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三章



更新日期:2022-07-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喂!”我忍不住了,“你怎么了?你别怕呀,我绝对不会跳过去跟她大打一场的,我没蚕到那个地步,年来虽然壮了一点,却未致于豹子胆跟洋婆子打架,别担心,吃呀。”

    她脸色苍白,紧抿着嘴,简直气坏了。

    我只好放下了筷子,一转头,看着龙也是那个表情,只是眼睛里充满了蔑视。

    我真不明白这两个人,真是皇帝勿气太监气,也许因为我不气,所以他们更气,气我不气。而且又给阿玉讲中了,她早就叫我不要跟那种“无聊”的人在一起,现在可应了她的话了,而她为了我,也间接的失了面子。

    这顿饭吃得十分没味道。

    我转头去看看家杰,他倒是蛮自然的。

    阿玉低声说:“别去看他!我们走了。”

    龙马上付了帐,我就在他们两个人挟时之下,离开了餐馆,天地良心,我真不知道他们俩已经同心合意到这个地步了,可贺可喜。

    车子驶到街角,大家都没说什么,龙把车停下来,是一家外卖小吃的门口,他说:“你们略等一等,我去买点吃的。”

    他出去了。

    我跟阿玉说:“何苦呢,刚刚好好的一桌菜,都浪费了。”

    “问你呀,去跟这种不三不四的男人来往。”她气炸了肺。

    我微笑,“你们何必为我生这气,我在这厢谢过了,真正至亲骨肉还不管这种闲事呢,只要有利可图,还不照样是谈笑风生,你我不过是朋友关系,却这样子诚心诚意,不是害我折福?”

    “以后不准与那种下流人物出去!”

    “也没有什么下流的,阿玉,人各有志,人各有志。”我说。

    “不准你再说!”阿玉的脸色大变,好说:“我要是碰到这事——”

    “你怎么?”我接上去问。

    她捏着拳头,说不出话来。

    “比这更气的还有呢,气,活该气,你跑过去骂他一顿?跟那洋婆子撕头发扯衣裳?况且有什么可气的?我跟他什么关系?不过是吃吃喝喝的关系罢了,我又没对他剖过腹掏过心,但是咱们中国人做得含蓄,不比得洋婆子。摆明是苍蝇见血,钉牢不放——说起来,倒还是她们可爱。”我淡淡说:“这男人不值得气,阿玉,我不是说过了?来者自来,去者自去,我阿瓦活到目前,还没有碰到一个值得生气的男人呢,不过是当他们是玩艺儿,什么阿物儿!”

    说完我就笑了。

    阿玉转过头来,那怒气渐渐消了,一种诧异的神色留在她脸上久久不退。

    过了很久,她说:“阿瓦,我算服了你。咱们一般的年龄,怎么我——我这么看不开?”

    “那你就刻个图章,名曰:看不开。”我笑说。

    她也笑,“你这器量,从那里来的?”

    “什么器量,骗你的,我碰到了好的男孩子,说不定还真扑过去拚命呢!为他?真懒得动,谢天谢地,说不定可以专心写论文的,那么蠢样的人,嘿。”

    阿玉深深叹一口气,“好阿瓦,好阿瓦。”

    我说:“我有什么好?但凡下三滥,都非常看开,哪像你们,动不动气死了,宁可玉碎,不愿瓦全!”

    龙这时买了小吃回来了,他把食物交给阿玉,开动了车子,忽然之间他问:“咦,你怎么哭了?”

    我把阿玉扳过来一看,可不是,她一张雪白的脸上眼泪涟涟,我用手帕替她擦干净了。

    到了家,我们吃着买回来的炒饭春卷,一切东西我都觉得美味无比哩,送着可口可乐,开心得很。

    我跟阿玉说:“嗳,最好有黑松沙示,你记得不记得那年台北夏天?那黑松沙示?咱们天天往天台上跑,晒得古铜色的,那汗啊,一直滴在地上,记不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呢?”阿玉缓缓的说。

    我忽然心痛起阿玉来。

    我跟龙说:“阿玉这人,大大小小的东西都放在心里,我都不明白,一个人的脑袋,怎么可以装得下那么多东西,换了我,早就爆炸了,你看着她点。”

    龙不出声。

    隔了很久很久,忽然说:“就算这么快可以另外找到一个女的,也该找个稍微好看一点的,那么对前头人也不致于这么侮辱!”

    我呆了一呆,才发觉得他们还是在说家杰。这两个人真是一般的脾气,我叹一口气。

    “人各有志啊!”我说:“人各有志!”

    龙抬起头来,那双眼睛,清澈如宝石。

    周末往往是我们收拾屋子的日子。

    阿玉在周末的牢骚特别多,这时候她不像阿玉了,像房东老太太,像妈妈,像舍监,像一切可怕的人。

    她会说上好半天。“……阿瓦,不是我说你,啊,你以为拉着窗廉,灰就会自动跑掉呀?看你那房间!那些空瓶子可以扔掉了吧?字纸篓恐怕三个月没清了,你看那地毯!这些丝袜也该洗了吧?书该搬到书架上去,床单快剥下来洗,啊哟,这块三文治,几个月了?说真的,阿瓦,咱们这怎么一起住了这些日子的?”

    我微笑,听她的伟论,然后她叫我做什么,我做什么。她真是紧张。

    可是说也奇怪,屋子经过她紧张一个上午之后,常常变得洁净万分,无懈可击,接着我们把小车子开到洗衣店去洗衣服,回来再一齐洗小车子,算是大功告成。

    阿玉这人,别看她,做起事来眉头都不皱,比老侄子还厉害,这么的娇滴滴小姐,我早说了,生错时代了,该生在一百年前,好让丫头老妈子服侍。

    她自己的房间,我不大进去,她有洁癖的,谁敢碰她的东西。看她的样子,仿佛预备在英国这小城里过一辈子似的,完全不像作客的样子。去年回家,三尺X两尺X一尺的大纸箱,她袋满了七箱之多,存在朋友家,朋友吓坏了,我也吓坏了。

    这阿玉。

    说实在的,我们是怎么在一起住了这些日子的?我与她。

    嗳,想起来了,后来家杰来了电话。

    他不敢说什么,我倒是与他攀谈了几分钟,说什么雪停啦,不那么冷啦,什么什么啦,一种非常英国化、非常真伪难辨的愉快。

    他后来问我有没有空,周末他有网球赛,请我到他大学去。

    我说:“噢,对不起,我已经答应了汤米了,我们去跳舞。”

    他没说什么,挂了电话。

    阿玉很气,她真容易气,我有时候真为她的细胞担心。

    她说:“何必听这电话?”

    “我怎么晓得是他打来的?”

    “也不必说那么久!”

    “我是一个无所谓的人,喜欢给人一点面子。”

    “他后悔了?又来求你了?”

    我笑,“他为什么要求我?我算老几?天下女人又没死光,他来求我干么?”

    “他一定是后侮了。”

    “我不知道,他后不后侮,与我无关,我还没那么空呢,把时间去研究他后不后悔——嗳,你那份报告,做好了吧?”

    “明天交。”

    “妈呀!”我说:“我今天吃完晚饭,马上写第一章!”

    “我又来问你,汤米是谁?”

    “没有谁,杜撰的。”

    阿玉笑了:“说你聪明,又藏不住说;说你祖心,还很有点鬼主意。”

    “不敢当,不敢当。”我说。

    “吃饭吧,吃完快写你的第一章。”

    “是!得令。”

    结果我吃完饭,真的开始写我的第一章。我觉得打字比较威风,但是打字也比较慢,考虑了很久,决定用手起草稿,再抄一次,然后等安排清楚了之后,再抄一次,那种痛苦,自是不必形容的了。

    我一共打算写五章。每章一千字,可是连目录、图片、表格、统计数目字在内,那工程浩大,简直比金字塔还恐怖。看样子恐怕三五年的时间还差不多,但我只剩下三个礼拜,怎么办?

    只好坐下来写。

    我写论文或是功课,总是把一间房间弄得水泄不通,满地都是纸,而且绝对弄不清楚那一张是①,那一张是②,桌子上全是纸,而且呻吟声不绝,一下子要泡咖啡,一下子要喝茶。

    阿玉说:“你啊!你这个人,念书像受刑一样。”

    我说:“嗳,别侮辱我,我是很喜欢念书的。”

    “哼!我那些社会悲剧好一点。”

    我笑了。

    社会悲剧是一个笑话。

    其次我们在一个中国餐馆吃宵夜,忽然进来几个惨绿少年,头发又染又熨,硬是想做外国人,一摇一晃的坐下来,身边夹着几个洋婆子。我实在看不过眼了,就跟阿玉说:“真得怪他们的父母。”阿玉笑:“他们的父母才不承认呢。”我说:“那么怪谁?”

    “一定怪社会,这年头凡是有不对之事,都是社会的错。”阿玉说。

    我拍手笑道:“哈!社会大悲剧。”

    这是“社会大悲剧”的来源,没想到阿玉这么来侮辱我。

    “可是你也得承认我有一个好处。”

    “什么好处?”阿玉朝我一瞪眼。

    “我皮厚,本来我早就生气走了。”

    “你皮如果不厚,”她笑,“早成了个好人了。”我又没杀人没放火,怎么能派我是坏人呢?这年头,做坏人做坏事,一概都不必负责,除非真拉到警察局去了,还得延了律师来告,经过法官判决,才能定罪,漏了网的人不知道多少。

    大概做人只好恁良心,可是各人良心构造又不同。有些人可绝了,刚刚遗弃了妻子与乱七八糟的女人去姘居,还对朋友拍胸拍肺的说:“我对得起良心。”

    听的人倒没有生气,只是有一种寒毛凛凛的诧异与恐怖,怎么这种东西也算是人?总算明白衣冠禽兽是什么玩意儿了。

    禽兽也是好的。以前我认识一个男孩子,他家里养着条大丹狗,那狗——

    “阿瓦,你要是今天不写了,就请把纸收起来吧。”

    “是是,”我应着阿玉,开始收拾。

    今天写了三张纸,不错呢——

    那条大丹狗,实在是神气的,你跟它拍了许多照,都想充那条狗是我的。那年也是个夏天。当一个女孩子十七八岁的时候,她碰到的男人,大多数男孩不懂鲍蒂昔里,那多没有味道呢。这不是面子问题,而是实在的生活问题。

    我收拾了东西,到了外头房间,看见阿玉在细细擦她那幅画,莫地格里安尼的“爱丽斯”。

    其实我们应该挂几幅齐白石的,即使是翻版也与翻版的莫地格里安尼一样美。可是找不到。

    我问她:“龙懂不懂齐白石?”

    阿玉看我一眼,“不懂?不懂我会请他来吃饭,弄得一头油烟吗?”

    “啊,”我肃然起敬,真是不敢当。

    这样的人总算被她找到了。看样子他们还真的谈了不少话呢,连齐白石都扯上去了,真叫人羡慕。

    “你们会结婚吗?”

    阿玉坐下来,“我真不知道,如果不嫁给他,简直不知道嫁给谁才好!真没想到还有他这么一个人存在。”

    “那你是嫁定他了。”我问。

    “也不一定要嫁……”

    “同居?”我睁大了眼。

    “也不是同居,只要他天天看我就好,不来的时候,把我放在心里,也就够了。”阿玉说。

    “这样就够了?”我眼睛还睁得大大的。

    “你不知道,这才贪心呢。”她微微一笑,“结了婚算什么保障?同居更是滑稽,要一个人真正刻骨铭心的记着我,那才难呢。”

    “那还是结婚吧,结婚比较容易点。”

    “我也是这么想。”她说:“结婚是天下再容易没有的事,我要是想结婚,早结了十次八次了,还坐在这边赶论文呢!”

    但凡女子过了廿岁,总有点泼辣,而且也不怕难为情的了,连阿玉都如此,不能不说是一种进步。

    “那么没有他,你是不活了?”

    “我不知道。”她的眼睛凝望着窗外。“在他来之前,我的生活是空的,他来了以后,填满了。一样的数十年光景,生命是不一样了。”

    “别这么肉麻,好不好?”我说。

    “你不会明白的。”

    “我太明白了,”我说;“你把你的快乐精神完全寄托在他身上。我不赞成,圣经上说:人都是撒谎的。你不能这么纯情,万一他移一移身体,你靠得他那么紧,岂不是要摔个大劲斗?”

    阿玉忽然轻轻吟道:“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年少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我听了这词,不响。韦在的词。韦庄这人真是毒草。词都是毒草,只除了满江红与大江东去,那两首因此又不像词了。真没办法,活在这世界上,无论做哪一种人,都有烦恼,但是若做个粗人,到底好点,到底好点。

    家杰是完蛋了。

    又完了一个,数数目历,自从暑假过后,秋季开始,已经完了三个啦,暑假时候又完了两个,完全好像放氢气球似的,顶得意,但是就放那么天了。

    下一个是谁呢?我在想。

    这边大学里稍微像人的几个中国学生全认识,还有什么新鲜人马没有?

    阿玉常说:像我们这样,都甘一、二岁了,该物色的不是男朋友,而是丈夫。可是我一想到“丈夫”两字,先入脑袋的是丈夫那一家人虎视眈眈的姿态。洗衣服,煮饭,理家事,我不干。

    光是男朋友就可以了,我不相信我阿瓦会找不到男朋友,六十岁的老太婆还嫁了个德高望重的教授呢,王八总有绿豆来配,不用担这个心。

    阿玉不一样,她根本就是孤芳自赏,我是赞成一个女孩子,假使有芬芳的话,应该给多多人赏,不出风头白不出,到老了也有段风采史。

    不过阿玉也运气不错,磁到了一个叫她口服心眼的男人。

    天气从严寒转为中寒,不用抓手笼了,只须戴手套便行,我把那只貂皮摸了又摸,摸了又摸,搁些樟脑丸子,包在一张软纸里,放进厨里。

    龙与阿玉的关系很明显化了,自从得知他懂齐白石(也许也懂八大山人、黄宾虹、石涛)之后,我对他很客气,毕竟“可惜无声”与原子层是不大相干的两样东西,他要是两个都懂,就不简单。

    其实嫁丈夫,不要嫁漂亮的,要嫁个有钱的,妈的我阿瓦吃苦也吃够了,文凭是最体面的嫁妆,那是一定要的,可是丈夫漂亮中什么用?我要的是个貌仅中姿,听话的,肯给我钱花的男人,争着和我拿貂皮大衣,永远跟着我身后的。

    现在我对钱也有观念了,要一整笔的,不要那一点薪水。要真有钱的,不是那干博士,赚一个月用一个月,饿不死养不活,开驾烂车,住个宿舍,有个鬼用,钱要多,要不也就算了。

    当然龙是好的,龙算是如意郎君那一类的。

    阿玉要抓住他。她是不屑抓住任何人的,即使是龙,这一点我与阿玉蛮像。

    但是我讲究暂时性的快乐,我不是不信神佛,俗语有“只见活人受苦,哪见死鬼熬罪”之类的话,想想也对。要做什么,先做了再说,管那么多,也别活了。我的论文弥留在第一章。

    我只剩三个礼拜了,从来没有这么恐怖过,因为事后常常过了关,这一次的恐怖还是有点隔膜感,我最不高兴就是阿玉,她什么都做妥了,才弄得我六神无主,毫无人生乐趣。

    其实也真是,一天才廿四小时,算睡八小刚巴,只剩十六小时了,八小时上课,那么还得路上来回、吃饭、洗头、洗衣服、擦皮鞋、整理房间哩!天晓得,平常的功课也够苦的了,还得腾空出来专心一致的做论文,咱信又不是铁打的,真是苦。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我弟弟说:嗳,做了人上人,一不小心动那么一动,就摔下来了。

    我不要做人上人。

    生活过得好闷啊。

    阿玉与龙在一起,如鱼得水,她追得到如意郎君了,如意郎君。嘿嘿,如意郎君。”

    对于她,我是没话好说的,她本来是公主般的人物,接交龙,也相得益彰。可是有些莫名其妙的女人,也得了好对象。我也是个莫名其妙的人,怎么我没碰到谁呢?

    一日放学,家杰的车子在等人,我不知道他在等谁,反正一辆破破烂烂的日本小车子,没什么稀奇,我很大方的走过了装没看见,也不去躲他。

    谁晓得他倒是把我叫住了,“阿瓦!阿瓦!”

    我听他当街这么大声喊我,“如果不应他,我就成了警告逃妻广告里的逃妻了。所以只好回头跟他笑笑。

    “阿瓦,我送你回去。”

    “不了,我最近吃得太多了,要减点重,走走路,运动运动,反而好。”

    他急了,下了车,连忙跟着我说:“阿瓦,你误会了,那一次,实在太不凑巧,我不是故意拆你的台——实在我不知道咱们会在一家饭馆里出现,真对你不起,我跟你陪罪。”

    我说:“有什么罪?你身上又没刻着我的名字,你跟谁出去,关我什么事?”

    “嗳,你还是气了,那种洋婆子……嗳,你怎么能放她们在心上,这种洋婆子……唉,咱们苦闷了,才去找她们的。”

    我说:“我是没放在心上,可是你也别老跟着我呀,我可没有空。”

    “阿瓦——”

    “家杰,我们到此也为止了,做朋友讲投机,你我没什么话好说,何必婆婆妈妈。”我说。

    “我们蛮有话说的——”

    “是呀,可是说下去,你就腻了,你又志不在聊天说话,家杰,你另外去找个女朋友吧,你用我,跟一辈子,手也没碰到。”

    “我可没把你当作一个随便的女孩子,那天我在气头上,才找了一个外国女人——”

    “我不是什么贞妇烈女,你搅错了,可是家杰,我觉得咱们已经把话说清楚了,多讲没意思,再见。”’

    虽然这么说着,我还是维持着一个友谊的微笑。说真的,他不是一个坏人,他只是操之过急,而且既然我对他没意思,拖下去干么?这样友善的做一个结束,是极有风度,可是家杰不懂。

    “阿瓦——”

    “你别这样嘛!”

    我退后一步。

    “放心,阿瓦,你别这样,”他把我逼到墙角去,我的书本撒了一地,我自然不怕他,可是他实在使我非常尴尬,路人已经向我们看过来了。

    真没想到家杰会这样。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孩子走过来了,替我拣起了书本,挡在我面前,很礼貌的向家杰说:“对本起,看样子,这位小姐不打算跟你继续说话呢。”

    我心花怒放,其实家杰才不敢拿我怎么样,我太明白了,他不过是想与我言归于好,但是这一位男生却误会他在恐吓我,所以见义勇为的来救我了。

    哈!这种事可不是容易碰见的呢!

    家杰并没有跟人吵架,他只是说:“阿瓦,我知道你气我,所以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将来你会明白我的心意的。阿瓦,对不起,我现在走了。”

    他真的走了,怪可怜的样子。

    我呆呆的站了一会儿。

    那位男生把书还给我,说:“别吓着你?”

    我看他一眼,“没有,谢谢,”我勉强的笑一笑。

    他一身网球员打扮,一件轻外套搭在肩膊上,很明郎的一个男孩子,浓眉、鬈发,且又是中国人。

    “你叫阿瓦?很奇怪的名字。”

    我接过了书,拨了拨头发,“没什么稀奇。那时候生儿子叫弄璋,生女儿叫弄瓦,所以我叫瓦,我弟弟叫璋。”

    他笑笑,“不公平。”

    “也没什么,瓦有什么不好?”我耸耸肩。

    “你往哪里走?”他问:“我陪你,免得那人又来-嗦你。”

    “其实他也不是坏人,不过……就有点无聊。”忽然之间,我把阿玉对家杰的形容词用上了。

    “你有车吗?”我问。

    “听说这里的中国女孩子一听男人没有车,就不高兴跟他们走,是不是?”他笑问。我只淡然一笑,那也视人而定,譬如说他,他是一个不错的人,陪他走走路一定蛮有意思。嫁人当然要嫁有车的,我不能八十岁还在路上走,但是现在,我有的是时间,走走路,又何妨哩。

    “我的车子在那边,不过是一辆破车。”他说:“送你一程如何?千万不要勉强。”

    我说:“巴不得呢,勉强什么。”

    他说破烂的车,我就往破烂的车房站住了,他微笑。

    我问:“咦!怎么不开车门,想冻死我呀。”

    他又笑,“你好凶啊,早知道你这么凶,我也不必替你解围,我又没说这是我的车。”

    “你不是说破车?”

    “没破到这种程度,在那边。”他指一指。

    我看了之后,倒抽一口冷气,是一部最新的雪铁笼CX。我很不以为然。这些男孩子,到了外国就疯天疯地,宽阔充得离了谱的,这么年轻,买这么名贵的大车干吗?连龙也是。

    我倒情愿是辆破车。

    “你很滑头。”我说。

    “你也很调皮啊。”他挤挤眼。

    “你叫什么名字?”我问?

    “我叫KT。”

    “神经,中国人忽然叫个英文字母,你为什么不索性摩登点,叫pn?更科学呢!”

    “我的天!从没见过你这么厉害的小姑娘。”他并不生气,“上车,我送你,我还要赶回医院去呢。”

    “你是医生?”我问。

    “不,我是医院的杂工。”

    “你少幽默!”我发觉我第一次讲不过一个人,很生气。“对不起,上车吧。”

    他请了我这么多次,也不好意思再斗嘴了,于是跟他上车。对于中国人,我胆子很大,随便上陌生人的车不要紧,他一下子把我送到了家。那辆车子又舒服又稳。

    我谢了他。

    他问:“一个人住?”

    “不,与女同学合租这一层房子。”

    他笑笑,“再见。”

    “再见,谢谢你。”我向他摆摆手。

    他把车子开走了。

    我耸耸肩,回了家。

    阿玉不在家,现要她在家也难,我把脚搁在椅子上。奇遇是随时有的,一个人走路,仿佛随时转一个弯,就会碰到新奇的事物。像今天,其实我对家杰也狠了一点,但是我最怕夹缠不清的男孩子,男人嘛,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既然跟了洋婆子,苦乐自知,只好一辈子跟洋婆子泡下去。这城里有多少中国人?我要是再跟他说什么话,面子也没有了,我没了面子不要紧,那么阿玉与龙呢?她们的面子也没有了。

    他在我心目中没有价值,他这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其实他又何必把车子驶到大学来等我?洋婆子不是顶好?有人还顶引以为荣,爱闻那臭骚味呢,家杰也不是一个爱诗书五经的人,就算娶个洋婆子。也没什么损失,说不定还有假洋鬼子羡慕他的艳福呢,苦乐自知。

    说到外国女人,我常常想到咱们大学开舞会,那些没资格入场的洋女人,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坦胸露臂的等在门口,等什么?等大学生把她们带进去,跳个舞,喝杯汽水,已经满足得不得了。

    那些中国大学生最缺德,因为袋里有几张钞票,岂止请得起汽水、就竖起手指说;“你!你!你!”一共带进去三五个。嘿,那种威风劲儿,也不用说了,留在门口没有带的女人,只好黯着脸,活像坐冷板的舞女。或是野鸡似的,等着客人,开头看到这种情形,吓都吓死了,什么西方社会男女平等,做女人简直做鬼一样,也怪不得人,她们自己犯了贱。所以中国男孩了若认识了洋婆子,绝对不把她们往外带,就像以前中国男子不把堂子里的女人往宴会上带一样,这次家杰出了他祖宗十八代的丑,谁还跟他说话?

    这是咱们大家里一般规矩,当然没有明文规定,但是大家都默认了的,洋女人有实用之途,上床,可是也臭,得叫她们洗刷一番。

    也有跟外国女人结婚的,像新界来的跑堂啦,为了居留方便一点,取个英国护照,也就娶个洋鬼婆,不到三个月互相大戴红颜绿色的帽子,离婚完蛋,那些混血儿也不一定好看,多数脸黄黄的,带着一鼻子雀斑,当然这是社会问题,与咱们没关系。

    洋婆子也爱嫁黑人,那更是与我们无关了。

    我再无所滑,家杰做这种事,我们连朋友也完蛋了。他太土了,中国人说,宁为人知,莫为人见,真是个公主君主,那自然弄出来亮相,不过是一半土一半洋女人,还去中国餐馆。

    完了。

    我很有一种痛快感。完了。

    阿玉与我一连好几天没有怎么碰面,她也有她的心事;考完了试——回家?找工作?跟龙到美国去?订婚?结婚?龙是一个含蓄的人,阿玉是一自尊心强得不得了的人,双方都并在那里,不知道几时才解决。

    而我呢?我相信命运,命运说:我要吊在半天,反正逃不过,一二三,吊吧,吊臭了没人要,也无所谓。

    但是我却特别为阿玉担心,一块玉是一块玉。

    过了没几日阿玉在家等我。

    我觉得很奇怪,我问她:“咦,你怎么有空了?”

    “问你呀!”

    “问我?”我说。

    “你把那叫家杰的无聊家伙抛弃了,勾搭上一个医生,人家可要死要活的,在我面前哭诉了半天,希望你回心转意。”

    “谁,什么医生?”我大笑,“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

    阿玉哼了一声:“像家杰那种人!我当时就说,我没有办法,一个大男人动不动就死,也太难了,这年头,咱们女孩子并不吃那一套呢!我劝他,如果是装个样子呢,要块豆腐来撞死,如果真不要命呢,正好医学院最高,十三楼,就从那上头跳下来吧。他走了。”

    我一呆:“哟!阿玉,你这幽默是那里学来的?”

    “不用学,我见到他那副德性,幽默感就来了。”阿玉笑。

    “说不定他真的去死呢?”我问。

    “他死,他当然会去死,八十年后。”

    我也只好笑了,阿玉这一段对话使我想起一个人,那个叫KT的医生。他也是一般的刻薄,但刻薄得好笑,一点也不过份。

    这里人的嘴巴也太坏了,我几时有勾搭什么医生?我总共才搭了那么一次便车,人家也根本没有找过我,我也几乎把这件事忘了,真是天晓得。

    我要去勾搭人家,恐怕人家还不接受我的勾搭哩!我有什么好处?

    这些人的嘴巴,没有根据。

    阿玉劝我:“阿瓦,这样子风流下去,怎么得了?”

    我说:“风流不在人知,丑名都出去了,流极有限。”

    “那医生!”

    “根本没有这个人!”

    刚在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谁?”阿玉问。”

    我没好气,“是你那条龙。”

    “不会,他今天没有空,我去开门。”阿玉站起来。

    她去开了门,我可吓坏了,刚在否认说没“这个人”,现在站在门口微笑的,便就是“这个人”。而且这个人问:“请问阿瓦在家吗?我是KT,医学院的。”

    阿玉转过头来,脸上那表情,恨不得叫我钻地洞!这死鬼,早不来迟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

    她是什么意思?

    我只好站起来,阿玉看着我,笑了,一边说:“我劝你呀,还是嘴巴对着点良心好。”她翩然进房去了。

    我一个人呆呆的对着KT。

    KT把门关上,问我,“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流行这种幽默感?”

    “你是怎么会来的?”我问他。

    “我想起来了,来看看你,不可以吗?”他坐下来,“你不高兴?”

    “我根本不喜欢像你这型的人,脸皮这么厚,跟那天那个人差不多。你把人轰走了,自己跑来坐着,你以为我不知道?哼!我而且最不喜欢医生,趁机把女病人摸来摸去的,讨厌!”

    他看着我笑了,你晓得,这KT有一种成熟,是别的男孩子所没有的。

    他说:“那么你喜欢怎么样的男孩子?说说看。”

    我说:“要脸长一点的——”

    “哦,一匹驴子。”

    “眉毛要浓得秀气,鼻子要挺直,要瘦瘦高高的,头发只好有点鬈,嘴唇要薄——”我形容得很陶醉,“而且要沉默寡言,偶然笑一笑,那实要像月亮似的柔和,不要太耀眼。”

    他很有趣的看着我,仿佛我在念-篇新诗。

    我给他的神情气坏了。

    我说:“你这个人这么讨庆!有什么好笑?”

    “我不明白呀,高高瘦瘦有什么好?多不健康。”

    “那才好。”我说:“可以借他的牛仔裤来穿。”

    “我的天,就为了这个!”

    “当然。”我说:“所以是不会喜欢你的。”

    他仍然微笑,后来说:“你形容的人,我倒认识一个。”

    “是吗?”

    “可惜已经结了婚,是我妹夫。”

    “是吗?”我又淡然问一声。

    “好像你不大感兴趣呢,我可以代你找一找。”他说。

    我笑,“那是想像中的人物,当不得真的。”

    “啊,你还有一个现实中的人物?”他感兴趣极了。

    “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噜嗦?”我瞪起了眼睛.“你到底叫什么名字,姓什么?”

    “我叫KT。”

    “中文名字?”

    “陈昆添。”

    我嘘出一口气,“好俗气,还是叫你KT好了,”

    “可不是?我早说叫KT好了。”

    “你来干么?”

    “找你抬杠。”他说。

    “请我喝咖啡?”我问。

    “你上不上我家?我有一瓶很好的XO,可以根在咖啡里喝,我又有一只新买的咖啡壶,煮的是真咖啡,不是咖啡扭冲的。

    “啊,爱尔兰咖啡。”我笑,“你要灌醉我?当心我把你的XO全喝光了,到时穿心痛。”。

    “来不来?”他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