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五章



更新日期:2022-07-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星期四,发生了骇人的大事、我见到了三角恋爱中第三主角:女医生的丈夫。

 

    他们双双来品尝洋葱汤。

 

    对于她的演技,以及胆量,我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只见她笑脸盈盈,若无其事地坐下,与丈夫有说有讲,一点不像有心事。

 

    我心中倒一宽,咦,她见了他,这倒好.他可以从头开始。

 

    母亲却很困惑,“这里面另有学问。”

 

    “你看见什么?”

 

    “这一对明明是恩爱夫妻。”

 

    “其中有诈。”

 

    “不会不会。”

 

    “也许她装得好。”

 

    “我想年轻人的情人另有其人。”

 

    我的脑筋却转不过来。

 

    母亲抱着看推理小说的态度细细分析这件事。

 

    鲁莽的我不肯做她的华生,急急把他们三个人判罪。

 

    只听得教授说:“这地方小得可爱。”

 

    “可惜只有小食,”他妻子说:“否则把整个地方包下来请客,不知多开心。”

 

    真想问她,你的小情人呢,就这样把他丢在脑后?

 

    不知为什么,人老了就会心肠如铁。

 

    他们逗留了个多小时,很满意的离去。

 

    我与母亲面面相觑。

 

    雨仍然在下。

 

    我在看一本以英国为背景的小说,书中下雨,现实中也下雨。

 

    “好吗。”有人说。

 

    猛一抬头,看到他站在我面前。

 

    大吃一惊,“你,你怎么来了?”说不出的欢喜。

 

    “那故事有了结局,我浑身一轻。”他一脸明朗的笑容,像是换了个人似,“今天打算来吃一顿好的。”

 

    “什么样的结局?”

 

    “他们分了手。”

 

    “谁跟谁?”

 

    “年轻人同女医生。”

 

    “太好了。”雀跃。

 

    “你一直不赞成他们,”他笑,“我得尊重读者的意见。”

 

    “读者?”

 

    “写小说等于说故事,情节要合理,人物要接近生活,唏,真难,顾了对白顾不得剧情。”

 

    我一直眨眼。

 

    “你说得对,我们生活在一个现实的世界里,”他惋惜的说:“人们不可能坦头坦脑单挂住谈恋爱。”

 

    “你说的故事,”我吞下一口涎沫,“是一篇小说?”

 

    他点点头,“小说的情节。”

 

    “是别人的故事?”

 

    “可以说是任何人的故事,相信在现实生活中不停地发生。”

 

    我瞪住他。

 

    他是个写小说的人。

 

    “我是个说故事的人。”

 

    “说得好动人。”衷心赞美。

 

    “谢谢你,我看得出你受这个故事感动,但愿其他的读者也有同感。”

 

    “原来你是作家。”

 

    “不敢当,我还在学习阶段。”

 

    我笑出来,他用虚构的人物与情节来博取我的感情,啊,真是天下最可爱的骗子。

 

    我浑身轻松了。

 

    “幸亏有这个好地方供我静静构思,小说在昨天脱稿,你有没有兴趣听最后一章?”

 

    “有有有。”

 

    “你要请我喝咖啡呢,我介绍姐夫来你们这里,以后多两个常客。”真的是姐姐。

 

    我们坐下来。

 

    “我说到什么地方?”

 

    “说到女主角不肯跟他走。”

 

    “是,他们约好开谈判,女主角根本没有勇气出现,而他亦觉得缘份已尽,两人皆没有到约会的地方去,一段感情就此惆怅的结束。”

 

    “什么,轰轰烈烈开始,无疾而终?”我失望。

 

    他为之气结,“读者都是贪得无厌的。”

 

    我说;“读者有权发表意见。”

 

    “这一行也太难做了,我考虑转行。”

 

    “你可以写续集。”

 

    “嗯,让我想想——”他又陷入沉思中。

 

    一脸魂不守舍的样子。

 

    看情形,故事要说得好,还真不简单。

 

    “我不讲了,”他说:“你看姐妹画报吧,这个故事下期开始连载,好不容易写完,真得好好休息,喂,替我添些咖啡,你明天有没有空,有一部电影——”

 

    这时母亲出来,向我眨眨眼。

 

    我也朝她会心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