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三、剑心



更新日期:2022-07-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武成业惶恐地站在这绝巘之巅,他永远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他找上,但他知道,自己的命已经不久了!

    他有些畏缩地看着对面傲然站立的卓王孙,他甚至不敢出手,也不敢逃跑。卓王孙手中是一柄重达三十三斤的铁剑,武成业知道,这柄剑叫做啸阳剑,乃是他最好的兄弟,陈暮松的佩剑。

    他知道卓王孙的习惯是用名剑杀名人,心中不禁涌起了一阵自嘲:原来他们合称松林双义的江湖汉子,在华音阁主的眼中,还是名人啊。

    卓王孙的眼神很淡,似乎在他的目中,只有那悠远的白云。他的话语也很淡:“啸阳剑的主人本是你最好的朋友,但他永远都不知道,当年联合连云双虎暗算他的,就是你。所以,我才取了啸阳剑来杀你。”

    此话一出,武成业的脸色登如死灰。这件事本没有第四人知道,他在此事发生后不久,就杀了连云双虎,怎么会被他知晓?他惊恐地抬起头,却看到了卓王孙冷冷的眸子。

    那是空绝天下的眸子,那是卓出尘外的眸子,那是悠远浩瀚的眸子,武成业仅余的一点斗志全都冰消瓦解,他突然返身,从悬崖上跳了下去!

    他宁愿摔个粉身碎骨,也不愿对着这个已没有任何感情的人!

    但剑光就在这瞬间裂空而起。

    剑光并不强,但带来了风,这风一瞬间就充满了整个山顶,然后悠悠扬了出去。天地苍茫,身寄如尘,这一剑倏忽之间已化身为天地洪炉,将武成业完全罩住。武成业恐惧地发出一声大叫,就在他叫声刚发出的一瞬间,他的双足凭空从身体上斩落,然后是他的腿,他的腰,他的身,他的颈,最后是他的头颅。他的身体一分一分整齐地断绝了,伴随着这恐惧的惨叫。

    风并没有停,啸阳剑随着武成业分散的尸体坠落悬崖,再没有赢得卓王孙一顾。因为他知道,这柄铁剑在空中就将再度将武成业的尸体整齐地穿起,然后钉在悬崖底上。这是他的武功,他的剑法,不需任何的怀疑。

    然后,卓王孙的目光抬起,盯在了另一个人身上。

    如果不是他的目光,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个人的存在。

    他绝不平凡,他的长相很清奇,他的神态很傲岸,他本是个让人想不注意都不行的人,但一置身于天地之间,他就仿佛已与这云、这风融为一体,再也不分彼此。

    他的清奇,是山松山石之清奇;他的傲岸,是白云青天之傲岸,已变得平平无奇。

    现在,卓王孙的目光停驻在他身上。

    他的武功虽然微不足道,但江湖中每个人都知道,铸剑第一大师钟石子不但能铸出天下最好的剑,还能品评天下最精微的剑法。卓王孙自然也是因为他的眼光而将他带来,看自己杀人。

    钟石子缓缓闭上眼睛,他的神情有些萧索:“十年之前,我曾见过阁主这样的剑法。”

    卓王孙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钟石子一定会说下去。

    “那时锋芒最劲的门派还是天罗教,我爱剑成痴,于是悄悄潜入天罗教总坛西昆仑山,想要偷看天罗教主的剑法。因我一直相信,只有通晓了最强的剑法,才能炼出最好的剑,但我没想到,我竟见到了我从未想象过的剑法……”

    他仰起头,已沉浸在那段回忆中,喃喃道:“那本不是人能施展的剑法,天罗教高手如云,却都挫败在这剑法之下,连教主都未能免。我震撼之余,不顾一切冲上去,问他这是什么剑法,他微微一笑,告诉我,这是剑心诀。他不修剑意,不修剑气,却以剑为心,以心为剑,修的是剑心。我一闻之下,登时如痴如呆,因为我爱剑成癖,但却从未想过可以以剑为心。他这几句话,让我对铸剑之道有了极深的领悟,从此我铸剑便不再以火以煅,而是以心以血。”

    他的目光凝视着卓王孙:“你的剑已天下无敌,因为你也已有了剑心。”

    卓王孙目中露出了一丝讥嘲之意:“可我从未修习过剑心。”

    钟石子微微笑了笑,他的笑容中尽是苍凉之意:“天下要道殊途同归,修炼到了极处,都是差相仿佛。于长空以天纵之才,将剑中要道明白地说了出来,阁主不过是能行之而未言之而已。

    他直视着卓王孙的眼睛,声音突然一沉:“珍惜那个人吧,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剑心的。”

    卓王孙止水般的眸中也禁不住兴起一层涟漪:“你是说,我的剑心是因为一个人?”

    钟石子不再看他,缓缓向山下走去:“我的弟弟一直想超越我,成为铸剑第一人,但他从不知道,我情伤心死之后铸剑,铸的并不是一柄柄神兵利刃,而是我的感情……剑无情,人却有情,高手所挥出的哪一剑,不是情之所至呢?”

    他的身影被回环的山势隐没,氤氲在天地悠悠中,卓王孙忽然从心底升起了一股冷意。

    你有天下无敌的剑法,但她却是你的剑心。

    那你的剑法再强又如何,这样的无敌的剑法,你又能控制多少?

    君临天下的卓王孙,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冰冷,同时,他的愤怒不可遏制地迸发。

    他是天下的王者,绝不允许任何人,来撼动他剑与威严,他的剑心,必须是他自己,而不属于任何人!

    谁,到底是谁,悄无声息的撼动了他的威严?

    那抹水一般的淡红,仿佛垂天的朝霞,在他的眼中浮现着。

    他知道,如果牵挂萦绕于他心的,不是步小鸾,那就一定是她。

    必定是她。

    他的心中忽然多了一份讶然,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开始牵挂她了呢?难道她不是永远跟随着他,绝不会背离的么?难道他不是一直对她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么?难道他不是掌控着她的一切,正如别的所有的人一样么?

    难道、她、不仅仅、只是、那千万人、中、的、一个么?

    卓王孙第一次这样问自己。

    这实在很像是个精心编造的一个谎言,卓王孙本该冷笑才是,但他却发觉自己笑不出来。

    因为,他就是为了证实这一点才来杀武成业的。

    吴清风或许会骗自己,但钟石子不会骗自己,他手中的剑不会骗自己,更重要的是,他的心,不会骗自己。

    或许在这个天地间,他需要守护的,并不仅仅只是步小鸾一人,还有另一个,他一直故意去漠视的人。

    或许,他早就隐隐预感到,若不刻意的去漠视、疏远她,他的心,迟早会被她的柔情牵绊?

    你的剑天下无敌,但你的剑心,却是另一人。

    那个水中红莲一般的女子,淡淡的,与世无争的,却悄悄改变了一切……

    山野冷冷的风吹来,卓王孙矍然而醒,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的剑只是他的,绝不会属于任何人!剑心或许真的是剑中最高境界,但卓王孙绝不会借助于别人达到!

    慢慢地,他笑了。他心中已有了抉定。他将直面这温情或者残酷的一切,他要证实给他的心,他的剑——只有他,才是驾驭这一切的真正王者。

    他必须要操纵这所有的一切,每一分,每一毫的变化,都是他卓王孙的意识,绝不允许任何的掺杂。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守护他想守护的一切。

    至于那抹水一般的淡红……

    七日,卓王孙在心中做出了决断。

    这七日,我将深深爱你,每日送一件礼物给你,每一件礼物都是我的心、我的血。七日内,我所有的深情都呈现给你,守护你所有的愿望,给你满心的爱。

    但在七日完结时,我的情也一起完结,那时,我将送你最后一件礼物,就是你的死。

    生与死,情与爱,都必须无法影响卓王孙,因为他是王者,只能操控一切,却不能被任何东西操控的王者。

    淡淡的莲花寂然开放,淡淡的水盈盈流动,衬出相思那淡淡的容颜。她就这样凭水立着,时光从她身边掠过,却没有对她造成任何影响。

    卓王孙缓缓向她走来,眼眸中闪动的,却是只有他才能理解的杀意。那杀意也稍纵即逝,因为他并不想在现在杀掉相思。

    他必须向自己的心,自己的剑证实,这个女人并不会让自己牵挂,然后,他才会杀掉她。

    王者又怎会留恋这世俗的一切?

    吴清风,钟石子,剑心诀,所有的一切,都是世人的规则,无法影响他。要证实他的心只属于他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深深浸入相思的爱中。

    然后,他将萧然脱出,不沾染点滴。

    他的感情,他的剑法,他所有的一切,都只属于他自己,没有人可以跟他分享这一切。而后,他才有守护的力量。

    卓王孙伸出手,握住相思的手。

    相思的心猛然颤抖起来——这么多年来,他是第一次主动去握我的手吧?

    卓王孙的心也有着淡淡的涟漪,这么多年来,我是第一次这样去握她的手罢?相思的手有一点冷,就宛如水中的莲瓣,若是握住太久,就会化开,只留下一泓粉红。

    卓王孙注视着她,他想看清这个被钟石子称作是他剑心的女人。

    是这个唯一敢在他的威严下冲撞他的女人么?是这个心总是充满着无谓的善良,想要保护这个、保护那个的女人么?

    海天之涯,曼荼罗之阵,雪域之巅,卓王孙忽然意识到,他生命的一大部分,竟是这个女人陪着他走过的。

    这个想法又一次狠狠冲击着卓王孙的杀意,他的生命,竟有这么大一部分的记忆,打下了这个女人的烙印!

    他猝然合眼,将心中升腾的杀意化为淡淡的微笑:“我们出去走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