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青衣修罗 > 正文 > 第九十六章 泪结全书
第九十六章 泪结全书



更新日期:2022-08-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一个苍凉的声音道:

  “孩子,不可!”

  东方野一抬头,只见外公“独手医圣”站在当前,泪水不由夺眶而出。

  “外公,这是孙儿当初……誓言!”

  “独手医圣”含悲笑道:

  “孩子,这不是正道之士所为,何况……他已经死了。”

  东方野垂下目光,果见田慕蒿半身殷红,早已断了气,当下咬牙哼了一声,松手弃尸,后退了一步。

  “呀!”

  惊呼发自身侧,田慕嵩的头颅被一剑削落。

  一对青年男女,满面含悲,站在尸前。

  “独手医圣”栗声道:

  “他俩是谁?”

  东方野目光一扫道:

  “上次挑战者‘美髯公伍伯昀’遗孤伍文俊夫妇!”

  “啊!”

  潭畔喊杀之声大作,惨号随之此起彼落,与会的群雄逐突狼奔,纷纷夺路出谷,只见无数紫色人影,腾跃冲杀,不问可知,“秘魔门”的高手,与“无双堡“的爪牙展开了搏杀。

  东方野狂呼一声,飞身而起,扑向岩壁,手掌频挥,碎石迸溅,轰轰之声,震耳欲聋,只片刻工夫,震颤中原武林数十年的“血榜”,己被削平。

  石坪上聚集的人,纷纷弹身纵向潭畔,卷入疯狂的搏杀浪潮

  东方野兀立石坪,不言不动,茫然望着空际。

  他身边,剩下了“独手医圣”与华服老者“虚无客石中利”。宇文一雄师徒。

  杀声盈耳,场内的搏击方兴末艾。

  东方野此刻尚处在半疯狂的状态中,如山积怨,一时发泄,激动之情可想而知的。潭畔半声消歇,只见遍地积尸,血渍刺目。“魔轿”端然堵在山口之处,“魔轿使者”浑身浴血,场中除了紫衣人物之外,已不见其他人影。

  “独手医圣”语带怆然地道:

  “孩子,完事了!”

  东方野狂呼道:

  “血洗无双堡!”

  “独手医圣”一把捉住他的手臂,厉声道:

  “不可作那人神共愤之事!”

  东方野歇斯底里地悲呼道:

  “外公,‘无双堡’不应再存在……”

  “孩子,够了,树倒猢狲散,‘无双堡’算是毁了!”

  “外公此恨何以消啊!”

  “孩子,凡事不可过份,对方的高手,恐怕没有一人活着出谷,这已经是过份了,岂可赶尽杀绝,反落千古骂名。”

  东方野低头不语。

  “独手医圣”长长吁了一口气,道:

  “孩子,言尽于此,听不听由你了!”说完,转向“虚无客”道:“老友,别了,最后奉劝一句,自此之后,可以收敛锋芒了,造物多妒,慎之!”

  “虚无客石中利”躬身揖道:

  “敬领诤言,从此以后,将不复再作出岫之想。”

  两条影,奔上了石坪,赫然伍文俊夫妇,面目虽复,但假扮华服

  老者仆从的衣蓍却未改,伍文俊手中,提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

  东方野侧目一扫,伍文俊提的,正是田三公子的首级。

  “独手医圣”向宇文一雄师挥独臂,道:

  “我们该走了!”

  说完,弹身下坪。

  宇文一雄望着东方野,激动无比地道:

  “师弟,事毕回家来,我们等你,师父……老了!”

  双拐一点,与郝名扬追赶乃师去了。

  “虚无客石中利”悠悠启口道:

  “东方少侠,请接受老夫道贺!”

  东方野情绪已渐平复,转身面对“虚无客”,怆然道:

  “晚辈理应先谢老前辈仗义援手!”

  “虚无客”苦苦一笑道:

  “老夫都是因少侠而成事,存殁增多感!”

  “前辈这一说,使晚辈无地自容。”

  “事实本来如此,‘无双堡’目前在我方围困之中……”

  东方野苦思了片刻,毅然道:

  “家外祖有言千诫,晚辈不敢违忤,请传令撤了罢!”

  “虚无客石中利”点了点头,道:

  “老夫心意也是如此!”

  伍文俊夫妇,双双朝东方野躬道:

  “东方少侠,愚夫妇不言谢了!”

  东方野赶紧还礼道:

  “不敢当!”

  “虚无客石中利”道:

  “现场由‘魔轿’手下清理,我们……该走了!”

  东方野怔视着“虚无客”道:

  “前辈暂请留步?”

  “少侠有话要说?”

  “晚辈有个不请之请!”

  “什么,说吧?”

  “关于……前辈的来历?”

  “虚无客石中利”哈哈一笑道:

  “虚虚无无,人间作客,石中求利,返我真如。”

  “晚辈不甚了了?”

  “少侠,老夫真面目你已见过。”

  “何时何地?”

  “五虎岭上!”

  “啊!灰衣人……老前辈莫非是……”

  “血榜始作俑者的门人!”

  “啊!”

  东方野震心惊莫名。怪不得在五虎岭上,他与那“一阳子”的遗徒“石公生”师兄弟相称,原来他也是“中原五老”门下。

  “虚无客石中利”接着道:

  “老夫与文俊的先尊是金兰之契,所以复仇责无旁贷。”

  东方野点了点头,道:

  “这点晚辈想到了!”

  “你心中最大的疑团是不见‘张铁嘴’等露面?”

  “正是如此!”

  “你看好了!”

  “虚无客石中利”背转身去,略略一动作,回身来。

  东方野惊一声:

  “张铁嘴!”

  “虚无客”再转身,回身。

  东方野又脱口惊呼了一声:

  “云龙剑客!”

  “虚无客石中利”一笑,再次回复华服者面相,道:

  “满意了?”

  东方野激动地道:

  “欧驼子、蓝衣秀士,全是前辈叹为观止了!”

  “好说,雕虫小技而已!”

  “天下……恐怕已无人能及老前辈……”

  “不可这么说,奇才异能之士,所在多是,老夫算得了什么,倒是少侠的武功,当今一时无两。”

  “晚辈不敢当此谬赞!”

  “还有人等着与你说话,我们……就此言别了!”

  “前辈不说后会么!”

  “哈哈哈哈,老夫此后闲如野鹤,一切看定数了!”

  东方野顿时兴起了一种曲终人散的空虚之感。

  伍文俊上前执住东方野道:

  “东方兄,小弟愿说后会有期,将来盼南下相晤。”

  东方野茫然应道:

  “也许会的!”

  “告辞了!”

  “请!”

  三人相偕离去,东方野孤立石坪,不知道是悲是愁。

  那些紫衣武士,已把现场清理完毕,遗尸悉数抛入了潭中。

  东方野呆了一会,顺手把田慕嵩的尸体抛落潭中,然后飞身下坪,大母余素芬,早已出轿相候,东方野趋前下跪道:“叩见大母!”

  余素芬用手搀扶,慈爱地道:“孩子,起来,真难为你,你爹可以瞑目了!”

  “谢大母!”

  “你娘呢?”

  东方野心头一惨,泪水夺眶而出,哽咽着道:

  “我娘与父亲相随地下了!”

  “什么,你娘……”

  “在天王寺中!”

  “啊!孩子,这是命吗?”

  说着,泪水籁籁而下,“魔轿使者”也陪着垂泪。

  场面顿呈悲凄。

  久久,余素芬才幽幽地道:

  “孩子,你随我回山?”

  东方野想了想,道:

  “孩儿尚有些小事未了,大母先请回,孩子事毕再来!”

  “你……一定要来!”

  “是!”

  “孩子,东方一家人还有别的亲人么?”

  幽幽断肠语,催人热泪滚滚。

  东方野哀声道:

  “大母,孩儿会来依您膝下的。”

  “孩子,我等你归来……”

  “孩儿记住了!”

  “我走了!”

  “孩儿送大母!”说着,躬下身去。

  “秘魔门”余素芬微一抬手,道:

  “孩子,礼多便显得陌生,以后随便些!”

  东方野恭应了一声:“是!”余素芬上轿,四少女抬起轿。

  由紫衣妇人“魔轿使者”前导,缓缓出谷。

  这时那些候在近旁的“秘魔门”各殿殿主与各级武士,才围了上来,分别与东方野见礼寒喧,以少主称之。

  东方野特别向当初投契的紫衣武士袁安道:

  “袁安,等我回来,传你几手!”

  袁安喜之不胜地躬身道:

  “卑属先谢过少主,能得少主指点一二,卑属终生受用不尽了。”

  东方野又黑心向“武殿”殿主王天道:

  “王殿主!”

  “卑座在!”

  “我主伤亡如何?”

  “重伤两,轻伤五人,无死亡,伤者已先撤离了!”

  “好!‘无双堡’总管‘铁罗汉岳岱’免脱了么?”

  “被‘血手书生’所杀!”

  “啊!”东方野大是激动,那谜一般的人物,怎不见踪影?“秘魔门”一众高手相继辞去。

  震颤武林天下的场面结束了,“藏龙谷”“血榜”,行将成为供后人凭吊的阵迹,血腥的故事,将不会在些重演。

  东方野再次对扫平的“血榜”深深看了两眼,口里发出一声慨叹,举步出谷,到了谷外,忽见两人一骑,候在路边,赫然正是“血手书生”主婢与那匹“的庐”马。

  东方野走了过去,双手一拱,道:

  “敬请阁下援手!”

  “血手书生”也不还礼,以一种异样的声调道:

  “这匹神驹完璧归赵!”

  “这……早已奉赠阁下了,岂能收回……”

  “我用它不着了,名驹该有主,我只是代你保管而已!”

  “这……这……在下不能接受。”

  “有件事忘了问你……”

  “什么?”

  “你当年在‘武林城’有位红颜知己……!”东方野怆然一笑,道:

  “红颜多薄命,她业长眠地下了!”

  “为什么?”

  “田慕嵩的厚赐!”

  “啊!想不到!”话锋一顿之后,又道:

  “记得我说过的话么?”

  “什么?”

  “我揭露真面目之日,便是缘尽之时,今天,此刻,便……是其时……”

  东方野登时激动起来,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血手书生”悠悠吐语道:

  “我再叫你一声贤弟,‘素衣修罗’贾明便是我!”

  东方野一把捉住对方的手,粟声道:

  “拜兄大哥你……”

  “血手书生”挣开了手,后退三步,颤声道:

  “而我便是‘怨狐’……”

  声调突然变了,是个十分耳熟的女子的声音,东方野全身一颤,尚未转念,“血手书生”业已扯下蒙面灰巾。

  一张疤痕累累的女人面孔,出现眼前。

  东方野做梦也想不到“普渡庵”的“怨狐”,“血手书生”,“素衣修罗贾明”,都是芸香的化身,一切谜团,于焉尽解,贾明是假名的谐音,当初就没想到,她这一脸疤,便是“轰天雷”所炸,“追魂客”传语,要自己忘了白芸香,原来是这么回事,这般用情,确是古今所稀少。

  白芸香惨然一笑道:

  “别了!”身躯一转……东方野弹身截住,激情地道:

  “你不能走!”

  “为什么?”

  “白姑娘,你……你……”他不知该么说才好。

  白芸香手指疤面,道:

  “你看……我的脸……”

  东方野忘形地大叫道:

  “我不在乎!”

  “但我在乎。”

  俏婢盈盈上步,低唤了一声:

  “小姐!”

  东方野咬了咬牙,道:

  “记得那柄‘松绽古定剑’?”

  “你留作纪念吧!”

  “但剑已不在我身边……”

  “怎么,丢了?”

  “不,被一个人取去!”

  “谁?”

  “嵩山后峰‘万虺谷’主人‘万虺仙子’……”

  “她……”

  “她要我俩一道去取回。”

  “你知道她是谁?”

  “她……是谁?”

  “她便是我娘,与家父因意见不合,反目而分居。”

  “啊!”

  东方野此刻,如经幻梦,一切都那么出人意外。

  俏婢上前,把两人的手拉在一起。

  两个面孔在泪光晶莹中,绽开了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