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二章 初阵三



更新日期:2022-08-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姬野往自己掌心里吐了一点口水,他觉得掌心里热得发烫,像是握着一块红炭。掌心湿润了,再握住失而复得的虎牙,心里便更多一些信心。

  他正蹲伏在初秋的长草里,牵着他的战马,这个从野马里驯化的家伙是他从马厩里跳出来的烈性子,像是对于厮杀和战场有着与生俱来的准备,它紧张地竖着耳朵,可是并不出声,一双巨大的眼睛警惕地左右观望。姬野身后的草丛里还伏着四十九个人,四十九匹战马,这是这个先锋将佐手下的所有人马,连人带马,姬野算是一个百夫长。

  “头儿,他们人多!”一名军士膝行过来,压低了声音说,他的脸色苍白,神色紧张。

  姬野一脚踢在他的腿弯里:“多什么?他们的人马和我们差不多!”

  “他们是雷骑!”

  又是一脚:“雷骑就雷骑!你怕啊?”

  姬野狠狠地盯着那个军士,军士胆怯地避开了他的目光。

  “这肯定是个有身份的人物,抓住他是一件绝大的功劳。”姬野抚摸着枪柄,“胜向险中求,没有听过么?现在上了战场,再说什么怕不怕都晚了,你不怕,敌人杀你!你怕,敌人还是杀你!不想荣荣耀耀地回国么?”

  “想是想的……可是……是雷骑啊,”军士的嘴唇哆嗦着,“而且就算军功,都是上面的,分到头儿你就没多少了,哪里还有我们这些小卒子的份?”

  “有我的,就有大家的!”姬野冷冷地说,“我不算什么头儿,我也就是个小卒子。”

  “头儿你说的,你是息将军的高足,将来怎么都有人保着,在大柳营里是这个。”军士竖起大拇指,他又竖起小拇指来,“我们这样的,死在阵上也没有可惜,就算活着回去,不过是这个。国主赏个羊腿吃,赏几个金铢花,就要谢天谢地了。”

  姬野伸手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废物!你要怕你自己回去好了!我自己去!你听过白胤没有?”

  “别抓,别抓,头儿你手上劲大。”军士挣扎,“白胤怎么没听说过,开国大帝呗。街坊里说书的整天说的就是他,没完没了的。”

  “白胤是什么出身?还不是个当兵的?跟我们一样!白胤能做的,我们为什么不能做?”姬野恶狠狠的,“现在冲下去,抓了那个穿黑甲的,就是一件奇功。回去我跟将军说,上表给国主,我们五十个人的名字,一个不落下。我说过的,我得赏,大家也得赏,我饿肚子,大家也别想吃饱。我姬野说的话,都算数。你怕你回去好了,算我不认识你!”

  “头儿你这是何苦?我们悄悄地回去,也没有人说咱们的不是,你今天一箭救了息将军,已经是大功了。”军士苦着脸。

  姬野不再看他,他的目光从草间射出去,看着下方:“我要的是我即便死在阵上,也有人记得我的名字!你刚才说的,我们死在阵上也没人可惜,你就想这么过下去么?”

  军士答不上来,沉默着往后缩了回去。

  一会儿他又蹲着窜了回来:“那头儿,我们干吧。”

  “不怕了?”姬野瞟了他一眼。

  “兄弟们不撤,我哪能撤,我们是头儿你手下的人,虽说分到你手下没几天。”军士讪讪笑着,他的手在抖,看得出他心里的紧张。

  姬野看着他。

  “我觉得跟着头儿挺有面子,这场功劳要是有也算我一个。”军士补充道。

  姬野依旧看着他,没有说话,他的掌心更热了,紧紧攥着那杆枪。

  草坡下。

  这里已经是离军阵后,距离两军相接的地方超过五里,远处战场的厮杀声传到这里不过是隐隐的喧嚣。草原一片开阔,秋风长草漫漫,这里仅有几十骑围绕着一匹白马。那匹白得耀眼的骏马上,端坐着方才跟随嬴无翳的黑甲武士,他摔伤的手腕上缠着生丝的帕子,正与一名统领装束的雷骑并立,眺望着远方烟尘滚滚的沙场。

  嬴无翳治军重在气魄,一击必杀,绝不给敌人留喘息一口的机会。所以雷骑军一旦冲锋,经常是倾巢出动,阵后所剩的只有这数十名雷骑,但是这些精骑披挂笼罩全身的黑甲,一色的火红色战马,战刀和弯弓的制式都与普通离军骑兵不同。

  周围一片宁静,但是雷骑们阴冷的眼神还是在周围游走,有如狩猎的鹰一般犀利。

  “高巍,有什么动静么?”统领转向手下副将。

  那名副将正凝神听着周围的动静,脸上满是警觉的神色。但是四周放眼望去,一马平川,一直可以看到十里开外,除了远处两军交接,并无其他敌人逼近的迹象。统领慢慢转动目光,猛然回首,注意到自己避风的草坡。衬着苍白的天幕,似乎有一点乌金色在那里一闪而灭。

  “敌人!”统领大喝。

  仿佛是回应他的呼声,草坡后一匹雄健的黑马龙一般腾起,在空中夭矫!马嘶声撕开了战局的序幕,那匹黑马四蹄落地,数十骑跟上了它,一场居高临下的冲锋被瞬间发动!这些下唐军人高举着骑枪嘶声大吼,地势加剧了马速,给了他们极大的信心,区区几十人冲下的势头也如雷骑冲锋一般,携着排山倒海的力量,连久经沙场的雷骑也为之震骇。

  在前军冲锋的时候被阵后突袭,在雷骑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事,雷骑们已经习惯了敌人惊恐的聚集在阵前高举枪列和盾牌去抗拒他们的赤潮,而不是还能有胆量打开阵后的战场。

  “镇静!”统领佩剑出鞘,“弓箭!”

  唐军轻骑距离这些雷骑只剩数十步了。随着统领下令,数十名雷骑整齐地抽出角弓,搭箭上弦。数十枝羽箭指向冲下山坡的唐军,雷骑们面无表情,控弦不发,统领缓缓举起了马鞭。

  “杀!杀!杀!杀啊!”下唐军的军士们吼叫着。

  已经无人可以退缩回去,即使面对弓箭,即使是带着商人般敏锐和怯懦的南淮人,此时也一样有赴死的胆量。而且,他们的领队就冲在最前面,是那杆乌金色的长枪,还有那个打翻了大柳营里几乎所有年轻将官的少年,给这帮第一次真刀实剑拼杀的小卒子们以信心冲下去。

  五十丈、四十丈、三十丈!

  已经可以闻见对方战马的腥骚气味,统领猛地挥下马鞭。

  箭雨离弦,领先的几匹唐军战马同时被数支羽箭刺进心口,惨嚎着高跳起来,把骑兵摔下马。更多的箭则是从唐军的嘴里和双眼中穿过,直透后脑。雷骑发箭之后立刻收弓,整齐地拔出了腰间的长刀,没有丝毫混乱的迹象,而是像生铁铸成一般立马原地,等着唐军骑兵自己冲上刀口。

  想要抓取这个机会,这一队小小的唐军太天真了。这支数十人的雷骑,是嬴无翳随身的精锐“雷胆营”。能成为雷胆,这些人无一不是久经战阵杀人无数的好手。嬴无翳身先士卒屡屡冲锋陷阵,却又平安归来,都是因为这一营雷胆的护卫,敢向他们挑衅,几近于自刎。

  当先的雷胆策动战马,堪堪擦着唐军的战马驰过。唐军的骑枪擦着雷胆们的鲮甲走空,而过马的瞬间,刀光一顿,几颗头颅被血泉冲上半空,坐在马鞍上的唐军只剩下无头的尸体。能在箭雨中幸存下来的唐军如今仅剩下一匹黑马,在战友的血幕中直冲过来,不顾一切地杀向数十名精悍的雷胆。

  雷胆中爆发了一阵无情的冷笑,统领也并不压制,这些杀人如麻的武士本来就比普通骑兵更多一份倨傲,这支唐军胆敢挑衅他们掌中的马刀,落到这个下场只是咎由自取。

  高巍尖利地怪叫了一声,策马而出,猛地掷出了手中的长刀。雷胆们的马刀以铁链联在腰间的皮带上,掷出之后,还可以收回。高巍就是要以掷刀之术取最后一个敌人的脑袋,长刀劈破空气,剧烈地旋转着攻向了对手的脖子。

  刀光凄然空旋。

  统领转过头去并不再看,他对人头落地这种事情,已经看得太多了。

  而他忽然觉得后颈一热。他伸手摸去,竟然粘粘的一片鲜血。难道副将一刀断头,鲜血竟可以溅得那么远?统领全身猛地一震,若不是那名唐军的鲜血溅出了十丈之远,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

  统领骤然回头,看见副将的头颅在脖子上忽然歪了,而后直坠下去。一道血红的人影鞭策战马腾空跃起,那是仅剩的一名唐军,他盔甲上尽是同伴的鲜血,手中是一杆沉重的战枪。他掠过副将尸身的时候,长枪横扫,将这名身经百战的武士扫下马背。黑马对着尸身毫不留情地踏了下去,腥浓的血再次从无头的脖腔中喷涌出来。

  所有雷胆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副将掷出马刀的时候,那名下唐武士以战枪横封,将马刀攻势隔断。而后他劈空夺过长刀反抛回去,副将眼睁睁看着同样的招数对着自己返回,直到马刀带着他的头颅横飞出去,血一直溅上了统领的脖子。

  “保护……”统领喊到这里,战枪距离他的喉咙不过两尺。

  这个血淋淋有如恶鬼的下唐武士逼近到他面前,他才惊讶地发现那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人,有一张黑得惊心动魄的瞳子,仿佛燃烧。他心里惊骇,带马后退了一步,他想起某个男人来,也是这样一双烧着似的瞳子,褐色的像是红炭!

  两名雷胆并肩冲到统领面前,马刀压下,架成十字格住了战枪,但是强大的压力令两人的马刀随即脱手。枪杆压在统领的肩上,他尚不及抽出佩剑,已经落马。那匹黑马马臀上中了一刀,长嘶着冲过统领的身边。下唐武士单手握枪,将白马背上的黑甲骑士提到了自己的马鞍桥上。

  年轻人猛地拉住战马,立在一群雷胆的正中央,几名雷胆张开角弓直指他的头颅,四五柄马刀已经挥向他的后背。

  “慢!”落马的统领强忍剧痛,放声大吼。

  他已经看见那个年轻人将战枪倒持,枪锋直指黑甲骑士的后颈。

  双方静静地对峙,战马们不安地嘶鸣,可是没有一名雷胆敢于上前,对方也没有退路。

  “在下谢玄,”统领道,“离国骥将军,领雷胆营。”

  “我叫姬野,”下唐武士一振满是鲜血的战枪,“你让他们都让开!”

  姬野的目标,就是被他压在马鞍桥上的这名黑甲。他当时在阵前,清楚地看见雷骑军轰然出动,抢在最先的几名骑兵并非直扑上前,而是由一人在马背上弯腰提起了那名落马的黑甲,一人牵住他的白马。由几名精悍的骑兵护送,这支小队远离大队去向了北面。

  雷骑是因为此人受伤落马才仓猝发起了冲锋。尽管无法猜测那名黑甲到底是什么身份,但是姬野也明白此人身价非凡。而他要擒的,就是不凡的人物。

  “只怕在下不能。”谢玄摇头。

  虎牙上淋漓的鲜血沿着姬野的手直流下去。尽管不是第一次杀人,不过强烈的震撼依然令他忍不住要颤抖。他是从地狱里回来的,他刚刚眼睁睁看着战友被羽箭贯穿头颅,摔下马背,又被后面煞不住的战马踏成模糊的血肉。此时如果回头,那些战友的尸首似乎还在微微动弹,而剩下的活人只有他一个。他的脑海里被血光充满,他在心里对自己咆哮。

  “抓紧枪!抓紧枪!”他胸腔里这个声音在喊,“他们冲过来,就杀了这个人!”

  “你的同伴都已经死了,你也逃不掉,如果爱惜自己的生命,最好还是按照我说的做。”谢玄道。

  姬野一把揪住那名黑甲:“他的命,不要了么?”

  谢玄冷笑:“擒住一个使女,就想威胁我等?”

  “使女?”姬野神色一变。他猛地提起那个黑甲的领口,抓下他的头盔。一头如黛的青丝洒到他的手上,头盔的面具下竟然是一张娇嫩的脸蛋。不过是十八九岁的女人,却有远不同与寻常少女的英气。初看这张脸,姬野也不由得怔了一下,是个艳丽的少女。

  随即他的虎口猛地传来一阵剧痛,那个少女一从头盔里解放出来,竟然狠狠地咬在姬野的手上。磕在姬野的熟铁手甲上,她排玉般两行牙齿上一直咬出血来,可是少女竟不停口,小老虎一样越咬越狠。姬野抽出手,一掌扇在她脸上,打得她面颊半边血红。

  姬野不曾注意到他这一掌扇过去,一众雷胆的脸上都掠过了惶恐。

  “你敢打我?”女孩俏丽的杏眼怒瞪起来看着姬野。

  又是一声清脆,姬野面无表情,干净利落地又是一个嘴巴扇在她另一边脸上:“不要以为你是嬴无翳的女人我就不敢杀你!”

  “我……”女孩瞪大眼睛愣了许久,忽然放开声音大吼,“他是我父王!”

  “父王?”姬野眼神一变,冷冷地转向谢玄。

  谢玄的脸上透出苦意。他一番苦心,要威吓姬野,可是有了这个不管不顾的玉公主,再多的苦心也是白费。

  “你现在放下公主,”谢玄声音低沉,“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姬野摇头:“你们不放我,我就杀了她!”

  “我身为雷胆营统率,放你逃逸,王爷面前,我只有以死谢罪,你说我敢不敢放你?”

  “你不放我,她还是死,你还是以死谢罪。”

  谢玄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神情中忽然透出一丝阴冷:“公主死了,我当真只有以死谢罪?”

  姬野大惊,怔怔地看着冷笑的谢玄。方才温润儒雅的将军忽然刻毒得像一条蛇,目光落在姬野的身上,竟有一股更甚于战刀的寒意。

  谢玄从弓囊中缓缓抽出长弓,又从箭壶中拈取一枚羽箭,轻轻抚摸。

  他冷笑着看向姬野:“那么就让公主死一次看看!”

  瞬间,他张弓搭箭,直射姬野怀中的公主。两人相隔不过数丈,羽箭来势极快,毫不留情。

  “谢玄你敢杀……”公主的大呼尚未完结,姬野猛地伸手出去,凭空一把攥住了羽箭。箭杆磨得他掌心一热,他看向掌中的羽箭,背后炸起了麻皮。

  羽箭没有箭头!

  谢玄在抚摸羽箭的时候,不动声色地拗断了箭镞,那一箭只是虚势,就在他张弓的瞬间,姬野身后两名雷胆已经离镫下马,双手平持长刀,悄无声息地逼上。姬野猛地回头,只看见一道人影起在空中,长刀纵劈而下,一人矮身直斩马蹄。

  生死立判的瞬间,姬野没有格挡,他猛地一带马缰。战马腾空跃起,在瞬息间闪过脚下的刀锋,身在半空的雷胆忽然听见沉雄的虎啸,眼前一片劈面而来的乌金色。姬野出枪的瞬间,时间好像中断了,虎牙的枪锋击在雷胆的马刀上,半截马刀直飞上天。攻击上盘的雷胆落下,狠狠地砸在同伴的身上。姬野手起一枪,毒龙般直贯下去。鲜血沿着枪杆喷涌而上,虎牙一次贯穿了两名雷胆的胸膛。

  姬野反握枪杆,撤回了虎牙,直视谢玄:“不要再玩花样,下一次,我一定杀她!”

  少年武士残酷的手法令所有雷胆都觉得心头发麻,他们现在对这个少年所说的话深信不疑,这是亡命之人的觉悟。

  “慢!你胁持公主回营,不过一笔赏金。我囊中珠玉,价值不下五千金铢,你放开公主,拿了去逃命。谢玄绝不派人追杀。”

  谢玄抛出腰间的小皮囊。囊口的皮带散开,尽是华美的珠玉流淌出来,拇指大小的明珠在草间滚动,金簪玉璧光华夺目。

  “谢将军,你回头看看,”姬野并未低眼,直直地看着谢玄。

  谢玄扭头看去,触目尽是方才被雷胆们斩杀的唐军的战马,数十匹战马和数十人的尸首横在地上,鲜血在草地染得一片鲜红。一匹被羽箭射中后退的雌马拖着短腿,挣扎着上去舔着一匹战马的尸体,低低地哀鸣。

  “那些人都是我的属下,我认识他们中大多数人才十六天,我要来劫公主,我说要跟他们分功,可是他们现在都死了。我却还活着。我没有脸拿你的钱回去,我冲下来了,便没有退路,就是死,也要做这一遭,你明白不明白?”姬野带着战马缓缓而退,“你们若是不在乎她的命,尽管上来!”

  谢玄盯着这个年轻人那双黑得异样的眸子,心中一凛。

  “同是上阵的人,这个道理我明白。”谢玄点头,“我若是你,也不会拿钱走。这是一个武士一生的荣辱信义!我让你一步,再杀你!”

  他对着雷胆们挥了挥手。封锁的圈子无可奈何地空出一个缺口,姬野单臂端着虎牙,一手狠狠地掐住公主的脖子。忽然,他调转战马猛夹马腹,两名雷胆马刀刚刚闪动,姬野的战枪一记平挥将他们惊退。浑身浴血的一骑如同鹰一样脱困而出。

  “追!”谢玄大吼。雷胆们驱策战马,带起了滚滚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