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苍耳 > 正文 > 第53-55节

第53-55节




更新日期:2022-08-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53】

  赵赵是跑着来找庄毅的,脸上是幸福的表情,她说,她给庄毅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庄毅转头看着她,说,什么事情?

  赵赵笑,说,我们有孩子了。庄毅,你有自己的孩子了。

  庄毅愣了很久,说,不要跟我开这种玩笑。

  玩笑?赵赵愣了愣,她没想过庄毅是这种反应。

  她看着庄毅,笑了笑,慢吞吞的从手袋里拿出化妆镜,很娴熟的涂上唇膏,柔润的颜色,让她的眉眼看起来更加生动了。她执拗地看着庄毅,仿佛要看入他的心底一样。

  庄毅不做声,别开脸。

  沉默了半天,庄毅说,我会照顾你和赵小熊一辈子的。

  赵赵笑了笑,仰起头,问庄毅,可以照顾我和赵小熊一辈子?但不包括这个孩子对吧?

  庄毅看了看赵赵,一愣,这么多年,她一直苦苦守在自己身边,她想要什么,他不是不清楚。

  庄毅叹了口气,说,赵赵,你别这样。

  赵赵就笑,说,对不起,我不该说这个话题,我不该让你更讨厌我。

  庄毅说,我不会讨厌你,只是,我和你是不可能的。

  庄毅的话,干净利落。

  不可能的,他终于正面回答了她,在她苦苦守在他身边这么多年后,他终于还是给了她答案,粉碎了她最后的那点幻想。他说的不可能不仅仅是说他和她之间的不可能,更包括了这个孩子的不可能,他是不会留下这个孩子的。

  赵赵觉得嘴巴里满是苦涩,她的心在庄毅的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如跌入了硫酸中一般。

  她对庄毅笑着说,我知道了。你不是要和许暖结婚吗?你说,你是为了刺激孟古,现在我知道了,你压根就是骗我们更是在骗你自己!不过,这个孩子,我一定会生下来的!

  庄毅说,赵赵,你别逼我。

  赵赵看着他,冷冷地笑了笑,然后走了。

  那一天,赵赵回了夜总会,喝的烂醉如泥。

  她拖着几个坐台的姐妹,笑得跟油菜花似的。她晃着酒杯语无伦次地说道,你们说,我哪点不如许暖啊?他爱那些名门小姐我不管不争,因为我没反跟人家比啊!可是,他肯爱许暖,却不肯爱我。她许暖也曾卖过啊。不是穷到没路活了,谁会愿意糟蹋自己,谁会愿意一辈子都背着这段肮脏的记忆啊!为什么许暖做这种事情就是走投无路,为什么我们做这种事情就是自甘堕落,他庄毅到底是什么是非观啊?

  旁边的小姐妹们,听着赵赵的抱怨,其中一个人说道,许暖命好,人和人是不能比的。来,咱们喝酒吧。

  赵赵就笑,说,对!人和人是不能比的!

  那些日子,赵赵总是喝的烂醉如泥。

  那夜,她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夜总会,跌跌撞撞地上了车,迷迷糊糊地开着车上了路,眼前的灯光仿佛天使的微笑,不断的闪耀在她眼前,她整个人如同坐在云雾之中,脚下一片绵软。

  这辆车是庄毅送给她的。

  她的很多东西都是庄毅送给她的,华服,美食,钻石……可是。庄毅送给她的东西再多,终究不包括爱情,他说,这太奢侈。

  她以为自己很聪明,能够遵守他们之间的游戏规则,只是暧昧着,游离着,绝对不会放纵自己的爱,惹火烧身。可是,事实证明,她错了。当她把对他的爱隐忍到了无路可退的地步时,痛苦只会变本加厉。

  如何不很?却又不知道为何去恨。

  原本就是这样――他没有背叛过她,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属于过她;他没有辜负过她,因为他从来就没有给过她承诺。

  可是,她的五脏六腑却全被悲伤和痛苦撕扯着,仿佛随时要爆炸一样――他和许暖,将要那么幸福地在一起,可是她和弟弟却要如此悲哀地过一辈子。

  撕裂的心,癫狂的人。

  这一切,她没法想通,更没办法不去恨。

  她以为酒可以让自己忘记这一切,那么自己可以继续八面玲珑地周旋在她身边,可是李琥珀和梁小爽的几句话就让她的心痛得无以复加。

  赵赵强忍着眼泪,努力瞪大眼睛,试图控制住眼泪。可是,眼泪却那么不争气,终于在忍了又忍之下,从眼角轻轻挣脱出来,很大的一颗,滚落腮边,变成一条细细的线。赵赵抬手去擦,眩晕之中,只听到一阵沉闷的响声,一辆车向她猛然撞来,她和车子失控地撞向了河边――

  巨大的冲击之下,安全气囊被打开。赵赵还没有从惊吓中清醒过来,只见一群人围上来,他们揪着她的头发,将她从车上拽了下来。

  赵赵惊慌失措。

  远处一个冰冷的身影背立着。

  那群人蜂拥而上,几只大叫狠命地踩向她的小腹。有一个人嘴里骂骂咧咧地说,想给咱们庄老板生孩子,做梦去吧!贱女人!

  赵赵拼命地佝偻起身体,想要护住自己的孩子,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

  俺也重重,她只有拼命地求饶,哭泣,她冲那个背对着她的影子哭喊,庄毅,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那个影子不肯回头。

  她泣不成声,哀求着,她说,庄毅,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我只要一个孩子啊,我求求你了。

  那个背影却依然硬冷如铁。

  最终,赵赵昏死过去。那一瞬间,她只感觉,一个小生命从自己的身体里剥离了。就像小小的云团,任凭她如何努力,却再也无法抓住。

  迷糊中,她听到有人说,庄老板,孩子弄死了。

  庄毅,庄毅,你果然好狠啊。

  ……

  【54】

  她没有找庄毅闹,没有找庄毅哭,既然,他肯毁掉孩子,那么就一定不会在乎她会多么痛苦。

  她在赵小熊那里找到许暖。

  她对着她笑,说,我知道你在这里。

  许暖有些尴尬,说,我这就离开。

  赵赵突然很温柔地拉住她的手,说,别急。

  她的温柔,让许暖很不适应。

  而赵赵,只是一直温柔的看着许暖,似乎要将她整个人看穿了一般。

  赵赵将手中的硫酸泼向许暖,几乎是毫无预兆的。

  她从口袋里掏出那瓶硫酸,在许暖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泼了出去,而当时端坐在地上吃点心的赵小熊仿佛是心灵感应一样,扑向许暖,他大喊,不要――

  这个动作,他一直记得。

  在多年前的那个风雪之夜,一群人往他身上浇汽油,想要烧死他的时候,有一个女孩子,就是这样扑过去,抱住他,喊了一句――不要!

  一个拥抱换你一个拥抱,一声便不再缠绕。

  即使在这世上,我已经忘掉所有的苦恼,却依然记得你曾经给过我的美好。

  赵小熊几乎是尖叫着抱着脑袋在地上滚,而许暖也痛呼出声。

  那一刻,赵赵抱着赵小熊肝胆欲裂。

  历经十多年的风霜,她找到了他,却又亲手毁灭了他。

  【55】

  庄毅得到的消息就是,赵小熊被毁容,许暖的肩膀和胸口被大面积灼伤,赵赵几乎精神崩溃。

  庄毅觉得崩溃的是自己,他将车开得像飞机一样来到了医院。

  许暖安静地躺在床上,经历了一场生死,她依旧像一朵莲花。

  庄毅低下头,看着她受伤的胸口,心疼得不知道如何描述。

  庄毅去看望赵小熊,见到赵赵的时候,他的眼里充满了仇恨,而赵赵也用仇恨的目光回瞪着他。

  爱情中的刀光剑影。

  为什么要害许暖?

  他要赵赵给他一个答案。

  可赵赵只是看着他,吝啬得不肯吐一个字。她只是狠狠的盯着他,仿佛要将他看穿一般。

  后来的日子,移植皮肤。

  因为使用大量从死人身上截取的皮肤让许暖发生了排斥反应,她不停的呕吐,皮肤感染引发了高烧,她常常昏迷。

  主治医师也有些焦头烂额。

  庄毅很焦虑,问医生,是否有更好的办法?

  医生说,只能等她排异过后,又没有活人皮肤……

  庄毅问,活人皮肤?排异小一些?

  医生点点头,说,小一些。

  庄毅想也没想,直接撩起衣袖,说,我有。

  医生惊得眼珠子都差点蹦出来了,同样吃惊的还有跟在他身边的那群手下。顺子跟马路说,我宁可相信老板中邪了,也不愿意相信这是爱情的力量。

  你尝试过皮肤从身体上剥离的痛吗?

  会比爱情更痛吗?

  没有麻醉剂的切肤之痛,让庄毅脑门上的冷汗直流,医生都有些手抖。

  末了,医生将庄毅的手臂和胸前包扎了一下,一共六处伤口,每块都是两厘米长,它们将带着一个男人深沉的爱,移植到一个女人的身体上。

  医生问庄毅,需要镇痛剂吗?

  庄毅摇摇头。

  如果,不是这些皮肤生生的从自己的身体上剥离,他永远不会知道自己是爱许暖的。

  自己的所有愤怒,都是出于爱情。

  自己的所有冷言冷语,也都是因为在掩饰自己不肯相信的动情。

  或者,他意识到过自己喜欢许暖,但他认为只是喜欢而已,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的那些你侬我侬而已。

  可是想想,走来的这一路,他突然发觉,自己错了。

  当你爱一个人爱到可以为她承受切肤之痛时,大抵就是真的爱了。

  爱情真的不讲道理。

  庄毅缓缓的走出手术室,马路和顺子看到他,直冒冷汗。

  马路走上去,拍了拍庄毅说,庄哥纯爷们,铁血真汉子。

  顺子觉得自己差点喷血,马路的话,很明显是从网络上盗用的。

  后来的日子,庄毅常常在许暖昏迷的时候守在她的身边――因为她清醒的时候,每当看到他,都会激动得发狂,哭叫着不肯见他。

  庄毅觉得自己很失败,原来,她是如此排斥他。甚至是,那个夜晚的缠绵,她都恨之入骨。

  两个星球上的生物,就这样沦落在地球上,相互折磨。

  孟古在他身后,像暗夜的影子,他说,将她害成这样,你终于满意了?今天是赵赵泼她硫酸,明天是梁小爽给她扔炸弹!大后天呢?你的那些莺莺燕燕们,别说硫酸,就是每人一口唾沫,她也得被淹死!你要对我们孰知出气,何必拉上许暖?

  庄毅不看他。

  孟古说,你以后不要来这里了。如果你真在意许暖,不要假惺惺地借苦肉计来讨好她。你不再出现,就是对她最好的在意了。

  后来,很长的一段日子,庄毅没有出现在医院。

  并非孟古的话让他幡然醒悟了。他的女人,他要保护还是保护得了的。只是医生告诉了他,小蝶目前唯一的希望,就是脐带血了!

  唯一的希望!

  当然,除了许暖和孟古在一起,生一个小孩子,为许蝶提供脐带血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选择,那就是――许蝶默默地等死。

  孟古在病房里一直照顾着许暖。

  对于眼前的女子,自己爱与不爱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看得出,她对庄毅很重要,否则的话,一男人发神经了,才会生生割去自己的皮肤。

  所以,现在,许暖是自己目前唯一的护身符了。

  只有许暖在自己身边,庄毅才不会对上康轻举妄动。否则,此时此刻的上康,既要面对陈家集团,又要面对盛世和风……

  他喊来夏良,问他,那夜做事的人都遣散了吗?

  夏良点点头,说,遣散了。不会有人知道赵赵的流产与您有关的。我们都按你吩咐做的,赵赵永远都会认为是庄毅亲手害死那个孩子的。

  孟古笑了笑。

  那天,庄毅在孟老太太的灵堂强,送来了哪四个喜帖请柬,让他觉得孟家的颜面立时无光。其实,他倒不多介意许暖,但他明白,要是许暖真的嫁给了庄毅的话,那么庄毅在上康失去孟谨诚又得罪陈子庚的这种危急时刻,肯定会铁心反击的。所以,出于反击,也是出于可以破坏到庄毅和许暖,他喊来了夏良,让他盯紧庄毅哪里的任何情况。

  很幸运的是,夏良给他带来了赵赵怀孕的消息,而且听说,为此和庄毅闹得不是很开心。孟古当下心里就有了主意,他跟夏良说,咱们也得回赠一番,作为送给庄毅的新婚大礼!

  所以,那夜,他派夏良带人打掉了赵赵和庄毅的孩子。夜幕之中,他背对着那场人间惨剧。那个叫赵赵的女人,将他当成了庄毅,错喊出他的名字,突然之间,他也有些迷茫起来,自己到底想要什么?又怎么会变得这样残忍?

  做完这一切,他只是想要赵赵去折腾庄毅的婚礼,这样,为他接近许暖说服许暖回到自己身边创造条件争取时间;太他没有想到赵赵会泼许暖硫酸――当然,这样更好――至少,目前看来,庄毅似乎产生了巨大的动摇。

  他看了看躺着的许暖,轻轻俯下身来,看着他清秀的眉眼。

  突然,他想起了,他曾经爱恋过她的那段时光里。

  如果,从来不曾分开,那么,此时的他,还会不会如此步步算尽?现在的她,是不是也无需经历这么多磨难?

  遗憾的是,人生,永远没有回头路。

  孟古轻轻叹了一声,手指轻轻划过她年轻的皮肤,喃喃了一句,对不起,许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