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我丑 > 正文 > 第七章

第七章




更新日期:2022-06-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这个小东西,不知道哪儿学来这么多的名词,真没办法。

 

    于是我说:“叫陈哥哥吧。”

 

    “怎么?你不叫‘阿丑’了?”他试探问。

 

    “嗳,改个称呼吧,好不好?”我摸他的头。

 

    “好,你对我不错,我喜欢你!”他拍拍我的肩膀。“陈哥哥就陈哥哥!”

 

    “你快回去吃饭吧,一会儿茱莉又骂你。”

 

    “那个巫婆。”小明狠狠的骂。可是他还是怕茱莉的,隔一会儿,静静的站起来,跑回家去。

 

    我看看天色,都差不多暗了,于是也回家休息。这兴奋的下半天,就是这么过的。

 

    那一晚上,我睡来睡去睡不着。

 

    第二天我挨了一个上午,熬不住。时间过得怎么这么慢?怎么好像永远不会过?我要等到几时才会到明天呢?茱莉要等明天才会给我电话,我觉得我马上要断气了。

 

    我无精打采的倚在电话边等,希望,希望也许茱莉会提早给我来电话。电话铃是不住的响,我也不停的接,可惜都是找康丽的。

 

    世界太不公平,为什么康丽有那么多的电话。康丽长得那么漂亮,康丽那么受人欢迎?

 

    为什么我什么都没有,为什么?

 

    呆了大半天,我决定振奋起来,长得丑也不是我的错,我决定以人力来改变这一宗事实。

 

    我离开电话,要是我再在那张椅子上等多十分钟,康丽也准会给我米几个难堪的问题。我回房去坐在床上想,想我应该做些什么预备工作,我想得又难过又落寞,不禁对着穿衣镜端详起自己来了。

 

    这时候,康丽小鬼忽然推我的房门来。

 

    我抬起头,不起劲地看着她。

 

    她却语出惊人:“恭喜你呵,大哥!”她拍拍我的肩。

 

    “喜从何来?”我问。

 

    “唷,别假惺惺了,大哥。李茱莉约你去玩,还不是喜讯?还不值得恭喜?”

 

    “你,你,你,”我跳起来,“怎么晓得的?茱莉她——?”

 

    “算了,在我这里还东瞒西遮的,本小姐哪一样不灵通?我看你认输算了,乖乖的向我讨教一下!”康丽笑道。

 

    “讨,讨,讨教什么?”

 

    “讨教一下追女孩子的妙计灵方。”

 

    “这……”

 

    “费用,代价,都慢慢算,分期付款也可以,你放心,亲兄妹,不会逼得你太紧的。”康丽一双手搭在我肩上,滔滔不绝的发表议论。

 

    “你倒说说看。听过之后再讲代价。”

 

    “茱莉约你去听歌对不对?”

 

    我点头,“不错。”

 

    “怎么样?”她得意洋洋的道,“消息不错吧?”

 

    “你怎样晓得的?才是昨天的事!”

 

    “告诉你,李茱莉亲口告诉我的。”

 

    “噢。”那没得讲了,既然是茱莉亲口告诉的,我也不能怪康丽多事。

 

    “所以我说,你福气不错,嗳,要不要告诉妈妈,电让她高兴一下?”

 

    “免了吧!她她太紧张了,一会儿要我全套晚礼服的出去,我怎么办?”

 

    “你打算如何赴约?”康丽反问。

 

    这可把我问住了。“我,我当然是上车搭巴士,过海搭渡轮,你叫我怎么去?搭直升机去?”

 

    “嗳,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问你预备穿什么衣服去。”

 

    “穿什么衣服?我又不是女孩子,还得预备行头呀?”

 

    “你总不能就穿这一身衣服去吧?这条破裤,这件霉菜毛巾衫?”康丽直叫,“你简直是侮辱我的同学茱莉!气死我了。”

 

    我慌忙起来,“那我穿什么?嗯?穿什么?”

 

    “先别讲衣服,”康丽得意得无以复加,她端详我,仿佛从来不认识我这个哥哥。“先讨论一下你的脸部再说。”

 

    “脸?”我摸自己的脸,“我还得化妆呀?”

 

    “不用化妆,也总得打理一下吧?”

 

    一言惊醒梦中人,我只好提起精神来,“康丽,你指教一下。”

 

    康丽太快活了,“你的头发——”

 

    “嗳,对,是太长,我马上去剪!”

 

    “又是剪陆军装?”康丽摇头,“不行,太难看,我看不如用风筒把它吹贴。”

 

    “吹贴?康丽,我的头发,是任何风筒吹不贴的!”

 

    “奇怪,”康丽拉了拉我的头发,“是真硬。我的头发倒很软,连茱莉都羡慕的,不过我没留长就是了。不过不要灰心,大哥,我们尽管试一试。”

 

    我哪敢得罪她,“好,第一步骤,梳贴头发。”

 

    “嗯,”康丽点点头,“不错。步骤二:弄好你的两只耳朵。”

 

    我一听,当堂面有难色。“康丽,耳朵是大生的,招风耳便只好一生都是招风耳,怎么弄得好呢?我再言听计从一点,也办不到。”

 

    康丽眉头一皱,计上心头,“能不能在睡觉时用胶黏着它们,第二天早上也许会服帖一点。”

 

    我长叹一声,“尽管试试吧!”

 

    “希望可以,”康丽耸耸肩,“我耳旁的两个发圈,大家都说弯得很漂亮,也是用透明胶纸黏成的。”

 

    “我答应试试就是。”

 

    康丽又打量我,“你的皮肤——不过黑点也算了,当作是健康美吧,眼睛小一点,不合比例,又不能画大……还好是男人,也算了。大哥,你怎么生得这样糟?假如是女孩子、真得自杀!”

 

    “那也不用自杀,”我愤愤不平地道,“人贵内在美!”

 

    “大概只有你一个人重视内在美,换了是我,一看到丑八怪就逃,他内心多美,我都没胆子去发掘。”

 

    “康丽,别给我泼冷水好不好?”我无可奈何的道。

 

    “我没有呀,我真心想帮你忙的,你不相信?”

 

    “我相信,我相信。”

 

    “还有你那个老天爷的口吃毛病——”

 

    “康丽,我晓得。”我央求她别讲下去。

 

    “一紧张就结结巴巴的,说个半天别人也听不懂,你最好少开尊口,多笑就行了,女孩子喜欢看男孩子笑。”

 

    我咧了咧嘴。“这样?”

 

    “唔,你牙齿倒还好。”康丽说,“记得?多笑!”

 

    于是她拿出吹发风筒,帮我梳头。

 

    风筒里的热气把我头皮都烘焦了,但是头发还一条条的站在那儿像钢丝。康丽满头大汗,她的确已经尽了她的力。

 

    “康丽,还是让我去把头发剪掉算了。”我说,“是难看一点,可是没办法。”

 

    “人家都流行长头发,你却剪得像和尚。唉!”康丽直摇头。

 

    她又撕下了两张胶纸,紧紧的贴住我的耳朵。我忽然觉得这一切是这样的荒谬。

 

    我那么地给康丽像洋娃娃般的搅,是为了什么?是为了茱莉?可是她刚才约我的时候,我并没有比现在漂亮!既然如此,现在又何必装扮自己?

 

    我忽然醒悟起来,觉得自己可笑,心中也不禁坦然,我也不怪自己,哪个男孩子第一次追求女朋友是不紧张的?

 

    不紧张就成了冷血动物,可是也不必热血得往耳朵上黏胶纸,我笑了起来,一手撕去耳朵上的胶纸。

 

    “大哥,你怎么了?”康丽瞪眼问。

 

    “康丽,算了,别为我忙,你一番心思,我很感激。”

 

    她耸耸肩。“好,既然如此,我也不勉强,不过我告诉你,荣莉有位表哥,很英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