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五章



更新日期:2022-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特郎布尔看了看,走向房间角落的电话,开始拨号。对方铃响了四下,在连呼吸都听得十分清楚的安静的房间里,这声音听得格外清晰。过了一会儿,电话中咔哒一声,接下来就是一个尖锐的声音:“喂!”

 

  特郎布尔说:“波奇克博士吗?请听着,我现在读一些字母给你——不,波奇克博士,我可没说我破译了密码。他是一位专家——一位有经验的专家——不,我不能说是如何猜出来的——请听着:W、E、A、L——噢,天哪!”他用手捂住电话:“那人大吃一惊。”

 

  “是对了还是错了?”鲁宾问。

 

  “不知道。”特郎布尔把听筒放回耳朵旁边。“波奇克博士,你在听着吗?——波奇克博士?——其余的是,”他看着纸条,“——T、M、D、I、T、E、B、I、A、T。”他听着。“是的,先生,我认为桑地诺也破译了它,用的是和我们一样的方法。我们将同你和桑地诺博士会晤,我们会安排好一切,是的——波奇克博士,我们将尽力而为。”

 

  特郎布尔挂上电话,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桑地诺该认为天神降灾难于他了——对了,亨利,如果你不告诉我们你是怎样得到这密码的,不要等天神降临,我就杀了你。”

 

  “没有这个必要吧,特郎布尔先生。”亨利说,“霍尔斯特德先生指出密码肯定是一些字母的随机组合,鲁宾先生说的证实了我的想法,他说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有某种记忆方法。阿瓦隆先生今晚早些时候玩了一种押头韵的以示强调的把戏,这就指出了开头字母的重要性。你自己也说波奇克先生喜欢华兹华斯一类的古典诗。

 

  “这些提醒了我,十四这个数字正是商籁体诗的行数。如果我们取某一首十四行诗每一行的第一个字母,就会得到一个十四个字母的组合。如果背住了这首诗,那这个组合就可以长期记住。在最坏的情况下,如果忘了,还可以查阅诗集。

 

  “问题在于:究竟是哪一首?很可能是一首脍炙人口的诗。华兹华斯写过这样的诗,鲁宾先生曾提到其中的一首的第一行是:‘弥尔顿!你应该生活在这个时代。’这使我想到弥尔顿(十七世纪英国杰出的诗人——译注)。我醒悟过来,它肯定是他的那十四行诗‘哀失明’。刚巧这首诗我牢牢地记在心中,请注意每一行的第一个字母,它们是:

 

  “WhenIconsiderhowmylightisspent

 

  (想到了在这茫茫黑暗的世界里,)

 

  Erehalfmydays,inthisdarkworldandwide,

 

  (还未到半生这两眼就失明,)

 

  Andthatonetalentwhichisdeathtohide,

 

  (想到了我这个天才,要是埋起来,)

 

  Lodgedwithmeuseless,thoughmysoulmorebent

 

  (会招致死亡,却放在我手里无用,)

 

  ToservetherewithmyMaker,andpresent

 

  (虽然我一心想用它服务造物主,)

 

  Mytrueaccount,lesthereturn-ingchide;

 

  (免得报帐时,得不到他的宽容;)

 

  ‘DothGodexactday—labor,lightdenied?’

 

  (想到这里,我就愚蠢地自问,)

 

  Ifondlyask;Butpatience,topre-vent

 

  (‘神不给我光明,还要我做日工?’)

 

  Thatmurmur,soonreplies,Goddothnotneed

 

  (但‘忍耐’看我在抱怨,立刻止住我:)

 

  Eitherman’sworkorHisowngifts;whobest

 

  (‘神并不要你工作,或还他礼物。)

 

  Bearhismildyoke,theyserveHimbest:Hisstate

 

  (谁最能服从他,谁就是忠于职守,)

 

  Iskingly;ThousandsatHisbid-dingspeed

 

  (他君临万方,只要他一声吩咐,)

 

  Andposto’erlandandoceanwithoutrest:……’”

 

  (万千个天使就赶忙在海陆奔驰……’”)

 

  亨利柔声说道:“我认为这是英语中包括莎士比亚的诗中最优美的一首诗,但这并不是使我认为它肯定是答案的原因。真正的原因是波奇克先生曾是一位服务员,他对此难以忘怀。我也是服务员,这就是我为什么记得这首诗的原因。一个可笑的嗜好,毫无疑问。但是最后一行,我还没念出来,也许它是已知的弥尔顿的诗中最著名的一句——”

 

  “说下去,亨利,”鲁宾说,“念呀!”

 

  “谢谢你,先生。”亨利说。接着他庄严地读道:

 

  “‘Theyalsoservewhoonlystandandwait.’”

 

  (“‘但侍立左右的,也还是为他服务。’”)注:此诗采用了殷宝书先生的译文,在此表示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