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历史军事小说 > 五胡烽火录 > 正文 > 第一卷 杀戮时代 第23章 刀剑结算
第一卷 杀戮时代 第23章 刀剑结算



更新日期:2022-05-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当初佛图澄被石赵天王石虎邀请至邺城传法时,石虎以师礼待之,并称呼其为“大和尚”,自此,“和尚”一词诞生。佛图澄病逝后,徒弟僧朗号召力不强,僧侣建筑队开始星散,曾参与建造红螺寺双浮屠塔的建筑好手,被乔装改扮秘密抵达邺城的康浮图挖走。而后,这些人在三山成立了一个建筑队,专门承包三山一地的建筑工程。

  在高翼的干预下,这些人的建筑风格也逐渐改变。初期,他们放弃了不适应北方的飞檐结构,将檐角造的斜平下垂,以便屋顶的积雪能够在融化的过程中自动下落——这一变化竟然与后来出现的“日韩式”建筑风格完全一致,不能不说,高翼的出现加快了历史的演化。

  一只蝴蝶扇动翅膀,它究竟改变了什么?

  高翼对这段历史不清楚,他无从知道历史是否与过去不同,他只知道这群建筑大师的到来,填补了由于康恭明远赴新罗而带来的空白,在他们的参与下,南岭关石堡迅速完工。而后,这支建筑队赶赴牧羊城(旅顺),在牧羊城渤海黄海两海交接处、风浪最大的铁山修建一座半是灯塔半是防御石堡的塔楼。

  经过南岭关的建设,这些人的建筑风格继续演化,他们抛弃了适于攀登而不适合作为防御设施出现的檐角,改为直井式圆形风格的要塞式建筑。这一变化竟然与同时期的罗马式建筑风格极其相似,高翼不清楚这是自然的演化,还是自己那份外观草图对演变进行干预的结果。

  南岭关的完工,让高翼终于在乱世里获得了一个安全的立脚之处,并一举将整个半岛的狭尖——包括原牧羊城、三山城两大良港的数百平方公里土地纳入怀中。安全状况的改善使辽东星散的汉民纷纷来归,领民人数在年底突破了两万人。

  在这一年秋末,日本景行天皇授命日本武尊(倭建命)进行第二次熊袭征讨。这次征讨占据了大和国大部分兵力,日本无力再支援对新罗的入侵,在高句丽大军屠杀之下,入侵新罗的倭军孑遗不留。同年,新罗王昔基临去世,昔奈解的孙子昔讫解即位。此后,景行天皇意图先平定日本列岛,而后再入侵中国大陆,遂与新罗交聘和好。半岛战事就此平息,高句丽得胜回军。

  五胡十六国发生的事情要一一记叙,每一年所发生的事情都足够写一本书。但限于当时的信息传播手段有限,高翼也不可能知道所有国家发生的事,他只能了解与自己有紧密关系的邻国发生的事。

  这一年,三山的船队往返于高句丽、新罗与百济之间,新罗与百济两国答应给的商业自治镇一一兑现,三山用货物换回了朝鲜半岛大量的粮食、绢绸等生活用品。

  公元348年底,日本倭军彻底剿灭,但朝鲜半岛南段已被祸害的一塌糊涂,连粮食都不能自给,更不要说答应高句丽的兵粮。

  由此,三山地区开始向新罗、百济、高句丽反向输出粮草。而后,高句丽无暇再在九公主、宇文公主问题上与高翼纠缠,通过高卉斡旋,双方迅速签订了通商协议,结束了争执。

  贸易的发展必然带来货币制度的发展,由于连年动乱导致中国货币缺乏,币制紊乱。当时,整个中国都以布帛作为货币,连东晋皇帝司马睿给祖逖(就是闻鸡起舞的那位)北伐的经费都是“布三千匹”。由于货物价值不一,布帛几经撕取后不堪使用,史书曾记载:当时甘肃、陕北地区甚至采用古罗马金币作为货币使用(沿丝绸之路,当地曾出土了大量罗马金币,证实了这段记载),而他也深为以货易货交易深感不便,于是就萌发了自己造币的想法。

  “三公主,你说我们造什么币好呢?”高翼托着下巴心事重重地问,他采用这种姿势已整整一上午,还没想出一个主意,故而不得不询问最近不太关心政事的宇文昭。

  “全凭郎君做主”,宇文昭不负责任地回答,手里翻动着一封信件,唠叨:“小卉来信说她父王催她嫁人了,哈哈……嗯,她还说,你上次卖给他们的那个什么东西——对了,叫辣椒——宫里已经用完了,她想吃,他父王也想要……

  另外,你教给她的腌菜手法她已经传给宫里人,她说要谢谢你,因为这样一来,族人冬天里就有菜吃了,但腌菜需要大量的辣椒,她父王希望你多卖些……信里还说:冬天快到了,乐浪的冬天寒冷无比,还没有什么好东西吃,所以她想来我们这里玩几天……”

  经过初始的试探之后,高翼发觉高句丽没有在他诱拐高卉一事上表现出敌意。当铁山码头与冬音忽码头建成,两地的“汉商居住专区”也没费什么波折便如期完工,三山地区的各类商品大量售往高句丽,高翼便不愿在自己与高句丽的关系上留下阴影,他不顾高卉的反对,毅然把这位九公主送回家。

  当双方交接这位九公主高卉时,高句丽王不知动了什么心思,竟出动所有的水军舰船出海扬威。不过,高翼用了一个春夏秋的时间只造了两艘船,可以想象这两艘船的巨大无朋。这是两艘中型纵帆船,被命名为驰锐号和追锋号,它可以逆风行驶,载重量达200吨左右,每船可承载300名士兵。

  这样的大船即使到了明代也是巨型船。双方交换人质时,高句丽王一见这种高出其座舟数倍的巨舰,顿时打消了当场动武的念头。而后,贸易形势的发展令高句丽王更深地依赖三山,再加上高句丽也没有贸易保护的意识,其武器制造业、农业与木器业在高翼的大量倾销下濒于破产。而后的形势发展,令高句丽王心有不甘但有心无力。

  高卉回到国内后,并没有与三山断去联系。由于三山地区人口扩张过快,宇文昭忙不过来的时候常请聪明伶俐的高卉帮忙,三山水军都认识这位九公主。相对于沉静而严肃的宇文昭,他们甚至更喜欢与这位性格明快的小女孩交往。

  刚开始,高卉每有抵港的船只,都要派他们带回一封信,而后习惯成自然,水军商船启航前也习惯到宫中问一问这位小公主是否有信件带回。就这样,宇文昭与她一直信件往来不断,看高卉叙说的风土人情、宫内生活、还有她不时转述其父王的各类小要求,已成了宇文昭的例行公务。

  “不行,绝对不行”,高翼断然拒绝:“自高卉回去后,其实高句丽已经摸清了我们的具体位置。因为我带高卉回三山的时候犯了个错误,当时我们急着回来,但水手又不熟悉航路,所以我只好让船沿海岸线一路北上。

  若高句丽有心,照葫芦画瓢,一定会找见我们的。现在他们之所以不动手有两个原因:从海路走,他们担心我们那两艘巨舰;从陆路走,则挑战了慕容恪的耐心。

  嘿嘿,如今这是什么时代!都流行用刀结账了,谁愿付钱。我们的货物越好,越让高句丽垂涎,越需提防他们……你知道,我们现在只有两万人,连契丹八部内的一个小部落的实力都不如,罗攫殆尽才组织起3000士兵——南岭关500人不能动,牧羊城200人不能动,城里要留人维持治安,水军1000人又不能少,我们手头能动的兵力有多少?不足一千!

  扩军吧?军队里容纳的都是青壮,绝对的青壮,我们的兵丁与人口比例已占到1:6,不能再扩了!这个比例太高,若不是我们人少,靠贸易换回来的粮食可以养活自己,我们也必须像匈奴人一样,要四处劫掠才能生存下去。

  阿卉说她要过来,她过来算什么,高句丽特使?正式出访?她准备随身带多少侍卫?就算她只带几个人——我们扩张的太快,人心不稳,万一那侍卫队里有人里应外合,我们怎么办?”

  宇文昭淡淡笑了:“那丫头心眼儿多,你以为她待这里一年,看不出你的虚实吗?她回去有三个月了吧,高句丽王迟迟不动手,是担心你那点兵力吗?”

  高翼闷闷不乐的反驳说:“你的意思是她想嫁我,所以没将这里的实情告诉父王?”

  宇文昭脸沉了下来,阴阴的一言不发。高翼显然也没把这玩笑当回事,他继续自言自语:“造什么货币好呢?雍凉地区现在流行布帛当钱、青冀流行鹅眼钱(只有鹅眼大小)、东晋还流行铁钱铜片钱,据说那钱跟蚕豆一样大小,入水不沉。

  我估摸着,以我们的铸造技术造什么都比那些烂钱要好。可是,我们太缺少金属,尤其是贵金属。一旦造钱机器开动起来,我们需要的金属矿石可是一个庞大的数量啊!”

  冲压机分几种类型,按照现在的科技,有水力冲压机、风力冲压机和液压式冲压机,其中水力冲压机功率最大,但它需要环境配合——需要有一个瀑布存在,每次冲压前还须一个蓄水时间。

  相对前两者来说,液压式冲压机无需环境配合,想用就可使用,但它的功率小,还需要一个技术条件——基本上说,如果能制作出液压活塞筒,那么也就具备了火炮炮筒的制作技术。

  此前,高翼为了制作重钉马蹄铁,不得不进行活塞筒的技术功关,限于这时代的焊接技术,到现在他仍未能制出钢制的活塞筒。但他用整体浇注法制出了青铜活塞筒,这便使他具备了冲压制币的技术能力。现在万事俱备,却无米下锅,真让他心死猫抓。

  中国缺铜,历朝历代经济稍一发达就产生钱荒。中国还缺银,中国还缺金,而高翼所占据的这片尺寸之地,建筑材料不少,唯独金属矿藏贫乏,如果开工制造贵金属货币,共需耗费的成本就是一件不敢想像的事。

  纸币?那不可能。在这个金属货币通行的时代,谁会接受纸币作为交易货币。况且此时纸张还没完全普及,晋朝廷的诏书常常都是刻在竹简上。印刷纸币——在文盲占绝大多数的时代,光是纸币的识别知识就需要花大力气推广。三山一隅之地,如何能负担起这项庞大工程?

  “难道,难道要用贝壳作货币?”高翼呻吟了。

  “全凭郎君做主”,宇文昭心不在焉的回答:“嗯呐,现在以货易货不是很好吗?……你刚才说的对,阿卉现在不能来。慕容燕国的权力交接刚结束,然后他们必要打一场仗耀武扬威,阿卉此时来这里,容易把燕国的目光吸引过来,毕竟,我们再弱小,燕国也不能忍受我们与高句丽联合……”

  高翼叹了口气。

  谁说不是呢?燕国的征战连年不休,去年灭扶余,今年由于权力交接而暂停战争,辽东各部族在松了一口气后,有各自忐忑不安,纷纷揣测:燕国的下一个目标是谁?

  燕国——想到燕国,高翼就想起龙城,还有浑河上游的抚顺,这样的风水宝地,什么时候能到他手里?

  这念头才一闪过,高翼又自嘲地笑了:以自己的3000小军,想要撼动慕容鲜卑的辽东霸主地位,就如同蚂蚁挑战大象一样可笑。

  即使龙城到了他手中又怎么样?在实力不足的情况下,一旦开发龙城与抚顺的消息泄露出去,这块大肥肉会引来无数的贪婪者,习惯掠夺的胡人部落会前赴后继地蜂拥而至……

  现在,高翼之所以没有引起慕容鲜卑的注意,是因为他们太弱小,2万人口,3000兵力,这样的小部族在辽东比比皆是,实在不值得慕容恪一顾。而南岭关的锁关,加上此处不收农租,又令所有来此的人有来无回乐不思蜀,这种信息的绝对封锁,让慕容恪压根不知道此地的领主居然是那在鸭绿江上,色迷迷盯着他流口水的男人。

  当然,在这种情况下,高翼又怎敢去慕容恪眼皮下晃悠?

  “世人都在猜测燕军的下一个目标,所以”,高翼沉思着说:“明年开春,我们的商队暂缓出关,以防止燕国军队劫持商队,然后冒名顶替前来叩关。嗯,我们可以把交易方向全转向新罗、百济、高句丽,如果可能,我们也可以跟倭国搭上线做生意,倭国富含银与金,从现在开始我们要储存贵金属……”

  一阵慌乱的喧哗声打断高翼的话,他眉头一皱,微显怒意。

  三山的居民多来自底层社会,他们缺少相应的礼仪常识,不胜其烦的高翼曾经专门下令:在他议事的时候,禁止侍从们在议事厅附近喧哗。现在,他们显然忘了这一禁令。

  “来人”,高翼大吼。

  一名军士连滚带爬地跌了进来,被打断思绪的高翼才待扬眉训斥对方,却心中一惊。

  这是守卫南岭关的高雄,他不待高翼发问便结结巴巴地汇报:“家主,大燕国尚书左仆射皇甫真叩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