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华音流韶·海之妖 > 正文 > 第十九章、碧落天桑荣复枯
第十九章、碧落天桑荣复枯



更新日期:2022-05-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甲板上隐隐有了火光。

    “啊?”岳阶看到满地被点穴的手下,大吃一惊,急忙出手帮他们解开穴道。甲板上呻吟声、询问声顿时乱成一团。

    卓王孙不去看他们,径直向相思走来。他的手一触到相思的身体,相思就感到一股暖意行遍全身,行动顿时也正常了。

    卓王孙缓缓道:“小晏?”

    相思疲惫的道:“是他,他还捉走了杨盟主。而杨盟主刚才的武功……”相思努力摇摇头,似乎至今仍难以置信。

    卓王孙点点头,脸上竟看不出丝毫的惊讶,道:“刚才在墓穴中的时候,我已经发现了。”

    相思讶然道:“难道杨盟主也和我一般,功力无故外泻?”

    卓王孙摇头道:“与你不同,或者说与所有人都不同,杨逸之全身本来就毫无真气。”

    相思愣住了,她只知道江湖中的武功,修练体内真气乃是第一根本。而杨逸之此时内力之高,天下已罕有其匹,若说全身毫无真气,实在是匪夷所思。

    卓王孙继续道:“虽然如此,我还是感觉出他的功力在墓道中急遽减弱,等到最后追小晏而出之时,实已是强弩之末。”

    相思恍然道:“难怪他那么久才赶来,不过这又如何可能……”她突然抬头道:“难道是杨盟主故意放走小晏的?”

    卓王孙摇摇头,淡淡道:“无论如何,现在都该是我们去找他的时候了。”两人正要起身,就听岳阶道:“慢!”

    卓王孙道:“岳大人有什么指教?”

    岳阶眉见隐隐有些怒意,道:“你们三人搞什么玄虚虽然与我无关,但船上的凶案却是我份内之事,案情未清之前,谁也不得离开。”

    卓王孙皱眉道:“凶案?又有人死了?”

    岳阶冷笑道:“敖广已经死了,而当时杨盟主、小晏、还有尊夫人都在现场!”

    卓王孙沉吟道:“敖广是几时遇害的?”

    “戌时。”

    卓王孙道:“但屏风上预告的是子时。”

    岳阶冷笑道:“我如今才明白,这些预告不过是转移注意,掩人耳目!”

    卓王孙摇摇头,又问:“尸身旁可有曼荼罗道场。”

    岳阶回头看着那帮官差。那些人一起摇头。

    岳阶道:“那却是凶手力有未逮了。”

    卓王孙冷冷道:“凶手能完成兰葩、庄易一案,必是大智大勇,又怎么会提前作案,而且没有布下曼陀罗道场。”

    岳阶冷笑道:“就算大智大勇如几位一般,奈何天不假之力,也是没有办法。”

    卓王孙不再和他理论,将目光投向海天深处。

    难道敖广的死不在六支天祭之中?或者这一切不过是一个障眼法?

    他沉吟了片刻,突然道:“敖广的尸体在哪?”

    “和兰葩、庄易的一起,在黄二房入殓。”

    卓王孙深深叹了口气:“蠢材,当时敖广并没有死!”

    岳阶立时冲了出去。卓王孙又是一声长叹:“方才虽然没死,可你现在去看,就必定是死的了!”飘身而起,也跟在了岳阶后面。

    敖广慢慢的从昏睡中醒来,只觉四周一片黑暗。夜色如最浓厚的迷雾,阴沉的笼罩在面前。他摇了摇头,巨大的耳鸣折磨着他如在宿醉的神经,浑身上下刺痛难当,没有一处舒服的地方。他不由的反转了下身子,却“砰”的一声撞在了木版上。敖广吃了一惊,急忙用手探勘时,却发觉自己被关在个了个密封的狭长窄小的箱子里。箱子宽仅两尺,刚能容他转侧,头脚都蹬在木板上,手脚酸软麻痹,难受之极。

    敖广的头脑中仍然一片混乱,丝毫想不起自己怎么被送到这么个怪异的地方,伸手敲了敲板壁,猛然一阵陈腐恶臭的气味传来,敖广突然脑中想起一物,不由心下一阵冰凉。

    棺材!只有棺材里才有这种气味。

    那是尸臭。和兰葩,庄易身上一样的尸臭!

    更要命的是,这种气味似乎正是从自己身体上散发的。

    敖广不敢再想,伸出残臂,拼命地敲打着木板,嘶哑着声音叫呼着,却始终没有任何效果!

    恐惧宛如眼前的黑暗,越来越浓,似乎无数暗影伴着恶臭高踞在他头顶,在这黑暗的边际对他狞笑。

    敖广一阵寒噤,不由自主地停了敲打,连呼喊也不敢了。另一个意念慢慢浮上脑海:难道我已经死了?

    敖广颤抖着伸出手,探向自己的鼻端,呼吸温热而潮湿。

    他心中一振,自己还没有死,也不能死。他还有数不清的田产,成群的儿孙,如花姬妾,天朝号上几乎所有人都还欠着他数不清的银两,一旦下了船,等着他的依然是呼奴唤婢的豪富生活!

    必死的恐惧既然褪去,转之而来的就是求生的迫切意愿。敖广让自己冷静下来,缓缓从身上的金缕玉衣中抽出一段乌金丝来。这段乌金丝只有手指那么长,看上去也非常软,然而在几十年的海上生涯中它却不止一次救过他的命。

    敖广精神一长,将乌金丝绕在指尖,摸索着木板的纹理挖了起来。不消多时,就挖了一道缝隙出来。虽然这条缝小得几乎连光线都透不过来,但还是让敖广欣喜若狂,手上更加用力。不多会,棺木接缝处透出一线光明,棺盖上的长钉也已经松动。敖广大喜,奋力往上一推。

    棺盖纹丝不动,敖广全身顿时宛如被浸入冰水之中!

    接缝长钉都已松动,然而棺盖却如牢牢浇铸在了棺身上一般。

    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棺盖上正覆压着某种东西。

    某种极其沉重的东西。

    敖广仿佛看到某种魔物正张开了极大的双翼,蹲踞在黑色的棺木之上。他全身一凛,巨大的恐惧让他来不及多想,两手伸到木板上一阵乱挖。木板坚固,岂是区区指甲能够挖开?生痛的感觉不住刺激着神经,越是这样,敖广抓得更急,仿佛肉体的疼痛能让他暂时忘记摄人的恐惧。

    猛然“啪!”的一声,左手中指指甲从根折断,血淋淋的翻起。所谓十指关心,这一下疼得敖广全身颤抖,抱着左手跳了起来。棺中本窄,敖广一头撞在棺顶上,霎时眼冒金星,疼的几欲晕去。不过这一撞之下,倒减淡了些手上的痛楚。敖广手指疼痛难忍,忍不住又是狠狠几下撞在棺顶。

    敖广虽然不会武功,但棺木本已单薄,又如此几经折腾,就听“格”的一声,棺盖翘起,露出一条狭小的缝来。一阵酸腐阴潮的气息随后涌来,虽是难闻之极,但在敖广此刻嗅来,却无疑鲍鱼而为芝兰,大喜若狂之下,肩头用力顶了几顶,棺盖终于掉了下来。敖广顾不得头上的疼痛,赶紧爬了出去。

    房中散乱的摆着几具棺木,自己身在那具正当中间。

    棺盖上空无他物。

    敖广此时也顾不得多想,扶着墙站直了身体,就待出门。

    突然,身后传来一声阴森的冷笑。

    敖广一惊刚要回头,一枚极细的丝线悄然缠在他的脖子上,敖广脑海中猛然闪过刚才甲板上的情形,海浪滔天涌起,铁栏宛如上古洪荒巨兽,扑到自己的身上,一种莫名的力量瞬间流窜全身,将魂魄挤出身外。

    敖广用力挣扎,但终于身后的手越收越紧,一阵漆黑暖融的光闪过,敖广脑海中还残留着生之欢乐的迷思,就已经再度气息奄然了。

    岳阶冲到停尸间前,房门紧锁。他哪里顾的上去寻什么钥匙,“砰”的一脚,将房门踢了开,一招云飞鸟渡,蹿了进去。卓王孙悠然立于门外,似乎整件事根本与他无关。良久,岳阶垂头丧气的出来,对卓王孙一揖到地:“郁公子真是高见,老朽愧令教诲。只是凶手到底是谁,还请公子点拨。”

    卓王孙回礼道:“郁某不过是偶言误中,至于凶手是谁,如此大事,可就不是郁某一言能决的了。”说着,飘身进入房中。

    就见金玉碎屑散落满屋,宝光玲珑的碎屑竟然组成一个硕大的曼荼罗像,映着几具棺木,更显诡异。

    敖广浑身焦黑,单腿站在曼荼罗的正中。

    他皮肤黑如枯碳,身体扭曲,一条残腿也被齐踝切断,鲜血淋漓的截口立在曼荼罗道场中,摇摇支撑着僵硬的身子,看去直如地狱变相!

    他条残臂伸展开来,在头顶结了个奇怪的手印。显得硕大异常的头颅尽力后仰着,颈中鲜血已凝结成块,还是不断滴下。那面目模糊的脸上竟带着一丝期待的笑容——笑得诡异之极,宛然正如一个九岁孩童,要从母亲手中接过糖果。

    卓王孙悄步走近,仔细的看了他全身一遍,突然出指,从他颈中的伤口里挑出一根还未全焦的发丝,凝目注视了良久。他的眼中慢慢出现了一点笑意,转身走了出去。

    岳阶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在房外不住踱步。见卓王孙出来,急忙迎上去问道:“郁公子看过尸体了,可有什么高见么?”

    卓王孙淡淡道:“正是要向岳大人请教。”

    岳阶拱手道:“那老朽就先抛砖引玉了……以在下对现场的侦查来看,敖广全身皮肤被烈焰灼烤过,颈中有一条极细的伤痕,从伤口附近的肌肉形状来看,应该是被一条极细的丝线勒毙的。只是在现场中并没找到残留的凶器。也没发现任何脚印、手印,可见凶手是个极为细心的人。丝线如此触手即断之物居然能勒毙活人,又可见凶手内力之深厚。若作案者真是如此来去无踪、谨微细秘、凶狠毒辣而又武功强横的高手,那就不是老朽所能够胜任的了,还要请郁公子看在武林同道的面上,施以援手为幸。”

    卓王孙淡然道:“在下援手是毫无用处,却是不知杨盟主和小晏公子肯否援手?”

    岳阶顿了顿道:“这两位和案情当然最有关联,不过在下已经派人去请了。”话音未落,杨逸之和小晏已经到了门口。两人神色淡然,似乎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尤其是杨逸之。他当然是自己走上来的,而且步履极其轻捷潇洒,脸色也看不出丝毫的异样。

    相思惊讶的看着他,他却将目光挪开了。

    岳阶道:“殿下,听郁夫人说,你打伤并掠走了这位杨公子。”

    小晏冷冷道:“伤是伤了。不过……”

    岳阶追问道:“不过什么?”

    小晏叹了一声,似乎不愿多讲,道:“请杨盟主到我房间去,原只是为了替他疗伤。”

    岳阶双目神光一长,缓缓道:“这么说,两位刚才是一直呆在殿下房间中了?”

    小晏道:“不是。”

    岳阶的眼睛越发亮了,道:“这么说来,两位到底是去了哪里?”

    小晏道:“杨公子的确不愧为中原武林盟主。我刚替他过血不到片刻,他就已经完全恢复。”

    岳阶道:“恢复了又怎样?”

    小晏道:“恢复了自然就不愿再留在我那里。”

    此事对杨逸之来讲当然是奇耻大辱,一旦恢复功力,自然一刻也不肯留下。岳阶道:“然而殿下就这样放杨公子回去了?”

    小晏冷冷道:“在下自然是愿意留杨盟主过了子时才走,只是力有未逮。”

    卓王孙道:“杨盟主重伤初愈,殿下这句‘力有未逮’,是否有些过谦?”

    小晏轻描淡写的道:“本来以在下那点薄才,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只是替杨盟主过血的时间虽不长,却多少有些累了,加上在下孤陋寡闻,实在没有想到杨盟主的武功已经高到了时有时无,来去无痕的地步,自然就没能留住。”他看了杨逸之一眼,道:“非但没有留住,连自己也不得不留在房中疗伤了。”

    岳阶沉下脸来,道:“如此说来,两位刚才曾经交手?”

    小晏道:“也可以这么讲。”

    岳阶道:“这样两位子时的行迹,都无第三人可以证明了?”

    小晏并不出言,竟似默认。杨逸之面色阴沉,更连看都不看大家一眼。

    卓王孙叹道:“非但他们两人没有,连在下也没有。”

    岳阶顿时就像被人抽了一记耳光,脸色难看之极。无论这三人之间的关系如何云山雾罩,至少有一件事情是清楚的——那就是他要三人离开大威天朝号的计划完全失败了!

    不仅失败,而且凶手似乎还利用了这个计划,把本不可能做到的案子完成得轻而易举。

    甚至,甲板上的每一个人都无意中成了帮凶。

    窗外海风呜咽,似乎就是讥诮的笑声。

    岳阶尽力止住恼怒,目光从卓王孙,小晏,杨逸之脸上一一扫过。

    三人的目光都静如止水,波澜不兴。似乎无论遇到什么事,也不会让他们的神情有丝毫改变。

    岳阶的心一点点往下沉,他明白无论最后对手是其中的哪一个,都必定是平生未见的强敌。而对于这样的强敌,光凭他一人,胜出的机会无疑少得可怜。

    岳阶缓缓将目光停留在卓王孙身上,道:“不知郁公子有何高见?”

    卓王孙道:“我的高见就是该去睡觉了。”

    岳阶皱眉道:“睡觉?”

    卓王孙道:“夜深人静,海游无事,难道不正适合睡觉么?”

    岳阶道:“血案当前,怎么可以说是无事?”

    卓王孙冷冷道:“即使有事,那也是你们的事,难道为了你们有事,我也就不要睡觉了?”

    岳阶似乎还要说什么,卓王孙转身就走。

    岳阶伸了伸手,却终于不敢拉住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