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杀人者小狄 > 正文 > 第一章 无妄之灾灾
第一章 无妄之灾灾



更新日期:2022-08-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深秋,江南,杏花集。

 

  杏花早落,菊花将残,风中已有了寒意。

 

  这是个破败而萧条的小镇,街道泥泞狭窄,两边的石头房子低矮破旧,如同老石头嘴里的牙齿,几乎没有一颗是完整的。

 

  老石头像是和这镇子一样老,脸上的皱纹也像镇上的巷子一样深,但幸好他还会笑,这大概是他和这镇子不一样的地方。

 

  他的面铺就在深巷里,门前的破招牌已经被煤烟熏得看不出本来面目,但是饭厅里还是干净得很,因为他有一个勤快而善良的女儿和一个勤快而沉默的伙计,三个勤快的人在一起,无论什么地方都绝不会脏。

 

  夜色已深,秋雨依旧绵绵。老石头在灯盏里加了点煤油,挑亮了灯芯,因为还有一个客人没有走。这是个奇怪的客人,瘦瘦的身材,青青的面皮,样子斯斯文文,却已吃了五大碗刀削面。看到他的样子,老石头才明白什么叫做饿死鬼投胎了。他简直怀疑那些面条是否真的进了这客人的肚子。

 

  客人正在吃第六碗,他从未抬头看过任何人。便在这时候,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人走路的样子很小心,脸上带着一种谦逊的表情,穿着一件华丽的绸衫,看来像是个受过良好教育的名家子弟。老石头从来没想过会有如此尊贵的客人光临,忙迎上去陪笑道:大爷要吃面?这人微笑道:大爷不想吃面,只想吃人。说着用眼角瞟了瞟那吃面的客人。老石头怔了怔,笑容僵在脸上,结结巴巴道:大爷大爷说笑了。这人从怀里取出一锭约莫三两重的银子,递过去道:这是赔给你的。老石头惊讶地接过银子道:大爷好像不欠小人的账。这人笑道:很快就会欠了。

 

  话音刚落,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石头砌成的墙壁被撞破了两个大洞,两个人一左一右走了进来,围住了那吃面的客人。左边那人钩鼻锐眼,面色惨青,仿佛食尸的兀鹰一样,目光死盯着那客人;右边的人身材矮胖,面目没什么特别,但一双手十指光秃秃的全无一片指甲。

 

  华衫人对老石头笑道:你现在明白了?我欠你一间房子。老石头脸如土色,一溜烟躲进了厨房里。他的女儿秀姑听见响声,又见他神色有异,不知发生了什么,刚问了一声:爹就被老石头捂住了嘴。老石头活了大半辈子,风浪也见过不少,他看出今天的事情还是不要去看的好。

 

  那客人终于吃完了面,慢慢地抬起头,盯着华衫人道:你还是追来了。钩鼻人冷哼一声:叶狂生,你能从长安逃到这儿,一路上连毙碧落堂十七名好手,着实不容易,对雷老头子也算报了恩,何苦一辈子亡命天涯?把那东西交出来,大家还是好兄弟。叶狂生仰天大笑,猛地一拍桌子,只听哗啦一声,桌面碎成四五块,上面六个大海碗碎片四射,向三人打去。华衫人长袖一挥,扫落瓷片,冷笑一声道:动手!钩鼻人从身后一伸手,掌中已多了一柄青惨惨的丧门剑。那矮胖子双掌扬起,掌心血红。叶狂生慢慢站起,全神戒备。

 

  就在此时,他身后的石墙突然裂开了一个洞,一柄铁枪直刺叶狂生后心。这才是真正的杀招。叶狂生的心神完全在屋内三人身上,没有注意到后面,铁枪的枪尖已刺破了他的衣衫。

 

  在这电光石火般的一刹那,叶狂生身子猛转,枪尖在背上划出一道长长的血口,叶狂生大喝一声,一拳擂向石墙,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那墙壁竟被擂破一个比锅盖还大的洞。墙外像是有人在惊呼,一阵夜风吹过,屋子里的油灯灭了。黑暗中人影乱晃,衣袂破空,刹那间消失在无边无际的夜色里。

 

  巷子深深,风雨凄迷。天已亮了,老石头呆立在一片狼藉的屋子里,望着墙壁上三个大洞,一脸无奈。银子虽说不少,但是破洞总要修补的,屋子也要自己来收拾,算起来至少要三天不能开张。

 

  幸好他还有两个不错的帮手,女儿秀姑今年二十岁了,已经到了嫁人的年纪,长得虽不算漂亮,但温柔善良。那个厨子不知是哪里人,来这镇子已有几年,大家都叫他小狄。

 

  小狄从不多说一句话,只是埋头做事,这正是老石头喜欢的。再过几年,等到他干不动时,这铺子就是秀姑和小狄的。他看出秀姑很喜欢小狄,小狄呢?虽然不多说话,但是每次看秀姑的眼神里,总带着一种深切的眷恋,他绝对看得出。

 

  太阳已升起,天空仍有些秋云,使得阳光并不强烈。小狄将那张碎桌子一块块捡起来,到后院去做劈柴。他踢过一块木板,一斧子下去,木板裂开,从中竟掉出一样东西,小狄皱了皱眉,弯腰拾了起来,见是一块巴掌大的玉珏,雕刻得很精细,玉质也很好。桌子里面是不会长出玉的,这玉珏是从哪里来的?

 

 

 

 

  现在玉珏已在桌子上,周围坐着三个人。老石头咽了口吐唾沫,瞟了瞟秀姑与小狄,干咳几声道:这块玉很不错,要是要是卖给当铺,少说也值二十两银子。如果有了二十两银子,我们就可以做很多事。老石头眼里发出了光:秀姑房里是要置一个妆台了,还需做两床新被子;小狄睡的那张床也要换一换,另外我们这间店铺也该装饰一下。你们说呢?

 

  秀姑道:这东西一定是有人藏在桌子里的,我们要是拿去卖了,人家回来找不到怎么办?我们拿什么赔给人家?所以我们不能卖。说完看着小狄。小狄只说了三个字:不能卖。

 

  老石头脸红了红,干咳道:好,不卖就不卖。小狄,这东西你好好收着,千万不要弄丢了。小狄点点头,将那块玉珏放进贴身的衣服里。他不知道这东西会给他们带来什么后果,也不知道他生命中余下的部分将由此而改变。

 

  下午,小狄和秀姑到镇上的木器行拉回两张桌子,还顺便买回两袋面粉,一大捆菠菜和一百多个鸡蛋,回到面馆时天已快黑了,店门开着,里面没有燃灯。老爹从来不午睡的,秀姑嘀咕着,与小狄把东西搬了进来,自己刚要去点灯,突然黑暗中有人阴恻恻一声冷笑。

 

  秀姑骇得尖叫一声,躲到了小狄身后。小狄没有惊慌,骂道:臭小春子,是你藏在那里吓人么?那人哼了一声:什么小春子,我是来找东西的。小狄道:什么东西?那人道:就是你早晨捡到的东西,姓石的老头说在你身上,你交给我,我不会亏待你。

 

  小狄心想:来了,说道:是在我这里,秀姑,把灯点上。秀姑答应一声,点燃了油灯。只见屋子正中坐着一个人,面色阴冷,却是昨晚来过的钩鼻人。秀姑和小狄昨晚在厨房没出来,所以并不曾见到他。

 

  小狄走过去,一手在怀里摸,钩鼻人站起身,慢慢伸手来接。

 

  就在这时,小狄突然停住了,他发现钩鼻人的袖子上有几滴凝固的鲜血。他直视钩鼻人:石老爹呢?钩鼻人脸上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阴笑:他在后边睡觉。老爹白天从不睡觉。小狄道。钩鼻人看着他,笑了笑道:那东西真在你身上?小狄不回答。钩鼻人慢慢走到小狄面前,道:很好,那你可以去死了。他右掌如刀,闪电般切向小狄后颈。他没有用剑,对付一个平民百姓,这一掌就已足够。

 

  秀姑在一旁吓呆了,还未叫出声,那一掌已触到了小狄的皮肤。但就在此时,钩鼻人脸色突然惨变,双眼蓦地睁大,一步步向后退去。鲜血溅到地上,是他自己的血。一根生火用的通条赫然插在他的肚子上,完全插了进去,只留一个环形手柄在外面。

 

  钩鼻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又看看小狄,吃惊地道:你你杀了我?小狄嘴唇紧紧闭着,一个字也不说。钩鼻人长长吐出口气,瘫倒了下去。在临死的时候,他觉得自己死得真冤。其实杀人的人总是要被人杀的,无论他死在谁手里,一点都不冤。秀姑吓得险些晕过去,她活了二十岁,何曾见过杀人的场面。

 

  小狄冲过去关上门,然后不停地呕吐起来。

 

  秀姑好容易回过神,见地上血污狼藉,便到后面去打水,她把木桶放进井里,刚刚提上来,就尖叫一声,晕倒在地。小狄跑过来,他的心也沉了下去。桶里的水全是红的,被鲜血染红的,老石头的头就浸在里面,一对眼珠子凸了出来,舌头也吐在外面。他是被人活活勒下头颅的。小狄只觉得手脚冰凉,弯下腰再想吐,却什么也吐不出了。

 

  秀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山洞里,阳光从外面射进来,使她的眼睛有些刺痛。她闭上眼,但老石头那颗血淋淋的头颅立刻浮现出来。她尖叫一声坐了起来,大喊道:小狄!小狄!没有人回答,她慢慢站起来,心中怔怔地想:也许我昨天就睡在这里,也许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在做梦。

 

  可当她走出洞口,立刻就回到了现实。小狄就在洞外不远处,正用一把铁锹将一堆土铲到深坑里。迎着初升的日光,一颗颗闪亮的汗珠从他脸上滚下,落在埋葬老石头的坑里。小狄的眼神很平静,他可以流汗,可以流血,但从不流泪。

 

  坟墓已堆起,无名的坟墓,就像老石头的人一样。小狄站在坟边,默默地望着,秀姑走上来,揽住他的肩膀。她没有哭,上天已将灾难降到你头上,哭又有什么用?小狄轻轻问秀姑:今后你去哪里?秀姑望着他的眼睛,坚定地说: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不用过多的语言,一句就已足够。远山青翠,阳光灿烂,不知不觉中,他们的人已搂抱在一起。不用再说什么,他们之间都已有了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