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悬疑推理小说 > 犬神家族 > 正文 > 第四章 传家之宝

第四章 传家之宝




更新日期:2022-07-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暗潮汹涌

    犬神佐兵卫这份诡异的遗嘱,对于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新闻媒体来说,的确是个非常具煽动性的题材。

    透过各大通讯社的报导,犬神佐兵卫的遗嘱内容以及犬神家急夺遗产的情况,都在一夕之间成了全国性的新闻话题。

    虽然一流的新闻从业员并不喜欢报导这类属于个人隐私的事情,但是二、三流的记者可就逮着机会,大肆报导一番了。

    因此,犬神家的继承问题不仅当地居民深感兴趣,甚至还扩大成全国性的话题,就连野野宫珠世将会选择谁当她的丈夫,也成为大家注目的焦点,甚至有人还以此作为睹注。

    总之,这件事已经成为全国的焦点新闻,可是位于那须湖畔的犬神老家却沉静得叫人窒息。

    竹子、梅子两家虽然还滞留在此,但和松子母子之间几乎没有什么往来,他们全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互相揣测对方的心意。

    现在犬神老家正刮起四个彼此利害纠葛的台风;这其中包括松子、竹子、梅子三家、以及野野宫珠世。

    在这种场合下,珠世的立场较令人同情。虽然松子、竹子、梅子三姐妹彼此憎恨着对方,不过他们憎恨珠世的心态倒是一致的。

    尽管如此,他们之中并没有任何人将仇恨写在脸上。相反的,他们都千方百计向珠世大献殷勤。

    而佐武和佐智大概也受到双亲的教唆,这阵子两人每天都来珠世那儿嘘寒问暖一番。桀傲不驯的佐武一开始便信心十足的样子,而轻浮、略有小聪明的佐智则总是绕着珠世打转,阿谀、奉承、谄媚、巴结……等招数无一不派上用场。

    不过珠世这女孩也不简单,她不难感受到自己此时已成为犬神一家仇恨、诅咒的对象,但却一点也不胆怯;不论趾高气昂、信心十足的佐武也好,还是轻浮、毛躁的佐智亦罢,她都以平常心对待他们。

    每当她邀请他们来自己房间的时候,总不忘叫猿藏在隔壁房间待命。

    珠世甚至对那个戴面具的佐清也不排斥;由于佐清从不曾来拜访她,因此她便经常到佐清那儿串门子。

    而且,这两个人会面的情况是十分怪异。珠世去拜访佐清的时候,总不忘带着猿藏同行;佐清和珠世见面时,松子也总是陪在身边。正因他们总在松子和猿藏的陪同下见面,所以两入之间的谈话也经常中断。

    戴着面具的佐清,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意识到自己容貌丑陋的缘故,几乎从不开口说话,所以两人会面都是珠世在发言。但是当她的谈话涉及佐清的过去时,松子就会代为回答,并不着痕迹地岔开话题。

    此外,珠世置身在如此危险的境地,却还能平安无事,完全是因为猿藏的缘故,否则佐武、佐智早就诉诸暴力,将珠世占为已有了。

    大家都知道,要是佐武、佐智胆敢对珠世施加暴行,这个丑陋的巨人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扭断他们两人的脖子。

    古馆律师也曾跟金田一耕助说明猿藏这号人物的事。

    “猿藏真正的名字并不叫猿藏,大家之所以唤他猿藏,是因为他的长相神似猿猴之故。由于从小大家就叫他猿藏、猿猴,到现在,连我都忘记他真实的名字了。

    猿藏从小就是孤儿,珠世的母亲祝子因为同情他的遭遇而收养他,让他和珠世一块儿成长,所以当珠世双亲去世,佐兵卫先生把珠世带回家照顾的时候,猿藏也跟着珠世一起来到犬神家。他对珠世的忠诚度绝不容人怀疑,不管珠世说什么他都会听,就算珠世叫他杀人,猿藏也会毫不考虑地杀了那个人。”

    古馆律师原本只是不经意说出最后这一句话,但是当他说出这句话的那一瞬间,却楞了好一会儿。

    半晌之后,古馆律师和金田一耕助不由得彼此看了对方一眼,像是在相互打探对方心中的想法似的。

    猿藏的来历

    终于,古馆律师面露后悔的神色,干咳了一声,而金田一耕助也故意岔开话题道:

    “对了!猿藏在犬神家负责栽种菊花了吗?”

    “嗯,是的,你看到那些菊花了吧?虽然他的脑盘并不灵活,不过可是个栽种菊花的高手呢!这些园艺技巧都是珠世已故的父亲――那须神社的神官教授的。因为菊花跟那须神社、以及犬神家都有一段很深的渊源。唉呀!斧、琴、菊……”

    “是啊!斧、琴、菊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还没告诉我呢!”

    “嗯,没错,斧、琴、菊最初是佐兵卫先生的恩人――野野宫大贰,也就是珠世的外祖父所想出的句子,意思是“祝福”(斧、琴、菊三字的日文读音与“祝福的音很接近),他把这句话当做那须神社的嘉言,并且用黄金打造出斧、琴、菊的样式来当神器。后来佐兵卫先生创业时,大贰先生便把这句嘉言和神器一起送给佐兵卫先生;这也就是这三种神器成为犬家传家之宝的由来。”

    “这些传家之宝现在在哪里?”

    “由犬神奉公会保管。当珠世从佐青、佐武、佐智三人之中挑选一人为其配偶时,犬神奉公会就会把这三样传家之宝交给珠世。总之,斧、琴、菊都是-尺大小的黄金制品。”

    古馆律师说到这儿时,不由得下意识地皱起眉头。

    “斧、琴、菊原本是野野宫大贰赠给佐兵卫先生的,所以佐兵卫先生才想在自己离开人世之后,把这些东西还给大贰先生的子孙。就人情义理而言,这种作法的确令人钦佩,可是他又附上犬神家巨大的财产和事业,就使这件事变得复杂极了。佐兵卫先生为什么会想出这样的方法呢?”

    古馆律师语重心长地说,金田一耕助则非常专注地思考这件事。

    “的确如此,斧、琴、菊这三个字和那三个小型黄金制品都没有什么特殊之处,为什么会意味着犬神家的继承权呢?”。

    “是啊!这些东西虽然是黄金打制而成,但并不是什么无价之宝嘛!”

    古馆律师不解地说着,但是日后发生的事证明了古馆律师的想法真是大错特错!

    因为斧、琴、菊这三个字里隐藏了难以言喻的可伯含意。

    日语斧、琴、菊与“祝福”一意谐音,所以在佐兵卫生前,斧、琴、菊也一直守护着犬神家;但是他去世之后,情况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日后金田一耕助回想起来,发现这句话根本意味着完全相反的意思,因为它一直诅咒着犬神家。

    可是这一点当初金田一耕助并没有察觉到,直到骇人的事件相继发生这三个字才引起他的注意。

    “对了,青沼静马这个人有没有消息?”

    “哦,我们公开遗嘱之前,就在全国寻找他的下落,不过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任何线索。唉!就算青沼菊乃女士能平安抚养这个孩子,但是遇到战争,就不知道事情会演变成什么地步了。”

    这时,金田一耕助的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这件事宛如恶魔作弄世人般。

    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可是这种想法却挥之不去。

    “古馆先生,你说猿藏是个孤儿,但你知道他的来历吗?”

    古馆律师闻言,脸上立刻露出十分惊讶的神色,他望着金田一耕助好一会儿,哮喘着大气说道:

    “你在说什么啊?金田一先生。难道你怀疑猿藏是青沼静马吗?你怎么会有如此愚蠢的……”

    “那是我刚才临时想到的……好吧!我收回刚才的疑问。唉!我今天是怎么了?其实我只是在想,佐兵卫先生会不会把自己的私生子托给珠世的母亲扶养呢?可是果真如此的话,也应该会有人注意到这件事才对啊!”

    “说的也是。再说佐兵卫先生可算是一位美男子,而菊乃女士――虽然我本人没有见过她,但是她能得到佐兵卫先生的庞爱,相信也一定是位大美人。所以,这样的两个人怎么可能会生出像猿藏那样的儿子呢?猿藏不过是个种菊花的能手罢了,对了,他现在还热中于制作菊花玩偶呢!”

    “菊花玩偶?”

    金田一耕助皱着眉头。

    “哦,以前佐兵卫先生曾教猿藏制作菊花玩偶,不知道他是不是想起这件事,最近又开始努力制作菊花玩偶。那个人哪!只要不惹他发怒,就是个既无益处、也无害处的男人。但是,我倒从未想过他的来历呢!好吧,既然你有此疑问,我们就来调查一下他的背景吧!”

    古馆律师叹口气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