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 正文 > 第七章 番外之两个人 番外2:许小波

第七章 番外之两个人 番外2:许小波




更新日期:2022-07-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从小到大,许小波和罗琦琦大牌都是一家;大家一起出去玩,琦琦只肯坐小波的破自行车,去餐馆吃饭,琦琦总会霸占小波身边的位置,无论谁来都不让;两人一块所在沙发上看录像,小波带着琦琦看李连杰的《笑傲江湖》,琦琦拉着小波看奥黛丽・赫本的《罗马假日》;两人都喜欢看书,常常一个躺在沙发上,一个坐在台灯前,各看各的,互不搭理,偶尔抬头时看对方一眼,有时候对方一无所觉,有时候实现相撞,相对一笑,继续各看各的书……

    许小波知道自己和他所有的朋友都有一点点不同,琦琦和他们也有一点点不同,那一点点不同,让他和琦琦总是分外默契,让他一直以为他们是一家。

    直到那天。

    他从外地回来,去校门口接琦琦,看到琦琦和一群同学打打闹闹地走出校门。

    文艺慧眼刚结束,校门口全是人。琦琦和一个漂亮女生手牵着手,非常亲密地走着,被一群同学簇拥在最中间。他们边说边笑,走个路也不老实,你推我一下,我操你一下,又叫又嚷,不知道说了什么,一群人笑得前仰后和。

    校门口的灯光十分明亮,把他们的朝气蓬勃,飞扬明媚照得一清二楚。

    其实,这并不特别,是校园里天天都有的画面。

    可那是,他一直很努力地追逐,却一直没有办法得到的一切。

    那些朝气蓬勃、飞扬明媚并不属于他,他第一次意识到,也许――琦琦和他并不是一家。

    他已经等了琦琦半个晚上了,此时,却犹豫了。他不想把她从那一群朝气蓬勃的同学中拽出来,他的世界里没有那样天经地义的朝气和明媚。

    琦琦神采飞扬、又说又笑,是那种可以大大方方任由老师家长同学看到的调皮捣蛋,没有一丝阴暗,更没有一丝苦涩。

    琦琦身后,是学校的大门,灯光映照下庄严肃穆,就像是一个大卫士,凝聚了父母老师和整个社会的力量来守护琦琦他们的飞扬明媚。

    他凝视着学校的大门,心头泛起浓浓的苦涩,这道门对别人来说,很容易走进,可对他来说,却艰难重重。

    琦琦突然侧了一下头,视线扫过来,未等他回避,她的面孔蓦然一亮,惊喜地向马路对面飞冲过来。

    那一瞬,他有难言的喜悦,心头的苦涩一扫而空,就好似穿过马路飞过来的是一点希望。

    他控制着自己的喜悦,生怕太明显,被老天看到了,又会收回。从小到大,他一直知道他是个不受老天眷顾的孩子。

    琦琦问他:“你在这里等了多久了?为什么不叫我?”

    他笑着说:“刚过来,正好看到你们出来。”

    琦琦的同学跟了过来,一群人用异样的目光审视打量着他,他们好似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和他们不是同类。

    “琦琦,快点,一起去吃麻辣烫了。”同学们叫着琦琦。

    一边是他,一边是同学,琦琦站在他们中间犹豫着,不知道是该和同学一起,还是和他一起。

    小波望着那群眼睛亮晶晶的少年,替琦琦做了决定,“琦琦,去和同学玩。”4ED6微笑着转身离去。

    昏黄的路灯下,小波独自一人,寂寂独行。

    他知道琦琦正在和他反方向行走,但那段是明媚飞扬,是被所有人都祝福的欢乐。

    这样很好!

    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他心跳了一下,未及回头,琦琦就跳到了他身边,构筑他的胳膊,笑靥如花。

    那一刻,他心里有浓浓的感动,还有喜悦。

    他问:“你不是去吃麻辣烫了吗?”

    “我喜欢吃羊肉串。”琦琦好不矜持地表明了他在她心中的重要性,立场坚定地告诉了他她的选择。

    欣喜中,他并没有去深思琦琦的选择,或者,在那时,他还抱有幻想,以为自己仍能实现自己的梦想,他和琦琦仍然是一家。

    但是,最后的幻想也碎裂了。

    他并需承担起他该承担的责任,不能为了自己的梦想,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卸给他人,人不能只为自己而活,所以,他决定把自己的梦敲碎。

    他很清楚,他会慢慢变得和身边的人一模一样,他会渐渐忘记自己曾有过什么样的梦,他不再有那一点点不同,可是,琦琦身上仍有。

    无数个夜晚,他抽着烟,在缭绕的烟雾中,回忆着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六年的时光,他几乎是看着她一点一点长大,他们之间有太多快乐的回忆,他也相信琦琦很快乐。可每一次,他总会想起那天晚上在学校门口看见的一幕,琦琦那时的神采飞扬,明媚快乐。

    那么多年,他一直觉得是他在照顾陪伴这个小姑娘,如今却突然发现其实是小姑娘在照顾陪伴他。

    李哥笑话他像个守财奴一样小心翼翼地守护着琦琦,不许任何人去染指,他也一直以为自己像个大哥哥一样保护琦琦,现在才突然明白,他守护的不仅仅是琦琦,还是他自己,他内心深处藏得最深的一点光亮。

    不管什么时候抬头,都能看到身边的她,那么不管低头时看见什么,都会坚信明天会更好。

    他一直以为琦琦需要他的保护,其实只是他内心深处的那点光一直在挣扎,一个不小心随时就会熄灭,是那点光需要保护。

    琦琦并不需要他的保护,当他不在时,琦琦很快就有了新的朋友,新的生活,过得很快乐。

    这么多年,也许只是他心底的一点私心,拖着她在他们的世界里和他做一家人,有意无意地隔绝了她结交同学的机会。

    如今,他还要继续拖着她和他做一家人吗?

    他很清楚琦琦的性格,只要他在这里,琦琦永远不会背弃他,可他也很清楚她的聪慧,只要她的聪慧被她用到正途,她一定会成为一颗明珠。

    琦琦还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即使她留在了他们的世界中,她也用不会明白她错过了什么,更不会去遗憾她所错过的。

    可是,他知道!

    他选择了和琦琦绝交!

    他知道琦琦很难过,他比她更嫩拿过,因为他不仅仅背负自己的难过,还背负着她的难过。

    他知道烈日暴晒下,琦琦整日整日地坐在河边抽烟,一抽就一包,可他更知道琦琦绝不会把颓废堕落来当做生活态度,别问他如何知道,他就是知道,就如同他知道自己永远不会对老天妥协,不管老天如何刁难他,他都一定会取胜。

    琦琦走进了高中,并且收敛起了一切的叛逆肆意,开始做一个好学生。

    这段时间,他特别累。

    李哥之前心太急,过于求成,导致基础打得不稳,不出事时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看不出来有问题,一出事现金流就断了,一环套着一环,整体就像多米诺骨牌一般倒下来。别的生意都抵给了别人,最后只保住了K歌厅和舞厅。

    可李哥为了帮乌贼和他,又把在水一方抵押给了高利贷,借出现金来打官司疏通关系,给被他打残的人赔钱,给监狱里的老大们送钱送礼,拜托他们照顾乌贼,不要欺辱乌贼。

    K歌厅虽然正常营业,但是受到案件的影响,如今竞争又远比以前激烈,生意已经大不如前,每日的收入连支付高利贷的利息都不够,而更可怕的是不要说敌人,就是所有的“好朋友”都在袖手旁观、伺机而动,似乎只等他们一个转身,就会咬住他们的软肋,把他们四分五裂地瓜分了。

    有时候,他会很害怕,怕他们熬不过去,李哥会被人追杀讨债;怕失去了照应,乌贼在监狱里即使身体上没有受伤,心理上也会落下毛病;怕他们都没有了明天。

    但是,他不能让任何人知道他害怕,不然那些人会立即扑上来,也不能让李哥知道他害怕,李哥就是相信他所以还能笑着面对一切,可是,他自己知道他很害怕,每天晚上都睡不踏实,常常从噩梦里惊醒。

    第二天早上,却要带着微笑,自信满满地面对所有人,用满不在乎的放纵掩饰着紧张恐惧。

    有时候,实在撑不住时,他会去河边的绿化林,坐在小花坛深处,一边抽烟,一边休息。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让挺了一天的腰松下来,让挂了一天的笑容消失。

    十点多时,琦琦会提着书包,大踏步子经过绿化林外的小路,她有时候在深思,有时候念念有词的背诵英文,她正在为了明天而努力奋斗。

    他看到她时,会暂时忘记那些恐惧和紧张,只享受那一瞬的宁静。

    有一天晚上,他去绿化林边休息时看到了张骏。

    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看到张骏暗中跟着琦琦,刚开始他以为琦琦得罪了张骏,连着几天,他都提前去绿化林等着琦琦,后来却发现不是,张骏是在护送琦琦回家。

    他和张骏都很小心,可琦琦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察觉出了异样,装模作样地很镇定地大叫:“小波,你出来吧,我已经看到你了。”

    他忍不住笑起来,笑过之后,却有些辛酸,琦琦仍没有明白,她和他已经不是一家了,而且――永远都不会再是一家!

    那一瞬,有三个人在难过。

    琦琦满脸难掩的伤心,一边走路,一边还在不甘心地四处看:“小波,小波,你出来!”

    终于,她放弃了,好似突然失去了所有的精神,挎着背,埋着头,慢慢地走着。

    张骏藏在绿化林里,背靠着大树,双手插在裤兜中,仰头盯着树梢,一动不动。

    知道琦琦已经消失在路口,张骏依旧维持着一模一样的姿势,连小波都能感受到他心里的难过和落寞,在诧异中,小波开始有点明白他的心思,这个男孩有一双慧眼,看出了琦琦的好。

    小波凝视着张骏,有微微的羡慕。

    在这个圈子里,堕落很容易,重生却很难,而这个男孩子多么幸运,可以有一次机会重新来过,现在他和琦琦走在一样的路上。

    张骏低着头,慢慢地走出树林。

    小波却依旧坐着,点了一支烟,吐出一个烟圈,看烟雾缭缭散去,就如看着曾经的所有梦想慢慢逝去。

    琦琦第一次期中考试的成绩出来时,李哥大吃一惊,说没想到琦琦这么厉害。

    一中的年级二十多名,这是很多人渴望的好成绩,可小波知道,这仅仅是琦琦的起飞,她还在摸索方向。

    他不再担心她,开始真正地融入他的新身份、新生活。

    不知不觉中,他去绿化林的次数渐渐少了。

    不过,每当压力很大时,或者想起乌贼时,他又会去哪里,静静地坐在黑暗中,慢慢地抽一支烟。

    琦琦有了新的朋友,是个看上去很阳光的男生。

    她看上去也开始真正融入了新的生活,连比带画地和男生讲着文艺会演的事情,一个又一个同学的名字从她嘴里蹦出,被她分配的妥妥当当,而她身旁的男生看着她时,带着欣赏。

    琦琦越来越像一个普通的好学生,用功学习,关心班集体,积极参与集体活动,和同学们友好相处,有一群好朋友,也许她还会暗恋某个男生,也许还会有几个男生暗恋她。

    他很开心,非常开心。

    看到她积极努力的样子,他突然觉得有些自惭,他也在努力,可是不积极。

    生活已经没有办法选择,面对生活得态度却永远由自己选择,难道他连这点勇气都没有了吗?

    他怔怔想了一会,将还未抽完的烟摁熄。

    越是艰难,越是要爱惜自己,这是他交给琦琦的道理,可他自己竟然忘记了。

    自从乌贼出事后,小波烟抽得很凶,酒喝得很凶,还时常半夜跑出去和人赌博飙车。李哥并不劝他,装作什么都不着调,那么多年的兄弟了,他了解小波不是那种放纵的人。

    小波才19岁,和他同龄的人仍在父母庇护下享受着生活,他却要殚精竭虑、卑躬屈膝地讨生活,如果再没有点释放的渠道,他也许会被重重压力压垮。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小波恢复了正常,不再酗酒,不再出去飙车。

    宋鹏挺纳闷地问:“小波,你受什么刺激了?怎么突然烟酒都不沾了?难道交了个管家婆女朋友?”

    小波笑嘻嘻地说:“就是没有女朋友爱,才想对自己好一点。”

    大家都哄堂大笑,没人把小波的话当真,李哥看着小波笑,这才是小波!一切都会好起来!

    不知道小波怎么求动了宋杰,宋杰为他做了担保,小波东拼西凑地借到钱,开了一家旱冰场,别人都想不通精明的宋杰什么时候开始做无利的事情了,李哥倒不觉的意外,宋杰不是一般人,他很会看人,知道这个时候帮许小波一把,换来的是小波感激他一辈子,他投资的对象不是生意,而是许小波这个人。李哥自己是过来人,所以很理解宋杰的做法。

    小波非常珍惜宋杰给他的这次机会,非常拼命,为了装修省钱,请的是农民工,中国的农民工是最淳朴的人,可也是最奸诈的人,他们朴素的辩证心理就是,你们城里人都很教化,在你给我的钱下面,我尽量少干活就是我赚了,不管你是破口大骂,还是客气有礼,他们都在貌似老实憨厚的焉搭搭下坚持着他们的信仰。

    小波在工地上看了几天,就明白了一切,把铺盖搬进了工地,和农民工住在一起,吃在一起,每天比他们早起,干活干到最晚,什么体力活都不含糊,背玻璃时,双手被划出血口,他一声不吭,隔天就又扛着铁锹挖排水沟,一个血泡又一个血泡,他除了吩咐任务,一句废话没有,只是埋着头干活,玩了命的干活,农民工兄弟们纯朴的那一面被激发了,真正卯足了力气开始干活,反而倒过来劝小波休息休息,小波声音不高不低地说句什么,他们都立即执行。

    旱冰场在天气热起来前就装修好了,一开张生意就好得不行,李哥知道他们终于熬过了最坏的日子,活下来了。这不仅仅是一家旱冰场的成功,从头到尾的一切宋杰都冷眼看在眼里,他们在群狼环伺中,终于赢得了一个有眼界、有能力,有关系的伙伴。

    小波把全部心思都放在旱冰场,每天都守在旱冰场,相处了无数种法子吸引顾客,旱冰场的盈利节节攀升。

    到了暑假,学生们都放假后,旱冰场的生意越发好起来,尤其是晚上,有时候都需要限制售票。

    琦琦送礼物来的那天,李哥恰好在旱冰场,歌厅那边打电话过来,说有人给小波哥留了一封信。

    小波正在忙,李哥就吩咐:“待会谁过来,把信顺便带过来就行。”

    后来他一忙,忘记了这事。

    晚上的时候,两兄弟正一边在办公室吃盒饭,一边聊天,小波突然看到桌子上的信封,拿起来看看,“这什么?”

    “哦,说有人给你的信。”

    小波笑着说:‘怎么摸着圆鼓鼓、硬邦邦的,像个手雷?“说着,撕开了信封,抖了一抖,掉出一枚松果、一块石头。

    李哥看得笑起来,“这什么啊?”

    小波却不笑了,眼中若有所思,又抖了抖信封,掉出一张小纸条,李哥自然没什么隐私观念,凑过去看,上面没有称呼,也没有落款,就一句话。

    “北京长城下的松果,青岛崂山上的石片。”

    他越发奇怪,“这什么呀?”

    小波拿起松果和石片看了一眼,放回了信封里,接着开始吃饭,好似全不在意,“琦琦送的礼物。”

    “你怎么知道?”

    “我听宋鹏说她被选拔去参加夏令营,会去北京和青岛。”

    “那她送这个是想说什么?表示她去过长城和崂山了?”

    小波不说话,埋着头吃饭,看不清楚他的表情,过了一会儿才淡淡说:“她应该自己也留了一个松果和石片,她觉得这样就好像我们分享了一切,就像以前大家一起看录像听歌一样。”

    李哥说不出话来,默默吃了会儿饭,忽然说:“要不然你还是去考大学吧!”

    小波抬头看着李哥,脸上没什么表情,很温和地对李哥说:“去你妈的!”

    李哥知道他真怒了,不再多说,笑着说:“我说错话了,吃饭,吃饭!”

    宋鹏比宋杰小十三岁,几乎算是两代人,和宋杰的性格也截然不同,完全看不出他们是兄弟。

    宋鹏很蹿,他也知道自己有蹿的资本,口头禅是“人不轻狂枉少年”,不过他在小波的温和和宁静前却收敛了自己的骄横,和小波处得不错。

    这几天宋鹏迷上了操控聚光灯,喜欢趴在窗户前,挑选目标,被照得人开心,宋鹏玩得更开心。

    小波坐在沙发上边看报纸,边和宋鹏有一句每一句的聊着天。

    宋鹏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大半响没有说话,专注地盯着下面,“小波,有望远镜吗?”

    小波指了指抽屉,宋鹏拿起望远镜往下看,边看边嘿嘿地笑。

    “在看什么?”

    “同学,我发现某些人之间有奸情了。”

    小波笑了一笑,没在意,继续翻着报纸。

    小波翻完了报纸,宋鹏仍拿着望远镜看得津津有味。小波站起来,一边舒展着腰,一边走到窗户边,随意地看向旱冰场地。

    宋鹏嘿嘿诡笑了两声,放下望远镜,去摆弄聚光灯。

    小波堆着窗玻璃里的影子,做着打圈机的动作,活动着筋骨,忽地看到聚光灯下照着一个他熟悉的人――琦琦。

    琦琦和一个男子在滑旱冰,突然被灯照到,惊得差点摔了一跤,幸亏男子动作快,把她扶住了。琦琦显然很不高兴,匆匆往一边躲,想躲开灯光,宋鹏却继续用灯追她,满脸贼笑。

    小波即使看不清楚,也能想象到琦琦眼中的不耐烦,他笑着对宋鹏说:“别玩了,这个灯只照滑的比较好的人,坏了规矩,以后不好管理。”

    宋鹏悻悻地说:“放她一马!”把聚光灯移开,搜寻着新的目标。

    小波拿起望远镜,看到琦琦滑到了角落里,靠着栏杆在休息,张骏怒气冲冲地滑到她面前,不知道说了什么,又怒气冲冲地转身就滑开了。

    琦琦沉默地看着旱冰场,大概觉得周围没有人认识她,她的面具有些松懈,表情变得有一些哀伤。

    小波不解,她不是刚去北京和青岛玩过吗?应该很快乐才对。

    从望远镜前移开视线,看了一下旱冰场。

    聚光灯正投在一对滑得很好的男女身上,将两人的身影勾勒得十分活泼动人,也是熟人――张骏和一个漂亮女孩玩着双人滑。

    小波又拿起望远镜,看着琦琦,开始有点明白她的哀伤来自何处。

    琦琦看了一会后,突然一个人冲进了旱冰场,近乎疯狂地滑着。

    小波的望远镜追着她的身影,他能明白她这一瞬的感觉,想努力摆脱一切不愉快,想把一切都甩到身后,可是――他的心跳了一跳,眼睁睁地看着琦琦向后摔去。

    保护头!

    琦琦却什么都没有做,就那么重重地摔在了水泥地板上。

    因为望远镜,画面在他眼前清晰可见地闪过,他的感觉,就好像琦琦摔在了他面前,他竟然下意识地伸了伸手,想拽住她。

    聚光灯下的张骏毫无所觉地和女伴快乐地滑翔着,随着音乐踏着舞步,丝毫不知道琦琦此时的伤心。

    琦琦一个人躺在冰冷的水泥地板上,一动不能动,望远镜下,她脸上的痛苦异常清晰。

    小波猛地拿开了望远镜。

    宋鹏打着聚光灯追着张骏玩,察觉到小波的异样,侧头看了小波一眼,“怎么了?”

    小波笑了笑,“没什么。”他又拿起望远镜。

    有一对年轻的情侣,停在琦琦身边,把她扶起来,送到休息区。琦琦抱着头,缩着肩,坐在长凳子里,像一只受伤的小兽。好半响后,她抬起头,视线追随者聚光灯的光束,神奇哀伤而迷茫。

    忽然间,她站了起来,向旱冰场外走去。

    小波扔下望远镜,对宋鹏说:“我出去买点东西。”刚走到门口,又反身回去,把聚光灯从张骏身上移开,在人群中搜来搜去,停在了一堆年轻的情侣身上,对一旁放音乐的小弟说:“让人给他们免费送一份最好的饮料和果盘过去。”

    小波远远地看着琦琦,看着她买了根雪糕,拿着雪糕,对着空气联系微笑,倔强地对自己说就是要笑,不许哭!

    她慢慢地,努力地,竟然真让自己笑了出来,甚至变笑,还边哼着歌,看上去十分快乐。

    他却很难受,如果可以,他多么希望能陪着她,让她能放声大哭一场,不用再那么强逼着自己坚强。

    可是,他不能!

    他只能看着她独自甩到,独自爬起,独自把眼泪吞回去,独自用微笑面对这个世界。

    成长本就伴随着痛楚,坚强本就是层层伤口结成的厚茧。

    琦琦又蹦又跳地走着,好似一只快乐的小鸟。

    不管遇见多少困难,她都一定可以勇敢坚强地打败它们。

    他跟在她身后,凝视着她倔强的背影,有心酸、有欣慰、还有骄傲。

    一辆自行车从他身边骑过,车上的人留意打量着琦琦,速度慢了下来,等经过琦琦身旁,车主人停了车,和琦琦打招呼,是刚成为省状元的陈劲。

    陈劲推着自行车走到琦琦身边。

    因为路上没有车辆,十分宁静,有恰好是顺风,两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地传到了小波耳朵里。

    琦琦说:“早上我去看榜了,恭喜你。”

    陈劲对自己的成绩并没有谈论的兴趣,反倒很关心琦琦的成绩:“我看到你上学期的成绩了,是不是很受打击?还在坚持吗?”

    小波有点意外,原来这也是一个知道琦琦压根还没有真正起飞的人。

    琦琦的声音有点沮丧,“在坚持,不过,很辛苦,有时候不明白自己在坚持什么。”

    “等你到了山顶就会明白,如果中途放弃,那么你就永远不会明白了。千万别放弃!有了第一次放弃,你的人生就会习惯于知难而退,可是如果你克服过去,你的人生则会习惯于迎风破浪前进,看着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其实影响非常大,是截然不同的人生。”

    这番话,不知道琦琦听懂了多少,小波对这个天才倒有些肃然起敬,这并不是一个只会读书的书呆子,而是一个真正智慧的生活斗士。

    陈劲和琦琦聊了一会后,骑车要离开,询问琦琦要不要送她回家。

    小波希望琦琦能同意,可琦琦拒绝了。

    “再见!”陈劲踩着自行车离去。

    “祝你大学生活愉快!”琦琦对陈劲大叫。

    陈劲笑着回头,“我在清华等你。”

    小波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竟然脚步猛地停住,好一会后,才又继续走,手不知不觉中,身子越发缩入了黑暗。

    黑暗的夜色中,唯一的光源就是一个又一个的路灯,沿着人行道,整齐排列着,指引着人们的方向。

    琦琦走到路灯下,只要她一直不停地走,一定会一路光明璀璨,到达幸福温暖的家。

    而路灯之外的世界,是黑暗阴沉、模糊不清的,走起来深一脚、浅一脚,连走的人自己都不知道下一脚会踩到什么,前面又究竟通向何处。

    小波就走在路灯之外的世界,他有勇气走出属于自己的路,也有信心一定会到达明亮的彼岸,但是他不希望琦琦进入这个世界,对琦琦而言,陈劲这样的人才是良师益友,那才是她的同行者。

    一个明亮,一个黑暗。

    他们终将越走越远。

    这一夜,许小波第一次很清楚地意识到,琦琦很快就会去到一个他无法触及的距离。

    高二的新学期开学后,琦琦放学时不再是一个人,有张骏送她回家。

    许小波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去绿化林的花坛边静坐休息,也几乎再没有见过琦琦。

    他听说琦琦谈了恋爱,又失恋了。

    一个是曾经的流氓,一个是一中的年级第一,两人的恋爱也算轰轰烈烈、人尽皆知。

    李哥很生气,生气于张骏竟然敢甩掉琦琦,气愤于琦琦的傻,又不是不知道张骏是什么人,竟然会和张骏谈恋爱。

    小波倒不觉的是张骏负了琦琦,男人和女人不同,女人可以用仰视的目光爱一个男人,男人却很难仰视地爱一个女人,至少现在的张骏不行,张骏已经尽力,只是累了,所以他放手让琦琦去飞,也放自己一条生路。

    琦琦肯定受伤了,但她也肯定让张骏受伤了,这只是一场没有输赢的成长。

    他去绿化林的次数又多了起来,琦琦身边走着他曾经见过的阳光少年。

    少年想着法子逗琦琦笑。

    小波忍不住微笑,他相信琦琦会好起来,因为她身边有关心爱护她的朋友。

    小波觉得一切都很安稳,安静地等着最后的高考。

    高考结束后,他并没有去打听琦琦的成绩,他已经等了三年,并不焦急于这几天,他想等到放榜日,亲眼去看。

    可是宋杰在帮弟弟宋鹏打听成绩时,也知道了罗琦琦的成绩,饭桌上顺口就说了出来,“这次的市状元是个女生,好像叫罗什么……”

    宋鹏不满地接口,“罗琦琦!”

    李哥神奇激动,盯着小波看,他却好像没听到,表情没有任何变化,只是拿起酒瓶给自己慢慢地斟了一满杯,一仰脖子一口干尽。

    李哥眼中有愧疚抱歉,小波笑着给他倒了杯酒,拍拍他的肩膀,好兄弟,就别说谁欠了谁!

    李哥立即端起酒杯,一干而尽。好兄弟,一切尽在不言中!

    宋杰笑起来,“你们两兄弟在打什么哑谜?”

    高考放榜那日,李哥把手头的事情放下,中午来找小波,要陪他去看榜,他却忙东忙西,事情总是一件又一件,一直忙到了下午。

    李哥问:“现在总能走了吧?”

    “先吃饭,饿死了!榜在那里贴着,又不会跑,什么时候不能看?”

    李哥叹了口气,没有勉强他,“那就先吃饭吧!”

    李哥也能理解小波的心思,亲眼看到琦琦的成绩其实就是最后的告别,从此之后,当年的那个小姑娘就彻底飞出了他们的世界,与他们再无联系。

    去了一家四川餐馆,小波点了一份梅菜扣肉煲、一份荷叶粉蒸肉,都是费工夫的菜,上得很慢,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

    两个人吃完饭,天色已经昏沉。

    李哥开着车,直奔一中,还没到校门口,小波突然说:“停车!”

    李哥不知道怎么了,立即把车拐进林荫道,停在路边。

    从车窗望出去,正好能透过树木的间隙看到一中的校门。

    夕阳早已落山,只最后的一点余辉让天际半明半昧,渲染出层层清冷的蓝,校门口的灯已经亮了,两个女孩并排站在校门口,仰头看着红榜,其中一个是琦琦。

    她们一直站在榜前,不知道在干什么。

    很久后,天色全黑时,两个人终于要离去了,沿着学校的围墙走过来,琦琦一直保持着微笑的表情,和身旁的女孩说着话,可走着走着,她突然开始掉眼泪,连上的笑意仍在,眼泪却也汹涌不停。

    旁边的女孩发现琦琦在哭,视线匆匆在琦琦脸上一扫而光,望向远处,装作一无所知。

    琦琦边走边哭,从他们的车旁边经过,黑暗中,丝毫没有留意到停在一排柳树后的车子。

    李哥推了一下小波,小波却没有动,只是低下了头,四处找烟。

    李哥把一包烟扔给他。

    小波吸完一支烟后,才推开门下车,快步走到校门前去看红榜。

    罗琦琦

    烫着金粉的大字,在红榜的最顶端,十分耀眼,十分神气。

    李哥随手打开音响,开着车慢慢地遛了过去,等开到小波身后,他停住了车,摇下车窗,默默地吸着烟。

    小波一动不动地站着,久久地凝视着红榜。

    李哥只能看到他挺得笔直的背影,完全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表情,又到底在想些什么。

    车厢里播放着低低的歌声,轻轻地荡漾在夏日的晚风中。

    李哥本来没注意,可听着听着却听了进去,怔怔地发着呆,连烟都忘记了抽,任由它在指间慢慢地燃着。

    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那一段被遗忘的时光渐渐地回升出我心坎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那缓缓飘落的小雨不停地打在我窗只有那沉默不语的我不时地回想过去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那缓缓飘落的小雨不停地打在我窗只有那沉默不语的我不时地回想过去是谁在敲打我窗是谁在撩动琴弦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记忆中那欢乐的情景慢慢地浮现在我的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