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武陵春 > 正文 > 第三章 冲天恚怒风云动 凭吊伤情夜雾深
第三章 冲天恚怒风云动 凭吊伤情夜雾深



更新日期:2022-08-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天已亮了,阳光依旧灿烂得很,正是吃早餐的时候。

  武清吟就在吃早餐。桌子上放着一大壶豆浆,一篮油炸黏米糕,两盘春卷,一小碟咸菜。武清吟正吃得满头冒汗。

  就在这时,门开了,唐婉儿施施然走进来,在他跟前一站,歪着头看他,好像从没见过这个人。武清吟刚把一个春卷放进嘴里,看她这样子,不禁问道:你在看什么?唐婉儿笑而不答。武清吟低下了头,不再去理她,嘴里喃喃道:男人吃东西有什么好笑?

  唐婉儿笑道:男人吃东西不好笑,死人吃东西才好笑。武清吟道:那当然,我若看到你吃东西,一定会笑死的。唐婉儿也不动气,道:原来死人不但会吃东西,有时候还会说话气人。

  武清吟道:这些食物里有没有毒?唐婉儿道:没有。武清吟道:既没有毒,那我怎么会死?难道说是被你气死的?唐婉儿道:我也不知道你是如何死的,因为尸体还在正气山庄。

  武清吟突然停止了动作,一口豆浆也险些咽不下去,他隔了片刻,才怔怔地道:我真的死了唐婉儿将手伸到他面前,手里有一张纸,丢在桌子上,道:你当然已死了,这是你的讣闻。

  这果然是讣闻,是正气山庄发出的,执笔人正是武天仇。

  武清吟看了一遍,道:你是如何得到的?唐婉儿道:昨天晚上,正气山庄的人终于找到了你,更确切地说是找到了你的尸体,正气山庄在此地颇有名气,庄主死了,自然是要通知很多的人,我也是方才得到的。

  她停了一下,又道: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江岳天的亲兄弟,号称烈火神龙的江啸天已在赶来的路上了。他已得知哥哥的死,但可能还不知道你的死讯,若是他看到了你,你知道是什么后果。

  武清吟脸色像是十分沉痛,过了一会儿,他猛然抬起头,盯着唐婉儿,慢慢道:你到底是谁?唐婉儿冷笑道:这句话应当我来问,死的如果是武清吟,那么你是谁?武清吟缓缓收回了目光,他站起来走到窗子前,从窗缝中透进来的阳光照在他脸上,此时竟有了一点不真实的感觉。

  武清吟缓缓道:我一定会告诉你,不过现在,我想请你帮我做件事,送一封信去城内秀水街的南家馄饨店,交给那里的老板娘。唐婉儿眼光流转,道:去那里做什么?你认识那老板娘?武清吟道:这个你不必知道。只要帮我送封信就可以了。

  唐婉儿想了想,点点头,道:这件事我可以做到。你还有什么事?我想去一次正气山庄,武清吟一字字道,我去为自己烧点儿纸,如果方便,还想看一看我死后的样子。

  临近正午,阳光更加强烈,但如果一走进正气山庄的灵堂,一股森冷之气还是扑面而来。堂口挂着引魂幡,风吹过之时不断发出轻响,仿佛在叹息主人的英年早逝。棺材就停在堂上,匆忙之间不及布置,使得灵堂少了点儿肃穆之气,但更觉阴冷。

  比灵堂阴冷的是武天仇的脸。他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灵堂中,目光呆滞地看着棺材,仿佛还不相信眼前的一切。那个平时龙精虎猛的侄子就平静地躺在里面,而且再也不会醒来了。他仿佛回到了几年前,他也曾在这里送走过他的亲弟弟,而今天,又一个亲人离他而去了。他的心情自然很不好,但无论心情怎样不好,客人来了总是要接待的。

  客人来了两个,并不是元东原与萧王孙,而是两个他从来没见过的人,一个是个驼背的老头子,脸上没什么光彩,看上去一只脚已踏进了棺材,另一个是个老太婆,脸上的皱纹像是刀刻的一般,两个人相携而来,自称是武天鹰的朋友,就住在城里,知道武家遭逢大难,特地来吊唁一下。

  武天仇知道兄弟一生喜交朋友,而这些朋友中他也没有见过多少。所以他非常恭敬地接待了这两位。

  那驼背老头子哭得很有些伤心,是不是因为自己也快到了大限之期,才油然而生的一种同病相怜之情?武天仇这么想着,劝住了两人,然后招呼从人奉茶待客。然后三个人便坐在一起,交谈起来。

  老人自称叫做李隐,是武天鹰的忘年之交,而这武清吟也是他小时曾抱过的。说着话,三个人都不胜唏嘘。那老太太仿佛从武天仇的眼睛中看出了什么,问道:世侄正当壮年,身子可否有什么病症?

  武天仇恨恨地道:我侄子一向没什么病,这次遭逢不测,全是有人蓄意谋害。我这个做伯伯的一定要为他讨个公道。李隐道:却不知是什么人如此残暴,杀了世侄?武天仇道:凶手并没有留下什么线索,但天网恢恢,老天爷也不会让他逍遥法外。李隐道:哦?难道武贤弟已掌握了线索?武天仇没有说话,却从怀里取出了一样东西,放在二人面前。

  那是一段枪尖,折断的枪尖。

  李隐霍然抬头,道:世侄难道是中枪伤而死的?武天仇道:不错,我侄子是被人在后面一枪直透前心,可见凶手极为残忍,我侄子一向不与人结什么深仇大恨,却死得这样惨,我一定不会放过这个人。老太婆突然道:会不会是有人故布疑阵,嫁祸于人?武天仇道:决不会,因为这枪尖是我侄子临死前折断的,武家的金钢指江湖闻名,不然绝断不下这铁枪枪尖。而那人是从背后出枪,撤枪之时想必无暇顾及,也不知道枪尖已被折断,所以才留下了这条线索,而这也是我侄子想要告诉我的。

  老太婆道:那么说凶手是用枪的。武天仇道:不错,而方圆数百里外用枪的高手只有一家。他的脸色突然变得极为可怕,他咬牙道:凌园。

  李隐想了想,道:这件事还是谨慎为上,世侄虽然死于枪下,却并不能证明就一定是凌园的人下的手。武天仇道:我当然想过,但这个枪尖并不是普通的枪尖,除了凌园之外,江湖中用这种枪的人几乎没有。

  他将枪尖递到两个眼前,道:这种枪尖呈扁棱形,两面有血槽,而且用的是天山寒铁精炼而成,而这种寒铁江湖中少之又少,中原只有二十年前凌御风从天山带回数十斤寒铁铁胎,锻炼成枪。他将枪尖在桌子上一插,哼道:除了他凌园,还有谁会用这种枪?

  李隐与老太婆对看一眼,都没说什么,只是道:这件事还是谨慎小心,毕竟两家都是名门,一旦火拼,后果很难预料。然后两人与武天仇拱手告辞,武天仇送出门外。

  就在三个人抱拳相别的时候,暗处正有四只眼睛悄悄盯着他们。

  两个客人出了正气山庄,刚刚走过一条街,突然和一个低头走路的书生撞个满怀,那书生吓了一跳,连忙抱拳,道个歉走了。李隐看着书生的背影,突然皱了皱眉头,想要说什么,却没说出口。

  等转到一个偏僻所在,那李隐对老太婆道:武天仇在说谎。老太婆道:可他说的在情在理,并不像是说谎的样子。李隐冷笑道:我敢说,他一定有什么地方隐瞒了实情。说着话,他的腰也伸直了,脸色也恢复了红润。老太婆伸手打了额头一下,道:回去再说,现在被人看出来你还活着,一定会被吓个半死。

  李隐想了想,道:现在我最想看的是那个人的尸体。也许从尸体上面可以看出点门道。老太婆道:可武天仇一定不会让人看的。我看他寸步不离棺材,可能就是这个意思。李隐道:得想个办法让他离开才行。老太婆眼睛转了转,笑道:要让他离开棺材也不是难事。等到晚上,他想不离开灵堂都不行了。

  时间一分分流逝,终于挨到了晚上,武天仇还是没有离开过灵堂,是不是因为以后再也看不到侄儿了,现在想多陪陪他?可是他的这个愿望也被惊扰了。就在刚吃过晚饭不久,前边的房子突然着起了火,火势很快地蔓延开来,一时间相连的几栋房子都被烧着了。

  武天仇再也不能坐在灵堂里了,他现在是正气山庄的代管人,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侄儿尸骨未寒,连家业也葬送了。他于是立刻赶到前边去指挥救火,可他刚离开灵堂,两个人影就飘然而下,落在棺材前。

  这两人都是一身黑衣,黑巾包头,只露出两只眼睛,其中一个身材苗条,像是一个女子。两人双手放在棺材板上,相互一对视,点了点头,同时用力,那棺材板立时开了,露出了里面的死人。

  那女子身子一震,眼睛呆住了,她看得十分清楚,里面的死人正是武清吟,那身形,那相貌,绝对不可能是第二个人。她看了片刻,才用一种疑惑的目光去看对面的黑衣人。

  对面黑衣人正全神贯注地检查那人的死因,他看了一会儿,像是发现了什么,满意地点点头,轻轻哦了一声,就在这时,灵堂外传来了脚步声,两个黑衣人轻轻将棺材盖好,又没入了黑暗之中。

  来者正是武天仇,他背后还跟着两个人,赫然竟是元东原与萧王孙,三个人来到棺材前,武天仇俯下身子,仔细看了看,道:她来过了。萧王孙冷笑一声,道:果不出我所料,我早就看出这两人行动可疑,断不是单纯来吊唁的。这下子我们就可以为武公子报仇了。

  武天仇冷笑道:有了两位帮忙,再加上我武天仇的能力,这件事决不会失败。到时候三个人相互看了一眼,都露出了一种残酷的笑意。

  夜色静悄悄的,连月光都仿佛不忍打扰这种静谧,偷偷地躲进了云间,但又不想离去,便招来了浓浓的夜雾,将半空罩住,自己却又在雾气中透出一层蒙眬的光彩来,窥视着大地。

  武清吟抄着手,伛偻着身子,呆坐在城中最高的得月楼楼顶上,脸浸在雾气中,不知在想些什么。他的脸在淡淡的光彩中看来,如同涂上一层银粉,就像白天假扮老头子一样,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唐婉儿坐在他身边,轻轻拔起瓦缝间一棵小草,对着月光正看得出神,看着看着,她突然喃喃道:想不到在这种地方,草也能生长。武清吟并不理她,仿佛还在想着心事。唐婉儿又道:我如果不上到楼顶,就绝想不到这里会长草,就像我今晚若不去正气山庄,就绝想不到武清吟真的死了。

  武清吟突然道:你想不到的事还有很多,比如说今晚的事,你就绝想不到会这样顺利。唐婉儿有点儿得意,道:你不要把事情都想得太过艰难,有的事只要抓住对方的心理疏忽,就一定会顺利。武清吟冷笑道:有时候太顺利的事,并不是好事。那是因为对方有意创造,来引你上钩的。

  你是说今天晚上的事,武天仇早就料到了?武清吟道:我不敢说,但总有种感觉,那尸体是被人动过手脚的。唐婉儿道:哦?你看出了什么?武清吟道:我似乎觉得这个尸体不像是一个平日养尊处优的公子,而像是一个天长日久不见阳光的囚犯。唐婉儿道:你是看他的脸色苍白才下这样的结论的?武清吟点点头。

  唐婉儿道:死人的脸色总是这样的,因为他的血都流尽了,脸不白还能红么?武清吟摇摇头,道:不只是这些。你看没看到他的手?唐婉儿道:看到了,跟其他死人的手没什么差别呀。武清吟道:有差别,而且差别很大。他停了一下,理了理思绪,又道:一个失踪了几天的公子,竟会脸色苍白,手指枯瘦,肋骨尽显,这是没道理的。唐婉儿道:也许这几天里他都没有吃东西。

  武清吟道:那也不可能瘦成这样,除非一种可能,那就是长久以来营养不良的结果。唐婉儿道:那怎么可能,武家在这一带是名门望族,旗下的生意不下几十处,说是日进斗金也不过分,怎么会营养不良?说到这里,她像是突然明白了,眼睛里发出了光,抢着道:我知道了,这个人一定不是武清吟,说不定是个囚犯,所以长期以来吃不饱。武清吟若有所思,喃喃道:不错,他是个囚犯。

  他也轻轻拔起一棵小草,叹息道:有时候人的命就如同这棵不知名的小草,很容易被别人夺走。唐婉儿道:那夺走他生命的人是谁呢?会是凌园的人么?武清吟沉吟道:就算不是,也一定和凌园有关系。唐婉儿不解道:我是越来越糊涂了,这个人如果是武清吟,为什么凌园的人要杀他?要知道他可是凌园的未来女婿。如果不是武清吟,那武天仇难道看不出来?而你这个武清吟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武清吟苦笑道:这个,我现在不能跟你解释,有些事情是用不着解释的,等到了时候,就一定会清楚的。他抬起头看了看月光,天空的一层薄云不知何时已散去,碧空如洗,月光如水,一片宁静安详,武清吟的眼睛里也发着光,好像有什么事情突然想通了,他长长吸了一口气,道:明天一定是个好天气。唐婉儿道:也许是吧。武清吟道:我想在明天的阳光之下,一切事情都可以真相大白。唐婉儿有点儿不相信,道:明天?事情就会大白么?你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的?

  武清吟道:我就是知道。因为有人很着急,至少比我要急得多。唐婉儿看着他,好久好久,才轻轻吐出几个字:但愿这真相不会使我失望。

  今天的阳光果然很好,一切都像平常一样,街头的人很多,大家都出来享受老天的恩赐,毕竟在春雨连绵的季节里,这样的日子并不多见。人们的心底里都发了霉,实在应当拿出来晒一下的。

  武天仇急匆匆地走在阳光下,他的脸色却阴沉得很,因为他今天出来不是晒太阳的,而是为他死去的侄子讨公道的。元东原与萧王孙走在他两边,脸色也都十分凝重,是不是因为他们也没有想到武清吟会死,而当时在凌园,凌露华与李长生所说的一切,都变得极不可信了?

  当时江岳天的死,凌露华的被袭,武清吟的失踪,看起来好像都是武家做的手脚,但武清吟却死了,而且死在凌家的枪下。是不是因为他在死之前已有证据表明自己不是凶手,而真正的凶手则是凌园的人呢?

  一旦凌露华嫁过武家,那么凌园的一切产业都要划归武家所有,凌御风一生只有凌露华一个女儿,两家亲事一成,凌园的所有生意就得作为嫁资,并入武家。则从此世上只有正气山庄,而再也没有了凌园。这也是凌家的人不愿意看到的。因此,他们想要退婚也不无可能。这样一来,事情就整个翻了过来,也不由得武天仇等人不这样想,世上的事本就真假难辨,是非难分,江湖中更是如此。

  他们三个人去的地方当然是凌园,武天仇并没有带从人,这是萧王孙的意见,事情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决不能轻易撕破面皮,因此就只是他们三个人去,别人看来也是要商量两家的婚事,不起引起大的风浪。

  武天仇只有答应,他深知元东原与萧王孙武功高强,陪同自己去到凌园,一旦闹翻了交起手来,以这两人的声名手段,自己决不会有什么危险。所以他也很放心,但饶是如此,他还是暗中带了自己那支铁笔。武家是东南一带用笔的大家,一手生花笔法天下驰名。

  武天仇这样想着,抬头看时,已能看得到凌园那漆黑的大门。门前两个仆人,见三人来了便上前挡住,但他们才一伸手,还没有说一个字,武天仇双掌一分,那两名仆人就滚了出去,武天仇冷哼了一声,猛地推开了大门,然后一步就跨进凌园。

  他第一眼就看到一个坐轮椅的人,而这个坐轮椅的人也像是早知道他会来一样,正对着他点头微笑。

  大厅依旧是宽敞肃静,陈设雅致,但今天的气氛却是有点儿使人身上发冷,原因是来的三个人全都脸色不善。

  武天仇一拱手,道:李总管,不知在下亲手为正气山庄发的讣文到没到凌园?李长生很有礼貌地点头,道:在下已接到了。他的脸色随之暗淡下来,叹息道:想不到苍天不佑善人,少庄主英年早逝,武先生白发人送黑发人,我除了伤感痛惜以外,不知能不能为先生做点什么?

  武天仇道:怎敢劳动总管大驾?我来只是想弄清楚一件事情,还请总管指教。李长生道:在下知无不言。武天仇轻轻从怀中取出一块包着东西的黄绢,放在李长生面前,道:不知总管可认得这样东西?

  李长生道:此为何物?武天仇道:李总管打开一看便知。李长生依言,亲自打开黄绢,现出里面一个折断的铁枪头。武天仇等三人的目光盯紧了李长生的脸,但见李长生的脸色如常,拿起枪头看了一看,又放下,道:这段枪头好像是敝庄所有,却不知为何断了,又落在武先生手中?武天仇冷笑:这段枪头并不是断在我手里,而是断在我侄儿手中的。

  李长生一皱眉,道:哦?武先生是说,武公子死时,手里有这段铁枪头?武天仇道:正是。却不知总管有何打算?李长生想了一下,道:不知武公子是怎样死的?武天仇目光如火,紧紧盯着李长生,一字字地道:是被人一枪穿心而死的。李长生面色依旧不变,道:如此说来,凶手用的是枪,而这柄枪又被武公子临死前折断了。

  他看了看元东原与萧王孙,道:这件事两位是怎么看的?元东原本是火爆脾气,道:这种枪尖就只有凌园才有!萧王孙瞟了他一眼,道:凶手是背后出枪的,显然是在公子不防备之时突袭得手,由此看来,凶手定是公子的熟人。李长生笑了,但他的笑很冷,他笑道:在下与武公子并不陌生,也是凌园的人,三位是不是就怀疑我呢?

  武天仇并不回答,只是道:不知凌小姐现在何处?咱们可不可以见见?李长生道:我家小姐正在妆楼上,不知是否还在高卧,只怕不方便吧。武天仇并不放松,道:可有些话只有对小姐才能讲,李总管虽在凌园多年,但终归不姓凌。

  李长生听了这话,嘴角动了动,仿佛有一根尖针刺入他心底,眼睛中闪过一丝辛酸而又无奈的表情,但这只是一刹那,他随后便笑了,道:此话不错,我这就去找小姐,看她想不想来见各位。

  等到李长生的轮椅一出大厅,武天仇就低声对另外两人道:真的要动手么?萧王孙道:此时机会难得,他们最多只是两个人,一会儿你对付凌小姐,我与东原对付李总管,务必要一击得手,只要我说出不对这两个字,便一起动手。武天仇与元东原同时点头,各自回坐。

  只听门外轮椅声响起,李长生已回来了,他走在前面,后面跟着两个人,一人执伞,为另外一个人遮挡着阳光,而那伞下人虽看不到脸面,但看身材气派,正是凌露华。

  来到屋里,执伞人收起雨伞,便退出去了。只见凌露华黑纱遮面,只隐隐约约能看到两只清秀的眼睛。武天仇向李长生看去,李长生笑道:各位,我们小姐这几天偶感不适,吹不得风,本不想见客,但看三位的面子,还是来了。希望三位不要见怪。

  武天仇沉吟道:不知小姐什么地方不舒服,屋子里又没有风,何不将黑纱取下,在下也略通医道,为小姐尽一点绵薄之力也是理所应当的。李长生笑了,压低了声音道:不好意思,这点就不必麻烦武先生了,女孩子脸面上的毛病,是不大喜欢被别人看到的。

  萧王孙道:凌小姐,实在多有得罪,只是这件大事,与小姐有很大关系,不得不请你移玉前来。凌露华也不见怪,淡淡地道:好说。好说。却不知是为了何事?武天仇道:我听说二十年前,令尊凌大侠在天山采得一块稀有寒铁,带回中原将它锻炼成兵,可有此事?凌露华道:是有此事。我爹将这块寒铁炼成了一柄枪。武天仇道:就只炼就了一柄枪,而没有再炼别的兵器?

  凌露华道:这块寒铁在江湖中绝无仅有,况且我家世代用枪,别的兵器也不会用,除了那柄枪外,就没有再炼别的兵器。武天仇点点头,道:那好,在下斗胆,想看一看那柄枪。凌露华微一沉吟,道:不知这柄枪与三位的来意有何关系,又与我有什么关系?武天仇道:自然有莫大关系,不知小姐可否答应?凌露华没有动,像是看了李长生一眼,李长生微一点头,又闭上了眼睛,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凌露华叹息道:此枪自先父去后,多年没有见过天日,今天拿出来,让它见见天光也好。她说完便起身出去了,不多时,凌露华又走进来,这次进来时,手中多了一个三尺余长的条形锦套,她将这锦套在桌子上一放,那桌子竟有点儿微颤,显见得分量不轻。

  武天仇道:这里面就是那柄枪?为什么只有这般长短?凌露华笑道:这柄枪可分为两段,便于携带,遇敌时可接成一条,长逾七尺。武天仇点点头,道:那就请小姐取出此枪,让我等大开眼界吧。凌露华将手伸到锦套里面,轻轻抚摸着枪身,众人虽然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也感觉得出她对这柄枪极为尊敬,几个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条锦套上,集中到了凌露华的手上,那只手正轻轻将半截铁枪抽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