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十五章



更新日期:2022-05-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95

    英欣尚高前。

    是因为放学了的缘故吧,学校的操场非常冷清。

    呃哦,怎么这么陌生~_不管怎样……不是说……江炫小子在这儿的吗?

    嗒嗒~嗒嗒嗒嗒。我赶紧全力跑向云盛告诉我的地方。

    这样拼命跑过去的是英欣尚高的后院。

    是啊,云盛说,江炫受学校的处罚,在后院拔草呢

    当然,一起被罚的家伙们都早就拔完了草回家了,可这小子睡得太多……早晨起不来,所以每天这个时候拔草呢。

    跟我说不能见面的理由……不过是……因为……这些可恶的杂草啊。

    小子就那么点儿的事,早跟我说呀,拔草是我的专长嘛.

    那儿蜷缩的身影……就是……那个传说中的睡觉的混球吗?这家伙,跟我说要去几天的是你们学校的花坛哪?

    悄悄地走近做什么动作都潇洒的那小子的背后,忽然……啪!!!!

    哎啊!本想轻轻地碰你一下的,可你这么一摔……我多难为情啊……┬.,┬

    "那……那个……"

    "哪个混蛋!!!!"

    唰!-.,-可怕的骂声的同时站起来了的江炫。

    "哈……哈……江……江炫……"

    惊讶,睁大着不那样也够大的眼睛,瞪着我的那家伙。

    "……哈哈……拔草好玩吗?"

    "……"

    因为我的闪电般的登场,-_-看来吓的不轻啊……

    "……哈哈……,见了我高兴吧?^_^"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的?"

    终于回过神儿似的,-_-开口说话的江炫。

    "哦,云盛告诉我的,你在这儿拔草。-_-你说的外出几天的地方就是你们学校的后花坛呀?我还以为去海外旅行呢。-_-"

    "啊,该死的,臭小子,我说别告诉你,他偏要说……。"

    是啊,你为了面子给他们嘴巴上了锁……如此信任的朋友倒把事儿给抖出来了……肯定会有背叛的感觉吧.

    "……帮你吧?"

    ……过了几分钟后。

    我找个位置拔草时,这家伙说我没多大帮助让我走开,但我不顾他的反对,以坚定的意志和承受力-_-帮那小子,在他的旁边继续拔杂草。

    "喂,你就别做了,你只会碍事,给我走开,到那儿待着去。"

    这小子的这一句话,说得已经到我书包价格的次数了。-_-

    "这么多,你一个人什么时候能弄完。"

    "你都脏了。"

    "没关系,你手也脏了不是嘛。"

    "我不喜欢我老婆手上粘泥。"

    …………

    "哦?江炫说什么?什么老婆?_"

    "啊,该死的!!不知道!反正别干了!!"

    说着,使劲地拔我前面的草的那家伙。从你在的位置来看,拔你前面的草更容易呀,干嘛拔我前面的……。-_-

    "我也要拔,一起干就快一点,有什么不好啊?我也常迟到,所以,这样的活儿干的多着呢。"

    啊!这好像不是自豪的事啊。

    "刚才说的是……"

    "说谎的?"

    敏感的家伙,-_-+无可辩驳的我。

    "哎呀,我口渴了!!_"

    "所以呢?-_-"

    你也算人吗!!让人家做这样累的活儿!!_(是忘了自己自愿的。-_-)

    "不是,我只是说就这样下去的话我会口渴死的。"

    说着继续默默地拔起了杂草,这样恼火的时候拔草是最好的。()b

    嗦嗦嗦嗦嗦嗦,飞快地拔起了杂草,这样正要拔长的较大的草时,唰!在旁边的那小子突然站起来了。

    "江炫,上哪儿去?"

    对我的话,没理睬继续跑过去的家伙。-_-

    啊……我真是的……每当那个样的时候,恨死他了.你想上厕所,就直说嘛!!.!!

    就这样,这家伙走掉了……心里直嘀咕着这小子的坏。

    叮呤呤呤呤~叮呤呤呤呤呤呤~那个小子在厕所边给我打电话啊!!_

    我迅速地打开了手机盖子。

    叮呤呤呤呤呤~叮呤呤呤呤呤呤~已经打开的手机,还在响。原来不是我的手机呀。-_-

    那么是……谁的……电话……?转身向发出声音的方向看…………这傻子,把自己的手机扔到那儿

    可这……该接……还是不该接呢……?

    虽然想是这么想,可我的手毫不犹豫地捡起了他的手机,打开了盖子。

    "您好?"

    [这不是江炫的手机吗?]

    从电话的那一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_-

    "啊,是……是呀……您是那位?"

    [我是江炫的表姐。……那,你是谁?]

    吓!这个女人就是那变态挂在嘴上天天说的什么姐姐呀!!^咖喱饭事件之后,我是诅咒所有跟变态有关的人。^

    "啊……我是……那个……"

    该怎么说呢?应该说女友才对吗?

    可这个时候在我的眼前浮现出,那时江炫在变态面前,没有说出我是他的女朋友的样子……那时候那小子的僵硬而可疑的表情浮现在我的脑海中……。

    "……没什么……认识的朋友而已。"

    是的……这个程度……还可以吧……江炫……?

    [啊,是那样啊,那么,江炫呢?]

    "啊,我不知道他跑到哪儿(没拔完杂草。-_-)去了……真的我不知道哇。"

    [那就。]

    嘟……嘟嘟……。已断了电话。

    还算是有礼貌,说了一句"那就"后挂的嘛.我不声不响地看着已断了的电话,像是要摔碎似地扔下之后,-_-坐下来,不拔草只是温柔(?)的抚摸着……

    "喂,你在干什么?"

    吓,向发声的方向转头……

    "啊……没干什么……什么也没干,……可……江炫,……手上拿的是……什么?"

    手拿黑色塑料袋的那家伙。

    "快接着。"

    说着扔给我,我准确地接住了,然后翻了起来……有非常凉的东西刺激了我。

    慢着。……这是……。

    "哦?饮料!!_你!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喝这种的?!"

    "只有那种,没有别的。-_-"

    寄希望于他的我是个白痴啊.

    "嘻嘻,反正谢你了!我喝了。_"

    迅速地打开盖儿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啊,可是拔了这么久的杂草,一瓶矿泉水就那么糊弄过去了吗……?.(忘了是自己愿意的。-_-)

    我那天最终还是以那一瓶矿泉水被糊弄过去了。

    还有把转告变态的姐姐来电话的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96

    第二天来到学校,我差点没晕死过去。该死的……

    "……我们……这几天是……考试……期间呀……?."

    "哦,难道……你不知道?"

    嗯……贞喜我怎么可能知道啊……怎么办…….

    "喂,明天就要考试了,你还……唉,服了。"

    以寒心的目光看我的贞喜,马上向我扔过来什么……东西。

    "哎哟!!干什么?那么扔!!.怎么可以扔我头上啊!!"

    "背诵的要点啦。"

    "什么?给我的吗?"

    "现金3000元,给我劳务费。"

    "行了,你的成绩还不是和我的成绩差不多."

    "-_-^"

    贞喜,你板着脸,也不可能改变你的成绩的。-_-

    "开……开玩笑嘛!!谢谢!不过……我没有钱…….……这次就免费……"

    叭吱吱,-_-贞喜握紧拳头的声音!

    "给!!给还不行吗!!."

    为了3000块钱,我就倒尽了鼻涕和泪水。-_-

    "……拉倒吧,我收你的钱就真成什么了,白给你了。"

    贞喜见我那模样就鄙视地看着我说道。

    "哦?真的?真的吗??_"

    "……妈呀,金云盛说的……是真的呀,你看起来好像乞丐呀。"

    金云盛,你到底跟贞喜都说了些什么我的坏话了.

    这天也一样,一放学,贞喜一个人去学太极拳(怎么跑的越来越快,我觉得贞喜很可能会抛弃渲锦,爱上太极拳.)

    我接到了让我到他们学校来的电话,就屁颠屁颠得往英欣尚高方向走去。

    该死,该死,该死的……独自一个人去太丢人了~_可是,为了见江炫我认了!!

    鼓起勇气到英欣尚高门前等着。是呀……那家伙的黄牌已经过期了?

    我边胡思乱想着,边瞪大眼睛看着英欣尚高的门口找熟悉的身影……没等几分钟,那儿出来好威风的白江炫一帮人。

    中间是完全直起来的头发、傲慢地抬起头潇洒地走出来的江炫小子。果真与众不同啊。

    明年你的生日那天,我即使有破产的危机,也一定会给你买一筐梳子的.宁可我的财政出了赤字,也得给你买.

    "江炫!!_"

    兴奋的欢呼招手起来,像是看到我似的,向我急步走过来的江炫,-_-那才真的是长腿的威力吧……?-_-

    "哈哈!江炫,我来得很快吧?_"

    以为他会高兴的,可是他的表情是在我的预料之外……吓!!这家伙!!干嘛不说话……这么可怕的眼睛瞪着我呢!!.

    这家伙还在瞪着我,不一会儿,赶到我们这儿的白江炫一帮人中的(-_-)我们可爱的天使铎选笑着对我说:

    "江炫老早开始就一直望着窗外等你海娜了,海娜,你来得太晚了。是不是云盛?^_^"

    "谁让你大嘴巴的?!"

    白江炫,晚了,我已经听清楚了.小子,所以一见面就像是要咬死我似的瞪我的呀!_

    "哎哟,对不起,^_^下回一定来得更早一些!"

    "好了!"

    "江炫生气了?"

    "我是你吗?那么小气?"

    这个家伙,反正不好的都推在我身上。-_-^

    "呃?那个渲锦呢?"

    早就注意到原来始终在狮子(江炫)旁边打转的那只梅花鹿(渲锦)不见了踪影。-_-

    "啊,渲锦?渲锦最近几天一放学,就自己一个人跑了。是吧?沈……不对发糕?"

    "什么?发糕!?!铎选,我不是说过不要叫我发糕嘛!!-0-"

    哦咿,发糕,你的名字就是发糕啊.(发糕的本名到现在还没想起来。-_-)

    "哼!你是发糕!没错!总是跟渲锦在一起!"

    "呀!!那是!!"

    "┬0┬你知不知道我有多伤心?你们都不跟我玩!!"

    "喂,快跟来啊!!"

    不知何时,走出那么远的江炫的声音。

    "嗯!!那么再见了,铎选、发糕!_"

    发糕向我喊了些什么,我虽听到,可把他当耳边风,-_-跑向江炫!

    走街串巷的我们。

    "江炫,我右看看,左看看,始终觉得校服好适合你呀。"

    把你的傲慢除掉的话.

    "我本来就什么都很合适。"

    这小子,捧你一下就不知道姓什么了。

    "是,是啊,你穿什么都合适,可是最近渲锦怎么了?"

    "问那小崽子干什么?"

    叫女生为丫头还不够,自己的朋友也叫崽子。

    你这家伙身边有朋友真觉得奇怪呀.

    "不干什么,过的不错吧?"

    "嗯。-_-"

    哦?……分明渲锦和贞喜的关系不好,那这小子应该乌云密布一阵儿的……这肯定什么地方有问题……?

    "是吗?"

    "嗯。"

    江炫说着向旁边看去,我迅速地看向那个地方……我的正前方20米处移动的那么多脑袋瓜中,发现了熟悉的同类(视力相当不错.),具有先天性扎眼外貌的张渲锦,现在那嘴皮子不停地上下开着会,好像跟谁说话的样子。

    旁边有谁??再一看,张渲锦旁边……有一个女生,虽然看到的是背影,但是头发的长度来看就是女生无疑-

    _-那么……那女孩……是谁呢……?……是一起的吗……?

    那自然垂在后背上的长头发……真像是贞喜的背影啊……可是做那样打扮的人不是一两个人呐……。

    ……不管别的,他们两个是什么关系呢?

    再抬高,扭着头,为了看女人的容貌,我的身子即将变形的时候……叮呤呤呤呤呤~叮呤呤呤呤呤呤-∮啊,就在这么关键的瞬间!!!_怎么来电话呢!!

    我迅速地打开了手机!

    "你好?!"

    [是海娜吗?]

    吓……这……这声音……

    "是。……对……对呀……"

    [知道我是谁了吧?是永汉哥哥(.),打电话的用意是什么你该知道了吧?]

    用得着说吗,当然知道了.在警署工作的巡警叔叔不是吗?.

    "海林又闯祸了?"

    [不是什么大事,就是海林喝多了闹点事儿,你来这儿领他走吧。]

    "是!我马上就去."

    突,迅速地挂断电话,并给满脸疑惑的江炫表示歉意的笑。

    "江炫,对不起,我得先走一步了。"

    "怎么了?是谁?出什么事了?"

    "啊,那个……"

    我真没法开口告诉你是要去领回因酗酒闹事而被关押在警察署的哥哥.

    海林也有自尊心的,就给他点儿面子吧!!

    "啊,没什么……我们家里的事。^_^那,我先走了!!再见!"

    我边跑边大声说的。可后面的声音比我还有威力。

    "喂!!喂!!!"

    "嗯??!"

    停了一下向后看。

    "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

    "嗯,嗯。知道了!我会的!!那再见!!"

    这样迅速地离开江炫之后,直奔那小子关押的地方跑去。

    在警察署。

    "哦?海娜来了~"

    "是我,您好。"

    我给差不多一个月三次多以这样的状态下见面的巡警叔叔打了个招呼后,转头一看……

    "哦~~~~~海娜啊~~~~~~"

    这……这是……!!

    我迅速转过脸,那边有个我叫做哥哥的家伙,用以无力而下垂的眼皮子看着我。

    "哥哥!!!!"

    这个贪杯的死家伙,好像喝得很多了!!_!!怎么不喝死算了。

    "又!又!!喝酒了?嗯?是不是?."

    "哦,嗯。嘻嘻。"

    "那样就直接回家嘛!!为什么非要闹事!!?^"

    "嘻嘻。一觉醒来,就在这儿。"

    可爱的东西,就那样笑的像傻瓜似的也可爱啊。^

    "喂,喂,别笑了,快上来!(我的背朝着他,我还得把这个混蛋背回家。)要是你(我)妈知道了你在这儿,我们家非翻个底朝天不可。"

    "呃,嗯。知道,所以……我不想回家。"

    "为什么?!!!!"

    "……你替我挨打,我就回去。"

    这,这小子!!这个地方是警察署,我怕被控告有虐待嫌疑被关押,所以还不能打!!_

    "快,快点起来。"

    "不!"

    "起来嘛,哦~?"

    我尽力面带着笑。

    "那么……我……"

    "你怎么样?"

    "……给我买雪糕。"

    ……给你买个棺材。

    "那……我就……回家,嗯?"

    我觉得不该在这儿继续闹下去了,所以我以超乎常人的力量,拽那小子的一条胳膊。

    出门时,我原想说一句辛苦了的话,可就在这时,我耳朵里刺进了那位巡警叔叔说的话,让我吃惊不少。

    "就这样吧,下回见。"

    …….……是啊,到田海林死的那天为止,这警察署是得常来了

    再一次向巡警叔叔道歉之后,我们出了警察署,这时这家伙跟我说了话。

    "买豆腐去。"

    "精神病。"

    你是刚从大牢里放出来的吗!?.

    "什么?你刚才说什么了?!"

    "说你长的好帅啊。"

    "啊,我还以为你说什么呢。^_^"

    这小子路上说个不停,看来的确醉得不轻.晃悠晃悠地走着的海林小子。这时迎面走来了两个男人,就朝我们走来。

    "哦?这不是田海林吗?"97

    "是啊,喂,田海林,你怎么在这儿?"

    一会儿就到我们面前的,好像自个儿染头发似的,看起来很凶的两个家伙,像是认识海林。海林不吭声,以像要咬死他们似的目光盯着他们。那两个自个儿染头发的家伙说着。

    "喂,像是喝酒了啊,噗,脸长的完全是个丫头嘛。"

    "哈哈,久违了,该打个招呼吧?"

    海林的那狗一样的脾气,他的手肯定又痒痒起来了.

    瞬间,仿佛血海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那个,那……"

    请你们快消失行吗?田海林的脾气可不是好惹的!可,不忍说出这句话。

    "那,那个,……那个……"

    我急得说不出别的什么,就反复那几个字。

    见我那样,他们又哈哈地笑了起来。

    "喂,她是谁呀?你的情人吗?"

    问海林的,自个儿染头发的一个小子。

    "……呼……快滚……"

    声音一下子沉下去的海林。他的声音一般是不会这样低沉的……

    今天是你们离开今世走向后世的日子呀.

    这时还不知道即将发生的事,仍然哈哈大笑的家伙们。

    "兔崽子们……我叫你们滚……一定要……挨几下才滚吗?"

    海林的声音刚落,朝着正前方的那一个小子的下腹砰!踢了过去,然后不客气地又踹他一下。

    可是海林,我们从警察署里走出来还不到10分钟呀?┬.^,┬

    "呀!这小子!!"

    另一个"朋友"扑向海林,正面打中了海林的脸,受这一拳的海林。

    "啊!"

    吐出表现疼痛的又短又粗犷的嚎叫声之后,用他那长腿,又强有力地踢了那小子的腿。

    "你们这些疯子,我可是英欣尚高的田海林,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死定了。"

    不说这个话的话这家伙会更酷的呀。……^

    "哥哥,哥哥,别打了……别再打了……啊?"

    "放开我!!!"

    啊?我一直就没抓过你呀.还可爱地说"放开",这就是还没醒酒的表现吧.

    不一会儿,两个小子唰地站了起来。不知羞耻的这两个家伙一起向海林扑了过去!!

    海林是因为醉了还是怎么地马上倒下了……

    "啊!!哥哥!!!!"

    那两个人好像踩死爬过去的蟑螂一样,无情地乱踩着海林。

    看那情境,熊熊烈火……骨肉之情我再次真正感受到了.^

    "该死的东西哄着你漂亮,还要到头上拉屎呀你。"

    我愤恨地怒视他们.

    "妈的,瞪什么?!!"

    "……我瞪什么管你们屁事啊!!你管得着吗!!你们这些葫芦头!!!"

    ……想这样喊…可是….

    "啊,不……不是……我不是瞪你们……."

    以看不过去的目光看我的那家伙们.有一个小子,略蹲下来看着我的脸。

    "喂,你哭了?啊?"

    说着,碰我头的这家伙。我实在……再……忍不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呃!!!!!!"

    唰地站起来了,那两个都吃惊地看着这样的我。

    好了!就是现在!!!!_我就趁这个机会,把倒在地上的海林,迅速背起来,就使劲地跑了起来!!!!_

    "喂!!!站住!!!!!"

    这些家伙,这才回过神似地向我喊着。

    你们白痴呀,葫芦头!!换了你,你能站住吗!!_

    "妈的!!!!喂!!!!!!"

    我不顾从背后传来的两个家伙的喊叫声,一气跑到了家。

    该死的海林这家伙,会落得这样结果,别连累人家呀!!.

    还让我也受这样的罪!!.

    第二天,就是考试的日子,可我一点都没准备,不,一个字儿都没看。昨天在市中心背着那么大的接力棒(海林.),跑起了马拉松,哪有时间复习呀!!现在还睡意浓浓的!_

    考完试出来和同学们对了答案,确认全军覆没后,无力地趴在桌子上。

    这时突然,坐在我前面的贞喜,转过头碰碰我说:

    "田海娜,去卫生间吧。"

    "嗯。"

    我摇摇晃晃地跟着贞喜去了卫生间。

    贞喜像是急了,飘舞着长头发,快步地在我的前面走着。

    我静静地盯着贞喜的后脑勺走着。

    ……哦?贞喜好久没这样披散着头发了.哈哈……可是……那模样……在哪儿见过似的……好像刚在哪儿见过的呢……!!对了!!昨天那女孩儿的背影差不多呀!!_可是经过的所有披长头发女孩儿的背影都差不多啊。

    在走廊,数到30名长发女孩的时候.贞喜轻轻舞动着长发进了卫生间,我也加快步子走向卫生间时,叮呤呤呤呤呤~叮呤呤呤呤呤呤呤~我的手机响起来了,我迅速地打开了手机。

    "您好!!_"

    [田海娜,我是云盛……]

    "哦,有什么事?"

    [今天江炫不能到你们学校接你了。]

    没想到的家伙,没想到的电话,说没想到的话.

    "啊,哦,那么江炫在旁边吗?"

    [没有,他现在不在学校。]

    "他现在不在学校那上哪去了?!!_"

    [海娜,昨天,你受了委屈了吗?]

    就被说了几句嘛…………还不至于说是委屈吧…….

    那样说的话,我不是天天受着江炫的委屈度过的吗?

    "嗯,我是听到了'妈的'什么的……那……那个你怎么知道的?"

    [海林太气愤了,告诉了江炫。]

    "后来呢?"

    [所以,现在海林和江炫友好地手拉手去昨天那小子的学校了。]

    …………

    和云盛结束通话的我,迅速地把剩下的一门考试也给弄砸以后.冷冷地甩开有话要说的贞喜跑了出去了!!

    几分钟之前的情况——

    急急忙忙装书包的时候,向我走过来的贞喜。不像贞喜的认真表情,像是下了决心似的开始说话了:

    "海娜,我有话和你说……实际上……我和渲锦……"

    唿嗒嗒嗒嗒嗒嗒哒~(田海娜跑出去的声音)

    情况介绍完毕.

    一出门……叮呤呤呤呤~叮呤呤呤呤呤呤~我的手机又响了起,一看,发信者……江炫……!迅速地接听电话。

    "江炫!!"

    [哦,喂,你现在在哪里?]

    "我?准备上你那儿,可你现在在哪里呀?"

    [上你们学校的路上啊。]

    "你不上学了?!!"

    [老婆都挨打了,哪有那个心思呀?]

    "海林说是我挨打了吗?."

    [哦,不是鼻子都出血了吗?.]

    "什么呀!他骗你的!只不过碰了一下头罢了。"

    [什么?那你没有鼻子出血呀?]

    "嗯。"

    [叔叔!!调头吧!!!!]

    [怎么了学生?(电话那边的声音)]

    大概这小子正在的士或公车中,刚才传来的声音像是司机叔叔的声音.

    该死的,求求你千万不是公车呀。T^T你再无知,那可不行啊。

    然后,接着传来电话那边的两人的对话内容…….

    [我还没打他的头呢!!快调头啊!!!!]

    [现,现在?现在不允许左转弯的……(因那小子的大声,而有些慌张的声音……)]

    [那么,在这儿就下车!!]

    ……突然……挂断了的电话.我决定在学校门前等江炫。刚才电话中说过,来我们学校的路上,所以过一会儿肯定会来学校的。

    "咳~这家伙什么时候才能到啊~-0-"

    在我们学校门口等人好像是第一次。等呀等呀,我们学校的学生,也开始三三两两地走了出来。……最终……剩我自己一个人……留在这里……T^T……。该死的,贞喜那个丫头,从后门出去的吗?.闲得无聊,想拽她聊一会儿呢…….这样回头一想,刚才贞喜好像是想说什么的呀……我被爱情蒙住了眼睛,甩掉了朋友就跑出来了。明天一定得听她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