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 > 正文 > 第二部 Chapter 4 极品是如何练成的

第二部 Chapter 4 极品是如何练成的




更新日期:2022-08-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们昂起了下巴,用挑衅的目光张望着世界,看似倔犟坚强,可心里藏着惶恐迷茫。

  大人们啊,我们理解您渴望将我们塑造得优秀,可是请明白:并不是寒冷锋利的刻刀雕出了美丽的塑像,而是一双懂得欣赏美的眼睛,一颗充满爱的心,一双温暖的手才雕出了美丽的塑像。

  极品是如何练成的

  寒假过去,新的一学期开始,我叹气,舒服的日子又要结束了。

  我和聚宝盆的矛盾随着新一年的开始,更加升级,罚站楼道对我而言已经是小菜一碟,完全影响不到我的心情,我和二班、三班的人都混了个脸熟,课间十分钟常常谈笑风生。我的交际圈子突然扩展到一个新的范畴,当然,我的脸皮厚度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我深深地知道,我的小日子过得越滋润,聚宝盆的心情越不好,所以,为了气死他,我放松心情,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很惬意。赏春风、观落花、咏池塘、叹麻雀……不亦乐乎!正好面朝我们楼道的是一个仿古典建筑的小园林,亭台楼阁池榭,一应俱全。

  曾红有一次下课的时候,抽着烟,和罚站楼道的我聊天,“你还没站累呀?嘴头上认个错就能回教室好好坐着了,你心里究竟怎么想,别人又不会知道。”

  我很嚣张地回答:“和天斗,其乐无穷;和地斗,其乐无穷;和人斗其乐无穷。”

  上课铃响了,曾红一手把烟弹出窗户,一手拍拍我的肩膀,好像让我好自为之,然后走进了教室。

  聚宝盆看罚站教室门口已经折磨不到我,又命我请家长,短短一个月就让我请了三次家长,却发现没有任何效果,他开始明白,与家长协同教育这一招也失败了。

  不过,他通过罚我站楼道,观察到我还是很在乎别人怎么看我,他开始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门口罚站,因为那里有更多学生老师来往,不再仅仅是一、二、三班的学生,我刚刚适应楼道罚站的脸皮,面对这个新的环境,显然不太适应,再次遭受折磨,低着头如同脖子上挂着重物的犯人,可渐渐地,随着罚站次数的攀升,我的头慢慢抬起来,姿态越来越闲适,气色越来越飞扬,笑容越来越灿烂,聚宝盆发现,我又一次用倔犟抵抗住了他的折磨,又一次用生物的劣根性再次适应了物竞天择,他恨我恨得牙痒痒,却一时间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折磨我。

  我之前讲过初中部教学楼的构造是个类似Z的形状,只不过中间的那个竖是直的。在Z的左面是一个仿古的小园林,右面则是一块运动场地,有八张水泥砌成的兵乓球台,和一个篮球场。一班、二班、三班位于Z的上面一横,看不到运动场地。而老师办公室位于Z字中间的那个竖,办公室外面的楼道恰好面对运动场,可以看到兵乓球台,当我不再羞耻地低着头,学会欣赏四周风光时,我在兵乓台附近发现了一个曾经熟悉的身影――神童陈劲。

  他似乎很喜欢打兵乓球,一下课就往兵乓球台冲,打得也非常好,几乎打遍年级无对手,只要他愿意,他可以一直站在台桌前打球,只别人来来回回地轮换。

  不管兵乓球打得再好,陈劲的样子和一般的初中学生没什么差别,我不能明白,那个光华刺眼、骄傲自负的神童哪里去了?如果他仍然像小学时一样光华璀璨,我应该一进学校就听说他的大名,而不是在这个角落里,突然发现他,才想起有这么一个人。

  我承认我比较无聊,所以让晓菲帮我去打听了一下陈劲,事实证明,他真的平淡无奇了。学习只是班级前十名,当然也算好成绩,可距离出类拔萃很遥远,十分平淡无奇,他的性格更是平淡无奇,同学们提起他,都语气淡然,似乎班级里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

  晓菲对我关注陈劲极其紧张,把陈劲打听了个底朝天,打听完后,不停地对我说:“虽然喜欢太出众的男生很麻烦,可你也不用标准这么低,要不我给你介绍,我认识很多初三男生。”因为陈劲比同级人小四岁,他又好像光发育脑袋,没发育个子,站在一堆人高马大的初三男生中,他就像个小矮子,学校里最流行的运动,篮球、足球、排球都没他的份。那个年纪,男生流行玩另类、装酷,时不时冒几句脏话,陈劲却因为父母过于良好的家教,每天都打扮得规规矩矩,手洗得干干净净、脸洗得干干净净、说话也干干净净,而且他还用手帕。

  当晓菲说到“陈劲居然随身携带手帕”时,表情十分惊悚。

  看着晓菲一脸的沉痛,我想我如果告诉她,当年我们班几乎全班女生都喜欢陈劲,她会不会惊吓得晕过去?

  每当我罚站时,我就会看见陈劲。每天的课外活动,他都会来打兵乓球,我想我能理解他为什么只玩兵乓球,可我不能明白,是什么让神童的光芒消失?是什么让他泯然众人矣?难道是一出“伤仲永”?

  不过,好奇归好奇,我虽然无聊,但还不至于无聊到冲到陈劲面前去问他的地步,何况已经快三年,谁知道他还认识不认识我?

  我把罚站当欣赏风景的行为激怒了聚宝盆,当我有一天又因为一点小事被他揪住后,他终于动用了终极法宝。

  聚宝盆命令我去站在初中部楼下最中间的兵乓球台上好好思过,什么时候想通了,给他道歉认错,什么时候才能回教室上课。

  他这一次,算是真正击中我的痛点,站兵乓球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我站在那里之后,张骏和关荷都能看到我。但是,谁让聚宝盆是老师,我是学生呢?而我倔犟得宁可死,也绝不认错。所以,我只能去站兵乓球台。

  第一天,当全初中部的人看见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女孩子在跑完早操后,爬上兵乓球台,站在最中间时,他们全都惊讶了,刚开始以为我在玩,大家只是笑看着,后来发现上课铃响了,我仍一动不动,他们就全傻了。

  那一天,整个初中部大楼,从一楼到三楼的窗户上,都趴着密密麻麻的脑袋。我知道这些观看我的人里,肯定有张骏和关荷,所以,虽然我心里已经羞愤欲死,可面上还要装得完全不在乎,硬逼着自己笑。我微笑地站在兵乓球台上,任由所有人参观,就差和蔼地说:“谢谢参观,爱护环境,请勿攀缘照相。”

  听闻连各个办公室的老师都出动了,来看看究竟是何方女神圣,能像我们学校的刘胡兰雕像一样高高耸立。

  我每天从跑过早操后开始罚站,一直站到下午下课。

  第一天,所有人都停止了玩兵乓球,大家走过我身边时,有人好奇地张望,有人想看却不好意思细看,空荡荡的兵乓球台将我凸显。

  第二天,陈劲拿着兵乓球拍出现,站在我旁边的兵乓球台边看了一会我,竟然就在我旁边的兵乓球台上练起了发球,完全视我如水泥柱。

  因为陈劲,逐渐有人开始来玩兵乓球,小操场恢复了往日的喧哗热闹,除了――最中间的上面站着我。

  我当时的感觉是既恨不得想杀了他,又感激得想说谢谢。恨他,是因为周围的人都在玩乒乓球,而我高高在上,越发显得我无比怪异;感激他,是因为这个小操场终于恢复正常,大家都忙着玩兵乓球,即使看我,也是一扫而过。

  第三天,消息终于传到了高中部,小波闻讯来看我,立在远处,凝视着我,我刚抬头看到他,他立即就转身走了。我的心里很感激,因为我的微笑只能给陌生人看,熟悉的人面前,我虚伪的坚强很脆弱。

  课间活动的时候,晓菲给我拿来十串热乎乎的羊肉串,笑嘻嘻地说:“给,你最爱吃的羊肉串,小波哥给你买的。”

  我没客气,接过就吃,在吃第六串的时候,聚宝盆站在窗户前,气急败坏地大叫,“罗琦琦!”我立即把剩下的羊肉串塞回晓菲手里,抹抹嘴,规规矩矩地站好。全操场的人都看看我,再看看聚宝盆,想笑不敢笑。

  第四天,我从经过的人群里,不小心瞥到了关荷,我笑得越发卖力,唯恐别人觉得我不开心,简直恨不得双手高举,拉一张横幅,上书,“罚站不丢人”,可心里却真的是一片空茫茫的麻木,恨不得自己被吞噬到宇宙黑洞里去,幸亏,一直没有看到张骏,否则,我真怀疑我这假装的坚强会当场崩溃。

  第五天,我已经再次完成了生物的进化和升级,把兵乓球台站得云淡风清,和乐融融。课间休息,高年级的男生会来逗我,和我聊天,课外活动,旁边台子打乒乓球的同学会麻烦我顺便当裁判,难得我站得那么高,什么球都能看清楚。

  反正站着也是站着,我就聊着天,当着裁判,过着我的小日子。

  这件事情,成为当时的超大新闻,从初中部到高中部,所有人都知道有一个初一的女生被班主任罚站兵乓球台,已经连续站了一个周。后来,连不怎么理会初中部的校长都惊动了,特意来看我,婉转地和聚宝盆说,感化教育为主,言下之意就是不赞成如此明目张胆的体罚教育,虽然适度的体罚教育在当年被老师和家长都许可。

  在我被罚站的第七天,我被聚宝盆释放,允许回教室上课。虽然聚宝盆声色俱厉地在教室里训斥了我,说是为了不影响我的正常学习才允许我回教室。可我和他都知道,我自始至终没有和他道歉、也没有承认错误,我和他的战役,以他的失败,我的胜利终结!

  作为驯马人,聚宝盆很失败,他不但没有把我这匹马的野性驯服,反倒激发出我无限的潜能,他在我身上尝试到了什么叫挫折。但对于我而言,他真是良师!他对我的羞辱从坐垃圾堆开始,一步步升华,直到在几千人面前,让我连站一个多周兵乓球台,而且几千人中还有两个人,一个叫张骏,一个叫关荷。经此一役,我想不出这世上还能有更难堪丢人的事情。

  有吗?没有了!

  所以,我无所畏惧的彪悍性格终于华丽丽地神功大成!

  那个时候,有一句挺流行的骂人话,“你的脸皮比城墙拐弯还厚。”我觉得这句话形容我非常恰如其分,绝对不是骂我,我的脸皮真的很厚,非常厚,都不是一般的城墙拐弯,而是长城的城墙拐弯。

  聚宝盆刚把我放回教室时,也许有过担忧与愤懑,但他很快就发现我是属刺猬的人,别人不惹我,我不会展露自己的刺,不但不会展露,反倒沉默安静得像不存在。

  我和聚宝盆渐渐相安无事,他不理会我,视我不存在,我也不和他捣乱,即使上课看小说,一定藏在书桌底下,做到表面上的尊重。

  不过,因为我和聚宝盆的斗法,我心里很讨厌他。一上他的课,看到他的脸就不想听讲,平时也很讨厌看英文书,所以我的英文无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成绩下滑很多,但因为一共有很多门课,总成绩一时之间还看不大出来。

  晓菲对我仰慕得不行,我却对她脑袋的构造很怀疑,我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值得仰慕的?

  晓菲说:“因为你酷!你穿着红大衣,戴着白帽子,笑眯眯地站在灰色的兵乓球台上,一脸满不在乎,简直要多酷有多酷!你知道不知道,连王征都跑到窗户边去看你,我和他激动地说你是我的好朋友。”

  我只能无奈地笑,其实在我心中,酷的人是她。我是假酷,她才是真酷。我用微笑和无所谓掩盖自己的怯懦和在乎,我所表现出来的东西都是假的;而她开心的时候,就放声大笑,悲伤的时候,就放声大哭,她勇敢地表现着自己的真实内心。

  有一天下午,她告诉我王征教她打架子鼓了,说得高兴的时候,她就在楼道里,半蹲着,给我模仿打架子鼓的动作。她半闭着眼睛,左右手虚握着鼓棒,陶醉地左敲一下,右敲一下,身体还配合地前倾后摆着,来往的同学都看傻了,在他们眼里葛晓菲完全突发神经病,对着空气又敲又打。如果是我,肯定不好意思让别人看出我为了一个男生神经兮兮,可晓菲毫不在乎,因为她喜欢,所以她做了,她压根不知道天下还有一件事情是需要关心别人想什么,她按照自己的心,活得淋漓尽致,这个样子才是真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