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十六章



更新日期:2022-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我缓缓睁开眼,只见栗田野僵硬地站在原地,右脸颊血一般鲜红。他的脸上没有了任何情绪,没有伤悲,没有痛苦,仿佛他所有的感觉都跟着心娜离开了这间屋子。

    我不知如何是好,我甚至来不及细细消化这短短一小时内发生了一系列事情。我的世界,似乎要天翻地覆了。

    七秒钟之后,栗田野回过神来,转身要去追心娜。

    一旁本来得意洋洋的梁心妮看到他这一举动,傻了,显然这不在她的计划内。

    她死死拉住栗田野:“栗田野,你疯啦!你没看见吗,她根本不够爱你。我说一句话,她就动手打你,你还去找她!你难道没看出来,她现在是恨你的吗?”

    “梁心妮,你有什么资格说爱?”栗田野不客气地甩开她的手,冷冷道,“她不是打我,而是在打你!她也不是恨我,而是恨你这种自私自利冷血无情不顾他人感受的人!”

    梁心妮讪讪地笑了笑,仍不死心:“可是,栗田野,心娜她是不会原谅你的!”

    “你错了!”栗田野脸色平静了下来,没了一丝的涟漪,“我和你不一样!即使和萧遥有什么私人恩怨,我也从来没有故意伤害过他!至于心娜,无论用任何方法,付出多少努力,我都会和她说清楚,请求她原谅,和她永远在一起。”

    “你今天的行为倒是提醒了我!”栗田野忽然轻轻地笑了起来,道,“我以后会更好地对她,弥补她以前因为你受过的所有委屈!我会带她走,离开你这个魔鬼!”

    他每每提到心娜,脸上那么自然就流露出来的深深的爱意和怜惜让梁心妮几近疯狂。

    嫉妒和怨恨像野火一般在她脸上燃烧,她彻底失控,绝望地大喊:“我到底哪儿比不上心娜,你为什么就是不肯喜欢我?”

    “你哪里都比不上!她是我心里永远的公主!而你连她的一根头发都不如!”栗田野的眼神里是毫不掩饰的鄙夷与厌恶,“梁心妮,你听好了,就算没有心娜,我也永远不可能喜欢你这种像垃圾一样的人!”

    这么深刻而历历在目的鄙视和不屑像汽油一样浇在梁心妮满是嫉恨和羞辱的脸上。她的眼中起了泪光,尖叫着挥手,一巴掌向栗田野扇过去。

    可栗田野敏捷地抓住了她的手,脸色陡然间变得异常阴冷:“你,没有资格打我!我嫌你恶心!”说完,他狠狠把她推开,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他离开时呼啸而过的冷风却是吹得我的心一阵惬意的清凉!

    我调好正在录音的手机,准备出门。

    梁心妮立在一旁,哭得梨花带雨,委委屈屈地要向我哭诉:“唐果,你看看栗田野,竟然说我连心娜的头发都不如,还说我是垃圾!”

    她现在很需要别人的安慰,来给她重塑自信。于是,我拍拍她的脸,笑得十分招摇:“他说出了我们所有人的心声!”

    说完,我裹好大衣,出了门。

    冬天的校园,萧索得很。没了树叶的龙爪槐像面目狰狞的妖魔鬼怪一样隐藏在夜色中,每次看过去,我都莫名地一阵害怕。

    我站在3号教学楼的门口,一阵冰冷的北风吹过,我恨不得把头给缩到肚子里去。出门竟然忘了戴围巾,这该死的风差点儿把我的脖子给切成几段了。

    我看了看手机,晚上八点五十九。

    还好我还记得心娜以前和萧遥一起下自习的准确时间,这个混蛋小子!竟然伙同梁心妮使出这种阴招,老娘今天非要教训他不可!

    “唐果?”萧遥不确定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我看着远处张牙舞爪的龙爪槐,听见萧遥鬼一样的声音,差点儿吓得魂飞魄散。我弹簧般往前一跳,转身看他:“干嘛?”

    他也被我这诡异的反应给吓了一跳:“你,你在这儿干嘛?”

    对啊,我在这儿干嘛?

    我想起来了我的光荣使命,立马板起了脸,不客气地冲他嚷:“萧遥,你卑鄙!”

    他莫名其妙地看了我一眼,狐疑道:“唐果,你喝酒了?”

    吐血!我看上难道这么不严肃吗?

    我决定开门见上直接说清楚:“萧遥,你竟然和梁心妮联手想要拆散心娜和田野。看什么看,别一副装无辜的样子,我不信。你说,你为什么要跟梁心妮说你和栗田野是亲兄弟,为什么要跟她说栗田野是喜欢抢你的东西?你难道不知道心娜对这种事是多么的忌讳吗?”

    萧遥惊怔了片刻,缓了缓神,淡淡道:“我没有跟梁心妮说过!我也不会用这么卑鄙的手段去伤害心娜!”

    那一瞬间,看着他淡定而沉稳的眼神,我竟然相信了他。

    我张了张口,不知道下一秒该说什么了。

    他却微微皱眉,若有所思地回忆着:“等一下!方子涵有次去我家,看到了我爸爸保存的一张栗田野的照片!对,方子涵知道这件事!”

    我一时气极,忍不住把心里话骂了出来:“方子涵那个贱人!”

    萧遥淡漠的脸稍稍变了点儿颜色,但又恢复了过来,说:“你说的那个贱人在你身后呢!”

    我一转身,就看见方子涵站在我身后,一脸不屑的笑:“唐果,我怎么你了?让你骂我贱人?不会是还对我依依不舍吧?”

    我心里一阵恶心,做了个要呕吐的姿势,然后看着他有些白了的脸,骂道:“不是我骂你贱人,是心娜要我帮她传话!她说,要让你这个贱人失望了!你想利用萧遥和栗田野的关系害她和栗田野分手,但是,他们不吃你这套!方子涵,你还真是有够衰的!”

    方子涵的脸一下子阴沉地像黑夜:“唐果,你说够了没?”

    “没有!”我火气上来了,瞪着他扬起了眉,“方子涵你这种贱人也就当初伪装得好,老娘现在擦亮了眼睛,你这种人就是十个送我倒贴我都嫌脏,更别说心娜了。她偶尔随便瞟你一眼也只是因为我的关系,人家根本就没把你这种垃圾放在眼里过!”

    突然一阵恐怖的气息向我袭来,在方子涵铁青着脸扬起手的时候,我竟然石化了。那一刻,我的心瞬间失重,这一巴掌是要把我扇死啊!

    但是,萧遥猛地抓住了他的手,一边把他狠狠推开,一边把我拉到他身后。

    片刻之前满是恐慌的心瞬间被一种异样的安全感所填满,身体忽然一阵温暖。

    萧遥的背影异常的挺拔:“喜欢自己好朋友的女朋友,喜欢自己女朋友的好朋友,还想动手打自己的前女友,这些没品又龌龊的事情,也就只有你方子涵能干得出来!以后,我没了你这个朋友!”

    说完,萧遥牵起我的手,拉着我大步离开了。

    走了好些距离后,他才放开我的手,问我栗田野和梁心娜到底出了什么事。我把不久之前发生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

    他沉默了半晌之后,忽然问我:“唐果,之前我和梁心妮在一起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很恨我?”

    我笑了笑:“我当时是很恨你,恨得牙痒痒,恨不得用你来磨牙。但是,心娜不恨你,她已经习惯了,和以前一样,理所当然地认为这是她必须接受的命运。”

    萧遥的眼中划过一丝伤痛,我忽然意识到我说错话了。于是,只好尴尬地沉默起来。

    但萧遥很快接过我的话,说:“那这次,我们一定要让历史终结!”

    他的语气中满是坚定,让我竟有片刻的失神。这时,我才发现,他一直定定地看着前方,眼眸中全是不舍和伤痛。我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不远处的路边,竟然,坐着梁心娜。

    还是上次舞会之后萧遥扔下她独自离去的那个角落,还是那时抱着手臂埋着头一动不动的样子。

    萧遥走过去,到她面前蹲下,轻轻摸了摸她的头发。

    心娜蒙蒙地抬起头来,眼神飘渺而空洞。

    萧遥微微一笑:“心娜,栗田野从来没抢过我的任何东西!倒是我,抢了他的爸爸!”

    心娜的眼神渐渐聚焦到萧遥脸上,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爸爸在和田野的妈妈谈恋爱的时候,移情别恋,和我妈妈恋爱并立刻结婚了。但那时,田野的妈妈已经怀了田野,但爸爸不知道,田野妈妈心高气傲,不想再和爸爸在一起,所以自己偷偷生下了栗田野。不过,栗田野的后爸一直很爱他的妈妈,而且对栗田野视如己出。所以,两家人倒一直是相安无事。只是,我和栗田野知道这些事情后,难免心里会有些隔阂。”萧遥看着心娜,温柔地笑了笑,“但是,栗田野从来没有抢过我的任何东西!也从来没有故意伤害过我!”

    心娜愣愣地看着他,眼眶渐渐红了:“你说的,都是真的!”

    “是真的!”

    “心娜!”我赶紧把手机拿出来,“刚才我偷偷录下了栗田野对梁心妮说的话,你要是不信,你听这个!”

    听着听着,心娜的眼中渐渐泪水弥漫。

    听到栗田野说“无论用任何方法,付出多少努力,我都要和她永远在一起。”“她是我心里永远的公主”时,心娜的眼泪顷刻间变成了断了线的珠子,簌簌地从她苍白的脸颊滚落。

    我关上手机,抓住心娜的手:“心娜,栗田野是真心爱你的!”

    心娜呜呜地抹着眼泪大哭起来:“可是我都不相信他,不问清楚就打他,他肯定很生我的气,不想再理我,不想再见我了!”

    “我没有生气!”栗田野焦急而温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我只是怕你会一个人躲起来,一个人伤心难过!”

    心娜停止了哭泣,泪眼朦胧地望着他。

    我起身站到一边,栗田野走过来蹲在她的面前,边用纸巾轻轻擦着她泪痕交错的脸,边心疼地微微一笑,“你看,这么一会儿不见,就想我想到哭了吧!”

    心娜破涕一笑,轻轻捶了他一下,但人已经扑到了他温暖的怀里。

    萧遥缓缓站起来,温柔地俯视着他们俩:“田野,心娜交给你了!”

    栗田野抬头,冲他感激地笑了笑。

    我和萧遥于是离开,留他们俩安静地说会儿话。

    离开时,我听见萧遥极浅的叹息:“这个地方,我失去她,两次!”他低沉的声音迅速被呼啸的北风卷了去。

    只是走了没几步,萧遥再次转身,凝视着那两个身影,轻轻说了句:“再见,心娜!”

    在那件事情之后没多久,栗田野果断地把梁心娜带回了家。结果自然不必说,栗田野的爸爸妈妈喜欢她喜欢得要死,这么完美的女孩子,而且还让他们宝贝儿子变得越来越好,料谁都会当宝贝一样的喜欢啊!

    尤其是栗田野的妈妈,从栗田野小学时起就后悔着当年没指腹为婚,哀恸着梁心娜这种好媳妇是只能想想而已了。可没料到啊,他们家那混小子还真就把梁心娜给带回家了。

    栗妈妈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光是红包就包了好几万。梁心娜从没一次性见过那么多钱,完全傻了,小脸儿煞白怎么都不肯收。爸爸妈妈一边和栗田野一起硬把钱塞给梁心娜,一边心想着这孩子真纯良于是更喜欢心娜了。

    据栗田野说他妈妈开心得很,天天地逢人就说他媳妇儿好。

    梁心娜听了,脸红耳赤的:“谁是你媳妇儿?”

    栗田野立马不干了:“那你跟我妈说去!梁心娜,我妈那么喜欢你,你可不能害我妈空欢喜一场!她会伤心死的,你怎么忍心?而且,她肯定会天天揪我耳朵,你又怎么忍心?”

    于是,心娜成了栗田野家的常客,他们家甚至还专门给心娜收拾出了一间屋子。

    再后来,栗田野和梁心娜果断开始计划去美国的事情了。由于学校里本来就有多种2+2,3+1的项目,而他们所学的专业都很适合出国深造,于是决定不等大学读完就出国继续读本科,然后再读硕士什么的。

    栗田野的爸爸妈妈自然是更加支持啦!他们的宝贝儿子什么时候这么努力用功过啊!想着栗田野一下子成家立业双丰收了,栗田野的爸爸妈妈简直是天天睡觉都在笑!

    但梁心娜的爸爸妈妈显然就不是这种反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