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神们自己 > 第三部 都束手无策?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更新日期:2022-06-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哥特斯坦说:“我的腿脚还没适应月球的环境,不过万一适应了,再回地球不知道该有多难受。狄尼森,你最好别想着回去了。你的身体已经承受不了。”

  “我一点都不想回去,专员。”狄尼森说。

  “怎么说呢,其实挺遗憾的。要是你回去,人们会把你当作皇帝。就像当年对待哈兰姆——”

  狄尼森热切地说:“我倒是真该看看他的表情,我也只有这点儿愿望。”

  “当然了,拉蒙特感受到了这个乐趣。他当时在场。”

  “真不错。这是他应得的……你觉得内维尔会跟我们合作吗?”

  “肯定。现在他正在来的路上……听着,”哥特斯坦的声音一下子压低了好多,仿佛谈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在他来之前,想不想尝一块巧克力?”

  “什么?”

  “一块巧克力。杏仁的。只有一块。我带过来了一点。”

  狄尼森开始有些迷惑,不过旋即明白过来,脸上浮现出一丝心照不宣的微笑。“真正的巧克力?”

  “当然。”

  “真——”他脸色突然一变,“我不要,专员。”

  “不要?”、“不要!要是我现在尝到了巧克力的味道,只要它在嘴里停留几分钟,我一定会思念地球的;然后就会想到地球的种种好处。我可受不了这个。我也不想……别拿出来了。别让我闻到它,看见也不行。”

  专员脸上显出不安的表情。“你是对的。”他极力试图转变话题,“你知道地球上有多么轰动吗?当然,我们还是费了好大的劲,尽力保全哈兰姆的面子。他仍然保留了几个比较重要的职位,不过他的话再也不管什么用了。”

  “这可比他当年的作为仁慈多了。”狄尼森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也不光是为了他。对于这么一个曾经风光无限的人,你不能一下子打到谷底,这会影响科学界的声誉。

  整个科学界的声誉,怎么说也比哈兰姆个人的事重要。”

  “我不同意这个观点。”狄尼森饶有兴趣地反驳,“科学界本身必须承受这样的打击。”

  “具体问题还要具体分析—一内维尔博士来了。”

  哥特斯坦镇定了一下自己的神情。狄尼森把身下的椅子挪了挪,让自己正对着门。

  巴容·内维尔步履严谨地走了进来,跨步抬腿间没有半分月球式的优雅。他先礼节性地问候了一下在场的两位,然后坐下,跷起腿来。很明显,他是在等哥特斯坦先发话。

  专员说:“很高兴见到你,内维尔博士。狄尼森博士已经跟我讲过,他想把你的名字列在他的报告上。我敢肯定,那份报告将成为宇宙蛋通道开发的里程碑。”

  “不必了,”内维尔说,“不管地球上发生什么,都跟我无关。”

  “你不知道宇宙蛋通道试验吗?不知道它意味着什么吗?”

  “完全知道。我掌握的情况不比你们二位少。”

  “那我就开门见山了。我刚从地球回来,内维尔博士,今后的开发计划已经完全拟定。我们将在月球表面上的三个不同位置分别建立大型宇宙蛋通道,这是为了保险起见。无论何时,总有一个处于夜晚的阴影当中。

  而在一年中一半的时间,会有两个在阴影中。当通道位于阴影中时,它仍将会不停地产生能量,不过其中的绝大多数都会以辐射形式散发到太空中。我们建造它们主要不是为了获取可用的能量,而是为了抵消电子通道的影响,把我们宇宙的力场拉回正常。”

  狄尼森插话进来:“在开始几年,我们必须加大功率,让宇宙蛋通道的影响力超过电子通道,从而把我们的宇宙逐步拉回正常状态,也就是电子通道建立以前的状态。”

  内维尔点点头:“月球城可以使用它产出的能量吗?”

  “如果需要的话。但我们认为,目前的太阳能电池已经完全够用了。不过也并没有什么强制性规定,禁止使用通道能量。”

  “你们可真是好心啊。”内维尔毫不掩饰讥讽的语气,“还有,宇宙蛋通道站由谁来建设,谁来负责运行昵?”

  “我们希望是月球工人。”哥特斯坦说。

  “你们也知道要用月球工人。”内维尔说,“在这里的环境中,地球工人的工作效率会相当差。”

  “我们明白,”哥特斯坦说,“我们信任那些肯合作的月球人。”

  “还有,究竟由谁来决定产出多少能量,其中又有多少可以分配给当地使用,多少又辐射出去?谁拿主意呢?”

  哥特斯坦说:“这事必须交给政府。由地球方面来做决定。”

  内维尔说:“好了,这下你自己看看:做苦力的是月球人,掌权的是地球人。”

  哥特斯坦平静地说:“错了。我们各司其职,做自己擅长的工作。所有人都齐心协力,共同分担这个计划。”

  “这话我听多了,”内维尔说,“但原则终归只有一条:我们做苦力,你们掌权……我拒绝,专员。我的回答是不。”

  “你的意思是,你们拒绝建造宇宙蛋通道?”

  “我们会建造的,专员,不过只会为自己建造。由我们来决定要产出多少能量,用于什么。”

  “恐怕很难实现。既然宇宙蛋通道产出的能量必须要用来平衡电子通道能量,那么你们就必须跟地球政府协商。”

  “可能吧,不过我们还想到一点别的事。你们现在也该知道了吧。在跨宇宙溢出中,可以交互传递的不只是无穷的能量。”

  狄尼森插话进来:“是关于守恒定律的事情吧。我们明白。”

  “明白就好。”内维尔说着,往他那边看了一眼,明显不怀什么善意,“那些定律中包括线性动量和角动量。任何物体在它本身所处的引力场作用下,都会做惯性运动,在这种运动中,物质本身不会有任何损失。如果它要做惯性运动以外的运动,那么就必须获得另一个方向上的加速度。为了达到这一目的,这点物质必须要分出一部分来,做反方向运动。”

  “就像一艘火箭飞船,”狄尼森说,“如果它要向一个方向前进,那么就必须向反方向喷射,抛出物质。”

  “我知道你懂,狄尼森博士,”内维尔说,“我在给专员解释。如果抛出部分的速率足够快,这部分的质量就可以非常非常小,因为动量等于质量跟速率的乘积。但是,无论它的速率有多快,质量总不能为零,这部分质量总是要消耗掉的。如果要推动一个极大的物体,那么消耗的部分也会非常惊人。如果要推动月球——”

  “月球!”哥特斯坦几乎跳了起来。

  “对,是月球,”内维尔平静地说,“如果要把月球推离轨道,送出太阳系的话,为了保持动量守恒,必须消耗掉巨大质量,这种消耗我们根本承受不起。可是现在有了宇宙蛋通道,动量可以跨宇宙传递,这样的话,月球就可以获得无限的动力,而不必有任何质量损失。如果要做一个形象的解释,那么就像是撑竹篙,使船逆流而上,这场景还是我从哪本地球书籍上看来的。”

  “可是为什么呢?我是说,你们为什么要把月球带走呢?”

  “原因再简单不过了。为什么我们要待在这儿?地球一直在压制我们啊。我们已经有了需要的能源;已经有了足够的生存空间,至少够我们开拓几个世纪了。为什么我们还不能走自己的路呢?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决定了。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你阻止不了我们,也不要妄图插手。我们自己会传送动量,凭自己的力量离开。

  我们月球人自己完全知道,该怎么建造宇宙蛋通道站。

  我们会自己决定,如何使用产出的能量,不过我们还是会超量产出一些,让你们使用,平衡你们电子通道的影响。”

  狄尼森嘲讽道:“你还真好心啊,还会把能量赠送给我们。不过,你的动机好像也没那么单纯吧。要是电子通道把太阳系引爆了,你们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即使是要走,估计你们那时连内太阳系也没出呢。到时候大家会一起蒸发掉。”

  “或许,”内维尔说,“不过无论如何我们都会超量生产,所以这种情况不会发生。”

  “但那没用,”哥特斯坦激动地说,“你们不能离开。要是你们走远了,宇宙蛋通道的作用就会减弱,无法压制电子通道了,是吗,狄尼森?”

  狄尼森耸耸肩,“我刚才心算了一下,大概等到他们越过土星轨道,或多或少会有些麻烦。不过走那么远需要很多年,在那之前,我们应该早就在月球轨道上建造好空间站了,只要把宇宙蛋通道站建在上面,问题就解决了。实际上,我们根本不需要月球。让他们走好了——除非他们自己不愿意。”

  内维尔淡淡一笑,“这么说,你以为我们就不会走了吗?没人能阻止我们。地球再也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到我们头上来了。”

  “你们不该走,因为这毫无意义。为什么要把整个月球都带走呢?考虑到整个月球的质量,要获得足够的加速度,必须花上很多年。你们会比爬行还慢。不过要是建造宇宙飞船就快很多。你们可以造几英里长的飞船,用宇宙蛋通道能量驱动,内部再配备完整的生态循环系统。只要有宇宙蛋动能发动机,你们可以创造奇迹。就算建造这样的飞船需要二十年,那么一旦建成之后,以它的速度,一年之内就会赶上并超过月球——即使月球今天就出发。而且飞船的航行可以轻易作出调整,操控月球可没那么简单。”

  “那宇宙蛋通道呢?这样使用的话,不会造成失衡吗?那样对宇宙又会有什么影响呢?”

  “一艘飞船,或者一群飞船所需要的能量,跟整个地球需要的相比,数量其实微不足道。而且这些能量还会在很大区域内扩散出去。对我们的宇宙而言,这种程度的影响,至少要持续几百万年才会有所显现。相对于飞船机动性上的优势,这点后果简直微不足道。相比之下,月球的移动速度简直慢如蜗牛。所以,你们要离开的话,最好还是造飞船吧。”

  内维尔轻蔑地回答:“我们不急,慢点儿也无所谓——只要能离开地球就好。”

  狄尼森说:“其实有个地球这样的邻居很不错。至少每年都有新的移民补充。还有很多文化交流。只要你一抬头,二十亿人口就在视野之内。难道你真的要放弃这一切吗?”

  “非常乐意。”

  “这是月球公民的主流意见,还是你一个人的?你一直太偏激了,内维尔,你甚至从来不到月面上去。可其他人不像你。虽然他们也说不上特别喜欢月面,可还是会上来。月球的地下城市只是你的子宫,你的巢穴,但不是他们的。这里不是他们的监牢,而是你的。他们不像你,有这种神经质的念头,他们没有你这么脆弱。

  要是你把月球带走了,那它将变成所有人的监牢。它将变成一个单世界的牢笼,没有人——也包括你——可以逃脱。甚至当你们抬起头来时,天空中将一无所有。或许这就是你想要的,是吗?”

  “我要的是独立;一个自由的世界;一个不受外界干预的世界。”

  “你们可以造飞船,想造多少就造多少。你们能用接近光速的速度飞走,只要你们能跨宇宙置换动量,这很容易做到。你们可以在不到一生的时间内走遍宇宙。

  你不想乘上这样一艘飞船吗?”

  “不。”内维尔回答,显然对这个主意非常不满。

  “不想吗?无论你去哪里,都要所有人陪着吗?为什么别人必须听从你的安排,满足你的需要?”

  “因为事情本该如此。”内维尔回答。

  狄尼森的脸已经涨红了,可还是尽量保持平静的语气。“谁给了你这个权利?很多月球居民的想法跟你并不一样。”

  “这不关你的事。”

  “这当然关我的事。我是一个移民,很快就可以成为月球公民了。我可不想把自己的将来交给别人,尤其是一个连月面都不敢上的人。此人居然还要把自己的监牢强加给所有人。我已经永远告别地球了,但也只是来到月球,只是在自己故乡二十五万英里之外而已。我可不想把自己丢到茫茫太空中,一去不回。”

  “那你回去好了,回地球去。”内维尔冷冷地说,“反正还不算太晚。”

  “但其他月球公民呢?其他移民呢?”

  “别废话了,事情已经定了。”

  “还没有吧……茜里妮!”

  茜里妮走了进来,表情严肃,还带着挑衅般的眼神。内维尔不由得放下二郎腿,两只脚都落在地上。

  内维尔问道:“茜里妮,你在隔壁待多久了?”

  “比你来的刚早一点,巴容。”她回答。

  内维尔看着茜里妮和狄尼森,眼光扫来扫去。“你们两个——”他指点着对面的两人,却说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你说的‘你们两个’是什么意思,”茜里妮说,“不过本自己发现了动量的问题。”

  “也还是因为茜里妮的大意。”狄尼森说,“我们最后试验那天,专员正躲在隐蔽的地方观察,突然发现有什么东西划过天空。这说明当时茜里妮正在试验某种东西,而这种东西还在我的计划之外。最后我想到了动量转移的事。那以后——”

  “行了吧,你也知道,”内维尔说,“这事现在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有关系,巴容,”茜里妮说,“我跟本谈过了。

  我觉得自己不必事事听从你的吩咐,或许我永远也不能到地球去,或许我根本不想去。可是我希望抬起头来就能看到它悬在空中。我不想面对空空荡荡的天空。后来,我跟我们组织的人谈过了。不是所有人都想离开。

  绝大多数人都同意建造飞船的计划。谁想离开就离开吧,想留下的人也可以留下。”

  内维尔呼吸变得粗重起来,“你跟他们谈了?谁给的你这个权利?”

  “我本来就有这个权利,巴容。再说了,谈不谈都无所谓,反正要投票了,而你一定会失败的。”

  “就是因为这个——”内维尔忽地站起身来,恶狠狠地向狄尼森逼过去。

  专员开口说:“别激动,内维尔博士。虽然月球是你的地盘,不过你不可能打倒我们两个。”

  “是三个,”茜里妮接道,“而且我也是月球人。

  事是我干的,巴容,冲着我来啊。”

  狄尼森说:“你再想想,内维尔——其实从地球方面来说,并不在乎月球是否离开。地球人可以建造空间站,完全代替月球城的功能。真正在乎的是月球公民。

  是我,是茜里妮,是其他不愿离开的人。没有人拦着你,你尽可以飞向太空,寻找你的自由,你的独立。二十年以后,所有想走的人都可以离去,包括你,只要到时候你愿意从地下的巢穴中出来。而所有想留下的人,都会留下来。”

  慢慢地,内维尔颓然坐倒,脸上的表情像一只斗败的公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