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窃国大盗 > 正文 > 第八章华夏有鼎 第二十二节
第八章华夏有鼎 第二十二节



更新日期:2022-08-0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金门岛,郑经行辕,郑氏一众心腹,都聚在一起。观看桌上那“礼物”,眼前的这玩意很精致,一尊明显带有西方风格的天使金象。但是美则美矣,却一看便知,那是从某个东西上面拆下来的。

  郑氏坐拥台湾,来往的西洋人士,都要给上几分面子,所以见识比大陆上面那些整天之乎者也的老夫子多上那么一点,消息自然也是这样。遥远西班牙上发生的那一切,他们是早就熟知了,现在在他们手上的这东西,不用多说,这来历已经是清清楚楚。

  郑经长叹一声道:“诸位,你们看北京那个姓林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座的几位,都是跟了郑氏很长时间的老人了,一个个都人精一样,自然是明白林风送来这东西的含义何在,只是却没人想先开这个口。

  好半天后,冯锡范才肃容道:“王爷,林风这是在督促我们,要早做决断了。”

  郑经拍着自己的扶手,摇头道:“我又如何不知道了,你看看这次林风派来的那两个小家伙,完全就是趾高气昂,根本就没有把我们放在眼里,连递上这东西的时候也是,好像是施舍我们一般。”

  说着,他站起身来,负手仰天叹道:“我不过是想继承父亲的遗愿,想重回大陆看看,为什么就这么难了,自古又不是没有划江而治的例子,而且他林风这些年指南打北,基本上就没有安歇过,他们就不能休养生息一下吗?”

  冯锡范也站起来,垂首道:“王爷,此时天下逐鹿,林风的汉国志在天下啊!王爷确实要早做决定了。”

  郑经苦笑道:“我又如何不知林风的野心,只是没有想到,他来的这么快,我们刚刚对江苏动手,近南都还没有回来,他们的使者就已经派出了,而且还给我们送来了这么一份大礼。”他的手轻轻的在那天使象上滑过。

  “这是好东西啊,传闻西班牙在那个什么新大陆,一船船金银的往他们国家送。那些西洋人不是说了吗,那个新大陆,就在我们极东之处。越过一片大洋也就到了。”

  身为郑氏家臣,冯锡范如何不知道郑经的心思:“王爷,那蛮夷之地,金银虽多,又如何比得上中原那肥沃之地,而且我们华夏正统,入得大陆才能名正言顺。”

  冯锡范说完,剩下的几名家臣,都起身拱手道:“王爷,打吧,他们林汉这些年东征西战已是疲惫不堪,而我们郑氏精兵,经过这些年的养精蓄锐,定能以一挡十。”

  郑经闭目冥想了一回,蓦然睁眼道:“只有如此了,我们郑氏这些年的卧薪尝胆,必须要有一个回报!”

  林风躺在自制的沙滩椅上,懒懒的问道:“齐懋,段诸两人被赶出来了?”

  汪士荣垂首毕恭毕敬的答道:“按照我们最新收到的消息,正是如此。不过郑氏倒是没有太为难他们。”

  林风嘴角一动,淡笑道:“他郑经敢乱动吗?陈近南还在朕的手里了,他台湾也就那么芝麻绿豆点大的地方,人也就那么一点。我们损失两个后起之秀没关系,他们要是损失一个正当打的支柱,恐怕那郑经都要哭了。行了,这就把杨名时宣进来吧。要踢,大家一起踢。估计瑞克那里也差不多了。”

  瑞克这里不是差不多,而是已经快搞定,收工了。这当然也要感谢杨起隆,杨天子的配合了。

  老实说,杨天子如果晚生个三百多年,那必定是一个搞传销的好手,煽动,谣言,洗脑,这些杨天子是信手捏来啊,所以大旗一举,顿时便真龙附体,王八之气大涨,应者云来。并且更是攻下了汉阳,武昌这样的重镇。如何不令我们的大明天子龙颜大悦。

  只是这当中还有些小问题,人拉起来了,都干些什么了?我们的杨天子自然有高见,人生不过吃喝拉撒吗,那好,只要是跟着朕,吃,拣好的来,什么?没钱,底下那些贱民是干什么的,还不奉献点上来。喝吗,就不用说了,不是说那些洋人运来的葡萄酒好吗?葡萄美酒夜光杯啊,嗯,也给弄点来。这些是伟大的杨天子需要的,自然是要你们这些臣民贡献吗。没听说过,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所以,你们的就是朕的啊,朕的吗,自然还是朕的。

  杨天子满足自己的需求以后,也就不苛求太多了,底下的人该干吗就干吗去吧。朕这叫复古,没听说过汉初推崇黄老之学吗?

  天子说话了,底下哪里还有不遵从的,所以大家就一起来向伟大的杨天子看齐吧,于是整个江汉平原完全都乱了套。瑞克这一路行来,做得最多的事情,不是别的,就是每天清理俘虏。

  当然了,在这里我们也不能怪杨天子,毕竟他早就是自称朱三太子了,脑子里面总是有那么点皇帝梦的,所以此时一旦登基,自然便是及时行乐。当了林风这么久的下属,接下来面对的会是什么,他在清楚不过了。

  当瑞克紧赶慢赶,到达武昌城下,麾下众将摩拳擦掌,本以外可以好好的打一场大仗时,才发现自己面对的竟然是一座不设防的城市。而那位伟大的杨天子,也步了野史上一名人,西门庆的后尘。当然,是金瓶梅版本。

  他这虎皮大旗一倒,底下的什么尚书,侍郎,可是比猴狲散的还要快。这边尸体都还没有下葬了,那边的就穿着刚刚赶制出来,连式样都没有统一的各式官服,华丽的在“宫殿”门口恭候瑞克一行,当然嘴上还少不了喊一下:“恭迎王师!”

  好在瑞克也是见多了这场面,处理起来也是驾轻就熟,简单的处理一下以后,便接到参谋部的命令,火烧火燎的急速东进。瑞克也是心里窝火啊,眼看着那杨天子前一段时间还如火如荼,硬是用人把汉阳堆了下来。本来以为还有一场好仗可打,可没想到这才刚刚赶到了,却变成了这样子,未免也太怂了点。没办法,这口气总要找个地方出一下。

  至此,杨天子的“大明王朝”在成立三十二天后,便悄无声息的坍塌了。

  他这一倒,鄂西,江苏,安徽一带的绿营们算是回过了神。眼见着刚开始还轰轰烈烈的了,自家兄弟也是被打的抱头鼠窜,怎么转眼间,就这么没了?

  大家谁也不比谁笨,这一回过神来,也没有什么好犹豫的了,早就准备好的汉国大旗,本来还不好意思举起来,生死当前,马上换,一时间汉国竟是连那些降表都处理不过来。

  在这大势面前,还是有那么几个不和谐音符存在的,比如说置国家统一大业于不顾的台湾郑氏,便是其中之一。在神州高唱和平的时候,他们居然罔顾大义,一意孤行的进攻南京,遭到了各地势力的强力谴责,特别在林风发过一道诏书以后。就连林风那两个正纠缠不休的舅子,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自己的诏书。

  说起来,对于这种作秀之类的事情,林风自然是特别拿手的。就比如说这次,林风完全是站在了一个道德的高度上,对郑经这种妄图分裂祖国大陆的行为进行了激烈的批评,同时号召全国人民联合起来,团结在以汉皇为中心的旗帜下,讨伐这种冒天下之大不为之人。

  打嘴仗的事情,谁不会,虽说十七世纪的通讯业还不是那么发达,可郑经方面的动作却堪称迅速,在林风诏书出来的第五天,郑经也发表了自己的白皮书。

  只是又回到以前的问题上面来了,和林风这种大儒可以用斗装的人来说,郑经的那篇诏书实在是不够看,在文笔,立足各方面都落了下风。无非就是酸溜溜的说林风是窃国之人,哪有自己身负的大明正统这样正宗。言语间,俨然忘了,自己姓的郑,而不是朱。

  不过从这件事情上面,还是能看的出来,双方的气氛还是很友好的,至少没有出现那种动不动就上溯多少多少代的情况。这点,从双方下的指令上就看得出来。

  林风方,主攻的瑞克集团从参谋部得到的指令是,给我们称称,郑氏窝在那个岛上那么久,到底还剩多少斤两。

  而郑经方,在出现这种情况以后,在金门岛上肯定是坐不住了。郑经干脆是亲临前线,下令道,让汉国的人看看,我们郑氏的实力。言下之意就是,让他们看一下就可以了,如果想进行深入的了解,就大可不必了。

  南线的战事,现在虽然是闹的沸沸扬扬。差不多把天下所有的目光都聚集了过来。但是在汉国内部,大家的目标都齐齐的盯到了西线。

  南方战线其实对汉国来说,完全就是水到渠成的一步,除了林风那两个闹腾的正欢的小舅子以外,其他的差不多都是只要是看到汉国的旗帜,就有可能便降了。

  可是西线,现在就是汉国的心腹大患,特别是对于林风这个有强烈的大汉沙文主义的人来说,自己和郑经打打闹闹,那都是民族内部矛盾,可是葛尔丹,那是你死我活的灭国之战。

  特别是甘肃都督赵良栋,几乎是三天一封请战书,请命总参谋部增派援军,以求一雪西宁之耻。到了后来,甚至是只要求给足粮草,自己就冲上去。

  这事闹的林风都颇为恼火,说愤怒,他比赵良栋还要愤怒。葛尔丹杀的不只是他赵良栋的手下,更是他林风的兵啊。可现在汉国的资源,远远没有调配到战时的准备,特别是还要应付南线马上就要到来的战事,以及回归的慕容鹉所组建的海军陆战队。

  只是事情到了如今,汉国再不做出一点举动来,却怕是会寒了西线将士心。而且更是会让林风的脸上无光。无奈之下,林风硬是从京城的近卫军中抽出两千精锐骑兵,命他们赶赴甘肃,进行报复行动。西线兵团,现在能做到的,就只有被动防守,而且这还差人手。

  被打了不还手,可不是林风的性格。而且对付游牧民族,汉国还是很有经验的。不就是烧杀努掠吗,难道还会是葛尔丹杀的,汉国就杀不得了。

  西线的战事令人烦心,但南线的战事,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首先从瑞克递上来的战报上面就看得出来,他所辖东进集团,几乎是走到哪里,就收编哪里。现在总参谋部到处都是瑞克的捷报,无非就是今天哪里哪里投降了,明天哪里哪里又收了一营士兵。截至到和郑经部发生正式接触时为制,瑞克奇迹般的没有打过一场战斗。

  部伤亡虽然是好事,可是做为一个军人,确实一场战斗都没有经历过,便显得有些郁闷了。这便是瑞克现在的心情。

  现在的他,正举着望远镜,端详这远处郑经部的阵地。因为根本就没有发生过战斗,俘虏又全部丢给了后面的部队。瑞克倒是很快的到了南京城外。此时郑经所部大半,差不多都集中在了以南京为中心,方圆五六十里这个范围内了。毕竟做为整个长江防线的一个中心,只要拿下了,郑氏就在江南有了一个立足点,就算是面对着汉国军队,也有了可守可攻的余地。同时还能扼守长江,发挥自己的水师优势。

  郑经的算盘是打的挺精,可惜的是,根本就没有人配合他。南京城是拼死防守,而瑞克部也是用最快时间出现在战场上。

  瑞克是一边打量郑氏的阵地一边摇头,身旁麾下一众的高级将领的表情都差不多。虽然此前,斥候的情报早就送到了他们的手上了,可是自己亲眼看到时候,他们才算是确定了。郑氏所部,现在还停留在完全的冷兵器时代,在排兵布阵上便是如此。做为一个和西洋接触机会最多的势力来说,如此保守以及陈旧的战法,让汉国这些已经一脚迈进热兵器战争的将军们怎么能不摇头。

  做为汉军中新丁,王辅臣更是上前主动请战。他和他的十二军,都迫切需要一场胜利来巩固自己在汉军中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