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神们自己 > 第三部 都束手无策?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更新日期:2022-06-2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老实说,我以前曾希望,”哥特斯坦说,眼睛望着桌上刚刚端来的甜品――一堆又甜又黏的东西――“我们可以常常见面。”

  狄尼森说:“非常感谢,您对我的工作这么关心。如果溢出的稳定性问题能够解决的话,那么我最终的成果――也有琳德斯托姆小姐一份功劳――将举世瞩目。”

  “你说得可真谨慎,完全是科学家的口气……我就不上那种月球利口酒了,省得让你难受。那东西据说是仿照地球口味做的,不过我早就下定决心,一滴也不会沾。你能不能给我讲讲,用尽可能简单的预言,你的成果怎么会举世瞩目?”

  “我试试吧。”狄尼森谨慎地说,“我们先从所知的那个平行宇宙讲起。在那个宇宙里,物质内部的强作用力要远远大于我们宇宙的,所以在那里,只需要相对而言很少的质子,就足以提供极大的聚变能量,从而构成一颗恒星。如果他们的恒星像我们的一样大,那么一定会导致非常剧烈的爆炸。所以在他们的宇宙中,遍布着数量众多,但体积微小的恒星。

  “现在,我们假设还有一个宇宙,那里的强作用力要比我们的弱很多。在这种情况下,大量的质子都相互远离,很难接近融合,所以要形成一颗恒星的话,需要聚集极大规模的氢原子。这样一个反平行宇宙中――因为它是那个已知平行宇宙的对立面――将会包含数量很少,但是体积庞大的恒星。事实上,只要强作用力足够弱的话,那么就足以形成这样一个宇宙――它只有一颗恒星,而这颗恒星包涵了那个宇宙的所有物质。这将是一颗高度浓缩的恒星,但是物质之间几乎没有相互作用力,而且它所释放出的辐射量或许还不及我们的太阳辐射强。”

  哥特斯坦说:“这么说的话,我倒有个联想,也不见得对。你所说的这个宇宙,很像我们的宇宙在大爆炸之前的状态――一个庞大的个体,包涵了整个宇宙所有的物质。”

  “对,”狄尼森说,“就是这样。我所描述的这个反平行宇宙,正是由所谓的宇宙原生蛋构成,简单点就叫‘宇宙蛋’。如果想要探测单方向能量溢出的话,那么,我们所需要的正是这么一个蛋形宇宙。从另一方面来说,如果探测这么一个蛋形宇宙的话,我们是不可能失败的。因为这个宇宙蛋就是整个宇宙本身,无论我们探测它的哪个部分,都会找到物质。”

  “但是你怎么才能探测到呢?”

  狄尼森有点踌躇,“这正是我感到最难解释的地方。物质之间的强作用力都是通过介子来发挥作用。力场的强度在于介子的数目,而这介子的数目,在某种特定的环境中,是可调的。月球的物理学家们建造了这样一种装置,叫做介子仪,可以完全胜任这项工作。一旦介子的数目减少了,或者增加了,那么那个地点就成了另一个宇宙的一部分。它就像另一个宇宙的大门,或者两个宇宙的交叉点。如果介子数目能够降低到一定程度,那么那里就成了一个蛋形宇宙的一部分,而这就是我们想要的结果。”

  哥特斯坦说:“这样我们就能从那个――蛋形宇宙里吸取物质了?”

  “这部分就比较容易了。一旦门户建立起来,物质就会自动流入。那些物质流入时都会保持本身属性,而且非常稳定。渐渐的,我们宇宙的规律就会渐渐浸入,它们内部的强作用力就会增强,然后它们开始融合聚变,散发出巨大的能量。”

  “可是如果它们聚变过度,不会产生大爆炸,炸成一团烟云?”

  “就算爆炸,同样会产生能量。不过核爆更取决于电磁场。而在我们这个装置中,强作用力更重要,因为电磁场是受控的。要说清楚这件事,得花很长时间。”

  “哦,我上次在月面上看见的那点光亮,就是蛋形宇宙溢出的物质在融合聚变吗?”

  “是的,专员。”

  “而这种能量可以为我们所利用吗?”

  “当然可以。怎么用都可以。上次你看到的,只是那个宇宙蛋中最最微不足道的一粒尘埃。从理论上讲,这种东西我们完全可以从那边成吨成吨弄到手。”

  “然后就可以代替电子通道了,是吧?”

  狄尼森摇摇头,“不。使用宇宙蛋的能量同样会改变我们宇宙的结构,带来些问题。在交互作用下,那个蛋形宇宙中的强作用力会慢慢增强,而我们的会慢慢减弱。这就意味着,蛋形宇宙中的物质融合聚变会慢慢加速,温度慢慢升高。最后――”

  “最后,”哥特斯坦双臂抱在胸前,眯着眼睛,肯定地说,“它就会大爆炸。”

  “这正是我的想法。”

  “你是不是觉得,我们的宇宙在几百亿年以前就是这样形成的?”

  “或许吧。专门研究宇宙蛋的科学家早就提出疑问,为什么当初我们的宇宙蛋会在某一特定的时间点上爆炸?有一种解释曾设想了一种周期性宇宙模型,宇宙蛋就在其中形成,然后自然爆炸。这个周期性宇宙理论后来被学术界推翻了,他们的结论是,宇宙蛋必须要经过很长时间的孕育,而且在爆炸之前还要经过一场原因不明的危机,最终导致状态失衡,然后爆炸。”

  “这个危机,很可能就是跨宇宙能量流动的结果。”

  “有这个可能,但也不一定是智慧生命造成的。或许在宇宙之间也有偶发的自然能量溢出。”

  “当那个宇宙蛋发生大爆炸以后,”哥特斯坦说,“我们还能从那里得到能量吗?”

  “我不敢肯定。不过这不是我们眼下需要担心的事。我们宇宙的力场会渐渐向蛋形宇宙溢出,但这个过程至少要持续几百万年,才会导致宇宙蛋突破临界点。

  再说,蛋形宇宙也肯定不止它一个,真正的数量可能是无限的。”

  “那么,在这一过程中,我们的宇宙会有什么改变呢?”

  “强作用力会渐渐弱化,然后,我们的太阳会非常非常缓慢地冷却下来。”

  “我们可以利用蛋形宇宙的能量对此作出补偿吗?”

  “不需要这么做,专员。”狄尼森热切地说,“由于宇宙蛋通道的缘故,我们宇宙的强作用力会渐渐减弱;与此同时,原本那个电子通道的运转,又会把它逐渐增强。只要我们能合理调节二者之间的关系,达到平衡状态的话,那么,虽然两端的宇宙结构都会发生变化,但是我们宇宙却可以保持原状。我们这里将成为中转站,而不是终点。

  “而我们也就不必为两端的宇宙担心。平行宇宙那边的人将会慢慢适应太阳冷却的生活,其实到现在为止,他们的太阳已经衰退得相当厉害了。至于蛋形宇宙那边,我们完全可以肯定,那里面没有任何生命存在。

  其实,我们的行为正在加速催化大爆炸的发生,我们正在缔造一个宇宙,而这个宇宙终将孕育出生命来。”

  听了这番话,哥特斯坦沉默了许久,宽大的脸盘上没有丝毫表情。沉默着,他点了点头,好像想着自己的心事。

  最后,他说道:“这么说吧,狄尼森,我认为你的成果将会震惊世界。想要让主流科学界承认电子通道的危害一直很难,不过现在,困难已经不复存在了。”

  狄尼森说:“对,至少感情上的障碍已经解除了。

  我们现在不单指出问题,连解决方案也一起奉上了。”

  “如果我保证可以公开发行的话,你什么时候可以拿出一份报告,全面阐述你的发现?”

  “你真的可以保证?”

  “即使没别的办法,我也可以出一本官方发行的小册子。”

  “那好,不过在写报告之前,我得先解决溢出稳定性的问题。”

  “当然。”

  “还有,我想这份报告最好――”狄尼森说,“――把彼得・拉蒙特列为作者之一。他可以从数学上严格描述这一过程,我做不到。再说,我的工作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他的启发。还有一点,专员――”

  “嗯。”

  “我想还应该把月球科学家的名字也列在其中。特别是巴容・内维尔博士,应当列为第三作者。”

  “为什么?把事情搞得这么复杂,有必要吗?”

  “没有他们的介子仪,一切成果都无从谈起。”

  “肯定要提到他们的……不过巴容博士参与了你的试验吗?”

  “没有直接参与。”

  “那为什么要加他?”

  狄尼森低头看了看,伸手掸了掸裤腿,“算是个外交手腕吧。我们以后毕竟需要在月球上建立宇宙蛋通道。”

  “在地球上不行吗?”

  “首先,我们需要真空环境。我们要建立的是单向溢出通道,这跟原先那个双向操作的电子通道不同,运转所需的必备条件也完全是两码事。月球上有现成的真空环境,面积广大;要是我们非要在地球上制造真空的话,费时费力,很不经济。”

  “但毕竟能做到,不是吗?”

  “其次,”狄尼森说,“将来我们会有两个巨大的能量源,二者之间还是完全反向的,把我们夹在中间。

  如果二者离得过近,很可能会产生类似于短路的现象。

  如果电子通道在地球上运行,而宇宙蛋通道只建在月球上,那么二者之间隔了二十五万英里的真空,这样比较妥当――其实,也可以说必须如此。如果我们要在月球上开展工作,最好能考虑到月球科学家的感情。我们应该让他们分享这一荣誉。”

  哥特斯坦笑了:“这是不是琳德斯托姆小姐的建议?”

  “我相信换了她也会这么做的。不过这个道理显而易见,不用别人提醒,我自己就想得到。”

  哥特斯坦站起身来,舒展了一下筋骨,原地跳了两三下,因为重力的原因,看起来就像慢动作一样。接着他又活动了一下膝盖,然后坐下,“你试过吗,狄尼森博士?”

  狄尼森摇摇头。

  “这可以促进血液循环,特别是下肢末端。每次我觉得双腿麻木的时候都要做几遍。我还要经常回到地球,做短期停留,以免身体过于适应月球的重力……我们能谈谈琳德斯托姆小姐吗,狄尼森博士?”

  狄尼森脸色一变,“她怎么了?”

  “她是个导游吧。”

  “对,你上次就说过。”

  “我当时还说,她能做一个物理学家的助手,这很奇怪。”

  “说实话,我只能算是个刚入门的物理学家,而她大概也是个菜鸟助手吧。”

  哥特斯坦收起笑脸,“别跟我绕圈子了,博士。我花了不少力气,了解了不少她的底细。她的档案里泄露了不少东西,其实过去只要有人想到去查,一定也能看到很有意思的内容。我相信她是个直觉师。”

  狄尼森说:“很多人都是。我敢确信你自己也是,虽然有点勉强。而我自己,马马虎虎也算是一个。”

  “这不一样,博士。你是个专业的科学家,而我,至少我希望,是个专业政府官员……但琳德斯托姆小姐的天赋明显对你的前沿物理研究大有帮助,可她的职业却只是个导游。”

  狄尼森有些犹豫地说:“专员,她只懂一点点专业知识。而她的直觉判断力虽然相当强,却不能随心所欲地使用。”

  “她的能力是不是当年遗传工程研究的产物?”

  “我不知道,但如果真的是,我并不会感到意外。”

  “你信任她吗?”

  “为什么这么问?她一直在帮我啊。”

  “你知不知道她是巴容・内维尔博士的妻子?”

  “我记得他们在一起,但两人之间好像并没有法律关系约束。”

  “在月球上,没有法律关系这回事。这个内维尔,跟你想加为第三作者的内维尔,是一个人吗?”

  “是的。”

  “难道这只是巧合?”

  “不是。我一来月球,内维尔就表现出很浓的兴趣。我想是他让茜里妮过来帮我的。”

  “这是她说的?”

  “她说过他对我感兴趣。至于帮忙的事,我想就很自然了。”

  “你有没有想过,狄尼森博士,她来帮你是出于自愿,还是出于内维尔的授意?”

  “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谁的意思不都一样吗?事实在于,她已经在不求回报地帮我了。”

  哥特斯坦挪了一下身体,活动活动肩膀,好像在做肌肉拉伸练习。他说:“内维尔博士一定知道他身边的这个女人是直觉师。他有没有在利用她呢?为什么她要一直做导游,原因只能有一个――为了掩盖她的能力。”

  “如果内维尔博士有这类想法的话,我能理解。不过我还是不太认为他会玩这种毫无意义的诡计。”

  “你怎么知道它毫无意义……你知道吗,就在今天你们的介子仪做出那个能量球之前,我的太空穿梭机一直在月面上空盘旋,我一直在观察你。而你当时却没在介子仪跟前。”

  狄尼森回想了一下,“没有,我的确没在。我正仰望星空,每次我到月面上去都会这样,已经成了习惯。”

  “当时琳德斯托姆小姐在做什么呢?”

  “我没看见。她说她把磁力场的强度调高了,然后我们就看见了溢出。”

  “她是不是常常独自操控机器,不需要你的指导?”

  “不是。但这么做也很正常。”

  “还有,现场是不是会有什么放射状的东西?”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我自己也不太明白。当时在地球光的照耀中,好像还闪过一点模糊的光亮,好像有什么东西从空中飞过。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也不知道。”狄尼森说。

  “你好好想想,是不是跟试验本身有关的什么东西――”

  “不可能。”

  “当时琳德斯托姆小姐在做什么?”

  “我还是不知道。”

  过了许久,两人都没说话,四周的空气也凝重起来。最后专员说:“在我看来,你目前的任务是努力解决溢出稳定性问题,然后开始准备你那份报告。我这边也会马上开始运作。最近我会回到地球,着手准备出版你那份报告,再向政府提出警告。”

  主人已经下了逐客令。狄尼森站起身来,专员又加了一句:“当心内维尔博士,还有琳德斯托姆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