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华音流韶外传·凤仪 > 正文 > 十、第七日之天都

十、第七日之天都




更新日期:2022-07-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又是黄昏。

    相思坐在镜台前,她痴痴看着镜中的自己。那如花的容颜,今日就将有归宿了么?从此再不是自伤自怜,而是有人与共了么?

    相思的笑容里沾染着一丝惆怅,她的面前摆满了胭脂水粉,但她并没开始装扮。她要再看一眼这清水的容颜,那将被红盖头盖住的记忆。

    华音阁中的丝弦之声渐渐响起了,是迎亲的队伍出动了吧。

    相思开始微笑。

    贺客满堂,几乎已罗列了江湖上所有有名的人物,以及朝堂中所有的高官显爵。公主与华音阁主的联姻,又有谁敢不来贺喜呢?卓王孙端坐在高堂上,满堂兮美人,但他的脸上却绝没有一丝笑意。

    他身上也只是随便的装束,因为他并不觉得这是个喜庆的日子。

    这是个杀人之日。

    看着周围这么多笑脸,他只觉得很好笑,他突然很想看看鲜血溅在这些人脸上是什么样子。他们会惊恐么?会喜悦么?

    他只盼着这一切快快结束,他好前去相思湖边,收获他这七日的果实。

    他将收回自己的剑心,他的力量,只有他自己能够控制,然后,他将赐给小鸾健康的生命。因为,这是他答应过她的。

    丝弦之声更响,让人心中一阵烦乱。

    他意已决,又为了什么而烦乱?

    杨逸之静静地立在湖边丛林中,露水打湿了他的衣衫,但他一无所觉。

    他的目中尽是痛苦之色,因为他知道等待相思的,是什么。

    而这一切,竟是他一手带来的!

    她的幸福,要由他来毁灭么?

    杨逸之握紧了拳头,他心中忽然充满了对自己的愤怒。

    相思的微笑重叠在镜中,恍惚映不真实的影子。鼓乐远了又近了,却没有到这湖边来。他们一定会来的,规矩是要转一段路的。

    相思拈起一盒胭脂,打开。一滴清泪滴在胭脂上,立即那呆滞的红鲜艳起来。好啊,不需要再润和了。相思将所有的妆粉都打开,对镜妆饰起来。

    那份幽静的美丽,就随着纤指的轻勾,慢慢清晰起来。那是岁月久待的美,那是满心满愿的美,跟垂叠在一边的大红嫁衣正相称。

    鼓乐已经寂了,他们也该歇息一下吧,山路难走。

    相思望着自己镜中的容颜,轻轻地,一根一根地,描画着秀眉。花前月下,这份美丽足够相守了。

    她非常仔细地匀着脸上的妆,是的,要慢慢描画,要足够的美丽,才对得起这守护多年的岁月。

    杨逸之目中痛苦之色更重,他知道,公主已被鼓乐接了过来,已经到了华音阁之中,但相思却依旧微笑着,在描画着自己的新娘容妆。

    他看着她披起嫁衣,戴上凤冠,静静地坐在小木屋中,等候着。

    她在寂静中等着,等着那永远不属于自己的花轿。

    杨逸之浑身都颤抖起来,他终于忍不住,踉跄冲了进去:“你死心吧,他不会来接你了!”

    话一出口,他忍不住惊讶――自己怎么会这么说!

    相思被他的出现一惊,但随即幽静地笑了笑:“他一定会来的,这湖,这屋,都是我们共有的,他一定会来的。”

    是的,在湖边,卓王孙才是卓王孙,相思才是相思,一入阁中,就全都变了。所以,只要他再来湖边,所有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就会记起我,记起送我的嫁衣。

    相思静静地想着,杨逸之的出现让她有了不祥的预感,眼中禁不住蕴起了泪水。

    杨逸之看着她的泪,嘶声道:“嫁衣是千利紫石送过来的贺礼,放在了装冥蝶的箱底。他本不知道,有这件嫁衣。”

    相思笑道:“你错了,是他把这件包裹,放在我枕边的。”

    杨逸之无语。他不能告诉她,那天送她回小屋的人是他。更不能告诉他,他也是无意中捞起这个包裹,放在她枕下。

    相思依旧在笑,但笑意中已经透出隐隐的不安来。

    这屋,这镜台,也许都可以忘记,但那飘飞的回忆呢?那拈在他手中的那朵莲花,那一条条木桩搭成的木屋,他们一齐偷偷逛集市,没钱了只好去当铺,还跟地痞打了一架……这些,与其说是礼物,不如说是积攒的回忆。

    礼物在年轮的沉积中会消散,但回忆,却永久不灭,刻在寂寞人的心中,被午夜惊醒的梦时时捧持在心。

    那是她生生世世的爱。

    杨逸之的颤抖越来越烈,若不是他带吴清风来,也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他口口声声要守护她的幸福,如今却亲手将她推向了一场骗局――最残忍的骗局。

    他怎能一直站在夜露中,看她绝望的哭泣?他怎能继续躲在暗处,听她心碎的声音?

    杨逸之一咬牙,用力握住相思的手:“走!我带你去找他!”

    相思一惊,正要挣脱,抬头时却被他的神情一怔。

    她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神情。那个一直宛如魏晋名士般翩翩风仪、卓然高举的人,如今却已被痛苦与怒意占据。

    他一字字道:“我绝不能让他这样对你!”

    风月剑气卷起相思的嫁衣,向华音阁冲去。

    那里,鼓乐煊赫着喜气,正浓。

    朱紫藻绣,是公主的鸾驾。最华丽的嫁衣掩住了她的容颜,但掩不住皇家的气象,贵胄的尊严。礼官大声唱着,用最谨严的古礼敦促着这场婚礼按照最雍容的程序进行着。

    卓王孙脸上绝没有半点笑意,他的目光偶尔注目的是,是悬在高堂上的天舞宝轮。

    因为这是大神的法器,所以被当作公主嫁妆的第一物,珍而重之的放置起来。卓王孙的目光从未在公主的身上停留过。喜气卷天,奇怪的是,他的心竟然宁静无比,宁静得连一丝思绪都没有。

    这不禁连他自己都诧异起来。这喧阗的鼓乐,似乎是别人的,被盛在一只精致的水晶匣中,虽然近在眼前,但却永远不可触摸。滔天的繁华与富贵,却不是自己的,不是。

    那么,什么是自己的呢?卓王孙的心中有些怅然,他忽然想起了满天蝶舞的湖心中,那团盈盈的月华。

    那是自己的么?

    他忽然很想,很想再看一眼,那时的月光。

    如今,窗外的月光又是怎样的呢?

    突然,大堂的门被轰然推了开,杨逸之拉着相思的手,跌跌撞撞冲了进来。

    卓王孙的脸刹那之间一片冰冷。

    是的,这是个杀人之日!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掌中升腾而起的丝丝杀气,它们在盘旋着,飞舞着,带起尖锐的啸声,提醒他取回他所有的一切。

    这世间的一切,本该都是他的!

    杨逸之冲到他面前,一字字道:“你……你不能这么做!”

    卓王孙淡淡看着他。

    杨逸之的脸色苍白异常,这是激怒攻心的白,是气急败坏的白。

    卓王孙忽然觉得有些有趣,因为他从未见杨逸之这样失态过。就算在对战无与伦比的姬云裳时,杨逸之仍然是从容的,镇静的,但现在,他却失去了他所有身为剑客的尊严。

    既然失去了,那就该死。

    卓王孙冷冷道:“我不能怎么做?”

    杨逸之用力将相思推到他面前:“你……你不能这样对她!”

    他的眼睛变得一片赤红,怒声道:“你既然尚公主,却又为什么要欺骗她?你为什么要让她受着煎熬,却又心安理得地享受着这花烛夜?你……你能感知到她的心么?”

    他怒吼着:“你能否体会,她独自一人在湖边穿起嫁衣的心?你……你怎能这样!”

    他的怒气化成烈火一般的狂炎,向卓王孙奔袭而来。但卓王孙的脸色却仍然那么淡:“这不正是你要的么?是你让我尚公主的。”

    杨逸之喝断道:“现在不是!”他将相思拉到卓王孙面前,一字字道:“我要你娶她!”

    此话一出,四坐皆惊!

    尚公主的大典,岂是儿戏?

    人皇之命,天下瞩目,满堂宾客,全副鸾驾,他竟要喝令新郎让出来,留给另一个女子?!

    卓王孙依旧冷笑,他转头看着吴清风,看着杨继盛,讥诮的道:“两位大人,莫非这也是你们的安排?”

    吴清风眼睛微微眯起,看着狂怒的杨逸之,他不明白杨逸之为什么这么怒,但他隐约觉得,事情变得有趣起来,所以他没有说话。

    杨继盛却怒了起来。他绝不容许公主的婚礼被自己的儿子搅乱!他怒声道:“逸之,你疯了么!”

    他那苍老的声音宛如一只鞭子,狠狠抽在杨逸之的身上。

    杨逸之眼中忍不住一热。

    多少年了,这是父亲大人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这证明,他还把自己当作儿子看待。这当众的一声“逸之”,是原谅,是恩赐,也是要挟。

    多少年了,他岂不是在等这一天,等他的父亲,重新叫他的名字?

    他拉住相思的手,也有一些颤抖。公主大婚,岂是儿戏!他隐约能看到父亲眼中的期望、愤怒甚至哀求。

    自己若还不放手,父亲的那一点谅解又将重新失去,而且再不会有。

    刹那间,他有一丝清醒。

    相思惊惶的看着他,看着卓王孙,也看着众人,不知过了多久,她苍白的脸上终于透出一个凄凉的笑:“算……算了,我本不求什么的!”

    大红的嫁衣碎在泪水里,这泪水碎在喜堂上。

    一切都已破碎。

    本不应该这样的……杨逸之被她的泪水一怔,竟忍不住退了一步。

    无论面对多强的对手,多盛的剑气,他都重来没有退过。而今天,他为眼前这女子的眼泪,一退再退!

    他用力地摇着头,突然立定身形,嘶声道:“不!”

    这一声呐喊,穿透了喜堂,让整个夜色也为之颤抖。

    他猛地含泪仰头,仿佛是替自己解说,又仿佛只是说给自己听:“我本以为生命会有许多的意义,于是不惜禁锢了自己的心,去完成这些意义,但现在,我却已顿悟:生命所有的意义,就是守护所爱的人,让她永不流泪。”

    他深深凝视着相思,缓缓道:“我爱你,所以,我决不能看你流泪。”

    他的神情中满是坚定,坚定得有些疲倦。这本是他永远都不会说出来的话,但现在说出了,他竟然只感到了解脱,而并没有羞怯或者悔恨。

    但大堂上瞬间寂静了,因为他的话太震撼,太愕然!

    他的话宛如强雷,劈中了所有的人,又宛如大风,将他们的镇静吹走,只留下了惊骇。

    这是惊世骇俗的一句话,但杨逸之却只是淡淡地说出了。

    他知道,他说出之后,他面对的,将是他的父亲,卓王孙,天下。但他不管了!

    那沾染嫁衣的泪水,让他不再管那些顾忌,他要痛痛快快说一次,痛痛快快做一回真正的杨逸之。

    这一回,他将只忠于自己的心。

    这颗心,再不为了天下、为了家国而犹疑,而只用来守护所爱的人。

    为此,他不再退步,而是勇敢地扬起头来,面对着所有的震骇与蔑视。

    卓王孙的目光迅速地变得冰冷,寒光般盯着杨逸之,但杨逸之却绝不躲闪。他的目光中,竟只有一片纯净。

    因为那是他的心。

    卓王孙心中忽然升起了一股难言的情绪,烦乱与怒意瞬间升腾交织。他冷冷一笑:“你爱她?”

    杨逸之重重的点了点头。

    杨继盛的期望终于化为怒吼:“畜生!你还有没有廉耻!还不快些滚下去!”

    杨逸之无言,他只是注视着卓王孙。

    他的一生,本只是为了重得父亲的认可――但如今,他悍然不顾。

    卓王孙冷冽的杀气喷薄欲出,宛如九天雷云将他笼罩。这是天下无敌的力量――但如今,他绝不退缩。

    天下英雄都在观看着,他是他们的盟主,他本应该成为他们的楷模,他们的依赖,但或许明天,他就将遭到他们一致的唾骂――但如今,他绝不动摇。

    他所求的,并不是要得到她的爱,他只是要卓王孙好好对待相思,体会一下她的心。那么,他就算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

    卓王孙游移的杀气终于缓慢成型,他嘴角浮起一个讥诮的冷笑:“你终于肯说出来了?”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心绪仿佛被某种无形之物深深一触,他不禁霍然惊觉,自己的语调中,竟夹杂了一丝嫉妒。

    杨逸之终于肯说出来了,而自己呢?自己到底在抗拒什么,追求什么?

    卓王孙全身杀意猛然一提,将这些杂乱的思绪摒弃开去。只这一瞬,他全身又已被凌驾一切的杀意笼盖,正是这杀意,让他高高在上,完美无缺,不容谛视!

    是的,这才是卓王孙。是生杀予夺的王者,是执掌毁灭的神祗。

    但这一切,相比一颗为爱人守护的心,到底谁更重要?

    卓王孙缓缓回过头,对相思道:“你知道么,今夜,我本要送给你第七件礼物的。”

    相思摇了摇头,泪水簌簌落在大红色的衣襟上。

    寂静的喜堂中响起“唰“的一声轻响,是卓王孙缓缓拔剑。

    天都剑,数百年没有沾过鲜血的天都剑。

    “这把剑,是最后的礼物。我将用它杀死你,取回我的剑心……此后,我终身再不用剑。”

    剑光宛如前世的梦幻,透空而下,相思似乎站立不住,跌倒在地上,直到这时,才啜泣出声。

    杨逸之身子再度剧烈颤抖起来!

    剑!居然只是为了剑!那么心何在?相思的心意就不如一把剑么?

    卓王孙傲然凝视着喜案上的天舞宝轮:“就算是大神的法器又怎样?这天下并无我不能之事!”

    杨逸之突然大笑了起来,他的泪水也因之点点溅下。他狂笑道:“这个理由就对你这么重要么?”

    他突然出手,喜堂中的光芒突然一暗,就宛如有形之物一般,迅速向杨逸之汇拢而去,化作一团精亮的光芒,卷绕在他的手间。杨逸之狂笑之声不绝,那光华倏然脱手而出!

    冷光浸浸,喜案上的天舞宝轮,突然炸开,化成粉末碎片,落满了整个喜堂。卓王孙一声怒啸,杀气陡然螺旋而上!

    杨逸之惨然笑道:“那么,这个理由不存在之后呢?”

    卓王孙杀气凌空翻卷,他的双眸变得宛如两点寒星,罩住杨逸之!

    他真真正正动了杀气,他必须要杀死这个人,因为这人不但撄了他的逆鳞,更重要的是,他毁灭了他守护的理由。

    他的杀气卷绕天际,悍然挥舞着,厉声道:“拔你的剑!”

    杨逸之大笑道:“剑在!”

    当世两股最强的力量,轰然撞在一起。这次,他们谁都不打算再留一分力!

    如果不能灿烂地飞舞着,那就灿烂地死去吧。

    相思的泪已干,她苍白的纤手紧紧抓住嫁衣,突然拔身而起,向两人剑意锋芒最盛处冲去。

    这个世界,离开了湖边的这个世界,迟早会变的。这不是我的世界,那么,就让我死去吧!

    她爱的人与爱她的人,即将性命相搏。但她却不知道该将这最后的眼眸投给谁。

    难道这一切的苦痛,都是为她而生么?

    嫁衣托着最美的容颜,还未升起,就要开始凋谢。青春与欢喜,都在这寂静的锣鼓中枯萎着,再没有半点繁华。

    剑光陡然盛起,却也如无声的烟花,围绕着这袭嫁衣,轰转,绽放,爆裂。于是嫁衣片片化成蝴蝶,交互起舞着,也是寂静的舞蹈。

    相思力已尽,心已竭,摔倒在地。

    剑光跟着熄灭。杨逸之踉跄后退,他的衣襟上已染血。

    卓王孙持剑而立,天都剑平举身前,一如渊停岳峙,没有丝毫的颤动。

    只是他的心,是否也是如此沉静?

    杨逸之怆然一笑,止住了后退,俯身咳血。

    这一剑,他败了。败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剑道终极,在乎心意诚静。而那一刻,他的心已乱,心乱,则再不诚于此剑。

    于是,就连伴随多年的梵天之剑也已将他抛弃。

    天下的一切都已背离了他,他又成了那个一无所有的少年,孤独的站在这铺天盖地的繁华中,站在天下最强的对手面前。

    那一刻,他一无所有,唯有他的心。

    守护的心。

    卓王孙垂下衣袖,一缕鲜红的血痕从他袖中蜿蜒而下。

    杨逸之那一剑,还是伤了他。

    卓王孙一拂袖,血迹催散,仿佛也拂去他心中的最后一点犹豫。

    他将天都剑再度举起,凝视着相思,淡淡道:“现在到你了,杀死你,我的剑心便只属于自己。”

    剑心?只是为了剑心么?

    相思抬起头,她无声的眸子映在天都剑上,却直照进卓王孙的心中。

    卓王孙的心忽然颤抖了起来。

    只是为了剑心么?

    剑在手中!

    心却在何方?

    卓王孙忽然感受到莫大的茫然,他忽然有些疑惑了起来。自己追寻的,究竟是什么呢?

    皎洁的月华忽然照在了他身上,他就沐浴着这仿佛自九天而来的月光,问着自己。这月华又仿佛是从相思的眸子中所发,一丝一缕,缠住了他的心。

    于是他的心颤抖。天都剑仿佛感受到了什么,嗡然长吟起来。

    杨逸之向前跨了一步。

    这一步几乎用尽了他全部的力量,因为,有的决定是要用一生来下的。

    卓王孙心绪更加烦乱:“你……你不是只有一剑么?还想做什么?”

    杨逸之惨笑着,嘴角的鲜血随着这笑声一齐滴落:“是的,我只有一剑,那是因为,我要挥出第二剑,就要用我的命,我的血。但现在,我要命何用,要血何用?”

    他的眼神中有着决然,他没有看相思。因为,他并不知自己的坚持能否给她带来幸福。但,至少他要为她一战。

    他的指间再度有了光芒,血光。

    这是他生命燃烧的光芒,也是他全心、全身的一剑,哪怕这一剑,将燃尽他所有的生命。

    梵天之剑,终于要焚身挥舞,只为要倾情一次,为所爱的人争辩一次,呵护一次,灿烂一次。

    而后,他的一切,都将燃尽焚灭,化为尘埃!

    光华砰然爆散,杨逸之的剑挥出。天都剑也在这一瞬间劈下。

    这一剑,将他的精气神全都抽走,他变成了一个空壳,一个没有生命,没有思想的空壳。但杨逸之却笑了起来。

    在卷舞冲天的剑气中,在无力的惨淡中,他笑着。

    就算天下人都鄙夷他,那又何妨?他知道,他的心,曾紧贴过另一颗心。这就够了。这一剑,淋漓尽致,已达顶峰。

    剑虽利,可斩得断情丝?

    红影散乱,是相思!她竟然挡在自己面前。

    杨逸之一惊,猝然收剑。

    就在这片刻的犹疑中,天都剑宛如怒震之天魔,轰然击来,一剑就击碎了他全部的经脉。杨逸之溅血跌了出去。

    怆然龙吟,天都剑也脱手而出,锵然坠地。

    相思一声惊叫,急忙跑过去扶住他。

    卓王孙望着掌心的伤痕,满脸冰冷。他傲然跨步,向相思和杨逸之走来。

    杨逸之奋力挣扎,鲜血从口中狂涌而出,但凭着意志力,他依旧坐了起来,竭力想要护在相思的身前。相思用力挡住他,哭道:“算……算了,我不值得、不值得!”

    杨逸之回过头,鲜血迷茫的他的眼睛,然而他还是努力睁开双眼,注视着相思。

    他很想对她说,值得。

    她值得他抛却了所有一切去爱,但剧痛撕裂着他每一寸肌肤,他说不出来。

    当他拥有一切的时候,他什么都不能给她。如今,他一无所有,却要守护她一次,守护这朵风霜残谢的莲花。

    他的血,点点落下,那袭永不染尘的白衣,也沾染上斑驳血痕。他终于支撑不住,躺倒在冰冷的地上。

    相思哭泣着,在他身边深深跪了下去,用力摇着他的身体,呼喊他的名字,他却再也无力回答。

    清泪从她眼中不住坠落,落到杨逸之半面浴血的脸上。

    若他能听到,也该欣然吧。

    为她放弃一切,终于换来她的数声呼唤,一捧眼泪。

    卓王孙缓缓在他们身边停住,眸中最后一点温度也已冷却。

    她竟然抱着另外一个男人。

    那么,我更可以杀她了。

    只是――理由已经如此充分,为什么还是不能下手?

    卓王孙心中竟有些茫然,目光偶然落到杨逸之身上。

    鲜血,将他的白衣染得绯红。

    全力一击中,他为她仓猝收剑。这个动作,足以让他筋脉尽断。或许,他永生都不能复原,又或许,他根本撑不过三个时辰。

    孤独寂寞的江湖,这两个几乎站在顶峰的人,是永远的对手,也是唯一的朋友。然而,这一剑却出得如此之重。

    卓王孙心中微微发涩,忍不住伸手想去探他的脉息。

    “住手!”相思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声音是如此尖利,连她自己也禁不住吓了一跳。

    卓王孙脸上冷漠依旧,他突然将相思拖起,向一旁扔了出去,而后,他伸手扣向杨逸之的胸前大穴。

    “住手!”相思的声音都已经变调,他却无动于衷。

    他到底要作什么?难道还要赶尽杀绝?

    相思温婉的心中第一次被盛怒鼓涌:“住手,住手!”冰冷的剑光晃花了她迷茫的泪眼,她猛地拾起地上的天都剑,向卓王孙刺去。

    泪水迷茫了她的双眼,恍惚中,他一动不动。

    相思一惊,就要收剑,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

    长空血乱!

    血肉发出破碎的闷响,天都剑已透体而过!

    血影满天,一如那湖边盛开的莲花,一如那月光下飞舞的彩蝶……

    相思惊惶的松开剑柄,望着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她根本没有想到,他竟没有躲闪,甚至没有留下一点真气护体!

    卓王孙缓缓回头,冷冷的看着她。

    长剑从他肋下透出,鲜血沿着剑锋,不住流淌,在地上盛开出一朵血花。

    他的血。

    他嘴角浮出一个讥诮的笑意――因为她,因为自己,也因为眼前的一切。

    唰的一声,他竟从体内将长剑缓缓掣出。

    多少年了,绝没有人这样伤过他,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再有。

    剧痛,第一次如此真切的布满全身,但他的心,却如此之空。连那长剑划破血肉的声音,也仿佛来自天际。

    ――鲜血,宛如那一朵莲花,盛放在他的手中、她的眼里,他清晰地记着,她那含羞的表情。

    大团的血云在两人之间绽放、飞舞、最终凋零成泥。

    ――那湖边的偎依,月中的蝶舞,水中的恬然,究竟是他想要的,还是他要逃避的?

    卓王孙终于将天都剑再度举起,剑身沾满了他的血,而剑尖,却已对准了相思。

    ――这七日中,我将奉出我的心、我的血,但七日后,我将杀你。

    卓王孙的心痛了起来。

    这一剑,痛彻神髓!

    相思泪眼看着他,她的眼睛已经模糊,看不清楚,只见剑芒闪烁,这是冷彻的光芒,将所有因缘隔绝。

    相思慢慢站了起来,迎向这团光芒。

    或许,她早就料到了这个结局,所以,她才那么希望有个小木屋,有个镜台,有一段他们两个人的经历。那不是礼物,也不是经历,那是回忆――是剑芒纷飞的撕心裂肺之后,可以静静拥抱着的回忆。

    或许,她早就知道,那个人,迟早会拿一把剑来,这么对着她。

    只是她没有想到,这柄剑会事先沾满了他的血。

    罢了,罢了,这样的结局,已经超出了她的期望。

    所以,她纤手用力,将衣衫扯开,露出胸前凝滞般的肌肤。

    不知何时,凝脂也被血泪沾染,晕开一抹淡淡的水红。

    如果自己真的有他要的剑心,那就给他吧。这颗心,这份情意都不能陪伴他,那就让他所谓的剑心去陪伴吧。

    天都剑悲鸣着,仿佛知道这天地中将会飞舞着无尽惨烈。

    卓王孙冷冷看着她,看着这抹淡淡的水红。

    鲜血,在他们之间纵情流淌,仿佛这世间空幻的花朵。

    那盈盈浅笑的莲花,那曼荼罗阵中的重重幻境,岗仁波吉峰上的纷茫大雪……

    他这一生,有多少是与这抹水红一起度过的呢?没有了这淡淡水红,他的一生,又将会怎样?

    卓王孙忽然有了一丝迟疑。

    一天一件礼物,每件礼物都是我的心,我的血。七日之后,我会准备最后的礼物,给你。

    这七日,他真的只是为了准备这柄染血的剑么?

    身上的伤口隐隐作痛,卓王孙烦躁了起来。第一次,他觉得自己的心仿佛燃烧般的疼痛,思绪许久不能宁帖。

    这感觉让他极为心烦,他忽然提剑,向这抹水红刺了下去。

    恍惚之中,他忽然听到了一声裂响――那是心,破裂的声音。

    天都剑长鸣声响彻了整个喜堂,这一剑正正刺在相思的心口上。

    相思踉跄后退。但她没有受伤。

    天都剑断了,齐齐地从剑柄上折断!

    传世千年的神剑,仿佛也承受不了这份哀伤。

    相思看着卓王孙,这眼神中有伤心,有愤怒,有痛悔,也有深深的失望。但终于,这眼神转为冷彻,面对陌生人的冷彻。

    然后她倒了下去。

    剑气没有挫伤她,伤的、死的,是她的心。

    剑动的一瞬间,她的世界就已分崩离析。

    不需焚灭就成灰,当她醒来的时候,还有泪可以流淌么?

    大红的嫁衣在地上徐徐铺陈开去,一如她脸上那尚存的嫣红。

    却不知,她是谁的新娘。

    卓王孙下意识地伸手出去,想要扶住她,但他的手凝止在半空中,什么都没有抓住。

    良久,他终于怆然一笑,从她身边走开。

    他重新登上喜堂最高处,对呆若木鸡的宾客一挥手,示意尚公主的庆典继续。

    四座无言。

    而他,重重跌坐在堂中的座椅上。

    伤口处的穴道已经封住,鲜血流势渐缓,终会凝结。而他心中的伤,又要流血到何年何日……

    鼓乐依旧振振响起,吴清风催促着所有的一切赶紧重新开始,想掩饰掉这满堂血痕。但风,却吹过来吹过去,吹不尽这繁华的伤悲。

    喜幔,歌舞,欢笑,一切都在等待凋谢。正如没有人在意的杨逸之,躺在喜堂的角落里,看着这刻意兴起的繁华。

    这些统统都与他无关了,他在心底想着,流动的血也让他感觉不到温暖。也许,该是将这些都放下,睡一觉的时候了。

    反正他也不必再在乎。只是相思……

    相思……

    (完)

    后事请见《华音正传之雪嫁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