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魅影魔踪 > 正文 > 第 十 章 冥魔获宝
第 十 章 冥魔获宝



更新日期:2022-08-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五个村夫村妇打扮的人,骑了小驴不徐不疾北行,各携有用布卷着的剑,小驴半死不活稳定地北奔。

  大泽亭在望,亭中有人倚着亭柱假寐,像是睡着了,这时正是午睡的好时光。

  是一个青衣大汉,身旁搁着一根枣木打狗棍。

  青直辍内系有一个革囊,与百宝囊稍有不同,稍大些,还真有点像花子的讨米袋,也像老道们的乾坤袋,可盛几件换洗衣裤和日用杂物。不是花子,是落魄的旅客。

  小驴都系了眼罩,是可以赶长途的叫驴。

  妇女们骑叫驴如果没有人牵,便得戴上驴眼罩,只能看到前下方的路,看不到路旁吃草的小草驴,不至于发情撒野。

  五男女忽略了亭中睡午觉的人,大汉也不理会五匹叫驴。

  领先的那位年已花甲开外的老村夫,距亭已在二十步外,后面最后一匹叫驴,正好位于亭前。

  亭在路旁十余步,亭前的广场与大道连在一起,两侧是两排大槐树,设有栓马桩供接官的仕绅们系坐骑。

  双脚向下撑,脚落地小驴也止蹄。身材高大的男人骑小驴,显得人可笑驴可怜。

  “老伴,你感觉出什么吗?”老村夫扭头向后一匹小驴背上的老村妇问,目光却落在亭内,老眼中冷电森森,老眉深锁,表情略带惊讶。

  大汉在亭内坐在亭柱下,从亭外很难清晰地看到他。

  “哦!没有,你感觉出什么了?”老妇稳下小驴反问,也转头循老村夫的视线观察大泽亭。

  “杀气。”老村夫的眼神也绽放杀气:“很怪,像是电光石火,一瞬即消。现在,却感觉不到了。这一刹那的杀气来得很诡异,并不怎么强烈,但……”

  “会不会是大泽的妖魅出来了?”

  “怎么可能?午间百邪辟易。”

  “也许是你动了杀机,别疑神疑鬼了。”

  “说得也是。”老村夫策驴就道:“我的确想到那些人,如果他们不上道,准备慈悲他们。那些孽障,愈来愈不在乎我们了。”

  五匹小驴刚走了三二十步,亭中的大汉撑着打狗棍长身而起。

  正是那位与人熊冲突,挨了一马鞭,几乎被马踹伤,自称九州冥魔的大汉。

  前面两里外,尘埃滚滚,蹄声隐隐,八匹健马全速向这里冲。

  “有意外变故,小心。”老村夫讶然高叫,跳下小驴牵至道旁挂在行道树上。

  五男女并立路旁,神色并不紧张。

  五个人阴盛阳衰,只有老村夫是男的。

  老村妇年纪也不小了,但一双老眼依然清澈冷湛湛。

  三个小村姑虽是粗头乱服,一身穷相,但美丽的面庞毫无村姑的气息,红嫩的脸颊吹弹得破,水汪汪的明眸十分诱人,扮穷村姑实在不像,反而欲盖弥彰,引人注意,印象更加鲜明。

  这表示她们无意掩藏本来面目,反而是有意突显原来的身分。

  看脸型,可看出那位稍大三两岁的村姑,正是曾经与人熊打交道的灵飞姹女。

  健马片刻便到了百十步外,蹄声如雷。

  接着坐骑逐渐收蹄,奔袭步改变为小走步。

  领先的张三看到了路旁驻驴相候的五男女,因此坐骑慢下来了。

  “咦!清虚道长,你们这种打扮……”坐骑勒住了,张三眼中有疑云。

  “倚天刀客张施主,贫道这种打扮不行吗?”老村夫鹰目一翻,语调阴森:“你有何高见?癫龙呢?是不是留在后面?”

  一连串的质问,自称张三的倚天刀客脸色难看。

  “原来道长想插一脚。”

  倚天刀客变了脸:“有必要伤和气吗?”

  “你给我竖起驴耳听清了。”役魂使者清虚散人声色俱厉“最先与人熊曹霸接触打交道的人是谁?你说呢!抑或让人熊曹霸自己说?”

  “这……”倚天刀客不敢发火。

  “你怎么说?我在听。如果你有理,贫造就撒手任由你们如意。不然……”

  “在坐骑方面弄手脚,按游戏规矩布罗张网,却是咱们老大细心策划的。道长,独食不肥,分金同利,你们把他们弄走藏起来了?抑或是得了钱财,掩护他们脱走了?太不够意思了吧?”倚天刀客不敢强辩,他们派在客店的眼线,的确发现灵飞姹女,在店门与人熊打交道谈交易,强辩反而显得自己理亏。

  “什么?你们没把他们困住?”役魂使者一怔,看倚天刀客的神色不像是说谎呢!

  “不是你们把他们藏起来了?”倚天刀客意似不信。

  真妙,各说各话,不约而同怀疑对方弄玄虚。

  “胡说八道!”

  “可是…”

  “贫道要等你们困住他们之后,再出面善后的。”投魂使者发现情势有变了:“人不见了?”

  “是呀!我们逼他们屈服,他们不上当,反往回走……他娘的,真被他们跑掉了,似乎并没被你们拦住。”

  “没看到有人回来。”投魂使者相信对方的话:“那一定躲在这附近的野地里,想等天黑后脱身。快分头搜,必须在天黑之前把他们搜出来。

  北面,倚天刀客的大群人马快要赶到了。

  一声长啸,信号发出。

  “一定还在后面,咱们走。”倚天刀客兜转马头。

  役魂使者五男女不再坐小驴,飞步向北赶。

  亭中冒充九州冥魔的大汉,也悄然就道。

  人熊是老江湖,精明机警能当重任。

  他是天下之豪,癫龙与倚天刀客只是地方之霸。

  役魂使者也是天下级的凶枭,所以倚天刀客在老道面前低了一级。

  老江湖也有栽筋斗的时候。

  如果他真的精明机警,就不会越野向西南逃。

  大官道在西南,伸向山东曹州。

  他情急要回到丰县转入大官道,对方有坐骑,沿大道逃势不可能,不如越野先到大官道,再折回丰县,或者干脆出曹州。

  这打算不算错,仓卒间的决定错误在所难免。

  如果他真的十分精明机警,应该反向东逃,在荒野潜伏,再连夜折向潜遁。这种欲东反西的迷踪术,江湖朋友喜欢使用,通常有效,不难摆脱追踪的人。

  错在人地生疏,方向易辨,却不明地势地形,越野逃出三四里,一头撞进一连串的沼泽区。

  那是大丰泽的边缘,有些地方不能通行。

  身背重荷,在可陷入的沼泽区十分危险。

  目下大丰泽与丰西泽之间,仍有小沼泽相连。

  十一年前,大河在曹州决堤,大洪水直冲丰、沛两县,两泽成为巨流,以后河归故道,这才逐渐淤塞,仍然留下一些小沼泽。

  穿过荒林,眼前出现一片水草丛生的沼泽,那些芦苇高及支五,一看便知是有水的低洼区。

  最先奔的两个人不明就里,一冲便陷入浮泥中,泥水淹及腰部,举步维艰,只好乖乖退回。

  在左近走了一圈,没找到任何小径的踪影,不敢贸然通过,退入野林商量行止。

  等候天黑退回大道,是唯一的选择。

  连人熊也怨天恨地,叫苦不迭。

  一阵好等,等得七窍生烟。

  看看日影西斜,正感到庆幸,却听到传来的隐隐蹄声,飘忽不定但渐来渐近。

  “他娘的!这些混蛋追来了。”人熊不安地跳起来咒骂:“天黑容易脱身。记住,不可逞强拚命,能走即走,突围第一。如果失散,在丰县来宾客栈聚会。”

  众人还不至于慌张,他们毕竟是见过大风浪的人,在江湖是名号响当当的英雄好汉,敢杀敢拼的真正亡命。

  七个人分为两组潜伏,备妥兵刃暗器,预定尽可能避免厮杀,除非已被对方发现潜伏处。

  野林中杂草及肩,藏匿容易,如不接近身旁,不易发现草木丛中的潜伏者。

  好漫长的等待,时光似乎过得特别慢。

  不再听到健马踏草声,树林内不宜纵马。但从四周飞鸟骚动的情形猜测,搜索的人已渐来渐近了。

  危机也渐来渐近,不安的情绪也渐来渐浓。

  申牌将尽,暮色将起。

  人声渐近,危机将至。

  人是逐水而居的,没有水人活不了的。

  这一带往昔曾建有村落,但战火几度在徐、淮、丰、沛延烧,城镇为墟,有些村镇鸡犬不留。

  战火真正熄灭仅五年左右,生还的村民百不剩一,这一带地广人稀,无主的田地成为荒野杂林,树龄也仅有几年而且,技浓叶茂与野草荆棘共生,人藏身在内应该十分安全。

  安全,得看哪一方面的安全。对那些把杀人放火不当一回事的人来说,猎物在内藏匿并不安全。

  西侧不远处,是一座废墟,可能是有百十户人家的村落,目下仅可看到零星矗立的半坍土墙,仍可看到焦烬的遗痕,荒草已掩住残垣碎瓦。

  三十名凶悍的青衣人,聚集在瓦烁场内。

  “弟兄们,准备扎草把放火。”那位长胡特别狰狞,长了一头癫痢,褐发稀稀疏疏,挟了大刽刀的癞龙汪一鸣,嗓音像打雷,有意让躲在野林内的人听清:“分头从上风放火,把他们烧死在里面。”

  “他们不会变成烤猪,一定会拼命冲出来。”另有人忙道:“老大,临危拼命的人最为危险,不要和他们拼,用暗器送他们下地狱,可别和他们讲规矩作英雄式的拼搏,以免损失弟兄们宝贵的性命。”

  “曹老兄,出来吧!咱们在这里等你打交道,你们毕竟都是有名望的闯道英雄,烧死在内并不光荣。”倚天刀客的嗓门也声震四野:“火一起,一切免谈了,结果只有一个,现在现身还有商量的余地。”

  显然已被发现藏匿的处所,这些人不想冒险进去搜寻。

  首脑人物你弹我唱,逼藏匿的人现身说放火,决不是闹着玩的,火烧野林平常得很。

  要来的终须会来,是祸躲不过。这一招非常艰,藏匿的人怎敢不出来?

  人熊曹霸六个人排草而至,一个个怒目圆睁,但举动依然沉着从容,剽悍的气势非常强烈。

  “吧哒!”第一双鞘袋丢在地上,然后是一卷马包。

  “砰匍!”第二个人的鞘袋也丢在一起,马包也丢落。

  十四个鞘袋七卷马包,堆在一起像小丘。

  出去的人,已经不在乎鞘袋马包了,明白表示谁强谁就是得主,看谁有没有命享受。

  “这是国师大定慧佛的东西。”人熊曹霸雄伟的身躯,挺立像一座山:“国姓爷的副大将军的次子,是活佛的弟子,目下掌理北镇抚司。咱们的行踪,沿途密谍一清二楚。你们劫走这些东西,日后他们会来找你们抄家灭族的。咱们公命在身,必须与这些东西共存亡。来吧!咱们凭本事看谁先去见阎王。癫龙汪一鸣,我挑你。”

  声落大踏步出列,剑出鞘凛若天神顾盼自雄。

  癫龙不是地方混混,是凶名昭著黑道大豪火麒麟的门徒,是京师南京河南三地交界州县的黑道司令人,必须保持闯道英雄气概接受单挑。

  一拍刀匣,大刽刀出厘,丢掉刀匣大踏步上前,身材与气势,比人熊差了一段距离,大刽刀却比剑出色,沉重锋利光可鉴人。

  副大将军,指国贼江彬。

  大将军镇国公朱寿是当今正德皇帝。

  江彬赐姓朱,对外叫朱彬,所以称国性爷。明亡之后,郑成功也赐姓朱,叫朱成功,也称国姓爷。

  皇帝赐姓,是不世荣耀。皇帝是一国之主,所以称国姓。

  人熊这番话,具有相当大的震撼力。国师活佛大定慧佛是大喇嘛,正德皇帝的贴身护法国师。

  江彬是第一宠臣悍将,三个儿子分掌东厂、西厂、锦衣卫,兼掌南北两镇抚司(锦衣卫对外的特务衙门)。

  提骑落境抄家灭门,癞龙这些牛鬼蛇神,保证一扫而空,天知道会死掉多少人?

  地方强龙蛇鼠,大部分有根有底,仅少数是亡命浪人,哪经得起南北镇抚司的抄没?镇抚司不但可以动用各地的卫军,更可勒令各州县的治安人员,以及民壮配合打击钦犯,想想看,情况有多严重?

  “我知道你的后台硬,物主厉害,所以仅要求小部份常例花红。”癫龙有备而来,不肯松口:“表示我是讲道义的好汉。你如果不上道,我全要。即使是当今皇上,也奈何不了我,天下大得很呢!何处不可重振雄风?各地抢劫钦差的人不止我一个,吓唬得了谁呀?你说,我要四个鞘袋,你给不给?”

  癫龙的态度并不太强硬,因为他并非真的亡命,要说不怕镇抚司的皇家特务干预,那是欺人之谈。

  钦差如果损失不大,是不会认真追究的。

  个人无根无底的亡命,可以天不怕地不怕,天下大得很,有底案的亡命,没有百万也有十万,这些人还不是活得好好地?

  牵涉到一群人,那就十分严重了,尤其是大部分人有根底可查,官府对抄根掘底手段是十分残酷的。

  役魂使者更是有根有底,所以只要两个鞘袋。

  病龙如果真有把握消灭人熊七位高手,不一口全吞才怪;人杀光了死无对证,便不会有后患了。

  走脱了一个,后患无穷。而他这一群黑道亡命人数虽多了三四倍,却没有把握毙了七个天下级的豪强。

  天一黑,消灭的机会更少了。

  “这些东西,是咱们七个人身家性命所系,也是咱们的责任,你只有杀死咱们才能到手。鞘内到底盛了些什么,咱们并无所知;所知道的是,必须以生命保护它。”人熊一拉马步,气行功发力注剑尖:“来吧!只许有一种结果。”

  癞龙善用火器,他必须分心留意,用暗器抢制机先是最佳手段,所以他的左手已挟了两把柳叶飞刀。

  癞龙的大刽刀面积大,拍挡暗器容易。

  先发制人如果失效,痴龙的反击将空前猛烈。因此在发射飞刀的时机上,必须把握得恰到好处,心理上有压力,对时机的控制便多了迟疑。

  刽刀一动,发射飞刀的机会终于出现了。

  “打!”他沉叱,第一把飞刀破空幻化电虹。

  大刽刀乍收急扭,“铮”一声挡飞了柳叶刀。一声虎吼,刀光狂发风雷乍起。

  剑避免与刽刀接触,刽刀是重家伙,碰不得。人影闪烁,剑走轻灵,斜族反击吐出绵绵激光。

  草叶纷飞,叶舞枝折,好一场凶狠的猛烈缠斗,三丈内风行草但,势均力敌。

  远远地,野林深处传来宏亮的歌声:“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土兮守四方。”

  是汉高祖刘邦的大风歌,这里也算是刘邦的故乡。

  当年汉高祖返乡,与父老欢聚,由一大群小儿唱出这首大风歌。

  小娃娃的嗓音,唱这首飞扬豪迈的歌,想得到必定意境全失,不悦耳也不带感情,反而带有凄寂意味,难怪在席的父母,以及已年迈的刘邦泪下数行。

  歌声浑雄激昂,声震四野,当然不是出于小儿之口,大有响遏行云的气势。

  癫龙刽刀斜挂猛挥,退出游斗圈子。

  人熊也警觉地疾退,乘机调和呼吸。

  歌声直憾脑门,所有的人都失惊,知道来了可怕的人物,彼此都认为是对方的大援赶到了。

  久久,毫无动静。

  冒充九州冥魔的大汉,一面长歌一面踏草而进,进入短草坪,歌声亦尽。

  他的枣木打狗棍长五尺,粗如鸭卵,用来打狗,狗脑袋一击即烂。

  正确的说,该是比齐眉棍稍粗些的兵刃。

  丁勇民壮训练武技,枪与棍是必修的课程。这玩意一旦谙熟,应付一二十个大汉围攻轻而易举。

  草坪这一端跃出役魂使者一男五女,一字排开迎面拦住去路。

  “不要去,阁下。”灵飞姹女居然出面打交道,小家碧玉打扮依然俏巧动人:“你冒充九州冥魔,这次他们不会上当、何苦自找麻烦?已经有人替你找人熊那些江湖梁雄出气,何不见好即收?”

  “呵呵!小姑娘,你不懂。”他怪笑,虎目却盯着不远处作不屑状的役魂使者:“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炉香;他们打我侮辱我,我必须回报他们。我的恩怨是非,我自会负责担当,用不着别人替我出气挑冤担债。你们为何躲在一旁作壁上观?准备站在哪一边呀?”

  “你真是九州冥魔?”灵飞姹女正色问。

  他公然自称九州冥魔,消息早已远传。

  不管对方承不承认他是真的九州冥魔,在心理上多少会感到压力不轻。如果是真,岂不大事不妙?即使确信他是冒充的,在准备翻脸动手之前,也会三思而后行。

  “你认为我不像吗?”他托大地摸摸八字胡怪笑。

  九州冥魔是当代最神秘的人物之一,三年来谁也没见过他的本来面目。

  魔,会千变万化,但不论怎么变,面孔一定非常可怕,所以称魔鬼面孔,虽则世间的人,谁也没有见过真的魔鬼。

  突然,他脸上的怪笑僵住了,在唇上摸胡子的手,也缓慢无力地下垂。

  “现在,告诉我你的真姓名,好吗?”灵飞姹女的嗓音,低低柔柔像在向某人倾诉。

  “哦……我我……”他的嗓音也变了,浑雄的气势消失无踪,低低哑哑平平板板,眼前朦胧精光尽熄。

  “告诉我吧!你姓甚名谁……”灵飞姹女像在卖弄风情,靠近他快要偎入他怀中了,伸手去取他的枣木棍,眼神如谜。

  纤手握住了枣木棍,他的手也扣住了灵飞姹女的咽喉,五指徐收。

  “我姓朱,国姓,名……名寿,朱……寿……”

  朱寿,威武大将军镇国公朱寿,正是当今皇帝正德的化名,天下共闻,成为笑柄。

  真名叫朱厚照,辈名是厚,排名属火(照字下为火)。

  皇帝是至尊,比大将军镇国公高出不知多少,他不做皇帝,自贬为将军,贬为五等爵公侯伯子男的公。

  “呃……呃……放手……”灵飞姹女突然嘶哑地尖叫,双手拼命抓拉他的手。

  他的手指长掌宽,扣住小姑娘的脖子像抓鹅,五指一收,灵飞姹女怎吃得消?

  而且,他的手徐徐向上抬。

  灵飞姹女的双脚,也随之逐渐离地。

  “我不放。”他仍然吸音平平板板:“你好漂亮,我好喜欢,正好抓来暖脚洗锅……”

  “呃……救……我……”灵飞姹女快要窒息了,叫声已含糊不清。

  役魂使者与三女看出不对了,飞跃而至。

  “孽障斗胆……”役魂使者沉叱,声如乍雷,冲上一掌劈向他的右耳门。

  他右手的枣木棍一挑一排,“砰”一声大震,骤不及防毫无戒心的投魂使者,高飞掷出丈外,压平了一大片青草,再滚出八尺。

  “嗤……”裂帛响清脆。

  他的左手向下一滑,手指勾住了灵飞姹女的领襟。灵飞姹女滑下、飞退。结果,在破肉现。

  天气太热,灵飞姹女没穿胸围,仅穿了宽大的平民村妇长及膝下的外裳,腰带系在衣内,衣被撕破,春光外露,酥胸玉乳露暴在阳光下,极为养限诱人。

  猛虎出押,暴风雨光临。

  他那枣木棍用单手使用,威力可及八尺外,速度之快,已看不清棍影。

  三个女人也以为他已被役魂大法控制住,冲上想弄清灵飞姹女是怎么一回事,棍飞舞相迎,她们毫无躲闪的机会。

  一阵尖叫,三个女人跌摔出两丈外。

  幸而他的劲道收发由心,也无意伤人。

  棍的速度太快,表示劲道相对地增强,真要结结实实击中,肯定不会有一个活人。

  三个女人是被棍不轻不重地拨倒的,双脚暂时失去用劲的能力而已。

  役魂使者的右脚被棍挑中右膝,力道稍重些,膝盖受伤,站立不牢,爬起两次皆随即倒下。

  最后一次虽则已可站稳,仍然无法自由行动。

  灵飞姹女像是见了鬼,坐在草地上双手掩住一双玉乳,双脚在草中蹬动,挪动臀部向后退,一双本来晶亮的明眸,呈现的惊恐神情令人怜惜。

  她无法拔出插在腰带上的剑,也许吓得忘了反击,双手得掩住一双高挺浑圆的玉乳,也许是羞恶之心所使然,证明不是一个一切皆不在乎、不怎么勇敢的女人,赤身露体便不敢见人。

  “在来宾客栈,我就知道你们在计划抢我的买卖,抢我的债务人,置我九州冥魔的警告于不顾,该当何罪?你们心目中哪有我九州冥魔在?”他向在草中挪动的半裸女一步步逼进,打狗很恶作剧地拨弄那双玉腿:“现在,又公然用妖术摆弄我,罪加三等。”

  “你……你真……真是九……九州……”灵飞姹女终于泪水如泉:“饶……我……”

  “好,求饶的人可以原谅。”他扭头便走,倒拖着打狗棍向役魂使者接近,一脸的邪笑。

  “冲贫道来……”役魂使者嘴上强硬,拔出挑木剑,左手在百宝乾坤袋中乱掏。

  “你最好不要用那些狗屈法宝,你没有精力御使它们了。”他逼近至丈内:“法宝一到手,我一定打断你的手,一定。”

  “你……你你……”役魂使者的手不敢抽出了。

  “我也会一些法术。”他说:“也许比你高深许多。我七岁时,就可以把三五个大人摆布得像呆瓜。”

  “贫道不信……哎……呀!”役魂使者右手的桃木剑,突然无缘无故向侧摔掉。

  显然老道并不想将剑摔出,但神意控制不了手的活动,所以发出惊呼,摔剑的举动并非出于本意。

  “信了吧?。我要让你学狗爬。”他凶狠地逼进:“抢夺我九州冥魔的买卖,是需要付出代价的,哼!”

  他并没接近动手,役魂使者的剑,确是自行摔出的,与他无关。

  役魂使者是行家,当然相信了。

  “贫道认……栽……”老道惊饰地向后退:“九州冥魔从不在白昼现身,根本不可能白昼以真面目示人。贫道坚信你不是九州冥魔,所以……”

  “所以不信邪,放胆夺我的买卖。”

  “你……你到底是……是不是九州冥魔?”

  “你以为呢?”

  “告诉我!”役魂使者像在叫吼:“贫道横行江湖半甲子,声威赫赫道术通玄,可以勾魂摄魄任意奴役高手名宿,罕逢敌手。天啊!败在你一个嘴上虽有毛,其实年纪轻的小辈手中,我……我不甘心,不甘心。”

  “没给你施展的机会?”

  “不是吗?”

  “好,日后我会再找你,给你全力施展的机会。其实,你的门人栽了,你是知道的,冲上抢救应该已经功行待发,术将逞威,对不对?”

  “你……”

  “你输不起,老道。这里事了,我会到曲泉宫找你,让你把压箱子法宝……”

  “不,你不要去找我。”妖道知道事态严重,心中有数,哪敢让可怕的对头找上门撒野:“你如果胆敢前往撒野,我要摆大罗天绝阵炼化你的形骸。”

  “真的呀?那我非去不可了。”

  “你不要去……”妖道拾回剑,狼狈而走。

  四个女人如见鬼魅,也跟上溜之大吉。

  减少一群强悍的竞争者,减去不少麻烦。

  久久不见有人现身,众人都在猜测高歌大风歌的人是何来路。

  癞龙心中有数,很可能是曲泉宫的役魂使者赶来了。

  双方本来一起进行追搜的,半途各奔前程,以免走在一起你虞我诈,弄不好先下手为强你吞我食,铲除竞争者是平常的手段。

  现在不易一举击溃人熊六个劲敌,有役魂使者加人必可成功,目下想逼人熊交出鞘袋势不可能,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七个劲敌杀掉灭口。反正鞘袋有十四个之多,与役魂使者对分,岂不皆大欢喜?如果成功,比预期的四鞘袋多出一倍,所担的风险却少一倍,何乐而不为?

  人熊的想法却又不同,来的人是何来路,他并不介意,反正豁出去了,多一个劲敌无关宏旨。

  但他似乎有预感,来人很可能是九州冥魔。

  九州冥魔不会与癞龙联手,这点他敢肯定。

  不是朋友,就是仇敌;癞龙会把九州冥魔看成竞争的仇敌,双方必定发生争利的龙争虎斗,他可以渔翁得利,所以他也停止再和癞龙继续缠斗。

  各怀机心,等长歌慑人的强敌视身。

  没有人现身,他失望了。

  先下手为强,这是制胜的不二法门。

  一声怒啸,他挥剑向癞龙扑去。

  这次,该分出胜负你死我活了。

  两方的人,皆不知道九州冥魔已经到了片刻。

  几乎在同一瞬间,人熊的六位同伴,以全力卯上了,轻功提纵术发挥至颠峰状态,冲势令人目眩,以人熊的怒啸作信号,向对面的人丛挥舞刀剑猛扑。

  暗器同时发射,发起奋不顾身的舍命攻击。

  癞龙上当了,以为人熊的六同伴,要守住堆放的鞘袋不敢离开,保护鞘袋至为重要。等发觉上当,已慢了一步,失去主动战机,刹那间双方便短兵接触,血肉横飞。

  暗器向人丛发射,几乎可以百发百中。

  “铮”一声狂震,刽刀崩开了剑。

  柳叶刀悄然乘隙电射,没人癫龙的肚腹。

  一声沉叱,人熊的剑把也在癫龙的左太阳穴着肉,剑把的云头击裂了颅骨。

  同一瞬间,超越的同伴一刀劈翻抢出的倚天刀客。

  好一场激烈的大搏杀,呐喊声与号叫声惊心动魄。

  地主的豪霸与天下级的江湖之雄,本质上毫无疑问差了一段距离,这也就是癞龙不敢贪心一口吞的原因所在,只希望能胁迫人熊交出四只鞘袋,并不想付出重大代价,与人熊七个高手名宿生死相见。

  片刻,又片刻,血腥刺鼻,呐喊声渐弱。

  没死的人一哄而散,树林中尸体横陈。

  重伤垂危者的求救声,引不起任何人的怜悯。

  人熊浑身浴血,身上有四处创口,幸好都是轻伤,只是精力将竭,坐在一株大树下喘息,庞大的身躯像在崩涣,握剑的力道也似乎没有了。

  身旁还有两位同伴,也快濒临崩溃边缘。

  另四位同伴,永远起不来了,死伤过半,这一仗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鞘袋得以保全,老天爷怜悯他们。

  “我们所……所付的代……代价太……太大了。”人熊说话有气无力,语气充满愤怒和悲哀:“咱们七……七个一代之雄,被……一群二流的牛鬼蛇神,杀掉我们一半以上的人,我……我有何面目向……向天下同道解释我的无能?我好恨……”

  “曹兄,不必自怨自艾了。”一位同伴叹口气劝解:“癫龙其实是真正的地方强龙,真才实学足以称一流高手。比起四海牛郎来,咱们已经很光彩了。他是被地方强龙几乎吞掉的,几乎全军覆没。老大,咱们还剩下一半人呢!不必唉声叹气怨不幸了。”

  野林中遗尸十六具,还有重伤濒死的六个人。算起来,他们已彻底消灭了癫龙这一群地方强龙。

  四海牛郎和阴雷豹,都是被地方强龙击溃的。虽然笑孟尝是天下级的高手名宿,但所有的人仍是地方上的朋友子侄。

  “去找他们的坐骑,没有坐骑咱们走不了。”人熊挣扎而起:“几位老友的遗骸,也得用马驮走择地暂厝,得先回丰县……咦!”

  他几乎要跳起来,急急扶树摇摇欲倒。

  不远处,冒充九州冥魔的大汉,支着打狗棍倚树向他微笑。在他眼中,这微笑可怕极了,像饿狼逮住了小羊羔,张开大嘴流口水准备致命一咬。

  两个同伴也心胆俱寒,脸无人色。

  “你们别慌。”大汉和气地邪笑:“九州冥魔照惯例晚上才动手,这次也不例外。你们好好歇息恢复元气,喝口水补充耗掉的汗水,届时该已天黑了,我再和你们把债务算个一清二楚。”

  “你……你不要乘人之危。”人熊胆寒地说:“你……你真是九……九州冥魔?”

  “有何不对吗?”

  “你不是……”

  “天一黑,你就知道是与不是了。”

  “算我有眼无珠,无意中冒犯了你,我道歉,我……”

  “我是魔,不是侠义英雄宽宏大量。”

  “你要怎样?”他咬牙大声问:“杀掉我?报过于施,太过份吧?”

  “我一点也不想杀掉你,九州冥魔对杀人兴趣缺缺,除非那人实在该杀。”

  “那你要怎样偿还你受辱的债?”

  “我要那些东西。”假九州冥魔指指那堆鞘袋马包:“你们走,便算偿还所欠的债务了。”

  “不行我……”

  “不行也得行。”

  “天啊!我……”

  “我就大发一次慈悲好了。”假九州冥魔站正身躯:“你们现在可以自己拿,拿多少算多少。马上拿,现在就拿,快!迟了承诺作废,动手!”

  三个人真力已竭,双腿无力,手上发不出十斤为道,能拿得了多少?““快!我叫数十,十声落你们没将鞘袋提起离开现场十步,承诺作废。现在,准备,走!走!走!”

  叫数是从三人到了堆集处起算的,三人怎敢不走?能拿一个算一个,总比一无所有强。

  人终于濒临绝境而又有一丝生机,是会选择那一丝生机的,以后如何,走一步算一步再说。

  人熊是连走带爬到达堆集处的,两同伴也好不了多少。

  “开始计数。”

  假九州冥魔早就到了,声如乍雷“一!二!三……”

  三人站都站不稳,能提得起多少重物?

  鞘袋是两只以皮带互相扣牢的,以便系挂在鞍前两侧,份量不轻,提起一只勉强可及,提两只就难以胜任离不了地。

  来不及解扣了,三人总算不笨,相互扶持站起,始了两只鞘袋,推推挤挤仅走出五六步,哀叫着跌成一团,爬不起来了。

  “鞘袋放下一个。”九州冥魔高叫。

  “阁……下……”人熊快要崩溃了。

  “好吧,我不是小气的人,通融一次两个鞘袋算你们的了。”

  三人突然产生神力,相搀相扶拖着鞘袋爬起急退,惟恐假九州冥魔改变主意。

  从此,颇具声威的人熊曹霸失了踪,从此隐姓埋名亡命天涯去了。

  九州冥魔的真面目,也首次迅速地传出江湖:年轻、雄伟。古铜色面庞、粗眉大眼、留了大八字胡、剽悍凶猛,而且会妖术。

  这似乎是绿林山大王的写照。

  而有这种特征的人为数甚多,长相相似的人有麻烦了。

  次日,一个驼背瘸子,牵了两匹驮骡,骡上各有两只大麦箩,走上南下徐州的大道。

  丰县赶驴到徐州,一百五十里算两程。有健马代步,一天便可赶到。

  七十里是双堆集。

  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已经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早些投宿落店,以免错过宿头麻烦大了。

  驼背瘸子当然不敢赶夜路,虽则赶夜路凉快些,大官道夜间通行无阻,不会有塞车封路等等麻烦。

  这座小市镇称集,其实天天都是集期,是大官道旁的一处歇脚站,整天都有旅客往来。

  虽然没有大型旅舍,一些小店都可留宿几位旅客,有如变相的客栈,旅客可以马马虎虎过一宵。

  上灯时分。

  瘸子出现在街口的小店食棚,两角大饼、一盘肉脯、羊杂碎,一壶高粱一锅头,自斟自酌自得其乐,这一桌只有他一个食客。

  其他三桌也有几个食客,三三两两高谈阔论,吃相粗豪,像是车夫或轿夫驮夫一类人物。有身分的人,很少在小市集投宿。

  进来两个女人,不征求他的同意。占了食桌两个座,叫来一些小菜汤面,纯粹为填胞肚子而来。

  一位老大娘,一位是风姿绰约的少妇。

  老大娘荆钗布裙,少妇也穿得朴素,似乎生活景况都不怎么好,像是平常人家的女眷般。

  平常人家的女眷,不会在小店的食棚进食,通常买些食物,在住处的小房间内进食,没有抛头露面的必面。

  那股隐约流露在外的气质,行家是可以感觉出来的。

  他心中明白,是浪迹江湖的同道。

  江湖男女所流露的气质,与平常人家的女流之辈,相差十万八千里。

  平常女人,是永远被压得抬不起头的可怜虫。

  两女仅在就座时瞥了他一眼。微驼的背、朴实的面孔、凳旁的拐杖……都不会引人注意或怜悯。

  “娇娇,你真从南京来?”老大娘已吃完一碗汤面,语气中可知不是少妇的同伴:“还好吧?”

  “一点都不好,乱得一蹋糊涂。”少妇娇娇显然指南京,而不是指自己乱得一蹋糊涂:

  “那地方成了一只鼎沸的大锅,我不想自找麻烦多逗留。”

  “我从河南经长邑北上,听到一些风声,不知其详。”老妇说:“江南本来是咱们江湖朋友,最好的猎食场……”

  “一点也不好。”娇娇打断老大娘的话:“尤其是侠义道的英雄们,这几年把在南京逗留列为禁忌。近来一些黑道豪霸们,也纷纷见机远离那一带繁华区,虽然赚钱的门路广而多,但死得也快。目下有一个不知从何处冒出来,叫大爷霍然的年轻大盗,把官方和江湖的牛鬼蛇神,杀得惨烈无比。那鬼地方像成了一座瘟城,不想遭瘟的人纷纷远离逃灾。”

  “近年来道消魔长,天下大乱。大江后浪催前浪,世上新人换旧人;像你这种年轻的一代,勇气百倍野心勃勃崛起勃兴,有些真打出了非常的局面。不久前我打听出那位雄心可傲天苍的四海牛郎,也不敢在南京远留。”

  “他敢?哼!他自顾不暇。”娇娇说:“他身边没有几个人,本来想收容清散了四海盟余孽,一到南京便被有心人盯上了,要用重金请他助势办官方的事。他只想招兵买马,怎会反而被人利用?何况,有一个怪异的女人,阴魂不散似的死缠住他,自称什么神针织女,神出鬼没暗杀他身边的爪牙,谁还敢接受他招买呀!他已溜回河南,那位织女仍然死盯着他。”

  “牛郎织女,绝配呀!怎么反而……”

  “反而是死对头,所以令人感到诧异。这小女人追入他的巢穴,很可能要遭殃。那位要组振武社的年轻英豪,老巢有不少爪牙,近年来大张旗鼓招兵买马,投奔他的牛鬼蛇神真不少。”

  “这年头,人多势众才能予取予求,所以帮派会社多如牛毛,没有人哪有名利权势?你不想去投奔他?”

  “毫无兴趣,我不会替人摇旗呐喊,逍遥自在独来独往不受管束,何等自在如意呀!”

  “还没找到喜欢的良伴?”

  “罢了,在江湖闯荡,绝找不到所谓良伴,只能找到狼狈为奸的,想利用你的可憎男人。不过,我还在找,也许再过两年,回家找一个老实庄稼汉做伴,改头换面相夫教子,忘掉惊涛骇浪的浪迹生涯。”

  “我办不到。”老妇苦笑:“我可不想嫁个男人做牛做马。也许,我天生叛逆,注定了生在江湖,也死在江湖。我将年届花甲,能活得了多久?好在棺材本已经有了,必要时也可以路死路埋。老了,死了,我不后悔。”

  “我还不知能不能活到你这把岁数呢?”娇娇也苦笑:“我在南京,听说九州冥魔在这条路上出没。”

  “你要找他?为何?”

  “人人都在结社组帮,割据势力范围,他那种魔道神秘怪杰,所作所为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早晚他需要有人助势,我会诚心诚意追随他。像四海牛郎那种嗓门大,满口侠义心存奸邪的人,我避之唯恐不及。”

  “唷!你刚才不是说,不会替人摇旗呐喊,要逍遥自在独来独往,不受管束吗?”

  “那是指四海牛郎而言呀!想法做法,会因人而异。与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并肩开创局面,与受管束是截然不同的。”

  两女谈谈说说,仍在谈论江湖是是非非,驼背瘸子已酒足肉泡,会帐走了,不想再偷听两女的唠叨。

  走出食棚,他前前低语:“神针织女,神针织女……”——

  扫描,bbmm,jy校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