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奇妙的航程 > 正文 > 第三章 在总部

第三章 在总部




更新日期:2022-06-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奇妙的航程--第三章在总部

  第三章在总部

  格兰特还在朦胧睡乡之中,听到捶门声,他蹒跚地站立起来,出了卧室,拖着脚步在冰凉的地板上走着,连连打着呵欠。

  “来了……”他感觉好象吃了xx,而也需要这种感觉。就他的职业而论,他受的训练使他只要外界有点声音,就能立即警觉。即使是在倒头大睡,一旦有紧急情况,他的quivlve①就会马上大大发挥作用。

  ①Quivlve是法语:(哨兵查问口令)谁(在走动)?这里是“警惕性”的意思。

  可是现在他碰巧正好在休假,真见鬼。

  “什么事?”

  “上校有指示,长官,”门外回答道。“马上开门。”

  很不愿意地,格兰特完全被震醒了,他走到门口一侧,身子紧贴着墙。然后把挂着铁杆的门尽可能开大,他说:“把身分证从这儿塞进来。”

  一张卡片朝他塞了进来,他把它拿进卧室。他摸索着找他的皮夹子,用两个手指头把鉴定器夹了出来。他把卡片插进去,然后在半透明屏幕上检查结果。

  他把卡片带回门口,取下链条;不由自主地,对出现枪口相对,或其它敌对行为的情况,作好了准备。

  可是进来的这个年轻人一点都没有恶意。“长官,你得跟我一块到总部去。”

  “现在什么时间?”

  “六点三刻左右,长官。”

  “上午?”

  “是,长官。”

  “他们为什么在这个时刻要我去?”

  “说不上,长官,我是执行命令的。对不起,我得请你跟我走。”他扮了个鬼脸,开玩笑说:“我也不想起床,可也到这儿来了。”

  “来得及刮刮胡子,洗个淋浴吗?”

  “嗯……”

  “算了,那么有穿衣的时间吗?”

  “穿吧,长官――但要快!”

  格兰特用大拇指刮了刮下巴边上的胡茬,庆幸头天晚上洗了个淋浴“给我五分钟时间穿衣和办些必须办的事。”

  他在浴室大声问道:“这都是为了什么?”

  “不知道,长官。”

  “到哪个总部去?”

  “我认为不……”

  “没关系。”由于哗哗的流水声,暂时不可能继续问话了。

  格兰特走了出来,有几分闷气。“但我们是到总部去。这是你说的,对吗?”

  “对,长官。”

  “好吧,孩子,”格兰特和颜悦色地说,“可是,如果我发现你想骗我,我就要把你劈成两半。”

  “行,长官。”

  汽车停下来的时候,格兰特皱紧了眉头。黎明的天色是灰暗的,显得阴湿,有下雨的兆头。这是一个颓败而又零乱的仓库区,离此四分之一英里处,他们曾经驶过一个用绳子隔开的地区。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格兰特曾询问过,而从他的伙伴那里依然挖掘不到任何情况。

  现在他们停下了,格兰特轻轻按着他那带枪套的左轮手枪柄。

  “你最好告诉我下一步于什么?”

  “我们到了,这是个秘密的政府设施,外表看不出,实际上是。”

  年轻人下了车,司机也下来了。“请您呆在车上,格兰特先生。”

  这两个人走到一百英尺以外的地方去了,这时候,格兰特警惕地四下张望着,忽然车子猛地一动,刹那间弄得他失去了平衡,随着平衡的恢复,他想把车门打开,然而当他看到四周光滑的墙壁在向上升的时候,他又惊诧地犹豫了。

  过了一阵他才明白,原来他在随同汽车一起往下沉,而汽车原来是停放在升降机井顶上的。等他醒悟过来,想下车已经来不及了。

  在他头顶上,一个盖子移过来盖上了,有一阵子格兰特完全陷入黑暗,他把车灯打开,但无济于事,光线从不断上升的圆筒形墙壁上反射回来。

  除了无休止地等待之外,别无他法,三分钟以后,车才停下。

  两扇大门打开了,格兰特收紧的肌肉已经作好了搏斗的准备,但马上就放松了。一辆双人小摩托车――车上有个宪兵,一个穿着正式军装的、身分明显的宪兵――在等着他。这人的钢盔上有着《CMDF》字样。小摩托车上也有相同的字样。

  格兰特自动地把这些缩写字母转换成为单词。他自言自语说:“中央山地防卫部队”,“沿海海洋部渔场。”

  “什么?”他大声问道。原来他没听到那个宪兵的话。

  “请上车吧,长官,”宪兵指着空坐位,生硬而有礼貌地重复了一遍。

  “好,上车。这地方够宽敞的。”

  “是的,长官。”

  “多大?”

  这时他们正经过一个洞穴形的、空敞的区域,这里靠墙排列着卡车和摩托车,车上都有《CMDF》的徽章。

  “相当大,”那宪兵回答道。

  “对于这里工作的人,我欣赏的是,”格兰特说,“每个人都是一个无价的资料宝库。”

  个摩托车平稳地驶上一道斜坡,到了较高的、人很多的一层。穿着制服的男男女女忙碌地来来往往。这地方有一种难以捉摸,但又确切无疑、激动不安的气氛。

  格兰特发现自己在跟着一个穿着象是护土制服的、步履匆忙的姑娘走(在她胸前一侧的制服上,整齐地印着《CMDF》字样),他想起了头天晚上他在开始制定的计划。

  如果这就是他下次的任务……

  小摩托车转了一个急弯,停在一张桌子前面。

  那宪兵匆忙下车报告说:“这是查尔斯-格兰特……,长官。”

  坐在桌子跟前的军官对这个情报无动于衷。他问道:“什么名字?)

  “查尔斯-格兰特。”格兰特说,“正如这位仁兄所说。”

  “请出示身分证。”

  格兰特把身分证递了过去,卡片上只有一个凸出的号码,对此,军官随便看了一眼。他把卡片插进桌上的鉴定器,格兰特无精打采地在一旁看着。这东西同他那个皮夹鉴定器一模一样,只是特别大,是特大型号。灰白色平淡无奇的屏幕亮了起来,显示出他的整个正面和侧面像,在他自己眼里――情况总是这样――是一付凶神恶煞似的歹徒模样。

  那诚恳坦率的面容,而今安在?那迷人的笑貌而今安在?使姑娘们心醉着迷的脸上的酒靥而今安在?而今留下的只是使他显得满脸怒容的黝黑而紧皱低垂的眉毛。奇怪的是居然还能使人认出是他。

  这个军官认出他来了,而且显然毫不费劲――对照片瞅一眼,又对他本人瞅一眼。军官轻快地取出身分证,退还给他,挥手让他通过。

  小摩托车向右一拐,通过一个拱门,进入一条长长的划为行车道的走廊,包括两来两往的四条车道。这里交通也十分繁忙,而格兰特是唯一不穿制服的人。

  走廊两边每隔一段距离便有一扇门,这单调的规律性几乎象是催人入睡。紧靠着墙壁有人行道,道上行人不多。

  小摩托车来到另一个拱门。上面有块牌子,写着“医务处”。

  在交通警用的那种高高的岗亭里的一个值班宪兵按了一下开关。沉重的钢板大门开了,小摩托开过去,停下了。

  格兰特心想,不知现在是在城市哪个地区的下边了。

  那个向他匆匆走来、身穿将军制服的人看起来很面熟。刚好在他们两人走近到可以互相握手的距离之前,格兰特认出他来了。

  “‘卡特’是你吗?两年前我们在横贯大陆铁路的火车上见过面,那时你没穿军服吧?”

  “你好,格兰特,哦,甭提这讨厌的制服了,我在这儿只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分才穿它,这是建立一套指挥系统的唯一办法。跟我来――花岗岩-格兰特,是叫这个名字吧?”

  “哦,好吧。”

  他们穿过一道门走进一个显然是手术室的房间,透过观察窗望去,格兰特看到了那种通常的景象:身穿白衣的男男女女,在几乎可以觉察到的无菌状态中忙碌着,周围闪烁着金属器皿的刺目光芒,清晰,冰凉;而所有这些在电子仪器广泛应用的情况下,已经显得很渺小、微木足道了。这些仪器早就把医学变成了工程技术的一个分支。

  一个装有小轮的手术台被推了进来,白色枕套上露出一大把灰白头发。这时格兰特才真正大吃一惊。

  “宾恩斯?”他悄悄地问道。

  “是他,”卡特将军阴郁地回答。

  “出了什么事?”

  “他们到底对他下了毒手。这是我们的过错。我们生活在电子时代,格兰特。我们无论干什么,都假手于我们身边的半导体仆从。我们对所有的敌人,都靠操纵电子流来抵挡。我们想尽办法,在沿途安装了xx,但那只能防备电子化的敌人。我们没有考虑到由人驾驶的汽车和由人扳动的步枪。”

  “我猜想你没有抓到一个活的。”

  “一个也没有,车上那人当场毙命。其他的吃了我们的枪子儿死掉了。我们自己也损失了几个人。”

  格兰特又向下瞧了瞧,宾恩斯脸上显出在深度麻醉情况下。人们看到的那种木然无神的表情。

  “我想他还活着,因此还有希望。”

  “他还活着,但希望不大。”

  格兰特问道:“有人有机会同他谈过话吗?”

  “有个欧因斯舰长――威廉-欧因斯同他谈过。你认识这个人吗?”

  格兰特摇摇头说:“在机场,有个人巩德这么称呼他,我只看了他一眼。”

  卡特说:“欧因斯跟宾恩斯谈过话,但没有得到什么起关键作用的情况。巩德也同他讲过话,你比谁都跟他谈得多,他对你讲过什么情况吗?”

  “没有,首长,即使他讲了,我也听不懂,我的任务是把他弄到我国来,别的我不管。”

  “当然。但是你跟他谈过话,他很可能说了一些本来不想说的话。”

  “如果他说了,我也会莫名其妙,但是我认为他并没讲什么。生活在那边,人们习惯于当哑巴。”

  卡特皱皱眉头。“别这么自夸,格兰特。在这边你也得这样。这你要是不懂……对不起,不必说了。”

  “没什么,将军,”格兰特对付着耸了耸肩单调地说。

  “嗯,关键是,他没有和任何人谈论过,在我们搞到想要从他那里搞到的东西之前,他们就使他失去了作用。这样,他也就象永远没离开那边一样。”

  格兰特说:“我到这儿来的路上,经过一个被封锁的地区……”

  “就是那个地方。本来再过五个街区,我们就可以把他平平安安地弄到手了。”

  “现在他的伤势怎么样?”

  “脑部受伤,得动手术――这就是我们需要你的原因。”

  “我?”格兰特吃力地说,“听我说。将军,对于脑外科,我一无所知。我在州立大学念书的时候高级小脑科不及格。”

  卡特没有答腔。对格兰特自己来说,他的话也显得空洞无力。

  “跟我来,”长特说。

  格兰特跟着他,穿过一扇门,沿着走廊走了一小段路,进入另一个房间。

  “这是中央控制室,”卡特简短地对他说。几面墙壁上镶着电视仪表盘。中心座椅面对一个半圆形控制台。坡度很大的斜面上排满了一行行的电钮。

  卡特坐了下来,格兰特还站着。

  卡特说道:“我跟你谈谈主要的情况。你明白,在我们和他们之间保持着一种僵持局面。”

  “这已经有很长时间了,当然。”

  “这种僵持局面根本不是什么坏事。我们相互竞争;老在担惊受怕,这就促使我们干成了很多事情,双方都是如此。但是如果必须打破僵持局面,那就得突破得对我方有利。我想,你明白这道理,是不是?”

  “我认为我明白,将军,”格兰特冷冰冰地说。

  “宾恩斯就代表着这种突破的可能性。如果他把他所知道的告诉我们……”

  “可以问个问题吗,首长?”

  “说吧。”

  “他知道什么?什么性质的东西?”

  “别忙,别忙。稍等片刻,他的知识究竟是什么性质,眼下不是关键问题。让我讲完……如果他能把他知道的告诉我们,那么突破会对于我方有利。如果他死了,或者即使他能痊愈,但由于脑部受伤,而不能把我们所要的知识给我们,那么僵持局面就会继续下去。”

  格兰特说;“暂且不谈对于一个有伟大智慧的巨人之死应有的人道主义的哀伤之情,我们可以说,维持僵局并不太坏。”

  “是的。如果情况的确象我讲的那样的话;但是情况也可能不是那样。”

  “这话是什么意思呢?”

  “考虑一下宾恩斯的情况吧。我们知道他是个温和分子,但我们没有证据说他同本国政府闹过别扭。四分之一世纪以来。他处处表现忠诚,并且他的待遇优厚。而现在他突然叛逃……”

  “因为他想打破僵持局面,使我方有利。”

  “是这样吗?或者,也可能是由于他在充分意识到其重要意义之前,已经泄露出他的工作成果,而把成功的钥匙交给了对方。随后,他可能意识到,并非完全出于本意,他已经使他自己那一方把统治世界的能力牢牢地掌握在手中了,而或许他对这种情况不满意,因为他对自己那一方的美德并不怎么信服。所以,现在他到我们这里来,他的目的,与其说是把胜利交给我们,不如说是谁也不给。他到我们这里来是为了维持僵局。”

  “这有没有证据呢,首长?”

  “一点也没有,”长特说。“但我想,你能认识到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同时,你知道,我们也没有一点相反的证据。”

  “往下说吧。”

  “如果有关宾恩斯的生与死的问题,意味着我们在全面胜利和维持僵局之间进行选择――那么,我们还有把握,吃不了亏。丢掉全面胜利的机会,当然是很丢脸的,但以后我们还有可能得到另一次机会。然而,面对我们的形势是,要么维持僵局,要么全面失败,而其中的一个结果是完全不能忍受的。这你同意吗?”

  “当然同意。”

  “那么,你知道如果宾恩斯的死会导致我们全面失败,哪怕这种可能性很小,我们也要不惜任何代价,不惜任何花销,不惜冒任何风险,防止他死亡。”

  “将军,我想你这席话是用来开导我的,因为你将叫我出点力。事有凑巧,这回我曾冒着生命危险,来制止其严重性比全面失败轻得多的不测事件。说实话,我从来就不喜欢这差事――但我还是做了。然而我在手术室里能起什么作用呢?那天我需要在假胁上包扎绷带,还得让宾恩斯来给我贴。而与其它医疗技术相比,我对包扎绷带还算是很擅长的。”

  卡特无动于衷。“是巩德推荐你来承担这项任务的。首先;是根据一些总的原则,他认为你很有才干,我也有同感。”

  “将军,我不需要吹捧,我觉得这使人恼火。”

  “你这小子真浑,我不是在吹捧你,我是在向你说明情况。巩德认为你总的说来很能干,但是还不止此,他认为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你的任务应该是把宾恩斯平安无恙地交给我们,而这一点你并投有做到。”

  “巩德亲自准许我交班的时候,他是平安无恙的。”

  “然而他现在并不平安无恙。”

  “你是想利用我的职业荣誉感,是吗,将军?”

  “随便你怎么理解吧。”

  “好吧。我可以捧手术刀。我可以替外科医生把额头上的汗擦掉。我甚至可以对护士小姐们挤眉弄眼。我想这些就是我在手术室里的全部本领了。”

  “不会让你单枪匹马,你将是手术组的一员。”

  “我多少预料到了这一点。”格兰特说。“得另外有人拿着手术刀对准伤口,并且把它切开。我只是捧着放手术刀的盘子。”

  卡特稳准地按了几个电钮。一个电视屏幕上马上显出了两个戴黑眼镜的人。他们专注地俯身在一个激光光束上,它的红光已经缩小到只有一根线粗了,光灭了。他们把眼镜摘了下来。

  卡特说:“那就是彼得-杜瓦尔,你听说边他没有?”

  “遗憾,没听说过。”

  “他是我国最呱呱叫的脑外科医生。”

  “那女的是谁?”

  “是他的助手。”

  “嘿!”

  “别这么不开窍了。她是个十分出色的技术人员哩。”

  格兰特有点颓丧地说。“我相信这一点,首长。”

  “你说你在机场见过欧因斯?”

  “时间很短。首长。”

  “他也将跟你一起。还有我们医务处的头头。他将简单地向你介绍情况。”

  他很快地又按了一下电钮。这回,电视屏幕显象的同时发出低沉的嗡嗡声,表示互相通话的线路也接通了。

  一个面容和蔼的人的秃头,在近处看来非常突出,相形之下,那张覆盖着他身后墙壁的复杂的循环系统图就显得小了。

  卡特喊道:“迈克尔斯!”

  迈克尔斯抬起头来看,两眼眯缝着,显得筋疲力尽,困倦不堪。

  “唉,艾尔。”

  “格兰特来了,你可以见他了。抓紧一点,我们时间不多。”

  “肯定不多。我来找他。”有一小会儿,迈克尔斯碰到了格兰特的眼光,他慢慢说道:“我希望你,格兰特先生,已经为这番你有生以来,或任何人有生以来,最不平凡的经历做好了准备。”

  独家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