开放商贸,三是表达了汉部联宋抗胡的意愿。至于双方如何联手,杨应麒提出了一个非常巧妙的形式:南宋政权也不需要出兵出人出钱出粮,只要把山东地面借给汉部练兵就可以了,等汉部收复了两河,自然会把山东还给宋室,等汉部收回了燕云,再把两河交还赵家,而作为这两个地方的“租金”,汉部应承如果救回赵佶和赵桓会“按照赵构的意思”全力“保护”!

  这时金国的使者已经绕道河南到达赵构的行在,同样也提出了联宋攻汉的主张,但金宋乃是大仇,赵构毕竟还不敢相信无信无义的女真,就是他想联合也没法向士林交待。何况杨应麒的使者在朝堂上正式出现之前早跟赵构私下打过招呼,这个暗中打过的招呼可就没有朝廷上那样客气了,甚至可以说是赤裸裸的威胁:汉部的水师已经停泊在长江口和舟山群岛了,要汉部先北上还是先南下你自己选吧!

  杨应麒对赵构的心理和作派把握得极准,私下的威胁不留半分情面,甚至连商量的余地都没有,但公开场合的表态则极尽礼貌,给足了赵构面子。

  赵构乃是个极聪明的人,就长远来说,汉部的威胁可能比女真还要大,这一点他也曾想到,但不答应汉部的条件这危险便一触即发,答应了汉部却可以让战争延缓几年,何况汉部在北方与女真相争,鹿死谁手还很难说呢,南宋朝廷正好借着汉部作为屏障,先稳住脚跟再说。

  双方眉来眼去了几回之后便达成了五项重要协议:第一项,折彦冲与赵构兄弟相称,虎公主与楚国公主姐妹相称;第二项,徐州以北疆土,凡汉部所能规复,大宋均借给汉部作练兵拒胡之用,胡马逐出塞外后便陆续归还;第三项,开放徐州、明州、泉州等十二处海陆通商口岸、榷场,关税由双方协商拟定;第四,在汉部为官的宋籍士人的家属,宋廷不得无故迫害,反之,汉部士人如果到宋廷为官汉部也不得无故迫害其家人;第五,汉部兵马不得过徐州、应天府、襄阳以南,在驱逐胡马出关以前,宋廷兵马如无汉部邀请亦不得过此线以北,免得双方发生误会。此外尚有小事十余项,不一而足。

  这个条约签订以后,赵构便觉大安!虽然他并不相信汉部将来真会将山东、两河交还,但能保住东南半壁他早已心满意足,何况只要一日女真未灭,他赵构便能安安乐乐在江南过他的好日子,真是何乐而不为啊!尤其杨应麒私下应允即使得到他老爹和老哥也不会轻易送回江南,更是让赵构大叹这位七将军会做人,这几项条约签订以后,杨应麒所在的清阳港便正式成为北部中国的临时行政中心,折彦冲表杨应麒为政务总理大臣,总领新政权政务,陈显、陈正汇、杨朴、张浩、韩昉五人为副总理大臣,各自分管下属部门事务,一系列正式的官吏任命文件陆续签发,王师中、李应古、虞琪为三大地方大员,分别领衔山东、河北和河东——当然,这三人实际上并没有专断此路的权力,王、李二人爵高俸厚而权力近于虚无,虞琪虽有实权,但也仅限于隆德一府。沧州、登州、莱州以外的州县,庶政官员大多由旧宋士人担任,但律法裁判权已由原来地方官手里切割出来,归汉部最高法院独力统辖。

  在军事上,新汉政权又在大陆进行了一次征兵、练兵行动,山东、河北的义军通过考核的归入正规军整顿,不能通过考核的则转入后勤或者直接解甲归田,同时又确立了七大军区:中央军区第一,折彦冲自领军区元帅衔。

  河东军区第二,由曹广弼领副元帅衔。

  燕云军区第三,由杨开远领副元帅衔。

  齐鲁军区第四,由宗颖领副元帅衔。

  安东军区第五,由阿鲁蛮领副元帅衔。

  东海军区第六,由欧阳适领副元帅衔。

  漠南军区第七,由萧铁奴领副元帅衔。

  这七个军区的实力其实颇有区别,而领衔者也未必尽如其名,如阿鲁蛮在东北、杨开远在塘沽都得以专一方之权,但欧阳适在东海的权力便只能指挥汉部三成的水师,日本方面的维和部队以及率兵府、津门、东津、塘沽、清阳港等北方港口的水军均归汉部中枢直辖,而齐鲁军区方面其实权力早分割给了刘锜、赵立、王宣三员重将身上,宗颖本人以军区首脑身份入中枢参谋军务,并不直接领兵。至于漠南军区则完全是名存实无,萧铁奴手下的兵马不过万人,所在不过一州,论规模比刘锜、赵立也远远不如。

  杨应麒早在中原还乱成一团的时候就已经对如何经略这片土地作了相当充分的准备,从地方上的情报到人才上的储备都极为用心,所以才能在短短几个月间便推出这套各方面势力大都能够接受的方案来。游戏规则既定,接下来的实际操作便“名正言顺”了。

  五月初二,杨应麒在蓬莱学舍主持了胡安国等大儒的一次讲学典礼,折彦冲的儿子折允文、杨应麒的义子林舆都在这次典礼之前向胡安国行了拜师之礼。这次讲学结束以后,杨应麒便暂时从公众的视野中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