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南星客 > 正文 >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日期:2022-06-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回自己的房间,老田过来又罗嗦我。这个人自以为是文武全才已有好几年,一张嘴巴不停的教育他的上司平级下属,这个乡下人。

 

    我始终不想与他吵架,自顾自收拾桌子的杂物。声音说:“叫他闭嘴。”

 

    我微笑,“不行的,”我在心中说:“不能跟同事吵架,不能同他们斤斤计较。”

 

    我抬起头,看看老田,“嘿,你也应该累了,喝口水再说过如何?”

 

    他悻悻地看着我,没奈何,回到自己的阵地去。

 

    “你倒是很大方呀,忍着他。”

 

    老实说,他说些什么,我根本没有听到,我只听到一阵嗡嗡嗡,我平时的事还不够多,还不够烦,还去理他,简直自寻烦恼。

 

    电话铃响,我接过,是我母亲。

 

    “硕人,明天晚上是你二姑姑生日——?

 

    “我没有空,”我马上说:“无论什么人结婚生日儿子满月乔迁之喜寿终正寝我都没有空。”

 

    “硕人,你这个人——?

 

    “我没有空,妈妈,我在办公,下班你再打电话给我,再见。”

 

    我放下话筒,用手捧住头。

 

    “这样,是对母亲之道吗?”声音又来了。

 

    他妈的,简直象我良知之声。

 

    我骂:“闭嘴!”

 

    “啧啧啧,太没修养。”

 

    “你为什么上我的身?”我责问:“现在是午餐时间,让我们把话说清楚。你到底是谁?”

 

    “我自天际来。”

 

    “多少年的旅程?”

 

    “咦,你应对很流利呀,你并没惊惶失措。”

 

    我有点得意。“我是卫斯理的忠实读者,我受他的哲学影响至巨,我相信他所述故事会得发生在任何一个地球人的身上。”

 

    “他”笑。

 

    “你听上去不像有恶意,你不想侵略地球吧?这么落后的星球,对你们毫无用处。”

 

    “白老鼠也够落后,你们的科学家对白老鼠却那么有兴趣。”

 

    我反映一丝恐惧。

 

    “不要怕,我们不会残忍到像你们那种地步。我只是前来收集地球人的思想路线。”

 

    “你是谁,你们一组多少个人?”

 

    “我的名字叫南星七号。我有三个助手,是你们所说的机械人。”

 

    “你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问。

 

    “你的好奇心不在我之下,你是我遇到的地球人之中思想最易沟通的一位,现时我在地球上。”

 

    “你有仪器可以截收我的脑电波?”

 

    “好家伙!”他称赞我,“真聪敏。”

 

    这得多谢老卫的科幻小说。我叹口气,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运气,芸芸众生,他居然选中了我。

 

    “但是我们没有‘机器’,用来截你脑电波的,是我的电波。”

 

    我诧异得不能再诧异,“什么,你的意思是,你整个人是一束游离脑电波?”

 

    “不不,我们没有进化得那样,我们仍然保留躯体。”

 

    “啊,”我马上说:“你的意思是说:你们可以随时灵魂出壳,脱离躯体?”

 

    “好,说得真好。”

 

    我吁出一口气,“你的身体在哪里?”

 

    “你何必要知道?”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我讽趟?

 

    他有点尴尬。

 

    “你的身体可不可以换?”我极有兴趣,“来,告诉我,我很想知道。”

 

    “他”似乎有点害怕,“你这个人,胆子生毛,看到我的躯体,你会害怕,别太好奇。?

 

    我问:“你是忠的还是奸的?”

 

    “你说呢?”

 

    “每个人都有奸一面,我不相耪馐澜缟嫌芯顶的好人。如果你收集足够资料,我希望你可以离去。?

 

    “我不会妨碍你。”他保证。

 

    “会的,我很重视私人时间,请你尊重我的自由。”倒霉,我甚至不能报警。

 

    “你健谈,我知道人类并不是每个都像你这么健谈。”

 

    是吗,我无奈,或许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寂寞。

 

    “你的资料收集要多少时间?”我问。

 

    “三天,四天,以你的时间来说,自然。”

 

    我还是不大相信他,“你说你叫南星七号?”

 

    “是。”?

 

    小三小四,要是给我发现是你们捣鬼,把皮不剥了你们的。

 

    “要是小三小四有这种成就,他们早得了诺贝耳奖。?

 

    我抬头一看,两点钟。

 

    女秘书传我:“张先生要见你。”

 

    我才记起我没有吃午饭。

 

    我推开老板的房门,他面孔如被炸弹炸过似的,如一幅颓垣败瓦。

 

    “怎么了?”我假装关心。

 

    “乔,我今天下午递辞职信。”他捂着面孔。

 

    “什么?”我还以为他靠这份工作养家活儿,就算给人掌掴也不敢出声,谁知他终于起了血性。

 

    “我无法应付他们,真的,乔,他们不放过我,一定叫我要做替死鬼,就算我不走,他们也会辞退,况且我实在受不了凌辱。”

 

    “有什么关系?他们凌辱你,你凌辱我们,”我第一次对他说出肺腑之言“这里不大开除人,你同我放心,千万别辞职,风大雨大,外头哪里这样的优点去?”

 

    他抬起头,“乔,我已决定要辞职。”

 

    我很不忍。

 

    忽然南星七号对我说:“别同情他,他早办好了移民,下个月要动身到加拿大的多伦多去了。?

 

    我睁大眼睛,老张这只老鼠!

 

    但是我不动生色,立刻长长地叹一口气,“那也没法子了,我还有一些事儿要做。”我作势要站起来。

 

    “乔,”他唤住我,“我走了以后,你恐怕很难站得住脚,这一年来作你的老板,不能不提醒你一下。”

 

    我立刻觉得不妥,警惕起来,看住老张。

 

    老张闪过一丝尴尬。

 

    他在大老板面前说我什么?

 

    南星七号说:“他把所有的过失推到你头上。”

 

    我问:大老板相信吗?

 

    这种事,当然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屎!”我站起来走出老张的房间。

 

    我问南星七号:“大老板会拿我怎么样?”

 

    “我不知道。”

 

    “什么意思你不知道?”我愤怒地责怪他,“你不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大能太空人吗?”

 

    “我的天,发脾气了,你们地球人的生活演技都一流,应该对我也客气才是。”

 

    我还没坐稳,就被宣召去见外国人。

 

    外国人很客气,三言两语,就暗示我放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