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华音阁十二月之花 > 正文 > 四月·风信子·琴言·婉如清扬

四月·风信子·琴言·婉如清扬




更新日期:2022-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写到琴言,我觉得我必须提一下我养的猫。并不是她们之间有什么相像之处,而是因为她们都喜欢一件东西:风。

    咕噜是我的爱猫,我从未将她当成是我的宠物,因为我想给她一份尊严,一份如我一般的骄傲。在我租的第一座房子中,我给她留了一间小小的屋子,里面堆满了她喜欢的东西。偶尔我惹她生气了,她就从喉咙里发出一声不满的鸣叫,快步地钻入这所屋子中,不理我了。但只要我拿出她最喜欢的猫罐头,她立即就会忘了这些不愉快,飕地蹿了出来,围着我柔媚地叫着,将她毛茸茸的身子凑在我的脚上,轻轻地偎依着,转着圈子,挠动着我心灵中的怜爱。

    咕噜是无忧无虑的,她不知道这人世的艰险,也不知道这大千世界的繁华。她只知道三件事:主人,猫罐头,她的猫玩具。但到了某一天,她的生命开始改观。

    我发觉她开始长久地凝视外面的世界。她保持着她那华丽而威严的蹲姿,盘踞在窗台上,盯着外面观望。外面的世界一有丝毫的风吹草动,她的眼睛立即会睁得大大的,聚精会神地观看起来。那时,我知道她那小小的头颅中,开始有了多年前一样出现在我的头颅中的一个词语:自由。

    风是自由的,它刮过大地,刮过世界,带来无穷的欢笑与泪水。试过站在高岗上,张开双手去迎接那扑面而来的风么?你能感受到它所带来的那一个又一个的故事么?风越过山川,越过国度,越过命运与时空,然后再越过你我。

    唯一没有越过的,就是咕噜。咕噜被藏在我精心呵护的雅舍里,什么都拥有,恰恰是没有风。

    我的雅舍叫做华音阁,还关着一个人,她叫琴言。华音阁的主人虽然是卓王孙,但里面每个人的轴心,都不是卓王孙。恰恰只有琴言的轴心,是卓王孙的敌人。

    这是一缕暴虐的风,也是暴虐的自由。它在九天之上,却以肆虐的态度傲岸俯视着琴言。它的一举一动,都可能摧毁她,湮没她。但她却渴望着暴风最中心的那点温和。

    她向往着风,如咕噜一样,向往着走出我的华音阁,去哭,去笑,去用力地飞舞。

    有时候我忍不住会想,我是不是对她太残忍了呢?她就像是一束风信子,虽然向往着风,但当风真的吹来时,却只能散成千千万万,落向不知何处的家。

    就如是我的一滴泪,婉如清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