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四之章4



更新日期:2022-06-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他们赌什么”

 

  “这我可就不知道了。你知道,年轻人总喜欢在一些无聊的事情上变得很热血。”

 

  “……”赵老师回头瞪着他们三个,“马老师说的是真的”

 

  “真的真的。”三个人点头如捣蒜。

 

  “你们为什么打赌”

 

  楚云南和董华一起看了看吴兵,吴兵眼珠一转,连忙说道:“沈风息坚持认为亚连的恶魔手臂是左手,而我们都说是右手。”

 

  “亚连是谁”赵老师一脸的茫然。

 

  吴兵知道详细解释也是对牛弹琴,就简单地说:“是日本漫画里的人物。”

 

  赵老师大怒:“真是的,你们三个到底在想什么!哪里还有学生的样子!成何体统!”

 

  三个人虽然挨着骂,但表情明显如释重任,吴兵还偷偷抬起头瞄了马鸣一眼,马鸣装作没看见。

 

  大约过了十五分钟,训斥还没结束。赵老师还在喋喋不休地念叨着,已经从学生守则上升到了“八荣八耻”。

 

  最先受不了的是马鸣,他趁着赵老师喝水的间隙赶紧插了一句话,劝慰道:“哎,反正也没出什么大事,姑且轻罚他们一下就得了。”

 

  赵老师估计也骂累了,点了点头:“哼……马老师你觉得该怎么惩罚”

 

  马呜看了一眼教学楼窗外漆黑的操场,又看了一眼吴兵、楚云南和董华:“就罚你们跑步吧,三圈。”

 

  三个人忙不迭地点头,纷纷表达自己恭顺的态度。赵老师看着这帮学生,哭笑不得。

 

  马鸣从怀里拿出一个哨子,拿出体育老师的架子喊出口号:“那么——立正,向左转,跑步——走。”三个人站好队,跑着步出了办公室,好像一秒钟都不想多呆。

 

  马鸣看他们三个消失在办公室门口,也站起身来,晃着手里的哨子对赵老师说:“那我就去盯着他们,省得这些小滑头偷懒。”

 

  “唔,辛苦你了。”赵老师说。马鸣刚要走,赵老师在背后忽然又说道:“对了,那个沈风息,马老师你以前认识”

 

  “算是吧,我爸一个朋友的儿子,他爸爸托我偶尔关照他一下。”

 

  赵老师用沾满粉笔灰的毳黉预住太阳穴,镜片后的眼睛闪过一道光芒:“那个学生啊,我看绝不简单。”

 

  在宿舍里的沈风息忽然打了一个响亮的大喷嚏。

 

  接下来的几天风平浪静,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或者说.什么灵异的事情都没发生。

 

  吴兵等三个人的事迹很快传遍了全校,几乎所有的学生和老师都听说有三个学生因为打赌输了,在男生宿舍里做裸体课间操。马鸣警告他们千万不可以把真相说出去,还叮嘱说这几天不可以再去找沈风息,免得被某个脾气不好的家伙往死里整,于是他们三个也只好硬着头皮顶着同学们好奇的目光继续上课。

 

  而小古一如既往地表情淡漠,沉默寡言,转学来了几天,在班里也没什么人跟她来往,只有武主任偶尔会过来照看她一下。

 

  最奇怪的是,这几天里虽然校园中的阴气持续加重,却没像马鸣所预料的那样来一个大爆发,搞一个百鬼夜行。那股袭击沈风息的神秘力量完全不见踪影,人尸也没有再出现过,完全消声匿迹。

 

  至于沈风息,他在床上足足躺了三天才从虚脱状态中恢复过来。当他再度进入教室的时候,引发了一阵小小的骚动。吴兵、楚云南、董华三个人敬畏地看了他一眼,没敢上前搭话,就连终日里对什么事都漠不关心的小古都侧过脸来,投以一个关切的目光。其他普通学生则窃窃私语,讨论着这个甫一转学来就让三个学生打赤膊的神奇转学生。

 

  “安静点,安静点。”赵老师在讲台上拿板擦敲了敲黑板,眉毛拧成一团。从沈风息第一次出现开始,他就从他身上嗅出了一股属于危险学生的味道。赵老师的经验告诉自己,如果不给这样的学生来一记敲山震虎,那以后就难以管束了。

 

  沈风息对于身边涌现出的种种心思没有丝毫察觉,他心安理得地找到自己的座位,大刺刺地坐了下去。作法过度产生的肌肉酸疼仍旧隐约可以感觉到,这也可以理解,沈风息才到这学校没两天,就先后遭遇了两场硬仗,如果是平常的道士,恐怕早就已经被干掉了,也只有他这样拥有化怒气为战力和强烈求生欲的家伙,才能扛得过去。

 

  这时,赵老师点了他的名字:“沈风息。”

 

  “什么”沈风息一动不动,只是不耐烦地翻了翻眼皮,让同桌的女生很吃惊,从来没人敢对赵老师这么做。

 

  “请你起立,跟我出去一下。”赵老师捺着性子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