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夜半口哨声




更新日期:2022-07-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怪声响起

    半夜里,益美突然从温暖的被窝里醒来。

    她强迫自己闭上眼睛,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却辗转难眠。

    这时某处忽然传来时钟敲两下的声音,益美一听到钟声立刻从床上跳起来,逃也似地跑到窗户边。

    (为什么我听到两点的钟声会如此害怕?镇定下来,没什么好怕的。)

    尽管这样,益美还是觉得房里似乎有可怕的魔鬼正张牙舞爪地等着她。

    无奈之下,她只好紧抓着睡衣的领子,将视线转移到湖边景色。

    此时湖水正闪着银色波光,月亮从连绵不绝的信州山脉间露脸出来。

    面对这般美景,益美的心情渐渐缓和下来。

    但是不久,益美又听到一阵“卡沙卡沙”的怪声,连忙回头看向房内。

    刹那间,四周响起一阵低沉的口哨声。

    嘘……嘘……

    (啊!半夜的口哨声!)

    益美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她听到口哨声渐渐逼近,整个人紧张得都快要昏倒了。

    益美用仅存的一点力气,摇摇晃晃地狂奔到雄策的房间。

    “益美,你怎么了?”雄策一脸担心地问道。

    “雄策,口哨……半夜的口哨声……”

    雄策歪着头,露出一副不解的神情。

    “我没有听到什么口哨声啊!益美,你是不是作噩梦了?”

    “不!我真的听到了‘卡沙卡沙’的怪声和可怕的口哨声。”

    雄策看到益美吓得全身发抖的模样,连忙用一只手搀扶着她,两人一起来到益美的房间。

    雄策马上打开电灯,小心翼翼地环顾四处。

    “益美,你看,根本没有人啊!”

    闻言,益美慢慢抬起头来向四周张望。

    (难道真是我在作梦吗?)

    第二天早上,益美把折叠式的躺椅拿到阳台上,静静地躺在上面休息。

    益美眺望着湖畔,看到她的叔叔――片桐敏郎正沿着岸边工作。

    片桐敏郎是日本相当有名的昆虫博士,现在他一只手拿着捕网,另一只手提着采集箱,准备在湖边采集稀有昆虫。

    益美跟片桐敏郎已经在这间温泉旅馆逗留了一个多月,一方面是因为她的身体状况不好,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片桐敏郎对这附近的昆虫非常感兴趣。

    益美从小父母双亡,姊姊又在去年过世,因此只剩下片桐敏郎这个亲戚。

    “益美,你在欣赏风景啊!片桐博士又去采集昆虫了吗?”

    雄策对益美露出粲然一笑。

    事实上,益美是个十六岁的美少女,只可惜她的身体一向虚弱,在没有办法上学的情况下,只好跟着片桐敏郎游历全国的昆虫保育区。

    “是的,叔叔正在湖边工作。”

    益美那张苍白的脸上泛出一抹微笑。

    “怎么了?你今天早上的脸色不太好耶!你昨晚后来还是睡不着吗?”

    “这……”

    “这样不行哦!你的身体会受不了的。”

    雄策边说边拉来一张藤椅,坐在益美的身边。

    雄策是东京高中二年级的学生,这次是利用春假来到这间旅馆打工,才有机会认识病美人――益美。

    此外,雄策经常在工作之余教益美打乒乓球、划船……希望她的身体能快一点恢复健康。不知不觉中,两人渐渐产生“来电”的感觉。

    “我们等一下去划船吧!”

    “可是……”

    “怎么?你不想去吗?”

    “嗯,我的头有一点痛。”

    “你就是运动量不足,才会像昨晚一样睡不着又作噩梦。”

    “才不是这样呢!雄策,我昨晚真的不是在作梦,而是清清楚楚听到怪声和口哨声。”

    “就算你真的听到那些声音,也用不着吓得脸色发白啊!”

    此时益美猛然从躺椅上站起来,语带哽咽地说:

    “雄策,你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根本无法了解我的痛苦与恐惧。对我而言,半夜的口哨声就是可怕的诅咒!”

    恶魔毒手

    “益美,对不起,如果我说了什么话让你生气,请你一定要原谅我。还有,请告诉我为什么你会这么害怕在半夜里听到口哨声呢?”

    益美慢慢抬起头来看着雄策,她那张泪水纵横的脸庞充满了恐惧。

    “益美,你不要怕,让我来帮助你吧!”雄策信誓旦旦地说道。

    益美还是犹豫一下,过了半晌才下定决心说:

    “叔叔叮嘱我不可以把这件事情告诉别人,所以请你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否则我一定会被叔叔骂死的。”

    “好,我答应你不告诉任何人。快说吧!”

    “事实上,我们全家都被半夜的口哨声所诅咒。据说只要在半夜里听到口哨声,就一定会遇到不幸的事情。我爸妈在去世之前,也都曾经在半夜里听到可怕的口哨声,而且他们在听到口哨声之后不久便过世了。”

    雄策听到这番话觉得很不可思议,忍不住开口问道:

    “是谁告诉你这些事情的?”

    “是我叔叔。他说我们家很久以前就受到诅咒,因此任何人只要在半夜里听到口哨声,就一定会惨遭横祸而死。”

    “益美,你真傻!难道你真的相信这种事吗?我想那。定是片桐博士在跟你开玩笑的。”

    “不!”

    益美激动得不停摇着头。

    “我姊姊在去世之前,我也曾经在半夜里听到那可怕的口哨声……。”

    益美一想到那段可怕的回忆,肩膀又开始发起抖来。

    “我姊姊一向是个很坚强的人,可是她在去世之前却变得相当无助、软弱……姊姊经常对我说,她每天半夜就会听到低沉的口哨声,当时我还以为那只是姊姊的心理作祟,还不断找理由来安慰她。后来,我终于在那个晚上亲耳听到了……”

    益美的眼底闪过恐惧的神色。

    “在四月十四日的半夜里,我睡到一半突然醒过来,正好听到有人低声吹着口哨,我赶紧跑到姊姊的房门前探听里面的动静。

    没想到,我竟然听到房里传来姊姊痛苦的呻吟声!由于房门从里面上了锁,我只好用力敲着门,可是姊姊根本没有回应我。于是,我马上冲回自己的房间,拿来备用钥匙打开姊姊的房门。

    我打开电灯之后,看见姊姊已经倒在地板上,连忙跑过去拚命呼唤她。好不容易,姊姊微微张开眼睛,用颤抖的声音对我说:‘益美,小心半夜的口哨声……那可怕的恶魔毒手……毛茸茸的恶魔毒手……’姊姊的话还来不及说完,便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益美又伤心地把脸埋进两手之间。

    雄策听到她说的话,脸色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当时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在?”

    “就只有我们两姊妹、叔叔和三个佣人在家。”

    “那么,你曾经把这件事情告诉过谁吗?”

    “我只跟叔叔提过,所以他才会跟我谈到家里被半夜的口哨声诅咒的事情。”

    闻言,雄策一直默默注视着湖水。

    这时候,片桐敏郎刚好结束采集昆虫的工作,正准备走回旅馆。

    “啊!片桐博士回来了。益美,我绝对不会把你刚才所说的话传出去,而你最好也不要再跟任何人提起这件事。”

    说完,雄策便匆匆忙忙离开益美的身边。

    接下来一整天,益美都没有再看到雄策的人影。

    片桐敏郎依然沉迷在自己的昆虫研究中,所以益美根本找不到任何可以和她聊天的人。

    “益美,早点去睡觉吧!”吃过晚饭后,片桐敏郎体贴地说道。

    “好,我先去睡了。”

    可是益美只要想起昨天晚上的口哨声,便害怕得无法阖上眼睛。

    为了打发时间,益美不经意地走到雄策的房间前敲门。、

    “来啦!”

    当雄策看到益美站在门口时,忍不住惊讶地瞪大眼睛。

    “益美,你怎么来了?”

    “我睡不着,所以想找你聊天。”

    “哦!好!请进。”

    此时益美看见雄策的手上拿着一种像鞭子般的东西,不禁好奇地问道:

    “你在干什么?”

    “你是说这个吗?”

    雄策把鞭子往空中一挥,发出“咻”的一声。

    “这是我刚才用柳树的嫩枝所编成的柳鞭,还挺好玩的!”

    说完,雄策把柳鞭丢到床上,然后请益美坐上椅子。

    “益美,你知道片桐博士现在在做什么研究吗?”

    “不知道耶!不过,我想他应该还是在研究一些稀有昆虫吧!”

    “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片桐博士才不是在研究什么稀有昆虫呢!”

    “哦?那他在研究什么?”

    “蚊子。”

    “蚊子?”

    “是的。片桐博士每天都带着采集箱出去,等到箱里装满蚊子之后才回来。哈哈哈!很好笑吧!”

    “这……你怎么会知道呢?”

    益美大感不解地问道。

    “我是在无意间和看管湖水的伯伯聊天时才知道的。因为片桐博士拜托那位伯伯帮他抓蚊子,然后每天提着采集箱去伯伯那里买蚊子。哈哈哈!”

    益美听出雄策的笑声里有一些嘲讽的意味,于是满脸不悦地沉默以对。

    “怎么了?你怎么突然不说话?哦!对不起,大概是我说错话意你生气了。别嘟着嘴嘛!我来泡一杯你最喜欢喝的热柠檬茶向你赔罪。”

    “嗯,这还差不多。”

    此刻益美的心情才好转许多。

    益美喝完雄策为她泡的热柠檬茶,接三连三打了好几个呵欠,最后竟然干脆闭上双眼,沉沉地进入梦乡中。

    见状,雄策的表情突然变得异常严肃。

    他把益美抱到床上躺着,轻轻拿起柳鞭,蹑手蹑脚地走到外面关上门。

    接着,雄策又偷偷潜入益美的房间,从里面上了锁,然后关掉电灯。

    超级大蜘蛛

    雄策在黑暗中卷曲着身体,一手紧握住柳鞭,另一只手则拿着手电筒。

    到了十二点半左右,门外突然响起片桐敏郎的声音:

    “益美,你睡着了吗?”

    片桐敏郎得不到回应,于是轻轻旋转门把,发现门已经从里面上了锁。

    “大概已经睡着了。”片桐敏郎的口中喃喃低语着。

    没多久,门外突然响起一阵低沉的口哨声。

    嘘……嘘……

    雄策一听到口哨声,勉强压抑住内心的恐惧,在黑暗中瞪大眼睛。

    随着口哨声愈来愈接近,雄策的额头上开始冒出冷汗,牙齿也发出“喀啦喀啦”的打颤声。

    当口哨声嘎然停止时,床上却传来“啪”的一声。

    雄策连忙举起柳鞭,打开手电筒往床上照过。

    令人讶异的是,一只身长三十公分以上的大蜘蛛正张开毛茸茸的脚在床上爬行。

    大蜘蛛被雄策的手电筒一照,迅速抬起前面的两只脚,摆出备战姿态。

    另一方面,雄策也不甘示弱地扬起手中的柳鞭,“咻”的一声划过大蜘蛛那两只前脚。

    大蜘蛛吓得缩起身子,雄策又拚命对着它挥动了三次柳鞭。

    就在这时候,诡异的口哨声再度响起来。

    嘘……嘘……

    大蜘蛛听到口哨声,突然爬到天花板上,一溜烟地钻进天花板的洞里面。

    正当口哨声停止的那一瞬间,隔壁房里忽然传来尖锐的惨叫声:

    “哇!可恶!是我、是我啊……”

    紧接着,隔壁房里又传来好象有人倒在地板上的声音。

    “糟了!”

    雄策一面大喊,一面冲进去隔壁的房间。

    只见片桐敏郎倒在地板上,整张脸都被刚才那只大蜘蛛毛茸茸的八只脚给盖住。

    不只这样,大蜘蛛那尖锐的嘴巴还紧紧咬住片桐敏郎的脖子。

    “可恶!”

    雄策将柳鞭对准大蜘蛛用力挥了好几下,好不容易才解决掉这只难缠的家伙。

    “原来这一切都是我叔叔搞的鬼……”

    益美看着火车窗外的绵绵细雨,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是的,那半夜里的口哨声就是他命令大蜘蛛的暗号。”

    雄策温柔地拥着益美的肩膀。

    “我想,你姊姊一定也是被那只大蜘蛛咬死的。”

    “可是……为什么昨天晚上那只大蜘蛛会反过来咬死我叔叔呢?”

    “那是因为大蜘蛛被我的柳鞭打到非常生气,因此它不管看到什么人都会乱咬。事实上,我听你说到你姊姊去世时的事情,突然想起曾经在一本书里面看到‘恶魔毒手’四个字,所以我马上跑去图书馆查资料。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是一种生长在台湾南部的毒蜘蛛,任何人只要被它咬到都会没命。再加上大蜘蛛那毛茸茸的八只脚张开很像人类的手,所以当地人都称它为‘恶魔毒手’。另外,这种大蜘蛛还有一个特殊习性,就是它很喜欢听到口哨声。

    我从图书馆回来之后,正好碰到那位看管湖水的伯伯,他告诉我说:

    ‘片桐博士每天都会来买蚊子,但是今天他却说已经不需要蚊子了。’

    我听到伯伯说的话,心里面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我猜想片桐博士一定是用蚊子来喂大蜘蛛,可是为什么他今天不需要蚊子了呢?是不是表示片桐博士今天晚上就要利用大蜘蛛来咬死你?

    为了以防万一,我只好让你喝下加了安眠药的热柠檬茶,自己再偷偷跑去你的房间查明真相。”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叔叔非要置我于死地不可呢?”

    益美一脸落寞地问道。

    “因为片桐博士想要谋夺你父亲留给你们姊妹的遗产,所以才会想出这么残忍、可怕的阴谋。”

    闻言,益美难过得把脸埋进雄策的怀里哭泣。

    此时火车正快速向前奔驰,益美和雄策两人也即将展开人生中的另一段全新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