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四章




更新日期:2022-08-0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是一位电影明星吧。”

 

    “不错。”

 

    “好像已经息影了。”

 

    “就是她。”

 

    “昨夜与男朋友大打出手,你没听见?”

 

    燕如摇摇头,“没有。”真的没有。

 

    “已有七年关系了,一年又一年,一年复一年,岁月如流。”她喃喃道。

 

    燕如不出声。

 

    “他始终不肯与她结婚,最近听说另外有了更年轻的女友。”

 

    燕如没有表示。

 

    “他终于可以离婚,可是另娶别人。”

 

    燕如咳漱一声,“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

 

    朱小姐忽然抬起头来,“你呢?”

 

    燕如明知故问:“我怎么样?”不是不觉得可笑的。

 

    “你也打算一直等下去?”

 

    燕如反问:“你觉得我在等?”

 

    “不是吗?”

 

    “你猜错了,我正享受生活,我并非在等任何事发生。”

 

    朱小姐一怔,她这个过来人不大相信刘燕如的潇洒。

 

    “日后,你会生怨。”

 

    “如果有一日不喜欢这间房子,我会搬走。”

 

    不必像朱女士那样,做一个怨女。

 

    “你不觉得吃亏?”

 

    “任何人际关系都需要付出。”

 

    朱女士觉得说不过燕如,便赌气道:“走着瞧,这条流金路会叫你等上一世。”

 

    她的背脊忽然佝偻,脚步踉跄,看上去也就像一个上了年纪的人。

 

    燕如真好定力,她坐着把小说读完。

 

    第二天,有人来按铃。

 

    燕如正与陈子松讲电话,只得长话短说,前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个风韵犹存的女子,三十余岁,面熟,猛然想起,可不就是陈欣欣?

 

    她手中捧着一盒盆栽,燕如认得,那叫流浪的犹太人。

 

    她有略微沙哑的声音:“我来探访芳邻。”

 

    “太客气了,请进。”

 

    又忙问她喝什么。

 

    陈欣欣四处打量一下,似乎惊讶布置竟如此高雅,“有无香槟?”

 

    燕如微笑,“马上来。”

 

    连卡地亚银制冰桶取出,全心全意服侍客人。

 

    陈欣欣称赞道:“有文化。”

 

    燕如不由得感慨,“不值一提。”

 

    “这话也不错,不过,文化是私人享受,你说可是。”

 

    燕如肃然起敬,对陈小姐立刻改观,这女子讲话有意思。

 

    “你看这条街上那些太太们,”她揶揄地说:“只有说长道短讲是非的文化。”

 

    “何必去理她们。”

 

    陈欣欣自冰桶取出香槟,看一看牌子,“嗯,好牌子,好年份。”以熟练手法开了酒瓶,斟满杯子。

 

    她说:“我已经托经纪出售屋子,打算搬走。”

 

    燕如一怔,“为着是非?”

 

    “不,”她笑,“为了套现,另作投资。”

 

    “搬去何处?”

 

    “多伦多,我考取了大学,前往升学定居。”

 

    “啊,恭喜你。”

 

    陈欣欣似乎有点踌躇,“你认为还来得及吗?”

 

    “咄,读到博士都可以。”

 

    她十分高兴,“真没想到你那么有见地。”

 

    “不敢当。”

 

    “似你这般可爱的女子,为何屈为情妇?”

 

    燕如一愣,真是个直爽人,她笑笑,“不可爱,有何资格为人情妇。”

 

    她俩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