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二卷 第五章




更新日期:2022-07-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映出司机的额头,他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面,默默地开车,似乎无意与乘客

  聊天。

  话又说回来,这件事情源起于一位出租车司机的聒噪,如果浅川当时没有搭上那辆出租车,就不会被卷进这个奇怪的事件中。

  浅川每次回想起半个月前的事情,总是对自己那时候嫌麻烦、没有去买定期车票感到后悔不已。

  “你家可以拷贝录像带吗?”

  龙司开口问道。

  由于工作的关系,浅川家中备有两部录放机,一台是在录放机刚普及时买的,性能相当差,若只用来拷贝的话,应该没问题才对。

  “可以。”

  “既然如此,那就马上拷贝一卷录像带给我,我想在回家后多看几遍研究、研究。”

  (那么你得有一颗强壮的心脏才行。)

  浅川在心中想着。

  过了一会儿,他们在御殿山前面下车,往前走了一小段路。

  现在时间还不到9点10分,浅川的妻子阿静和女儿阳子应该都还没睡。

  阿静总在9点以前帮女儿洗完澡,然后马上钻进被窝,在陪伴女儿睡觉的同时,她也会跟着睡着。一旦她睡着了,除非有“外力”介入,否则她很少会主动爬出被窝。

  以往阿静会尽可能找时间跟丈夫聊天,经常在桌上留下“请把我叫醒”的纸条。

  然而当浅川下班回家后看到桌上的留言,试着摇醒老婆,却怎么叫也叫不醒阿静。

  如果勉强叫醒阿静,她就会像赶苍蝇一样挥着双手,不悦地皱起眉头,发出不耐的声音。

  这种情形持续好一阵子之后,浅川就算看到阿静的留言,也不会再叫醒她了。久而久之,阿静也不再写留言条了。

  现在正是阿静和阳子就寝的时间,这倒帮了浅川一个大忙。

  阿静从前就不喜欢龙司,浅川认为这种态度很正常,因此从来没有问过她讨厌龙司的理由。

  “求求你,别再叫那个人到我们家来了。”

  浅川至今仍清楚记得阿静说这些话的时候,脸上还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厌恶感。

  如今最重要的是,他绝对不能在阿静和阳子面前放那卷神秘录像带。

  屋里一片寂静,热气和香皂的味道飘到了玄关,可见她们母女俩刚用毛巾包着濡湿的头发钻进棉被不久。

  浅川把耳朵贴在阳子的房前,确认妻子和女儿已经睡了,才把龙司带到客厅。

  “小宝贝已经睡啦?”

  龙司很遗憾地说道。

  “嘘!”

  浅川伸出手指放在嘴巴上示意他小声一点儿。接着,他将两部录放机的输出端口和输入端口连接起来,然后放入那卷带子。在按下播放键之前,他转头看看龙司,再度确认他是否真的想看这卷录像带。

  “你搞什么?赶快放啊!”

  龙司的眼睛一动也不动地盯着电视荧屏,浅川把遥控器交给他,然后站起来走到窗边。

  他不想再一次看这卷录像带,也提不起力气去追究这件事。总归一句话,他就是想逃避这桩诡异事件,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浅川走到阳台上抽烟,自从女儿出生之后,他答应妻子不在家中抽烟,之前他也一直没有打破约定。

  他从阳台往屋内窥探,只见荧屏上的影像隔着毛玻璃不停地晃动着。

  (一个人独自在别墅小木屋观看录像带,和在家中观看的恐惧程度大不相同。不过若换做龙司,就算他在小木屋看那卷带子,想必也不会像我一样吓得屁滚尿流。

  说不定他会一边嘿嘿地笑着观看,一边反过来用凶狠的目光威吓对方呢!)

  浅川抽完烟,正想从阳台走回房里的时候,分隔走廊和客厅的门突然打开,只见阿静穿着睡衣走出来。

  浅川见状,一脸惊慌地拿起放在桌上的遥控器,让影像暂时停止。

  “你不是睡了吗?”

  他的语气中带有责备的意味。

  “我听到声音,所以……”

  阿静一边说,一边看着发出“沙沙”声音的电视画面,然后来回看着龙司和浅川,脸上尽是狐疑的表情。

  “去睡吧!”

  浅川这句话暗示他拒绝被质问。

  “如果浅川太太不嫌弃,就一起过来欣赏。这卷带子很有趣哦!”

  龙司盘腿坐在地板上,转过头来对阿静说。

  浅川一听,恨不得立刻对龙司怒吼一声。但是他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于是把心中所有的愤怒注入拳头,用力往桌面上一击。

  阿静被这撞击声吓了一跳,急忙伸手扶住门把,然后眯起眼睛,歪着头跟龙司打了声招呼:“请慢慢看。”便急忙转过身,消失在门的另一头。

  浅川可以理解妻子为何会露出疑惑的表情。

  (她一定在想:深夜时分,两个大男人反复看着一卷录像带,其中必定有鬼。)

  当阿静眯起眼睛时,浅川看见她的眼底浮现一抹轻蔑的神色,不禁为自己没办法做任何解释而感到难过……

  果然如浅川所预料,龙司看完神秘录像带之后依然面不改色。

  他边哼着歌边把带子倒回去,重复快转和停止的动作,再度确认影片中的重要情节。

  “这么一来,我也卷进这个事件里面了,你有6天的时间,而我有7天。”

  龙司说话的口气相当兴奋,仿佛在参加一项斗智游戏似的。

  “你觉得怎么样?”

  浅川询问龙司的意见。

  “这不是小孩子的把戏吗?”

  “啊?”

  “我们小时候也常常做这种事啊!先把恐怖的信件或类似的东西拿给朋友看,然后吓唬他们说:‘看到这个东西的人会遭遇不幸……’”

  浅川当然也曾经有过这种恶作剧经验。

  “所以呢?”

  “没什么,有可能只是别人故意恶作剧罢了。”

  “如果你发现到什么东西就老实告诉我。”

  “这个嘛……影像本身并不是很可怕,它看起来像是把现实和抽象的东西混杂在一起,如果那4个男女不像带子上所言突然猝死的话,这件事情其实并不会引起你的注意,对不对?”

  浅川点点头。

  不过最棘手的问题是:浅川知道录像带中所说的话并不是骗人的。

  “首先,我们来分析一下那4个笨蛋突然死亡的原因吧!我觉得有两种可能,录像带的最后说,看过这个东西的人全会在一星期之内面临死亡的命运,而那4个人是因为把咒文的部分消掉才被杀害?或只是因为他们没有实行咒文而死亡?

  “在考虑这件事情之前,我们还必须先确认是不是那4个人消掉咒文的?也有可能他们看到这卷带子时,咒文已经被消掉了。”

  “我们要怎么确认咒文是不是他们消掉的?那4个人都死了……”

  浅川从冰箱里拿出啤酒,然后将啤酒倒进杯子里,递到龙司面前。

  “哪!你看看。”

  龙司重新播放录像带最后的画面,并在蚊香广告结束的一瞬间按下停止键,然后一格一格、慢慢地播放。

  在这短短的一瞬间,出现3个人围坐在桌子旁的画面。

  画面上出现的节目是全国电视网在晚上11点播放的“Nightshow”,围坐在桌子旁的3人分别是广为人知的流行作家、年轻貌美的女人和在关西一带相当活跃的相声家。

  浅川把脸凑近画面看着。

  “你知道这节目吧?”

  龙司问道。

  “是TBS目前正在播放中的‘Nightshow’。”

  “没错,流行作家是主持人,年轻女人是助理,而那个相声家是当天的来宾,所以我们只要查出那个相声家是哪一天节目的特别来宾,就可以知道是不是那4个人消掉咒文的。”

  “有道理。”

  “Nightshow”通常是从晚上11点开始播放,如果能确定当天播放的是8月29日的节目,那么消掉咒文的一定就是当晚投宿在别墅小木屋的那4个人。

  “TBS不是你们报社的相关企业吗?你要查这方面的资料,简直是易如反掌。”

  “嗯,我会去查查看。”

  “拜托你了,这件事可是关系着我们两人的生死啊!总之,你务必把每一个细节都调查清楚,明白吗?战友。”

  龙司拍了拍浅川的肩膀说。

  “你一点儿都不怕吗?”

  “怕?我还觉得高兴哩!人的寿命受到限制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而且以死亡作为处罚方式……真好!没有拿性命做赌注的游戏就不好玩了。”

  龙司一直都表现出很高兴的样子,浅川担心他是为了掩饰内心的恐惧才如此虚张声势,可是他从龙司的眼底却看不出一丝胆怯的神色。

  “接下来要查出是谁在什么时候、为了什么目的而制作这卷带子。别墅小木屋落成不过半年而已,我们要锁定在这半年内曾经投宿B4号房的客人,过滤出带这卷带子进小木屋的人。关于这一点,我认为应该把时间锁定在8月下旬,而且最有可能就是在那4人之前投宿的客人。”

  “这件事也要我去查吗?”

  “那还用说,我们已经没几天好活了,运用你的关系难道找不出可以帮忙的人吗?去找他们帮忙吧!”

  浅川一听龙司这么说,马上联想到吉野。

  “有一位记者对这件事情相当感兴趣,可是这件事关系到个人的性命安全,不是那么简单的。”

  “有什么关系?把越多人牵扯进来越好,让那个记者看看这卷带子,他一定会像屁股着火一样到处乱窜,你想想看,这样多有趣啊!”

  “你以为大家都跟你一样吗?”

  “那就骗他是内幕录像带,勉强他看。”

  浅川发现自己跟龙司说不清,除非先找出咒文的内容,否则他不会随便再把这卷录像带拿给别人看。

  此刻,他觉得自己宛若走进死胡同,如果要掌握这卷录像带的来龙去脉,就必须展开有计划的调查,但这毕竟是一桩诡异的事件,人手恐怕不容易找到。

  坦白说,像龙司这般喜滋滋地投身于死亡游戏当中的人,现在已经不多见了。

  (吉野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他也有妻有子,应该不至于为了满足个人的好奇心,甘冒失去生命的危险加入我们吧?

  不过我还是可以请他帮忙,或许应该先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他。)

  “懂了,我就去试试看吧!”

  这时候,龙司坐在客厅的桌子旁拿起遥控器。

  “没错、没错!这卷带子的内容大致区分为抽象画面和具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