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神们自己 > 第三部 都束手无策?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更新日期:2022-06-2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他们面前是一颗更大的星星,也更厚重,更光芒四射。狄尼森能感觉到面罩上的灼热,禁不住后退了几步。耀眼的星光中明显含有强烈的X光辐射,尽管置身于太空服的保护之下,他还是感到难以忍受。

  “我想没人能质疑了,”他喃喃说道,“溢出已经相当稳定。”

  “我也确信。”茜里妮表情却很平淡。

  “我们关了它,回城里去吧。”

  他们缓慢移动着,狄尼森感到心中有些沮丧。一切都水落石出,此时却偏偏心如止水。从现在的试验结果看,已经不可能有半点失败了。政府也表示出了越来越浓厚的兴趣,很快就会有人来接手。

  他说:“我想现在可以准备那份报告了。”

  “我想也是。”茜里妮谨慎地回答。

  “你有没有再跟巴容谈谈?”

  “有,谈过了。”

  “他态度有什么改变吗?”

  “丝毫没有。他不会加入的。本——”

  “怎么了?”

  “我始终觉得,跟他谈毫无价值。他永远不会让自己跟地球政府沾一点点边。”

  “可你不是把事情都解释清楚了吗?”

  “一清二楚。”

  “他还是不同意。”

  “他说要见见哥特斯坦,而专员也答应了,说等他从地球回来就安排一次会面。我们得等一阵子。或许哥特斯坦有自己的办法,说不定能说服他。”

  狄尼森耸耸肩,虽然在厚厚的太空服底下,没人能看得到。“我真搞不懂他。”

  “我能。”茜里妮轻声说。

  狄尼森没有接过话头。他用力推动介子仪和控制台,把它们塞进岩石下的阴影里。回头问:“准备好了?”

  “好了。”

  他们默默滑到P-4出口的外层通道口,狄尼森一步步爬下,而茜里妮则一步跳下,从他身边划过,最后一个漂亮的急刹车,抓住门口的扶手。其实狄尼森也已经学会了这个动作,不过此时他的心情很差,一步一步爬下来也算是对周围环境无声的反抗,算是一种宣泄吧。

  他们在隔离区脱下太空服,放进自己的柜子里。狄尼森说:“能跟我一起吃午饭吗,茜里妮?”

  茜里妮不安地问道:“你看上去很烦躁,出什么事了吗?”

  “我想大概是月球反应吧。吃午饭吗?”

  “当然。”

  他们在茜里妮的宿舍里共进午餐。茜里妮坚持这么做。“我有些话要跟你讲,在自助餐厅没法开口。”

  狄尼森正嚼着一块东西,形状类似于花生酱牛肉。

  茜里妮看着他说:“本,你怎么一句话也不说。一星期了,你一直这样,没事吧?”

  “没事。”狄尼森皱着眉回答。

  “不,你有事。”茜里妮关切地望着他的眼睛,“我不敢确定自己对物理的预测准不准,但是我现在可以肯定,你有事瞒着我。”

  狄尼森耸耸肩,“我们的成果已经在地球上引起很大轰动。哥特斯坦在回到地球之前,已经大肆渲染了一番。拉蒙特博士如今被奉若神明,他们还想在报告出来以后请我回到地球去。”

  “回地球?”

  “是的。好像我也成了英雄。”

  “你本来就是。”

  “我的科学生命可以完全恢复,”狄尼森认真地说,“他们已经许诺了。很明显,只要我愿意,随时可以在地球上任何一所大学,或者任何一家政府机构中找到位置。”

  “这不正是你想要的吗?”

  “我想这是拉蒙特的梦想吧,他一定会很满意,也马上就要变成现实了。不过,我却不感兴趣。”

  茜里妮问道:“那你想要什么呢?”

  “我想留在月球。”

  “为什么?”

  “因为这里汇聚了人类的明天,而我想成为明天的一部分。我想一直工作下去,研究宇宙蛋通道,这也只能在月球上做。你会构思出奇妙的设备,我就可以用它来工作,继续开发我们的平行宇宙理论,茜里妮……我想跟你一起工作,茜里妮。你愿意吗?”

  “对平行宇宙的兴趣,我不比你小。”

  狄尼森说:“现在内维尔不会把你带走吗?”

  “巴容把我带走?”茜里妮硬邦邦地反问,“你是存心惹我生气吗,本?”

  “绝对不是。”

  “那好,你好像一直误会了。你是不是一直都以为,我来跟你一起工作是出于巴容的意思?”

  “他没让你来吗?”

  “也是,他的确有这个意思。不过这并不是我来的理由。你记住,是我自己要来。他可能以为他能指挥我做这做那,不过,除非跟我的意愿一致,他的那些命令是绝对不可能生效的。在你的问题上,我们的意见碰巧一致。其实我知道,他一直觉得自己总能指使我,看来你也是这么想的。”

  “你们是伴侣啊。”

  “曾经是。不过这有什么关系吗?要这么说的话,我不是一样能指挥他吗?”

  “这么说,你可以跟我一起工作了,茜里妮?”

  “当然,”她冷冷地说,“只要我愿意的话。”

  “那你愿意吗?”

  “至于现在,愿意。”

  狄尼森笑了:“这一周以来,我一直非常苦恼,害怕你会选择离开,或者被迫离开。我害怕我们的试验完成之时,你就会离我而去。对不起,茜里妮,我不是想缠着你,你瞧我,一个地球佬,都这么老了,还这么脆弱……”

  “行了,你的头脑可不老,也不再是地球佬了。世界上有比性、比外表更珍贵的东西。我喜欢跟你在一起。”

  沉默。狄尼森的笑容渐渐消失不见,然后又慢慢回到脸上。他好像忽然又想到了某些不那么浪漫的事,“有这样的头脑,我也很庆幸。”

  他转过脸去,轻轻摇了摇头,然后转回身来。她正关切地看着他,略显焦虑。

  狄尼森说:“茜里妮,在跨宇宙溢出中,过来的不只有能量。我猜你已经注意到了吧。”

  又是沉默,令人心痛的沉默。最后茜里妮开口说:“噢,那——”

  两人默然对视——狄尼森尴尬,茜里妮心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