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花凤 > 正文 > 第四十二回诱惑妖艳女
第四十二回诱惑妖艳女



更新日期:2022-08-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花凤道:“我……”

  古如兰道:“你一定有一个理由,对不对?”

  花凤摇摇头,道:“没有什么事,崔五峰答应我,不杀展翼,所以,我就跟他来了。”

  古如兰道:“就这样简单么?”

  花凤道:“是!就这样简单。”

  古如兰道:“花凤,你心中是否还在想念展翼。”

  花凤道:“有时间,确然会想念他,不过,很快就会过去了。”

  这答复,完全出了古如兰的意料之外。

  而且,听起来,也不像说的谎言。

  沉吟了一阵,古如兰缓缓说道:“花凤,我相信,你不会骗我。”

  花凤点点头,道:“嗯!”

  古如兰道:“我只能说,我对你这个人,越来越难了解了。”

  花凤道:“我,我……”

  古如兰道:“花凤,有些事,你必须对我说实话。”

  花凤道:“我知道。”

  古如兰道:“你知道就好。”

  花凤道:“可是,我说的都是实话,我答应崔五峰,只有一个条件,不让他杀展翼。”

  古如兰放低了声音,道:“花凤,展翼年轻、英俊,是女人一见倾心的人物,你怎么会舍展翼而就崔五峰,这一点,实在是叫人想不明白。”

  花凤笑一奚,道:“我没有想这么多,我也没有觉着崔五峰特别难看。”

  古如兰道:“那你是,也觉不出展翼有什么好看了?”

  花凤点点头道:“是!我和他相处太久了,实在觉不出他有什么特别好的地方,只不过,有时候,我心中会很想念他。”

  古如兰道:“这就是了。”

  花凤笑一笑,道:“古大姊,有什么事,请你多多指点我……”

  古如兰点点头,道:“好!花风,以后,有什么事,你尽管和我谈,大姐能够帮助际的地方,决不会坐视不管。”

  花凤道:“谢谢大姐。”

  古如兰笑一笑,道:“不能让他对我们生出太多的怀疑,请他来吧……”

  其实,用不着古如兰招呼,崔五峰已缓步行了过来。

  古如兰笑一笑,道:“你来得正好,我有几句话,嘱咐你。”

  崔五峰道:“好,好,在下洗耳恭听。”

  古如兰道:“花凤妹妹,是一个毫无心机的人,你要好好的保护她。”

  崔五峰道:“唉!如兰,我心中总觉有些对不起你。”

  古如兰笑一笑,道:“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再说有花凤妹妹陪你,我也可以专心一意办事了。”

  崔五峰道:“那不太委屈你么?”

  古如兰道:“事实上,我也不太喜欢男女间事,有了花凤,我可以全力全心的发展崔家坞中的事务。”

  崔五峰点点头,道:“那就偏劳夫人了。”

  古如兰道:“有一件大事,必须要和你商量一下才行。”

  崔五峰道:“什么事?”

  古如兰道:“关于玉莲的事。”

  崔五峰道:“你准备对她下手么?”

  古如兰道:“我想,这件事,该由你决定才对。”

  崔五峰道:“问题在,你是否能够一下制服了她?”

  古如兰道:“制服她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如一下子害死她,应该不难。”

  崔五峰道:“夫人,她是一个很好的杀手,害死了,岂不可惜?”

  古如兰道:“但现在,她是对咱们威胁最大的敌人。”

  崔五峰道:“那是为展……”

  突然住口不言。

  古如兰道:“不管如何,她已不能再留下去,她留住莲园,就等于在咱们的心脏上插了一把刀一般。”

  崔五峰道:“好吧!你找机会下手……”

  古如兰道:“不是我,是你,你要找机会下手。”

  崔五峰怔了一怔,道:“我!”

  古如兰道:“对!是你,她和你之间,总还有一些父女之情,只有你才有下手的机会。”

  崔五峰道:“这个,她已了然内情,不认我这个父亲了,而且,她已经改了姓氏。”

  古如兰道:“有这等事?”

  崔五峰道:“难道,我还骗你不成。”

  古如兰道:“这就必须要除去她了。”

  崔五峰道:“那丫头很机警,知道了内情之后,只怕防卫得更为森严,如果咱们对她下手不成,那就算正式扯破了脸,双方难免拔剑相向。”

  古如兰道:“所以咱们要多想一想,设计个一击成功的办法。”

  崔五峰低声道:“你慢慢的想吧!想好了咱们再研究。”

  一面暗中示意古如兰,花凤在场,不宜多言,带着花凤,转身而去。

  他究竟是一代枭雄之才,虽然沉醉在花凤的美色之下,仍然能顾到大局。

  望着崔五峰和花凤远去的背影,古如兰脸上泛起一股冷厉的笑意。

  夜色如镜,蓝天如洗,一个白衣如雪、娇美的女子,踏着月光,直向莲园中行来。

  看来这莲园中全无戒备,但那白衣少女行近莲园时,两扇关闭的大门,却突然大开。

  皎洁的月光下,人影一闪,白玉莲已出现在那白衣少女之前。

  如若那白衣少女是武林中有名的高手,必会被白玉莲快如闪电的身法所震骇。

  但那白衣少女并没有震惊的样子,只是停下了脚步。

  白玉莲道:“是你,花凤。”

  来人正是花风。嫣然一笑,花凤缓缓的说道:“我想来告诉你一件事,只是我一直抽不出工夫来,现在,才找出这点时间。”

  白玉莲道:“你要告诉我什么?”

  花凤道:“古如兰、崔五峰,都想杀你,……”

  白玉莲接道:“你怎么知道的?”

  花凤道:“我听到他们说的,只不过,我不知道他们会用什么法子杀你。”

  白玉莲沉吟了一阵,道:“就是这件事么?”

  花凤点点头,道:“是!这件事最重要的。”

  白玉莲道:“那是说,还有别的事了?”

  花凤道:“那件事和你无关,但我既然来了,还是告诉你吧?”

  白玉莲道:“哦!说说看,那是什么事?”

  花凤道:“我听说,他们要召开一次天下英雄大会……”

  白玉莲接道:“什么英雄大会?”

  花风道:“好像,要请天下英雄,九大门派、南堡、北寨中人,齐集这里……”

  白玉莲接道:“很豪壮的盛举,只不过,人家会不会来呢?”

  花凤道:“那我就不知道了。”语声一顿,接道:“听说,那英雄大会上,有一个规定和你有关。”

  白玉莲道:“有这等事?”

  花凤道:“是!好像是比武招亲。”

  白玉莲道:“谁比武,谁招亲?”

  花凤道:“你比武,你招亲,如是遇上了一个武功比你高强的人,你打不过他,那就嫁给他。”

  白玉莲道:“谁有这么大胆子,敢如此决定我的终身?”

  花凤道:“我不知道,我只是听到了这件事,特地来告诉你罢了。”

  白玉莲道:“那要多谢谢你了。”

  花凤道:“我的话已经说完了,现在,我要走了。”

  白玉莲道:“恕我不送了。”

  花凤转过身子,缓步而去。

  望着花凤的背影,白玉莲轻轻吁一口气,道:“花凤姑娘,请替我转一句话过去,好么?”

  她口中应话,人也停了下来,缓缓转过身子。

  静静的望着白玉莲,等着她的说话。

  白玉莲道:“去告诉崔五峰和古如兰一声,就说我的忍耐有限,一旦激怒了我,那就别怪我翻脸……”

  花凤摇摇头,道:“这个话,我无法转告他们,我也不能说我见到了你。”

  白玉莲道:“难道你认为你到此地来,没有人见到么?”

  花凤道:“是的,我相信,他们现在可能都派的有人,在暗中监视我……”

  白玉莲笑一笑道:“不错,他们现在就有人在看着你。”

  花凤本能的回头望了一眼,缓缓说道:“我的话,已经说完了,我要去了。”

  白玉莲道:“他们如要问你,你要怎么说?”

  花风道:“我不会说什么,他们问急了,我就告诉他们不知道。”

  白玉莲道:“这不是办法,你要告诉他们,你见到了我……”

  花凤道:“哦!”

  白玉莲道:“他们问你什么,你就据实回答他们。”

  花凤道:“这怎么行?”

  白玉莲道:“你就是要让他们明白我知道这件事……”

  花凤点点头,道:“是!”

  白玉莲道:“现在,我已经知道了,我会小心应付,所以,你最好也把我的话也告诉他们。”

  花凤道:“好吧!我会照着你的意思说……”

  语声顿了一顿,道:“玉莲姑娘,你能不能看到展翼?”

  白玉莲道:“我!不知道。”

  花凤道:“你如看到他时,希望能替我转达两句话。”

  白玉莲道:“什么话?”

  花凤道:“你就说,我心中好难过……”

  白玉莲接道:“你难过什么?”

  花凤道:“玉莲姑娘,他心中最怕的不是崔五峰,而是你。”

  白玉莲道:“哦!就是这几句话么?”

  花凤道:“告诉他,别恨我,也别骂我。”

  白玉莲道:“他常常骂你?”

  花凤道:“没有,但现在,他一定心中恨我,一定骂我是个傻女孩子。”

  白玉莲沉吟了一阵,道:“我会转告展翼的。”

  花凤道:“我走了,有机会,我再来看你。”转身大步而去。

  望着花凤的背影,白玉莲心中感慨万千。

  就在花凤去后不久,庭院一角的花树丛中,突然闪出来展翼。

  白玉莲微微一怔道:“你怎么进来的?来了好久时光了?”

  展翼道:“刚到不久。”

  白玉莲道:“看到花凤了?”

  展翼点点头。

  白玉莲道:“申三娘呢?”

  展翼道:“她走了,去找南堡、北寨的人。”

  白玉莲道:“南堡、北寨对崔家坞,已然有些畏惧……”

  展翼接道:“所以,要申三娘去说服他们,目下江湖,还只有这两方面的人手,最为坚强。”

  白玉莲把展翼引上二楼会客室,道:“你这一次潜回来,有没有什么目的?”

  展翼道:“有……”

  白玉莲道:“看看花凤?”

  展翼道:“那倒不是,一则,想探听一下崔家坞中的隐秘,二则希望能和你商量一件事情。”

  白玉莲道:“和我商量什么事?”

  展翼道:“你对崔家坞的态度如何?”

  白玉莲叹息_声,道:“无论如何,崔五峰对我有一股养育之恩,只要他们不太过分,我不会和他们动手。”

  展翼道:“姑娘的意思,要在这一场冲突中,保持超然了?”

  白玉莲道:“这话也很难说,我担心古如兰不会放过我……?”

  轻轻叹息一声,接道:“刚才,花凤来告诉我,他们已经准备对我下手了。”

  展翼道:“申夫人希望你能顾全大体……”

  白玉莲接道:“我知道,除了崔五峰之外,对付其他的人,我都可以帮忙……”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花凤告诉我很多事。”

  展翼道:“哦!”

  白玉莲道:“这些事,都和你有关。”

  展翼道:“和我有关?”

  白玉莲道:“是啊!她说,她进入崔家坞,是为了你的安全。”

  展翼苦笑一下,道:“你相信这是一个正当的理由么?”

  白玉莲道:“相信。”

  展翼道:“为什么?”

  白玉莲道:“因为,她那样的口气,不像谎言。”

  展翼道:“她本来不是说谎……”

  白玉莲接道:“你早知道了,可惜你这位红粉知已,竟然投入了别人的怀抱,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很佩服你。”

  展翼有些啼笑皆非的说道:“什么地方佩服我?”

  白玉莲道:“花凤之美,天下绝无仅有,但你对这个人,好像并不是很关心的样子。”

  展翼道:“这要我怎么说呢?”

  长长吁一口气,接道:“只能说,她少不更事吧!大节小节之间,她似乎是无法把握,也无法分辨,也许她真的觉着,投入崔家坞可以保护我……”

  白玉莲冷笑一声道:“本来就是这样嘛,她告诉我,这是她和崔五峰谈好的条件。”

  展翼道:“我相信她说过的话,但崔五峰会答应么?”

  白玉莲道:“会的,崔五峰可以答应她更多的要求,只要她提出来。”

  展翼道:“玉莲姑娘,你在崔家坞中长大,应该知道崔五峰的为人如何?再说花凤这个人,并不坚持什么。”

  白玉莲道:“哦!”

  展翼道:“花凤是一个很奇怪的女人,她丽质天生,媚态生具,任何男人,只要接近她,十之八九,都会被她的美色所吸引,不自觉的,会陷入情网之中,难以自拔……”

  白玉莲接道:“你也被他吸引了?”

  展翼点点头,道:“对!过去,确然如此……”接着又道:“幸好现在我已经由她迷惑中清醒了过来。”

  白玉莲道:“你真的清醒了?”

  展翼笑一笑道:“姑娘必须要相信这件事……”

  白玉莲忽然泛起了一脸羞意,接道:“其实,这些事,和我也没有什么关系,你仍迷恋她、怀念她也好,确已不再迷恋也好,那都是你的事。”

  展翼道:“是!在下……”

  白玉莲道:“现在,我想知道你再回崔家坞,重入莲园来的用心了。”

  展翼道:“在下此来,只是想和姑娘研商一下今后大计,也想了解一下姑娘真正的心意。”

  白玉莲道:“我,我现在什么也没有决定,我心中很迷惑。”

  展翼道:“姑娘,眼下的情势发展,姑娘要作一个决定了。”

  白玉莲道:“眼下要决定什么?”

  展翼道:“决定姑娘是否准备和崔家坞为敌。”

  白玉莲道:“这个,这个,我还没有作决定。”

  展翼道:“现在,姑娘必须作一个决定了。”

  白玉莲道:“申大娘怎么说?”

  展翼笑一笑,道:“申前辈决定为江湖上正邪之争一事,全力以赴,特地命在下,来和姑娘作一次恳商,以定大计。”

  白玉莲道:“申大娘的意思是……”

  展翼道:“她希望姑娘,能够明辨是非,替江湖上保留下正义力量。”

  白玉莲道:“我!我不过一个人……”

  展翼接道:“姑娘拥有的人手,确是不多,但姑娘却是维护江湖正义的一根支柱。”

  白玉莲道:“十余年养育之恩,他可无情,我不能无义。”

  展翼叹息一声,道:“自然,姑娘若是确有为难之处,咱们也不便相强。”

  白玉莲道:“要我和崔五峰面对面动手搏杀,这个很难办到。”

  展翼道:“除了崔五峰之外呢?”

  白玉莲沉吟了一阵道:“那就不会使我太过困难了。”

  展翼道:“眼下还有一件大事,希望姑娘相助。”

  白玉莲道:“你说吧?”

  展翼道:“我们要找出,崔五峰训练杀手的方法,才能釜底抽薪。”

  白玉莲道:“查出崔家坞培养杀手的办法,只怕不是一两天能够完成,你恐怕要留在这里一段时间了。”

  展翼道:“在下正有此意……”

  白玉莲接道:“楼下有一间静室,你上次住过的地方,希望你仍住在那里。”

  展翼道:“姑娘,不敢那么有劳了,我想和你的随车五卫,住在一起。”

  白玉莲沉吟了一阵道:“展兄,这个只怕是不太方便么。”

  展翼道:“为什么?”

  白玉莲淡淡一笑,道:“这个,我也说不出来,但我觉着,你还是和他们保持一点距离的好。”

  她很少笑,一旦笑起来,给人一种清新雅致的感觉。

  何况,她这一次,笑的有点羞意。

  展翼不禁见的一呆。

  目睹展翼那种盯着看的神色,白玉莲的羞意更浓,低声说道:“你看什么嘛!看得人家好不安。”

  展翼微微一笑,没有答话。

  白玉莲道:“哼!你这人怎么回事,风流惯了,是么?”

  展翼道:“姑娘言重了。”

  白玉莲道:“我会让他们给你整理一下房间,就住在这里吧,别和他们混在一起了。”

  语声一顿,接道:“展兄,你进入莲园时,是否有人看到?”

  展翼道:“崔家坞的防卫,似乎是森严了一些,我进入崔家坞时,杀了两个守卫,是否还有别的人看到,那就非我所知了。”

  白玉莲道:“你用了什么手法?”

  展翼道:“百步神拳。”

  白玉莲微微一笑道:“原来展兄练成了这样的绝技。”

  展翼道:“见不得人的武功。”

  白玉莲站起身子,道:“我相信,他们会怀疑到,古如兰也必然会对付我,但我想不到她会用什么方法,所以,你最好守在房里别出去。”

  展翼道:“哦!那要多少时间?”

  白玉莲道:“至少三天。”

  展翼道:“三日之内,咱们不能行动了?”

  白玉莲道:“对!过了三天之后,我再想法子,问出那处密院的确实位置。”

  展翼道:“怎么?连那处密院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么?”

  白玉莲道:“我知道,也只是一个大概的方位,那大概是崔家坞最好的机密所在了。”

  展翼道:“有一件事情,在下想不明白。”

  白玉莲道:“也许我也不能明白,不过,你说说看吧。”

  展翼道:“我见过崔五峰数次之多,也一直很留心的看过他,但我实在没有发觉,他具有创造杀手的能力,是不是那些杀手,都是古氏家族的密术所为?”

  白玉莲道:“这个,我没有太留心,不过,据我所知,那些杀手,是崔五峰所创造,听说他重金礼聘了一位高人,那个人,才是主裁创造杀手的人。”

  展翼道:“原来如此。”

  白玉莲道:“可是,那个人是什么样子,我却没有见过。”

  展翼道:“姑娘,你这一身武功,和崔五峰完全不同,又是从何处学得呢?”

  白玉莲道:“我这一身武功,本来和崔五峰完全不同,自是别有师承,唉!我如没有这一身武功,早就死于非命。”

  展翼道:“你是说崔五峰会杀了你?”

  白玉莲道:“不错,崔五峰本来就不太关心我的生死……”

  展翼笑一笑,接道:“但他却给了你一个机会。”

  白玉莲道:“对!他也许是不忍杀我,让我自己死亡,所以,他把我放在后园中一座宅院之中,那地方,古老、阴森,派了一个瞎眼婆婆照顾,宅院的前后门,都封了起来。”

  展翼道:“那和谋杀,有什么不同?”

  白玉莲道:“本来就是谋杀,只不过,他不愿眼看到我的死亡罢了。”

  展翼道:“以后呢?”

  白玉莲道:“那里面倒有很多的存粮,但一个瞎眼婆婆,又能作什么呢?我还记得,那宅院中有很多老鼠,我看着它们吃我们的存粮,可是我没有法子,因为,我太小。”

  展翼道:“难道崔五峰从来没有去看过你们。”

  白玉莲道:“没有,也许他早就忘记了。”

  展翼道:“忘记了?”

  白玉莲道:“我不太知道,也许他觉着我非死不可,就不再管我了。”

  展翼道:“什么人救了你?”

  白玉莲道:“我师父,一个陌生的人,他突然而至,那时间,我正在生病,他医好了我的病,但却无法救活瞎婆婆的命……”

  展翼道:“瞎婆婆死了。”

  白玉莲道:“是!我们都生了病,只是她太老了,一病不起,事实上,那陌生人赶到的时候,她已经断了气。”

  展翼点点头,叹息一声。

  白玉莲道:“那人利用夜晚,把瞎婆婆的尸体移了出去,陪我住在那里……”

  展翼接道:“你那位师父,现在何处?”

  白玉莲道:“不知道,他离开我时,似乎是已经有些不对了,他把一身功力传授给我,自己却飘然而去。”

  展翼:“你……”

  白玉莲接道:“我甚至说不出他是什么样子,他告诉我,他的脸很难看,所以,戴了一张人皮面具,那是一张很冷漠的脸,而且,他对我也太严肃,除了传我习练剑术之外,难得跟我说一句话……”

  展翼接道:“这样,你才能练成这等绝无仅有的驭剑之术。”

  白玉莲:道:“现在,我知道了,但那时,我不太懂,他在那里一下子陪我练了八年,我长大了,也练成了剑术,我记得这一生中,只见过他一次笑容,那就是我驭剑有成之后,演练给他看时。”

  展翼道:“非常之人,非常之行,才能成非常武功。”

  白玉莲道:“但他的笑容,也是一现即隐,以后,他又住了半年,然后,在一个风雨交加之夜,他把功力转嫁于我,悄然而去,我醒来时,却已不见他的人踪何处。”

  展翼道:“那是说,现在,你还是不知道他是谁了?”

  白玉莲沉吟了一阵,道:“他没有告诉我他的身份,但我感觉到他是谁了?”

  展翼道:“能感觉得到?”

  白玉莲接道:“对!能感觉得到。”

  展翼道:“他是谁?”

  白玉莲道:“可怜天下父母心,除了我生身之父外,谁还会那么关心我,那么样的为我牺牲。”

  展翼沉吟不语。

  白玉莲道:“怎么?你可是不相信我的话。”

  展翼道:“江湖之上,有很多独特异行之人,他们所作所为,都非常人所能够想到,能够作到,如若那人真是令尊,他应该留给你一点蛛丝马迹。”

  白玉莲道:“不用留什么,但凭想象,都可以想到了我生下来就有着很悲惨的遭遇,除了我生身之父外,世界上,还有谁知道我这个人呢?”

  展翼道:“姑娘这么一说,倒是有理的很。”

  白玉莲道:“我好想念他,如若他真的不是我生身之父,我……”

  展翼道:“你怎么样?”

  白玉莲道:“这是我心中的隐密,从来没有对人说过,今天告诉你。”

  展翼道:“在下洗耳恭听。”

  白玉莲道:“我就要嫁给他,不管他多么的老,多么的丑,除此之外,我实在想不出如何报答他的法子了。”

  展翼神情肃然,双目盯注在白玉莲的脸上,瞧了一阵,道:“姑娘,这种想法,很可敬。”

  白玉莲接道:“其实,如拿他对我恩情之深,我就算嫁给他,也难以报答。”

  展翼笑一笑,道:“姑娘,我想,他一定留给你些什么?你不妨多费点神去找找看,也许,你很快能找出来。”

  白玉莲道:“找出来什么?”

  展翼道:“我也说不出来,他会留下什么,但他一定会留下,姑娘仔细想想看。”

  白玉莲道:“我已经想了很久,但一直想不出什么。”

  展翼道:“目下江湖大变在即,情势紧急,如此大劫平息,展翼如若还能活在世上,一定帮姑娘查明此事内情。”

  白玉莲道:“展兄有此一言,小妹已感激不尽,我这里先谢过。”

  站起身躯,盈盈一礼。

  展翼抱拳还了一礼,道:“不敢当,姑娘,在下托护于姑娘之处还多,如言谢字,在下就不知如何感谢姑娘了。”

  白玉莲淡淡一笑道:“展兄请休息吧!小妹告退。”

  展翼道:“姑娘请便。”

  送走了白玉莲,展翼忽然间觉着有一种疲劳的感觉。

  他心中明白,莲园中的防卫,用不着再操心。

  这种精神上的松懈,使他长期累积下来的疲劳,忽然间一起发作。和衣倒卧在床上,心中还在念着,好好睡它一觉。

  但念着,念着,人已睡熟了过去。

  房门也未关,灯火也未熄。

  但白玉莲却未立刻安歇。

  她沿着莲园走了一遍。

  石玉、唐琳,也正在巡夜。

  如以防卫而言,莲园这样一个地方,没有十个八个人,实也无法防守的很严密。

  却一向很少有人侵犯莲园。

  那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位姑娘的厉害。

  找上莲园,无疑自寻死路。

  严格点说,莲园中防卫,应该是十分松懈。

  这时,莲园的灯火,都已熄去,只有展翼住的房中,仍烛光摇红。

  唐琳回顾了石玉,低声道:“石兄,那好像是客室中的灯火。”

  石玉点点头,道:“不错。”

  唐琳道:“石兄,姑娘来了贵客?”

  石玉微微一笑,道:“嗯。”

  唐琳道:“石玉兄,来的是什么人?”

  石玉道:“我没有看到,不过,不是姑娘的贵客,决不会被留宿在那座室中。”

  其实,石玉知道来的是展翼,只不过,他不肯说出来。

  唐琳轻轻吁一口气,道:“石兄,花凤走了。”

  他看到了花凤进入了莲园,所以,才躲了起来。

  他不能杀了花凤,也无能把花凤再抢回来,所以,只好躲。

  石玉轻轻吁一口气,道:“唐兄,你还没有忘了她?”

  唐琳道:“很难忘去,不过,我正在尽力的忘掉这件事。”

  石玉道:“唐兄,我见过花凤几次,虽然很少交谈,但就留下的印象,她除了很美丽外,应该是属于那种善良的女孩子。”

  唐琳道:“她本来就很善良。”

  石玉道:“可是做出来的事情,却完全是一个妖女的作为。”

  唐琳道:“这就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事情,她过去很单纯,我们也相处的很好,但她离开了山区之后,突然的变了。”

  石玉道:“唐琳,兄弟想劝你一句话……”

  唐琳道:“在下洗耳恭听。”

  石玉道:“我觉着花凤这个人,应该永远留在深山中,别让她在人间走动。”

  唐琳道:“这话怎么说呢?”

  石玉道:“只要她在人间走动,就会带来灾害,除非,所有的男子,都变成瞎子。”

  语声一顿,接道:“幸好,她早已离开了你,要不然,只怕你早已经丢了性命。”

  唐琳道:“这话怎么说?”

  石玉道:“唐兄,你能保护她么?……”

  唐琳接道:“我也许不能,但如她跟着我,我一定会尽全力保护于她。”

  石玉道:“坏就坏在你要尽全力,事实上,咱们的武功、权势,都无法维护,如若她这些日子,二直跟着你,十个唐琳,只怕也没有命了。”

  唐琳若有所悟的点点头。

  石玉叹道:“如展翼那样的人物,都无法保护她,何况是你。”

  唐琳道:“哦!”

  石玉道:“现在,我要为你庆幸了,幸好她变了心,也幸好你熬过了这番痛苦的过程,希望你从此能放开心情。”

  唐琳道:“我……唉!我虽然撑过了这段痛苦的日子,但不能见她的面,每一次见到她,都有些惘惘然,不知道如何才好。”

  石玉道:“这是想当然耳,不过,你如再想想,她早已把你忘去了,你又为什么还要想念着她呢?”

  唐琳道:“我明白,可是我情难自禁。”

  石玉沉吟不言。

  他心中在想,如若这件事是发生在他的身上,他是否会比唐琳好一些。

  唐琳仰天长叹一声,道:“石兄,经过了这一番波折之后,老实说,我的心里倒是有了很大的转变……”

  石玉道:“什么波折。”

  唐琳道:“她背叛了展翼,那应该是一件大出人意外的事。”

  石玉道:“哦!”

  唐琳道:“老实说,展翼这个人,抛开了我和他之间的夺爱之恨,说实在,他那里都比我强上十倍,就事论事,我实在想不通,她怎么会离开了展翼,投入崔五峰的怀抱呢?”

  石玉沉吟了一阵,道:“照说,这种情形,不应该发生在花凤那样的女孩子身上。”

  唐琳道:“为什么?”

  石玉道:“因为,从外形看来,花凤实在是一个很纯情的姑娘,但她对一件事情的决定,竟然是那么样的出人意外。”

  唐琳苦笑了一下,道:“石玉,这个人转变之快,简直是有若羚羊挂角,无迹可寻,忽然间,她走了,一去不回。”

  石玉沉吟了一阵,道:“唐兄,花风姑娘现在见到了你,情形如何?”

  唐琳遭:“视若陌路。”

  石玉低声道:“如若你去找她呢?”

  唐琳道:“我!石兄,这件事不太可能。”

  石玉道:“如若花凤姑娘愿意帮你个忙,咱们就获益匪浅了。”

  唐琳呆了一呆,道:“石兄,可否说清楚一些,如是值得,在下就算是碰个钉子,也要去找找她。”

  石玉道:“我想让她送咱们一点东西。”

  唐琳道:“什么东西?”

  石玉道:“这后宅之中有一座药库,崔五峰收集的天下奇药,都放在那药库之中,就在下所知,那里面收藏了不少的奇异药物。”

  唐琳道:“让她偷几味给咱们,只怕是很难办到。”

  石玉道:“她偷不到,也不会偷,那里管制很严……”

  唐琳道:“那要她帮什么忙?”

  石玉道:“就在下所知,那药库,列入了崔家坞机密重地之一,开启那库门的钥匙,崔五峰亲自保管。”

  唐琳呆了一呆,道:“石兄的意思,可是要她偷钥匙?”

  石玉道:“对!在下正是这个主意。”

  唐琳沉吟了一阵,道:“这件事,只怕相当的困难,这崔家坞的机密重地,也决非那座药库一处,崔五峰身上如若真的带有钥匙,也不会只有那一把,她如何分辨得出来。”

  石玉笑一笑道:“唐兄,这些事,并不困难,困难在花凤姑娘愿不愿帮你这个忙。”

  唐琳道:“这个,我不知道,我一直没有跟她说话的机会。”

  石玉道:“你还敢不敢和她说话?”

  唐琳沉吟了一阵,道:“石兄,说实话,我不愿意见她。”

  石玉道:“为了大局,唐兄,何妨多想想,只要你觉着她有帮忙的可能,咱们就想一个办法,使你们见见面。”

  唐琳道:“我和花凤从小在一块儿长大,但我现在实在已经对她不太了解。”

  石玉道:“这样吧!咱们安排一个机会,你先和她见个面再说。”

  唐琳略一沉吟,道:“好吧!小弟愿意试试。”

  石玉道:“好!在下立刻准备……”

  唐琳道:“石兄,且慢,先撇开了花凤的事情不谈,对崔家坞的诸般作为,兄弟也不苟同,所以,兄弟极愿为石兄效命,不过,有几件事情,我想知道。”

  石玉道:“好!唐兄,这件事,可能要你冒生命危险,兄弟知道的,可以说的,尽量奉告。”

  唐琳道:“目下在崔家坞中的人,是不是全为贵派中人?”

  石玉道:“不是。”

  唐琳道:“那么石兄如何和他们联络上的?”

  石玉沉吟了一阵,道:“三个月前,我才知道了一种联络信号,和他们取到了联络。”

  唐琳道:“他们是什么人?”

  石玉道:“我不能说出他们是那一个门派中人,不过,他们一定是四个门户以内的人。”

  唐琳道:“哪四个门户,石兄能否见告?”

  石玉道:“少林、武当、峨嵋和意形门。”

  唐琳道:“少林、武当、峨嵋都是武林中的大门派,但意形门,却似是不太有名。”

  石玉道:“意形门是一个小门户,弟子也不算太多,但因他们五十年前,出了两位很杰出的人才,使这个门户,突然变的很有名气,使意形门成了维护武林正义的一股力量。”

  唐琳点点头,道:“多谢石兄指点。”

  石玉神色肃然的说道:“唐兄,你知道了这么多的隐秘,从此刻起,必须要为这个组合效力,不能再三心二意了。”

  唐琳道:“在下明白。”

  石玉道:“唐兄明白就好。”

  唐琳笑一笑,道:“石兄,咱们随车五卫,有几位是咱们的同伴?”

  石玉道:“何方是咱们组合中人员之一,刘文和蔡武,还没表明身份,有曾经施用四派联合预定的暗记,和他们联络过,两个人都没有反应,不过,这四大门户联合的记号,传入崔家坞中,不过两年,如是两年以前进入崔家坞的人,就不会知道这个暗号了。”

  唐琳道:“石兄,刘文、蔡武,会不会是崔家坞中的奸细呢?”

  石玉道:“看样子倒是不像,不过,崔五峰和古如兰,对玉莲姑娘并不相信,也可能派来奸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