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闪灵 > 正文 > 第三部 德州电锯杀人狂 第36章

第三部 德州电锯杀人狂 第36章




更新日期:2022-07-1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她死了,是吗?很抱歉……”显然,朱丽已经接受了斯考蒂的存在,也接受了斯考蒂说的故事,她已经开始同情斯考蒂的遭遇。

  斯考蒂马上注意到这一点,并成功的利用这一点,邀请朱丽和自己一起共进晚餐,地点就选在厄尼餐厅。

  门在斯考蒂身后缓缓关上,斯考蒂很满意地离开了。一个小时之后,他将再次回到这里,带着她去吃晚饭。就算她不是梅玲,又有什么关系呢?也许她和梅玲有亲戚关系?或者这原本就是上天对他的补偿,在夺走梅玲之后对他心灵的安慰……斯考蒂看不到的是,在门关上之后,朱丽的脸上立刻一片苍白,好像难以支撑身体的重量,朱丽用手撑着梳妆台,恐惧一点点爬上她的脸,眼神无助地四处张望。

  在短暂的休息之后,朱丽感觉到呼吸终于顺畅了一些,心脏也从疯狂的跳动状态中渐渐恢复到正常,大脑开始清晰,可以控制思想了。在意识苏醒的同时,朱丽十分清楚地看到自己正处在危险的边缘,她冲到衣橱边,把旅行箱放在床上,把衣服胡乱地扔了进去。一件灰色的套装刺激了朱丽的神经,她的手停在半空。

  那件套装分明是梅玲的,为什么会出现在朱丽的衣橱?

  晚餐很愉快。

  厄尼餐厅依旧是高朋满座。似乎是为了避免斯考蒂的猜疑,朱丽专门选了一件淡紫色的长裙,很流行的设计,梅玲是不会穿这样的衣服的。

  很快,朱丽就发现斯考蒂真的是沉浸在过去的回忆里难以自拔。斯考蒂的眼睛里点燃起兴奋的火焰,虽然转瞬即灭,但专注和痴迷却是显而易见的。

  朱丽有些沮丧,她开始不确定自己冒险的做法是否正确。但很快,斯考蒂在送她回家的路上又把希望降临在她身上。

  “明天我可以再见你吗?”

  “明天晚上?”朱丽感到有些突然。

  “不,我的意思是明早。”斯考蒂神色如常。

  “我要去上班,我有工作。”朱丽觉得有些好笑。虽然她非常热切的渴望可以和斯考蒂有更多的机会接触,但这样的安排未免有些疯狂。

  “我照顾你,朱丽。”斯考蒂很诚恳。

  “谢谢,但是不!”朱丽的语气很坚决,太多的生活经历早已告诉她,永远不要依赖任何人,更不要相信男人在求欢时的承诺。一想到这里,厌倦的神情浮现在脸上。“我从17岁开始就明白了,还有下一步就是……”

  斯考蒂明白朱丽话中所指,但显然他不想改变自己的计划,他站在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我们可以常常见面吗?”斯考蒂看着朱丽,手里有些局促地把玩着黑色帽子的边缘。

  “为什么?因为我让你想起她?”

  朱丽坐在房间里光线照不到的角落,窗外微弱的月色透过窗帘,勾勒出她修长的身材。仔细地观察她的表情,可以觉察到她眼神里传递出伤感和无奈。胸部不受控制地起伏着,朱丽的脑海中一片混乱。

  斯考蒂显然也不知道可以说什么,毕竟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下午刚刚认识的,自己的要求确实有些过分。但斯考蒂对于她,又是感觉那样的熟悉,强烈的爱意充斥在胸口,这样的相识本身就超出了正常的思维可以解释的范畴。

  “这不是恭维之词。”朱丽的话语中包含着太多复杂的情绪,有爱,有怨,有隐藏着的希望,也有不能控制的失落。

  “没有别的吗?”很遗憾,斯考蒂仍然没有听出那些隐藏在冰冷的,拒人千里的话语之后,朱丽内心自我挣扎的情感。

  “不。”斯考蒂难以确定,在这个时候什么样的回答是最恰当的。

  “这同样不是恭维的话。”朱丽把自己隐藏在黑暗里,斯考蒂无法看到她脸上此刻的痛苦和期待。

  “我只是想尽可能地常和你在一起。”斯考蒂几乎要放弃了。毕竟,把两个不同的女人联系在一起,根本是自己的一厢情愿。朱丽不是梅玲,不是那个也同样对自己充满爱意的女人。他把帽子的边缘紧紧地抓在手里,手心里全都是汗。

  朱丽没有马上回应,她躲在阴影里,独自体会着哀伤。本能时刻提醒着她,斯考蒂不过是想寻找梅玲的替身,但感情的欲望渐渐淹没了一切,朱丽知道有些事自己是没有力量抗拒的。

  斯考蒂看着朱丽的倩影,光线把她保护得很好,斯考蒂看不到朱丽任何的表情。他准备戴上帽子告辞了,就在他抬手的同时,朱丽也开口了。

  “我想……明早可以不上班。”朱丽从暗处盯着斯考蒂的眼睛,轻轻叹了一口气,“我编些理由。”

  这样的结局让斯考蒂感到意外,他眼里兴奋的神情没有丝毫的伪装。简单的告辞,斯考蒂满意地离去。

  和下午时分一样,斯考蒂想象不到,在身后关上的那扇门内,朱丽的内心此刻是怎样的心情?

  阳光明媚。

  凡是看到斯考蒂和朱丽的人,恐怕没有人会怀疑他们不是情侣。除了朱丽偶然间,小心地揣测斯考蒂的眼神,一切都是那么默契,那么自然。

  路边,有小贩正在出售鲜花,斯考蒂提出要买一朵送给朱丽。

  斯考蒂愉快的心情显然也使朱丽渐渐忘记了心里的压力,她兴奋地指着一朵怒放的百合,告诉斯考蒂:“我喜欢这个!”

  斯考蒂微笑着,他一边欣赏着朱丽脸上由于喜悦而漾起的红晕,一边亲手把花戴在朱丽胸前。

  “现在我们去买衣服,就在对面。”斯考蒂显得意犹未尽。

  “斯考蒂,你不用买。”朱丽并没有打算让斯考蒂为自己破费什么,只要能和斯考蒂在一起,就是最幸福的时刻。

  “我想买啊。”斯考蒂表现得像个第一次恋爱的少年,为自己心爱的女人做任何事都应该是最快乐的。

  朱丽笑着点头,显然她的心情也和斯考蒂一样。

  斯考蒂拉着朱丽向马路对面走去。

  芬迪时装店。

  芬迪,是著名的服装品牌,主要经营高级套装和晚装系列,旧金山的贵妇都喜欢选择这里的衣服作为正装和参加宴会礼服的首选。但朱丽一进来,就有点不自然。她用眼角的余光小心地观察着斯考蒂,没有发现任何异样。

  斯考蒂一进门,并不是和通常的客人那样,留心那些新推出的款式。四周墙壁上的衣服对他而言,根本不存在。他很简洁地和店员说明了自己的意图,希望买一件灰色套装。

  试衣模特依次在斯考蒂和朱丽面前展示不同款式的灰色套装。

  这也是这家名店的特色之一,客人并不需要对每一件衣服都亲自试穿,而是由店内专业的试衣模特把客人喜欢的款式展示出来。如果客人看中喜欢的款式,则可以根据客人实际的尺寸进行修改。这种独特的方式,是为了方便那些有钱太太们的需要,她们担心试穿衣服会弄乱她们的头发,或者弄花她们的妆容。当然,这样的经营方式也显示了店主在经营方面的实力。

  朱丽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斯考蒂身上,他似乎对所有的套装都不满意,显然这些并不是他需要的。

  “我只是想要一件普通的灰色套装。”斯考蒂再次强调自己的要求。

  此刻,朱丽已经完全意识到斯考蒂的目的,她胡乱地指着距离自己最近的模特,急促地说:“我喜欢这件!”

  “不,不对。”斯考蒂完全没有意识到朱丽的感受。

  “男士似乎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好吧,我们会找到的。”店员也发现斯考蒂和通常顾客的不同,她带着所有的试衣模特一起离开,去帮助斯考蒂寻找他需要的套装。

  整个店面,只剩下斯考蒂和朱丽两个人。

  “斯考蒂,你在做什么?”朱丽不得不提出自己的疑惑。

  “替你买衣服。”斯考蒂开口说。

  “但是,我喜欢她穿的第二件啊,而且这件也更漂亮。”朱丽仍旧没有放弃最后的尝试,她希望斯考蒂尽快结束这场对自己心灵的折磨。

  “不,不。”斯考蒂不假思索地否定了朱丽的提议,“这些衣服都不对。”

  朱丽沉默了一会儿,说出了答案:“你在找她穿的衣服给我,你要我穿的像她。“朱丽的眼神从未像此刻那么哀伤。

  “朱丽,我只是要你穿的好看,我知道什么衣服你穿好看。”斯考蒂很清楚这是两人最严重的命门,他并不想直接揭穿这一点,更不想破坏朱丽原本的好心情。

  但朱丽不能同意这样的做法,这分明是在玩火,而自己即将成为被火烧死的那个人。“不,我才不干。”她大声地拒绝了斯考蒂,独自向店门的方向跑去。

  “朱丽,这对你应该没有什么差别,我只是要你……”斯考蒂没有说下去,他默默地看着朱丽,等待她自己作出决定。

  “不,我不要衣服,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想离开这儿。”朱丽低沉的语调几乎接近哀求。

  “朱丽,为我这么做吧。”斯考蒂抓住朱丽的胳膊,语气不容她有丝毫的拒绝。

  店员终于出来了。这一次,试衣模特所穿的正是梅玲日常穿的那一件,也就是朱丽衣橱里的那一件。

  斯考蒂的眼睛里闪烁着光芒。“是,就是它。”

  “我不喜欢。”朱丽已经彻底混乱了,她实在找不到可以拒绝斯考蒂的理由了。

  “我们买了。”斯考蒂很高兴,显然,他拥有了一个好的开始……朱丽怔了怔,她在思考斯考蒂的整个计划最后会进行到哪一步,希望现在还可以补救一切。

  “我们想看看晚宴装,短礼服,黑色,长袖,方领……”斯考蒂很准确地说出了自己下一步的打算。

  “斯考蒂?”朱丽盯着斯考蒂足足有一分钟,她明白自己是阻止不了斯考蒂的。

  ……等到去隔壁的店买鞋的时候,朱丽已经完全放弃了争辩,听任斯考蒂的一切安排。当然,她这样做,一方面是因为没有办法阻止斯考蒂;而另一个方面,她也不希望在自己还没有想好有效的对策之前,把自己反常的情绪过多得表现出来。

  斯考蒂家的客厅。

  朱丽趴在书桌上,显得很疲惫,她看着不远处的斯考蒂,小声问:“你为何这么做?这有什么好?”

  朱丽突然的问题令斯考蒂有些不安,他迟疑了片刻,用自己也不确定的语调说:“我不知道,也许没有好处吧。”

  回家之后,斯考蒂的内心其实也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呢?

  是要找回梅玲吗?那分明是不可能的事,梅玲就死在自己面前。可如果不是要找回梅玲,这么做究竟是为什么呢?他深感内心的矛盾,走到窗边,看着外面无尽的黑暗。

  “我希望你不要打搅我!我想离开。”朱丽的脸色很难看。

  “我不能,你知道的。”斯考蒂转回身,走到书桌前,俯身看着朱丽。

  朱丽静静地和斯考蒂对视着,过了很久,才缓缓地说:“你不想让我走……”稍微停顿之后,她又继续说下去,声音很轻,“我也不想走。”

  “朱丽,我告诉你。这几天,是我多年以来最快乐的日子。”斯考蒂渴望把内心的感受与朱丽一起分享。

  出乎斯考蒂的意料,这些话并没有使朱丽感觉好些,反而刺激了她,使她更伤心。“我知道。因为我让你想起她,而我却不及她。”朱丽此刻已经是泪流满面。

  不,不是这样的,他并没有打算让朱丽如此痛苦,可又该如何解释呢?“不,朱丽,也是你,是你的某一点……”斯考蒂用手捧着朱丽的脸,深情地注视着那双同样是淡蓝色的眼睛。

  朱丽的目光迎上去,对爱的渴望写在她的脸上。

  然而,斯考蒂无法背叛自己的情感,他还是不能忘记梅玲的存在,他很快又把手缩了回去。

  这个举动更加深了朱丽的绝望,她的泪水夺眶而出。“你甚至不愿意碰我……”朱丽摇着头,无奈地说。

  “不,我想碰……”斯考蒂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有叹气。

  朱丽盯着斯考蒂,眼神似乎想穿透斯考蒂的内心,哽咽着说:“不能喜欢我吗?就是喜欢我本来的样子?当我们开始时,我就是我本来的样子,我们在一起很快乐……然后就开始穿衣服的事……如果你要我穿,我就穿,只要你喜欢我。”能说出最后的话,朱丽显然下了很大的决心。

  斯考蒂也对朱丽的话很感动,他把朱丽拥在怀里,希望能够给她一些安慰。

  就在朱丽享受着斯考蒂怀抱的温暖时,突然听到斯考蒂的惊呼:“你头发的颜色怎么是这样?”

  “不!”朱丽真的无法忍受了。

  “拜托,这对你应该没什么关系。”斯考蒂依旧是那一套温柔却难以拒绝的说词。

  朱丽眼含着泪水,深情地看着斯考蒂,这一次,她没有犹豫,问道:“如果我改变它,我照你的话做,你会爱我吗?”

  斯考蒂的回答显得有些迫不及待:“是的。”他深情地拉着朱丽的手,把它放在自己的胸口。

  朱丽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说道:“那我按你的话做。”

  朱丽的房间。

  斯考蒂已经等了大约三个多小时,朱丽正在美容院里按照梅玲的样子,染发和做各种修饰。但他还是不能确定,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还是错?他从来没有这样紧张过。整整三个半小时,他连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下都不曾有过,始终在房间里走来走去。按照美容师事先的预计,朱丽应该做完了,正在回这里的路上,也就是说,她随时都会出现在门口。斯考蒂觉得自己的心就要跳到嗓子眼儿了。他努力让自己冷静,控制自己兴奋到极至的神经,突然之间,有一种想法占据了他全部的思想,如果朱丽还是和梅玲不同,该是多么轻松地一件事啊。可幸福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