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闪灵 > 正文 > 第二部 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 第11章

第二部 我知道你去年夏天干了什么 第11章




更新日期:2022-07-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南港其实只是一个小小的海湾,那个海湾的名字很怪,叫杜臣湾,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怪名字,谁也说不清楚。湾里的水并不深,是一个很大的漫坡,因此根本就不适宜大的货轮靠岸,实际上,也从来没有什么货轮来过这里,所谓的码头不过是伸进水里的长长的木桥。这里的人也没有当水手的,他们都是世代生活在海上的渔民,靠打鱼为生。

  南港的海湾是平静的,每到7月份,天空一团团的积雨云被大西洋的季风吹散后,副热带高压便控制了这片区域。这个时候是南港最好的季节。

  7月的最初几天,基本上南港人就不干什么活了,这不仅仅因为7月4日独立日,更因为一年一度的大鱼节的狂欢要在这几天达到高xdx潮。

  7月4日独立日似乎注定会是一个不寻常的日子。傍晚,海水开始退潮了,环绕海边的那条连接镇间的公路在暮色中已经变得模糊了,白天海涛的喧嚣在此时似乎也已经疲倦了,只是偶尔将白色的泡沫涌上岸,又带着低沉的叹息,退回到它的出发地。此时,整个海滩显得冷清,沉静。

  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还滞留在海滩上,但是事情总有例外。在公路边一块突出的大石上,一个男人坐在那里凝视着大海,似乎他在倾听海的低语。在他的手上,除了一瓶这里男人几乎都离不开的酒以外,还有一个东西在闪亮,那是一块银色的圆牌,上面刻着“我爱你”三个字。

  突然,似乎有什么惊动了他,他回过头去,远处,公路依旧在暮色中静静地伏在那里,四周除了秋虫在鸣叫呢喃,没有任何人接近这片区域。

  他仰起头来,把酒倒进嘴里。

  一阵爆裂声在天空响起,礼花满天,独立日的庆典――这个镇第47届大鱼节的压轴大戏开场了。

  在镇中心的俱乐部小舞台上,一年一度的选美大赛已经接近尾声,主持人正在将热烈的气氛推向高xdx潮。

  “她们美丽动人,不是吗?”

  是的,海洋性气候把这里的姑娘调理得确实出色,主持人的话引来了一阵欢呼和掌声。

  “欢迎六位决赛者回到台上!出场吧,姑娘们!”

  节奏明快的音乐声中,六个女孩子一字排开,她们身着泳装,展示着傲人的身姿。显然,人们喜欢这种风格,掌声响起,而且加杂着口哨和欢呼声。

  “我们以各位的努力为傲!”主持人竭力喊着,“你们的爸爸妈妈也是一样的!”在这样喧嚣的气氛中,想要让所有的人听清他的话真不容易。

  海伦・希佛处在六个人正中间,并非是她想要站在这个中心位置,这纯粹是活动的导演按照个子的高矮排列的。现在,所有选手的目光都投向观众,因为,这是登台的目的――让人们记住她们,但是海伦的目光却只在观众中扫了一下,便移向舞台正对面的包厢。包厢里有三个人,那是海伦最要好的三个朋友:拜瑞,海伦的男朋友,一个富家子弟;朱莉・詹姆斯,海伦最要好的朋友,她刚考进大学的法学系,暑假后就要离开这里了;雷伊,朱莉的男友。

  “看看她,天生就是这块料,在那里她简直如鱼得水。”朱莉对自己朋友的赞誉从来不加掩饰。

  旁边的雷伊目不转睛地盯着舞台:“真不知道她还有这么大的Rx房……”

  “笨蛋,你当然不知道!”作为海伦的男朋友,拜瑞显然对她了如指掌。

  朱莉狠狠地瞪了一眼那两个色迷迷的男人:“哎,你们说什么呢?我真受不了你们这种无聊的话题!快闭嘴!”

  舞台上主持人向选手提问了。

  “发挥泰瑞莎修女的精神,我问一下,你将如何为社区与世界做贡献?”

  主持人把话筒递给了海伦,这个动作显然引起了其他女选手情绪的波动,但是,她们就像真正竞争选手那样,为了维持自己的尊严,脸上没有一丝情绪流露。

  海伦接过话筒,对于这个问题,她甚至连一秒钟的迟疑也没有:“夏天过完,我打算到纽约,我要追求女演员的事业,我的目标是通过艺术娱乐世人,我将通过艺术报国……”

  她的话引起一片掌声,有人甚至跑到台前为她拍照。

  雷伊瞥了一眼旁边的朱莉:“这些废话是你教她这样说的?”

  朱莉笑了笑,没有回答。

  拜瑞冲着舞台大喊:“迷死他们,宝贝儿!”他转过身对两个朋友得意地笑道:“他们爱死她了,她真行!”

  海伦知道,能把最后一个问题留给自己回答,冠军的头衔就唾手可得了。她自信地挺了挺那丰满的胸部,等待着最后的宣布。

  舞台上静了下来,人们也在等待着冠军人选的揭晓。

  “今年的选美皇后是――海伦・希佛!”

  主持人的话音刚落,震耳欲聋的掌声就像潮汐般响了起来。

  海伦似乎对此早有准备,她的微笑甚至没有改变,还是那样迷人,她只是向前迈了一步,那是她这个冠军的特权。

  欢呼声、口哨声、掌声响成一片。

  拜瑞高举双手,像跳舞一样在狂热地欢呼,没有谁能听清他究竟在喊些什么,那只是嘴里无意识发出的音阶,可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海伦的微笑似乎永远不变,她接过权杖,并由主持人把那顶缀满宝石的桂冠戴到她的头上。

  由此,选美大赛达到高xdx潮。

  拜瑞总算喊出了一句能被人听懂的话:“那是我的女朋友!”

  可这句话并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没有人听得见他在喊什么,但这并不影响拜瑞的情绪。当看到人们给海伦送上鲜花时,拜瑞兴奋得竟然跺起脚来,楼板在他脚下发出轰响。

  朱莉和雷伊也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三个人都高兴得乱蹦乱跳,雷伊更是仰面大叫……在镇广场临时搭起的露天舞台上,一支小乐队正演奏着乡村音乐,许多人在自助餐桌间来回穿行,更多人随着音乐跳舞狂欢……海伦和朱莉走了过来。

  海伦征求意见似的对朱莉说:“我的头发怎么样?”

  朱莉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台风也吹不乱。”

  海伦显然对朋友的态度很在意,她像一个专家似的告诫朱莉:“职业女性只知道脑袋重要,其实,这不对……”

  “头发最重要!我知道啦!”朱莉接道。

  “你千万别忘了,尤其是变成大律师之后。”海伦郑重其事地说。

  海伦的姐姐艾莎挤了过来:“嗨,你坐我的车回家吗?”

  海伦显然对这个姐姐没有什么好感,她冷漠地摇摇头:“不!你跟妈妈说,我晚点儿回去。”

  艾莎被妹妹的态度激怒了:“喂,大鱼小姐,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去喝个一醉方休?”

  海伦嘲讽地冷笑道:“啊,你很幽默呀!”

  艾莎怒骂道:“你……滚吧!”转身悻悻离开。

  朱莉对这一幕已经习已为常了,她在一边静静地观察着姐妹俩的冲突。显然,艾莎对妹妹嚣张的态度和目无长幼的行为已经忍无可忍了。今天海伦的封冠,无疑使得这种矛盾更加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