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四章



更新日期:2022-07-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深深吸一口气。

 

    那天晚上我还为此辗转反侧。

 

    梦见他与别人的丈夫撕打起来,闹出丑闻。

 

    多么不值得。

 

    他若愿意,相信有许多女孩子会与他做朋友。

 

    譬如说,我。

 

    他个性中忧郁的一面感染了旁人,在今年的雨季中,我传染了多愁症。

 

    星期一傍晚,我才进咖啡店,母亲便朝我呶呶嘴。

 

    我转头,看过去,见到一个女客独自坐在近窗口的位子里。

 

    她有一头极浓的黑发,梳在脑后,皮肤雪白,完全不理会目前太阳金棕潮流,姿态优雅。

 

    我心碰一声。

 

    我们店里根本没有这样的客人,她绝对是第一次来。

 

    母亲很低声的在我耳畔说:“她来等人。”

 

    哎呀。

 

    等他。

 

    他们莫非是约在这儿谈判?

 

    我的一颗心像是要在喉咙跳出来。

 

    只见女主角衣着异常华丽高贵,是那种真正古典的设计,配戴饰物恰到好处,一只小小黑色鳄鱼皮皮包放在一边,虽静静坐着,风度已经表露无遗。

 

    难怪。

 

    这一切确非咱们这些十几岁只会咭咭笑的少女可及。

 

    而且可以看得出她年轻时不知多漂亮。

 

    我的一颗心沉下去。

 

    她抬起头来,叫我,“请问有蜜糖吗?”

 

    她喝薄荷茶。

 

    没一会儿,他来了。

 

    立刻趋向前去,吻她的脸颊。

 

    奇怪,看上去感觉十分温馨,倒不是火辣辣的。

 

    我用手托住头,看着他们。

 

    他们俩低声商谈,我一句也听不到。

 

    相信我,做旁观者的滋味并不好受。

 

    无论怎样,他们今天应该作出决定。

 

    母亲说:“看样子,她对他也是真的。”

 

    我问:“你怎么知道?”

 

    “她不像故意玩火那种人。”

 

    我亦有同感。

 

    “那么谁是坏人呢?”

 

    “没有人是坏人。”

 

    “可是每一个故事中,总有人患有人奸,不然谁修成正果,谁得到报应?”

 

    “别傻了,看情形他们三人,加上两个孩子,全是牺牲者。”

 

    “她会跟他出走吗?”

 

    “不会。”

 

    “啊。”

 

    “她太矜贵,完全不是野玫瑰格调,她才不会放弃家庭事业。”

 

    我略略放下心,愿意相信母亲的眼光。

 

    这两个人是怎么爱起来的?原以为是很龌龊的一件事,待看到女主角,才知道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们谈了大半个钟头,才叫结帐。

 

    他为我介绍,“我姐姐。”

 

    姐姐?当然,我朝她笑笑。

 

    那位高雅的女士与我攀谈,“听说你们的洋葱汤做得最好。”

 

    “是,几时试一试。”

 

    “改天有空一定要来尝。”

 

    他送她出去了。

 

    那一夜,他没有再来。

 

    第二天,他也没有来。

 

    完了,他再也不会出现。

 

    他跟她跑掉了。

 

    每天傍晚,我便密切注意店门,盼望他会推门进来,但自星期一之后,一连三天,都没有看见他。

 

    我还以为我们是朋友呢。

 

    有什么决定他也不与我说一句。

 

    这样私人的决定,也很难开口告诉别人吧!尤其是萍水相逢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