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二卷 第九章




更新日期:2022-07-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证据之后才进行调查,恐怕得不到任何结论,眼前我们只能循着这条线索往前走。”

  浅川的科学知识相当贫乏,他对电波传讯这类事物感到头疼。

  但无论如何,他们必须先查出这些“电波”究竟是什么,才能有下一步行动。

  今天不算的话,只剩下4天的时间了。

  接下来的问题,便是谁消掉录像带上的咒文?

  假设那些影像是在当地录下来的,那么消掉咒文的极有可能就是那4个男女。

  浅川询问过电视公司,打听到年轻相声家三游亭真乐在“Nightshow”中担任特别来宾的日期是8月29日,由此可确定是那4个男女消掉咒文。

  浅川从公文包里拿出几张影印纸,那是伊豆大岛三原山的照片。

  “怎么样?”

  他拿给龙司看,同时征询他的意见。

  “是三原山啊!这么说来,我们已经百分之百确定了。”

  “你怎么知道?”

  “昨天下午,我问大学里的民俗学专家关于那个老太婆所说的方言,对方说那好像是伊豆大岛的方言,现在已经不太使用了。那家伙一向优柔寡断,不敢很明确地保证,不过根据这些照片来推断,那个老太婆说的方言应该是大岛方言,而且地点是三原山没错。对了,关于三原山的爆发……你查到什么线索了吗?”

  “我推断它爆发的时间应该是在战后……”

  (就摄影技术来看,这种想法应该没错吧!)

  “是吗?”

  “你听着,战后三原山总共爆发了四次,第一次是从1950到1951年,第二次是1957年,第三次是1974年,而第四次的记忆还很新……是1986年的秋天。1957年爆发时产生了新的火山口,造成1人死亡,53人受伤。”

  “就摄影机的普及程度来推断,1986年那一次最可疑,不过并没有十足把握。”

  龙司突然想起一件事,只见他从包包里翻出一张纸片。

  “对了,那个专家很仔细地帮我翻译出那段方言。”

  浅川接过纸片看了看,上面写着:

  尔后身体的情况如何?老是泡在水里面玩,亡魂会找上门的。听着,要小心外来的人,你明年就要生孩子了,你是我的孙女,要乖乖听婆婆的话,当地人是会在意这种事的。

  浅川连续看了两次,然后抬起头来。

  “这是什么意思?”

  “我怎么会知道。这是你接下来要查的事情,不是吗?”

  “只剩下4天了!”

  浅川根本不知道该从何查起,而且要查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因此说话的语气不禁带着责怪的意味。

  “我比你多一天的时间,所以你应该多加把劲儿嘛!”

  浅川突然觉得龙司有可能暗中耍花样。如果咒文的内容透露出两种可能性,龙司也许只将一种可能性告诉浅川,然后借着浅川的生死来验证哪一种是正确的。

  “龙司,我是生是死对你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对不对?你竟然还可以这样事不关己……”

  浅川明知自己已经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却还是忍不住大声咆哮。

  “干吗讲这种没志气的话?与其在这边哭哭啼啼,不如多动动你的脑筋吧!”

  浅川仍然愤恨地注视着龙司。

  “我要怎么说你才会明白呢?你是我的最佳战友,如果你死了,我也不会好过的。我很卖力地在做,你也要提起精神来,这样你总没话说了吧!”

  龙司说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