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瓦全 > 正文 > 第六章 都给我滚

第六章 都给我滚




更新日期:2022-07-2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50.群殴赵天一

  赵天一的失约,使我沮丧万分,回到寝室,林傲雪见到我,大呼小叫地说:"梁大小姐,您可真有本事啊,两个人为你大打出手,你现在却和没事人一样!"

  "大打出手?"我疑惑地说,"别逗了,我哪有那本事,换成你或许还有人相信。"

  她急了,搬把凳子坐到我跟前,"赵天一和莫如海在学校打群架的事情你真的一点都不知道?"

  "什么,赵天一和莫如海?拉倒吧,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个人你也能往一块扯……"

  "你听我说呀,就刚才,在男生寝室楼底下,莫如海找了一帮人,要揍赵天一,说什么要赵天一离你远点,结果赵天一也不是什么好惹的,他听凭别人拳打脚踢,只可着莫如海一个人揍,结果,两败俱伤。"

  "你说的都是真的?那他们现在人呢?"我急了,"你听谁说的?可信吗?"

  "我和孙鑫在楼下都见到了,当时围了好多人,一会儿的功夫全校都传开了,校长、学生处、班主任,甚至连110、120什么的都来了……"

  "110都来了?赵天一呢,现在在哪儿?他没事吧?"

  "他俩都去医院了吧,具体情况就不太清楚,人太多了。"

  原来如此!

  我真傻,这么大的动静我怎么会没有一点感觉呢?

  我不安地在寝室走来走去,怎么办?我应该怎么办?

  林傲雪看看我,建议道:"喂,你到底和他俩谁好了,到现在都不肯和姐们儿透露一下,做的可真保密。我给你分析一下啊,其实莫如海和赵天一这两个人你要好好想想,莫如海家里有钱,听说他爸爸还是大官,有房又有车,将来留在北京什么的,也方便,说不定还能借助他爸爸找份不错的工作;不过呢,听人讲,赵天一很有才,要是以后混得好点,也能维持个小康水平……"

  "你给我闭嘴!"我再也忍不住,冲她吼道,"我用不着你来管闲事,管好你的两个老公再说吧,你还不嫌乱?"

  说完,我摔门走了出去。

  51.两败俱伤

  在校园里漫无目的地走了一会儿,我的头几乎要爆炸,他们两个怎么会扯在一起呢?这个该死的莫如海,关他什么事情!

  我去找班主任吴天用。

  到了他的寝室,敲了半天门却没有人,我只好靠着墙根,傻傻地等着。

  我眼神空洞,表情木然。楼道里人来人往,用奇怪或者怜悯的目光打量着我。

  不知过了多久,我终于听到吴天用的声音:"梁素颜?你怎么在这里?"

  我宛如抓到一颗救命草,慌慌张张地问:"吴老师,赵天一怎么样了?他在哪家医院?求求你告诉我!"

  吴天用看着我,一字一顿地说:"梁素颜,我最讨厌那些经常给老师添麻烦的人,瞧瞧吧,你干的好事,110都来了,班主任是要扣奖金的。你就不能让我省省心吗?"

  我?

  经常?

  给老师添麻烦?

  我被他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但为了知道赵天一的情况,我强忍住心中的愤怒,低声下气地哀求道:"吴老师,求求您,我只是想去看看赵天一,事情的确因我而起,给您带来这么多麻烦很过意不去。求您把他住的医院的名字告诉我,拜托了。"

  我的软弱使得吴天用越发嚣张,他最终冷笑几声:"省省吧,梁素颜,我觉得你现在最好老实些,不要再捅娄子了,否则到时候开除的就是你了。不要指望着我会告诉你,你回去吧,等到你自己反省好了,再过来找我吧。"

  他嘭的一声把我关在了门外。

  我又去找赵云嫣,能用上的人都找遍了,但是始终没有人告诉我赵天一住在哪家医院。

  赵云嫣说她也不知道在哪家,能确定的是赵天一的鼻梁骨断了,右腿骨折。

  莫如海的左手骨折,肋骨断了三根。

  52.开除赵天一

  我老是认为自己把什么都看透了,看明白了,总是那么自负,以为自己聪明、伟大无比。结果一旦出现问题,只剩下无能为力,除了无助还是无助。

  在这之前,我还幻想着如何和赵天一开始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花前月下,海誓山盟,卿卿我我……

  不过一瞬间,我已经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除了等待,我没有别的办法。

  不久,学校教导处下发了一个《关于开除新闻传播学院赵天一的通知决定》,通知中说赵天一作为学生不务正业,肆意和同学打架斗殴,在全校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我站在贴有处分决定的橱窗前,在刺眼的阳光下,一字一顿地朗读着。他们的文笔很差劲,我总共检查出五个错别字,还有两处语法错误。

  唉,那么优秀的学生开除了也就罢了,居然连个像样的处分决定都不下些功夫写,赵天一要是看到,一定会觉得很遗憾。

  我和赵天一一样感到遗憾。

  可是,赵天一没有看到这个处分决定,而我,也再没有见到赵天一。

  他压根就没有回来。就连在学校的行李都是李强全权代办,他再没有联系我,我的手机号除了给室友外,只给了赵天一,我经常期待着在某个夜晚,它突然响起来,然后可以听到赵天一开朗的笑声,他嬉皮笑脸地说素颜,你又想我了吧?做我的女朋友吧。他说花开堪折直需折,还有青草甜甜的味道……

  53.不要和我谈什么狗屁爱情

  我看到了莫如海。一个阴天,他的手还绑着绷带,在楼道的拐角处,斜着眼睛看我。

  "素颜,我们谈谈好吗?"我听到他这么说。

  眼泪就是这样不争气地流下来,我知道,赵天一被开除和他脱不了关系。

  "好,"我忍住泪,"谈就谈。"

  我们在二楼餐厅的一个角落里坐了下来,莫如海端过来两杯咖啡。

  他叹了一口气,问:"梁素颜,赵天一已经走了,你还不能接受我么?"

  我差点把咖啡喷出来,但终于忍住。

  "你相信吗?从来Z大到现在,我已经换了不下60个女朋友,什么样的女生我没有见过?有了钱,什么样的女生得不到?"他看着我,苦笑道,"我交过的女朋友恐怕比你见过的男的还要多。我最大的遗憾是不能让你做我的女朋友,哪怕只有一天。"

  "一天?你真是抬举我了。"

  他没有理会我,继续说道:"或许是所有的女生都想巴结我,使劲地讨好我,惟有你,从来没有拿正眼瞧过我。越是这样,我越喜欢。"

  "你这是轮船不叫轮船,非要叫做舰(贱),你有病吧?"

  他嬉皮笑脸的尽头又上来了:"你说话真有水平,就连骂人都得我琢磨一番才知道。是,我是有病,我就是贱。我无法抑制住自己对你的感情,就因为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哼,你可别这样,我承担不起。"

  "你别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好吗?算我求你。"他有些哽咽,"无论我和你说什么,你总是用这种冷嘲热讽的语气和我说话,让我只要你在面前,就手脚全都无处放。"

  "哈,是么?那么你觉得我应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和你说话呢?"

  "求你,"莫如海用近乎哀求的语气说,"换个语气和我说话好吗?"

  "好,我问你,赵天一被开除了,是不是你搞的鬼?打架不是你主动挑起的吗?你这样未免太卑鄙了。"我直直地盯着他。

  "哈哈……"他突然大笑起来,"你还是喜欢他是吗?我就不知道他到底哪里好,如果你告诉我,我就告诉你为什么被开除的是他而不是我。"

  "好,"我看着他,轻轻说道,"我喜欢他的学识渊博,精通各类知识;我喜欢他幽默风趣,有风度;我喜欢他有思想,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不像某人,就知道攀比谁家有钱有权,换了多少女朋友,整天无所事事就知道招惹是非……"

  "我喜欢赵天一,还因为他身上有着你这样的公子哥所没有的品质和传统美德,我这么说,你满意了吗?"

  莫如海把头沉下去,跷起大拇指,讽刺道:"说得好,我还以为你梁素颜这么清高,一定有着更大的抱负和理想,原来也不过如此。你喜欢他就去找啊?怎么不找?"

  "找不找是我的事情,和你无关。"

  他站起来,附在我耳边,低语道:"现在我告诉你,为什么学校不敢开除我,因为学校做了太多非法的事情,校长逢年过节就给我家送礼,要我家老头子罩着他,现在你明白了吗?"

  "还有,"他轻笑道,"原来真的以为你很不一样,现在才知道,也不过如此,去做你小女生的痴情梦去吧,赵天一要是喜欢你早就回来找你了,而你,也该醒醒了。"

  "我不会再缠着你,放心好了。"莫如海刚走出两步,又转回头,"对了,你们寝室的白丽,床上功夫真是十分了得,令我享受得很。只是,她的口臭,实在让我无法忍受,否则我还可以多玩几天的。"

  "你给我滚!"

  我丢下莫如海,一路小跑着到了寝室。水欣正在寝室换衣服,一边在镜子面前转悠,一面哼着歌曲。见我进来,说:"素颜,刚才李强给你打了四次电话,说有很重要的事情找你,叫你无论如何回来后都给他回个电话。"

  李强?我有些兴奋,莫不是赵天一的信息吧?他来找我了吗?我相信他不会这么莫名其妙,这么狠心地丢下我不管的。

  我兴冲冲地给李强打电话,约好了时间和地点。

  Z大校园的东面,在空旷的草地上我找到了李强。

  他正抓了一根狗尾巴草,缠在手指上,不停地绕来绕去。

  我坐过去,"我来了。是赵天一让你给我带什么话吗?他现在在哪里?"

  李强漫不经心地看看我,笑笑:"等我先酝酿一下情绪再说。"

  "好,那你慢慢酝酿。"

  "嗯,我记得赵天一临走时确实说过一句话,他说最自信的人也最容易自卑,尤其当他发现自己面对一切无能为力的时候,会脆弱无比,也容易丧失信念。"

  "他什么时候和你说的?你说这些又是什么意思?"

  "赵天一对我说,梁素颜长得虽然不漂亮,但也不难看。他说你有一双让人难以形容的眼睛,每次见面,你的眼神都不一样,有时很无助,充满了危机感;有时候很迷茫,看着就让人怜惜;有的时候很清澈,一眼望到底,只要见到,心绪就会很平静;有的时候深邃至极,永远都望不穿,像一个永远都解不开的谜……"

  "他这么说我?"

  "是,他还说只有和你在一起,他的心里才不会那么空洞,只有和你在一起,才觉得心里很踏实。他说真想就那么看着你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可是他说他没有本事,自己都顾不了,又如何来保护你?所以不如在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就放弃,纵然不能在一起,至少没有伤害到你。至少不会让你看到他的无能为力。"

  "他甚至不愿意和你告别,他说就让彼此对对方的记忆停留在以前那些美好的日子。"

  ……

  我的眼泪终于掉下来,每次都是这样不争气,轻易掉眼泪。

  "还有么?"

  "有,"李强伸出手,似乎想帮我擦眼泪,犹豫着,又缩了回去,"本来这些话我答应过赵天一是不和你讲的,可是我每天都想着这些话,我不相信他说的这一切。为了能够证实,我不知不觉中开始观察你,观察你的眼神,观察你的一举一动。"

  "你观察出了什么?"

  "我发现赵天一说得很有道理,我原来就是想随便看看的,可是,我不小心就那样陷了进去。素颜,如果没有了赵天一,"他转过头望着我,"你可不可以答应和我在一起?"

  突然就火了,我一下子站起来,愤愤地说:"不要和我谈什么狗屁爱情,我谁也不爱,谁也别爱我,在这个烂学校谈爱情,本身就是一种侮辱。"

  李强看着我,瞪大了眼睛,因为愤怒脸憋得通红。

  "你可不可以冷静下?难倒因为我的这些话你觉得自己受了耻辱?我告诉你,我是很真诚地向你表白。我承认,在Z大,很多人眼里的爱情,就是***易的代名词,可我不是!"

  他的语气突然软了下来,"别看我表面上很空荡,其实我最怕失败。我经常感到自己就像一阵风,飘来飘去,空空的,什么也抓不到。来到这里,我和你一样,我恨透了现在的教育制度,在Z大,我们寸步难行,明明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个骗局,可我们无路可退,不知道怎么坚持,也不敢放弃。陷在一口深深的井内,渴求着一根救命的草绳。"

  "可是没有人给我们,我害怕,只能任凭自己不断地坠落下去,我没有力量,没有寄托,所有的这一切,都让人恐惧……"

  他不再说话,抱住自己的双膝,深深叹了口气。

  我有些愣神,没有想到他会和我说这些,一个大男生,在我的面前,把内心所有的感受,无助也好,恐惧也罢,一一展现给我看,除了意外,更多的还是感动。

  而他说的这些感受,曾经,还有现在,我都有啊,但此刻,站在他的面前,我的大脑如此混乱,感觉晕晕的,手脚没有地方放,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我深吸了一口气,才说:"李强,我很欣赏你。"

  他的眼睛瞬间一亮。

  "但,我只希望和你做朋友,我不想谈恋爱,至少现在不想。如果有什么心事,我很愿意倾听,也很高兴和你成为好朋友。其他的就免了吧!"他缓缓地抬起头,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你给我滚!"

  我想李强是对我彻底失望,觉得我虚伪?卑鄙?无聊?一切都随他去吧,我已经没有精力去想。

  我发觉自己的可笑,莫如海,还有赵天一,我们都很可笑。莫如海真的爱我吗?我又爱赵天一吗?李强呢?

  我谁也不爱,谁也不爱我。

  我们这些人,这些整日在Z大校园里游荡的人,只是寂寞,我们只是孤独。

  我听人说所谓寂寞,就是有人关心你,而没有人理解你。

  所谓孤独,就是站在人群中,只感到失落和无助,你感觉到一切都跟你想像的相差太远,他们的语言、所作所为你听不懂。这孤独,是会扼杀死一个人的孤独。

  我们既孤独又寂寞。

  现在,孤独而寂寞的赵天一,自己一个人离开了。他没有任何义务和职责来管我,从来没有在一起过,所以也谈不上丢下我。

  我想我已经可以释然,可我没有想到还有更麻烦的事情在后头等着我。

  54.溅你一脸大便

  本来这天的公共哲学课我是不想去的,偏偏吴天用要查考勤,正好赵云嫣打电话说有很重要的事情和我谈,要我上完课后一定在教室等她。

  等到我匆匆忙忙赶到教室的时候,发现人出奇得多,好几个月都没有冒头的主儿居然也出现了,教室的座位差不多已经坐满了人,吴天用拿着几张考勤表煞有介事地画来画去。

  寻觅了半天,我终于在第三桌找了个座位坐下来。

  讲台上站了一位中年妇女,她把一头褐色的短发别过耳后,耳朵上戴着一对小巧的景德镇葫芦坠耳环,皮肤偏黑,塌塌的鼻梁,嘴唇向外翻出,乍一看还有些扁。一套蓝黑色的西装套在她身上未免显得过于肥大和陈旧,她并不在意,只是拿着一本讲义,安静地坐着。

  终于,她看了看表,敲敲黑板擦:"同学们,安静一下。已经八点半了,我们不等了,现在开始上课。"

  "今天是我第一次给大家上课……"

  我拿出一本新买的小说看得正欢,忽然听到周围窃笑不已。

  "天哪,乐死我了,我实在受不了了,好臭啊,好像大便似的,也不知道她几天不刷牙。"

  "真搞笑!都喷到第二桌了。"

  我不经意地抬起头,终于发现大家乐的是什么了。

  看来这位老师正在兴头上,她兴奋地讲着,头还一面卖弄地摇晃着,并没有留意到嘴角两边因为长时间没有吞咽而堆积的唾沫,这些唾沫随着她嘴巴的一张一翕冒出无数个小泡泡,并不断地落在坐在前面几桌的同学身上。

  众所周知,一般坐在前面的同学都是认真听课的好学生,他们的素质也很高:不断有小泡泡落在他们的头发上、脸上、课本上,开始大家出于面子,还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随着小泡泡的累积,他们终于忍不住拿起课本,举得高高的,一面遮住"倾盆而来"的小泡泡,一面又要做出不经意的样子,以免伤害了这位老师的自尊心。

  唉,这年头,做学生容易吗?

  我低着头,同样窃笑不已。偏偏后面有个男生的声音很怪,抑扬顿挫的,难听得要命。我转过头去,发现莫如海正伸出两只手,手心朝上,咳了两嗓子,嘴巴一撇朝着两个手心"呸,呸……"分别吐了两口吐沫,随后涂抹在嘴的两边,还夸张地摇晃着大脑袋,模仿老师的样子,一面摇晃着,一面嘴里还嘟囔着:"这是物质的什么呀……"

  他那不断摇晃的大脑袋马上让我想起了幼时看的电视连续剧《包青天》里面的乌龟孙子和乌龟爷爷(那应该算是一部经典的电视剧,我还记得主演是金超群和何家劲,那时候何家劲扮演的展昭可真帅啊~~),"哈哈哈哈……"我再也忍不住,放肆地大笑起来。

  整个教室一下子安静下来。

  他们齐刷刷地看着我。

  他们就那样齐刷刷地看着我。

  尤其是这位可亲可敬的女教师,不仅张大嘴巴、瞪大眼睛看着我,就连她的鼻孔也张得很大,写满了惊愕。

  我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听到一个威严的声音:"梁素颜,你给我滚出来!"吴天用的声音是如此的动听和美妙,动听到我一下子就能认出他的声音来。然后我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出了教室,继续去聆听他那美妙的声音。

  "梁素颜,你瞧瞧你自己,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跟无赖似的,你还有资格和威信去当学生会主席?站着茅坑不拉屎。"

  我毕恭毕敬地站在一边:"哟,耽误您拉屎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回头就把地腾出来,您喜欢怎么拉屎就怎么拉屎。"

  吴天用气得眼睛都绿了,他一个大跨步走近我,伸手就朝我衣领的方向抓来。

  就在我做了和吴天用"同归于尽"的准备的时候,赵云嫣不知道从哪里闪出来:"吴老师,您这是在做什么呀?"

  啊,赵云嫣,你简直就是我的救星啊,我在心里为她高歌你是光,你是电,你是惟一的一切……,好像刚来学校被那个学生处的王处长教训时就是她出来救的我。

  吴天用讪讪地缩回手,"哦,赵云……不,赵老师啊,你怎么在这儿啊?"

  "没什么,我找素颜谈点事情。怎么,你也找她?"

  "嗨,我找她能有什么事啊,不过是班级的一些小事,既然这样,你们先谈吧!我先走了。"

  55.留校任教

  赵云嫣冲我吐吐舌头:"素颜,你怎么又惹着他了?他可不是好惹的,你要格外当心。"

  "我倒没什么,只是很奇怪为什么他好像很怕你的样子。"

  "他呀,是觉得文院长器重我,怕我在文院长那里告他的状,所以才那么客气的。"

  我们去了餐厅吃饭。

  赵云嫣她举起雪碧:"为了我们美好的未来,碰一下!"

  "美好的未来?我能有什么美好的未来。"

  她垂下眼睛:"素颜,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被留校任教了。下周一就开始领工资了。"

  "什么,留校任教?你的意思是?"虽然做了足够充分的准备,我还是有些意外。

  "对啊,留校任教。我现在马上要毕业了,由于表现突出,文院长通过多方争取,把学院惟一的一个留校名额留给我了。你知道吗?好多人都曾经争取过这个名额呢,那时候我的压力大得要死。不过,现在已经好了,再没有后顾之忧了。"

  "那你留校任教都做些什么?"

  "文院长说第一年让我先锻炼下,暂时做学院的教务,负责学院任教教师管理、沟通等工作。第二年再开始尝试任教。"

  "也就是说,我从下周一开始就要叫你赵老师了?啊,我想起来了,好像吴天用刚才就称呼你赵老师来着,这事确实得庆祝下,"我举起杯子,"祝福你!"

  她的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线,"谢谢。不过,我还是比较习惯你叫我赵云嫣。那我以后指定你为Z大新闻传播学院惟一叫我全名的师妹好了。"

  "哈哈哈……好吧,那就这么说定了。"

  "还有,我在这里也要先恭喜你一下。"赵云嫣看着我,"你好好干吧,将来肯定会超过我的。我现在都有些吃醋了。"

  "我有什么可恭喜的?拿我开涮不是?还吃我的醋,我一会儿就买瓶酱油找个没人的角落喝下去。"

  "你还不知道?"她有些惊讶。

  "知道什么?"

  "文院长说你们这届也有一个留校名额,基本上就指定是你了。"

  "我?"我瞪大了眼睛,"你没有听错吧?不可能。"

  "怎么会听错呢?昨天文院长找我谈话的时候透露的。他说梁素颜这小姑娘不错,将来不出什么意外就让她留校。"

  "啊?我留校?怎么……怎么可能会……再说,我又没有想留在这里。"

  "你不愿意?你傻吧,要知道,留在这里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情。如果没有学院推荐,你自己拿着简历到学校人事部投投简历试试去,连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尤其是现在你什么工作经历都没有,还是自考生,你看哪家单位肯录用你?你不想留校,底下一堆人想,他们送礼都不知道给谁送去。"

  "啊?但你当初不是告诉我说自考证书含金量高,所以用人单位会抢着要的吗?"我迷惑地看着她。

  她用同样迷惑的目光看看我:"我有说过吗?"

  "你当然有,否则我怎么会那么痛快地放弃高考,来到这里?"

  "是吗?我……我,不好意思,我忘记了。"赵云嫣不好意思地摇摇头,"我当初招生的时候,说了很多,记不清具体哪句。"她没有留意到我尴尬的脸色,继续说道:"其实在Z大也挺好的,你现在前途不是一片光明吗?你还没有毕业,学院已经决定让你留校了,也就是说你连工作都不用愁了。在竞争这么激烈的北京,有份在大学任教的工作,别人还不羡慕得眼珠子都掉出来?"别人不用羡慕地掉眼珠子,恐怕我自己的眼珠子会自惭形秽地掉出来。我自语着,突然有种话不投机半句多的感觉。

  在我和赵云嫣告别的时候,她又说:"素颜,你一定要提防罗植,我听文院长说罗植多次找他,希望能够留校任教。而且似乎他和其他老师的关系很好,虽然最后留校的决定权在文院长这里,但毕竟还要讲民主,要投票的,表面上也要过去。所以你需要好好表现,至少不能比罗植差,明白吗?"

  我从来没有想过将来要留在Z大,留在这个让我时刻觉得压抑和窒息的地方。可是分析一下赵云嫣的话,似乎又不无道理。我再次陷入深深的迷茫之中。

  56.自己想过的生活

  我依然在寻找。

  寻找我那不断寻求的爱情。

  还有我自己想过的生活。

  我想有一个知我、懂我、珍惜我、有梦想如我、爱我的男孩子做我的男友,我想和这样的男孩子在一起,学习或者生活。我们应该很相爱,想过一种淡然、闲适的生活,没有竞争,没有压力,没有勾心斗角,没有尔虞我诈,没有那些杂七杂八地他妈的让我一想就头疼的事情。

  可是怎样才算是相爱呢?高中的时候老师盯得紧,我看到任何一个同龄的男生都要脸红,偷偷多看几眼能够欢喜上好半天,很有成就感;现在终于没有人盯我了,我看到任何一个同龄的男生都要四处打量:为什么没有老师盯我呢?没有老师盯的日子,做什么都没有成就感,真是郁闷。

  或许人生来就是很贱的吧?

  57.李强的潇洒与堕落

  我已经很久没有见到李强。

  那个晚上,他带给我的,除了感动,还有很大的震惊,我不能成为他的知己,可我也不希望我们是陌生人,对彼此而言。

  但那晚之后,李强似乎就从Z大消失了,有时我想,我和他完全可以成为朋友的,很好的朋友。比如见面后可以拍拍对方的肩,说:啊哈!你小子/丫头也在这里啊!可以在开心的时候击掌,不高兴的时候歌唱,们可以一直为对方打气和鼓掌。

  我只是不想谈爱情,他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一般要和我成为陌路。

  他只想要爱情。能要一天,是一天。

  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每到晚上八点左右,便有一个男生在女生宿舍门口弹吉他,原本喧闹的女生宿舍,每每此时也像商量好的似的鸦雀无声。我们的宿舍就在二楼,冲阳面,听得很清楚。

  低沉的轻柔的又带着股淡淡的哀愁,随着微冷的风飘过来,让人不忍打破这朦胧的意境。

  横着的台阶日晒的花你的微笑还记得吗

  简单的学号不美的书包我的事情你还打听吗

  争抢的座位被谁占去了今天你是否回到你原来的家

  我们已经长大不再讲以前爱讲的话

  风吹来一个冬送走一个夏现在的你还记得吗

  斜倚的吉他欲说的话我们在一起的日子

  你快乐吗……

  我一向不喜欢凑热闹,所以一直不知道这个男生是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唱给谁听,除了觉得这个男生很有才华外,就发现每天他的吉他声都能吸引大量的学生,尤其是女生围观。

  而且,他一直都在坚持,日子久了,居然成了固定的演出。

  听隔壁的女生说他一天创作一首歌曲,然后到女生宿舍门口自弹自唱。

  历时一个月,没有一首歌重复。

  据说他是"飘摇"文学社的社长,半个版面刊登他的文章。

  据说他是学校闻名的篮球王子,无人能从他手中夺下一球,三分更是投得漂亮之至。

  据说,据说……

  我终于按捺不住,来到了阳台,见到了这个传奇人物:他果然有些盛气凌人,中长穗的头发懒懒地贴在脸上,干净的白色T恤,褐色的多袋裤,怀抱一把破旧的古铜色吉他,微低着头,用重重的低音唱着:

  我像风永远飘浮永无定踪

  在每时每刻的每个季节里我都身变万种

  我行过无数次万里长征的心路

  我蔑视世俗的种种

  背负着万众罪名我也被世人称颂

  所有爱我恨我的人啊

  我不需要你们谁懂

  ……

  有几个大胆的女生不知从那里弄来的鲜花,大方地放在他的脚下。

  "我们爱你!"她们齐声大喊,惹得路人驻足观看,一阵阵的口哨声、起哄声随即响起,持续了好一阵子。

  他这才把吉他放下,抬起头审视那几个女生,微微一笑,指着其中一个个子较高的女生说,就你吧!

  "噢……"又是一阵起哄声。

  我不由得愣住,居然是李强!是,我早就应该想到他的,只是……在我愣神的功夫他已经抓起那个女生的手潇洒地背着吉他朝校外走去。

  这是在选女朋友么?我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吉他声再度响起,他以同样的方式带走了另外一个女孩子。

  哈!校园越来越文明,越来越开放了,原来这样也可以!想起那天他说的话,我有些心酸,更多的还是震惊。

  "我承认,在Z大,很多人眼里的爱情,就是***易的代名词,可我不是!"

  你不是吗?我大笑起来,心却隐隐地痛,他变成这样是在赌气?放弃自己,慢慢堕落?

  可惜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救世主,谁也救不了谁,什么都不是借口,早晚你要为自己的年轻付出代价。

  有一次我在校园见到了他,他侧着头,冲我暧昧地笑笑,嘴角轻轻上扬,我低着头,假装没有看到。

  那是一个有风的夜晚,我能感受到泪水顺着脸颊滑下来,滴答滴答带给我的阵阵寒意,老天吝啬得很,他不仅有肯赐给我爱情,甚至连友谊也不肯施舍给我,我就这样,看着他,一步步,离我越来越远。

  58、恋爱标兵

  我没有想到王惠居然也谈了恋爱。这说起来有点像小说,那个男生也是Z大的,叫周小奋,是法学院01届的本科生,十月份考试一下就过了七门,一直很仰慕新闻学院那个"报八过八"、传说中"看书都看得吐血"的女生,没有想到"千里姻缘一线牵",两人在书店相识,一番交谈过后,发现都是对对方仰慕已久,后来的事情就顺利多了……

  以前我就一直在想,什么样的人会有那么大的魅力,能够将王惠这样的女生征服呢?

  他俩谈恋爱的方式,一说出来,恐怕天下的父母都会支持自己的子女这样恋爱了:早上五点半,两人一起去晨练,一面晨练一边交流学习的心得,然后去吃早点。早点过后,两人分头上课或者自习,等到中午大家吃饭的时候,两人找个自习室,把上午学到的、看到的知识巩固下,互相考对方,据说基本上到了把所看过的内容都背下来的程度,否则谁也不去吃饭,等到吃饭的时候正好过了吃饭的高峰,省去了排队的时间;下午还是照常上课或自习,到了晚饭之前依然采取中午的方式;晚上7点至9点是学校规定的上自习的时间,两人这阶段自习是照上的,9点至10点依然是"考试"时间,10点至10点半是吃夜宵时间,期间可以完全抛弃学习,随心所欲地谈情说爱了。

  如果在"考试"期间,有一方回答不出,可以稍微提醒,如果提醒依然回答不出,则惩罚两人一天不得见面、不得吃饭,惩罚程度视回答问题错误的数量,依次递增……

  瞧人家这恋爱谈的!我曾看到王惠的作息时间表,安排得满满当当,两人都是文科,理解或者背诵的成分居多,采取一对一的形式,一问一答效果是立竿见影的,尤其是回答错误的时候,越发记忆深刻。二人开创了Z大学生谈恋爱的新局面,将谈恋爱和学习、生活达到了全面高效的统一,被广大师生赞为"恋爱标兵"。

  这样一对志同道合的活宝,在Z大,据说还不止这么一对,王惠听周小奋说,他们寝室就有一哥们,和他女友这么干,爱情学业两不耽误,比翼齐飞。

  尖子生就是尖子生,连谈恋爱都这么叫人"口服心服"!

  58.我时常想起受伤的心灵

  我开始喜欢独自坐在空旷的教室里,让幽静平和的空气麻醉自己。有时我的思路能飞到很远,直至忘乎所以,在我看来,这是一种享受。

  偶尔我会抓一听可乐在手中,可能是可乐,可能是冰茶,也可能是啤酒――我所在意的并不是它们的味道,而是不同图案不同味道的易拉罐:将它们握在手中,拇指和食指轻轻用力,便听到"咔"的凹陷声,如果用的力度不大,既而会听到"啪"的回起突出声,再继续加深力度,直至出现扭曲的断裂口。不同的易拉罐,不同的图案,不同的力度会产生各种各样不同的效果,很容易让我想起受伤的心灵。

  老是TMD的这么压抑和郁闷,不知道这样下去,我会不会崩溃。

  我一直在想,总有一天我会离开学生会,即便我不离开,吴天用、罗植之流也会找到各种借口和理由将我赶出去,在他们的眼中,我是多么大的一个眼中钉啊,可是我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这么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