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一卷 第七章




更新日期:2022-07-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

  “有一个自称是我儿子高中时代的学长的人打过电话,说他想拿回先前借给我儿子的休闲俱乐部的会员证,可是我找遍儿子房间的每个角落,还是找不到什么会员证,我正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浅川因此取得野野山结贵的电话号码,立刻打电话过去。

  结果,野野山说8月的最后一个星期日,他在涩谷和岩田碰面,同时将那张会员证借给岩田。当时岩田好像说要和邂逅的高中女生到俱乐部去投宿,暑假快结束了,再不趁最后几天玩一玩,怎么可能全神贯注去应付考试呢?

  野野山听到岩田这番话之后,笑着斥责他:

  “笨蛋!重考生哪有什么暑假可言?”

  8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是26日,如果想到某地投宿的话,很有可能是27、28、29、30日当中的一天。否则一到9月,不要说重考生,就连一般高中生也要迎接新学期的开始。

  晚上9点,浅川把耳朵贴在寝室的门上,听到妻女发出稳定的鼻息声。

  对浅川而言,这是他心情最为安适的时刻,除非妻子和女儿都睡着了,否则他确实很难在两居室的狭窄空间中找到一个工作的地方。

  他从冰箱里拿出啤酒,倒进杯子里。

  由于发现了那张会员证,他的调查工作总算往前迈进一大步。

  8月27日、28日、29日、30日这4天中的某一天,岩田秀一他们很可能到太平洋休闲俱乐部的旅游点投宿,而且应该以位于南箱根太平洋乐园的别墅小木屋最有可能。

  就距离而言,他们不太可能到箱根以外的地方去,而且没什么钱的高中生应该会利用会员证去投宿廉价的出租别墅,加上用会员证去投宿,4个人平均分摊一栋5000元的小木屋,每个人只要负担1000多元,应该是最划算的选择。

  浅川手边就有别墅小木屋的电话号码,可以直接打电话到柜台查询他们4人是否曾以野野山结贵的名义去投宿,只不过俱乐部的柜台不会给任何答案。

  休闲俱乐部内的管理员都经过特别训练,他们将保护客人的隐私视为一种基本义务,就算出示大报社的记者身份,明确告知对方调查目的,只怕管理员也不会在电话中透露什么。

  浅川暗自盘算要不要先和当地的分社取得联系,请关系良好的律师要求对方出示账册。在这种情况下,管理员应该会乖乖地出示账册给警察和律师看。

  不过这么一来,浅川之前所伪装的身份马上会被识破,而且也会给报社带来困扰。

  想要找出一个合情合理的方式进行调查,最快也得花上三四天,浅川没有耐心等那么久,他对解开事件谜底有一股炽烈的热情。

  (到底会查出什么样的结果呢?

  假如他们4人真的在8月底到南箱根太平洋乐园别墅小木屋住了一晚,结果导致他们死亡的话,那他们到底在那边碰上什么事情?)

  就在这时,浅川突然想起阳子的哭声。

  (今天下午阳子看到般若面具的时候,为什么会吓成那样?)

  在回家的电车上,浅川问阿静:

  “老婆,你跟阳子讲过鬼故事吗?”

  “啊?”

  “你有没有用画册或什么东西告诉阳子鬼是可怕的东西?”

  “我怎么可能……”

  夫妻俩的交谈到此为止。

  阿静并没有产生任何疑问,但是浅川却一直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恐惧的情绪是人类本能的一部分,它与后天被教导去害怕某种可怕事物是不一样的。在远古时代,人猿就对雷电、台风、野兽、火山爆发,还有黑暗等事物,感到惧怕不已。

  因此,小孩子第一次听到打雷声和看见闪电时,便出于本能地知道要害怕。

  只不过雷电是真实存在的事物,而“鬼”……

  字典上对“鬼”的注解是“想像中的怪物”或“死者的灵魂”,如果阳子因为鬼的可怕长相而感到害怕的话,那么她应该也会惧怕同样有可怕脸孔的酷斯拉模型。

  但是,阳子曾经在百货公司的橱窗里看到制作精巧的酷斯拉模型,当时她不但不害怕,反而很好奇地看了许久。

  (这一切又该怎么解释?

  简而言之,酷斯拉只是一种想像中的怪物,而鬼……只有日本才有鬼吗?

  不对,西方也有类似的东西,只不过他们叫它为“恶魔”。

  阳子还怕什么东西呢?

  对了,是“黑暗”……这孩子非常怕黑,绝对不进入没有点灯的房间。)

  黑暗和亮光呈明显的对比,而且确实存在于四周。

  现在,阳子正在漆黑的房里被妈妈紧紧抱在怀里,沉沉地睡着……

  1

  10月11日星期四

  雨势渐渐转强,浅川不禁加快雨刷的速度。

  箱根的天气真是说变就变,原本小田原一带还是晴天,随着高度的增加,湿气也愈来愈重,浅川来到山崖附近就遇上了大风雨。

  白天时,可以从覆盖在箱根山的云层预测山上的气候,可是夜里开车必须专心注视前方的路况,因此无暇顾及其他。

  等到浅川停下车、抬头看向天空时,才发现天空的星星不知在何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在东京车站搭乘下行列车时,街上只不过罩上一层薄暮,到了热海车站租车时,月亮已在云层间隐约浮现。而现在,原本飘落在车前灯光圈中的细小雨丝已经变成大雨滴,雨水不停地敲打在车窗上。

  仪表板上的液晶时钟显示19点32分,浅川迅速在心中计算一下来到这边所花费的时间。

  他在17点16分搭下行列车,到达热海是18点7分。18点30分走出车站,办好租车手续,尔后又在超市买了两杯杯面和一小瓶威士忌,19点整离开市区。

  前面是一条闪着橘色灯光的漫长隧道,一穿过这条隧道,进入热函道路之后,应该就可以看到南箱根太平洋乐园的入口指示牌。

  浅川开车进入贯穿丹那断层的隧道中,耳边的风声突然变得不一样了。浅川和车内的所有东西顿时笼罩在橘色的灯光下,诡异的气氛使他失去沉着与冷静,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对面没有来车,四周静得除了雨刷发出的吱吱声外,听不到其他声响。

  浅川关掉雨刷,心想在8点以前应该可以到达目的地。

  此刻马路上空荡荡的,可是浅川没有猛踩油门的冲动,因为他对即将前往的地点很没好感。

  今天下午4点20分时,浅川一直守在报社的传真机旁边,热海的通讯部有了回复,传真文件上附有8月27日到30日之间,别墅小木屋房客住宿账册的影印本。

  浅川一看到打印出来的影本,顿时雀跃不已,因为上面果然有野野山结贵、大石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