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混小子发烧 > 正文 > 第十八章 色魔栽在女人手
第十八章 色魔栽在女人手



更新日期:2022-05-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陆小班搂着汪翩翩俟她熟睡之后,立即悄悄的起身调息。

  他知道尚志通一定不会甘休,说不定会对自己展开群殴,为了避免挨打,他只有处变不惊,庄敬自强。

  他刚调息一周天之后,不久,突听远处传来一阵暗器破空声响,接着立即又传来一阵掌劲撞击声音,他更凝神待变。

  只见熊武停下马车,立即肃立在车辕旁边。

  一阵疾掠而过,陆小班掀帘上瞧,立即看见尚志勇率领二十余骑疾驰而去。

  倏听熊武传音道:

  “公子,前方有敌阻路,烦你费心照顾小姐!”

  陆小班轻嗯一声,一见汪翩翩仍在酣睡,立即含笑不语。

  远处不时的传来兵刃及掌劲撞击声音,由那间歇的惨叫声音,可见双方皆是一流高手,而且战况激烈。

  半个时辰之后,突听马车后方传来一阵马嘶声音,陆小班掀开后帘一瞧见居然是与帮三老及十余名中年叫化,不由暗喜。

  熊武一见到自己的两位搭挡被与帮三老围攻,其余的中年叫化疾奔而来,立即厉啸一声,喝道:“禀少主,此地有警!”

  喝完,立即迎向那十余名叫化。

  那十余名叫化倏地身形一分,立即在四击疾攻熊武。

  只见熊武身子弹起六尺高,倏地拧腰下扑,双掌幻出十余道掌力疾罩向那些中年叫化的头顶。

  只见那些中年叫化双掌一推“天工托塔”涌出掌劲,立听一阵“轰……”声音,立见熊武带着闷哼飞了出去。

  倏见申公湘身子一亲,手中叫化棒疾射而出。

  “噗,”一声,熊武抚着插在心口的叫化棒落地而亡。申公湘抽出叫化棒,一见尚志勇已经泫领六名大汉疾掠而回,他呵呵一笑之后,立即迎向尚志勇。

  那十四名叫以二敌一,拦住那六名大汉,展开猛攻。

  汪翩翩靠在陆小班的声边,轻声道:“班,怎么办?”

  “别慌,有我在此!”

  倏见两名叫化疾扑向马车,陆小班喝声:“滚!”身子疾掠出马车,嘘口气向那两名叫化各劈出三掌。

  两声闷哼之后,两名叫化已踉跄连退。

  倏听尚志勇喝道:“陆小班快来帮忙!”

  “哇操!失礼,在下要保护翩翩。”

  说完,立即掠口车厢中。

  “班,你好棒喔!”

  “牛刀小试,翩翩,情况大不对劲哩!”

  倏听尚志勇厉啸一声,抖手抛出一枚火焰,立即猛攻向申公湘。

  申公湘使出“降龙掌法”狠劈猛攻。

  陆小班一瞧见尚志勇居然见招拆招,见掌拆掌,与申公湘斗得不相上下,不由暗暗一凛了!

  倏听远处传来一阵厉啸,只见六十余名黑衣大汉,手持兵刃疾掠而来,丐帮三老之二程远源及柳渝风立即率领八名中年叫化驰去。

  双方迅即在远处展开火拼。

  陆小班正在暗自担心之际,突见马车前方远处驰来石心师太及三位徒弟,心中不由稍为安心。

  石心师大掠到马车附近,吩咐安定女尼三人前往驰援之后,沉声道:“申施主,此人交给贫尼,你们三老去联手吧!”

  说完,拂尘一样,已斜攻过去。

  申公湘呵呵一笑,立即掠去。

  武功一道,差之毫厘,夭之千里,不到半个时辰,尚志勇便已经落居下风,仅能采取守势了。

  陆小班正在暗喜之际,突听马车前方远处传来一阵急骤的啼声,他正在暗感不妙之际,石心师太已经展开急攻。

  在漫天的拂尘幻影及掌影之中,倏地听见“轰”

  “砰”二声,尚志勇早接下那式“佛光普照”。

  在那式“佛恩浩瀚”猛烈一击之下,他带着惨叫声音及鲜血向林中直飞而去,看样子伤势还不轻哩!

  石心师太朝疾驰而来的黑衣人瞄了一眼,喝声:“退!”立即扑向正与五十余名黑衣人展开血拼的丐帮三老诸人。

  倏见三名黑衣人返身振袖,“卡……”声中,三蓬夺魂针疾罩向尚未落地的石心师太,骇得陆小班几乎叫出声来。

  只见铁师太将拂尘一旋,那些“夺魂针”好似遇上磁石般纷纷自动向中央集合,迅被聚成团。

  石心师太身子甫落地,左掌一挥,那束“夺魂针”

  疾向那三人射去,骇得那三人在地上翻滚不已!

  其中一人总算没有滚昏头,他一见到“夺魂针”疾射向正在转攻丐帮三老诸人的大汉们,立即喝道:“小心,夺魂针!”

  那些大汉也真乖,倏地自动分开闪避。

  丐帮三老倏地集中火力集攻向南方,一阵“轰隆”

  声响之后,已经被他们扬长而去了哩!

  最后赶来驰援的那批人见状,正欲追去,倏听江翩翩喝道:“别追了!”

  那批人倏地应声勃马。

  汪翩翩竖立在车辕上,她瞥了踉跄步出,嘴角尚有血迹的尚志勇一眼,喝道:“留下五十人听尚少主的指示,其余之人随我北上,游吉,来驾车!”

  说完,遥自进入车厢投入陆小班的怀中。

  陆小班亲了她一口,低声道:

  “哇操!翩翩,你方才的气势不亚于武后哩!”

  “格格,这有何了不起,你尚未见过我在宫中的神气劲儿哩!”

  “哇操!拜托,你要怎么神气,尽管去找别人,我这家小厅可容纳不下你的那股神气哩!”

  “格格!我敢吗?也真奇怪,我越来越觉得对你莫法度了哩!难道我真的爱你爱得要死了吗?”

  “哇操!拜托,别动辄把爱字挂在嘴边嘛!睡吧!你一直没有睡好哩!来,我陪你一起睡,好吗?”

  说完,果然搂着她闭上眼睛。

  马车轻轻的摇晃,车前车后,远处近处有五十余名骑士在护卫,陆小班二人却搂在一起大作甜蜜的梦。哇操!陆小班真的是走运啦!

  汪翩翩依偎在心上人的怀抱中睡得香极了,直到翌日午后,她方才伸个懒腰醒了过来,她刚睁开双眼,双唇立即被毛住了。

  她一见是心上人的“突袭”,立即也热情的吻着。

  好半晌之后,她才喘呼呼的坐起身子。

  陆小班坐在她的身边低声道:

  “翩翩,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那些人一直没有用膳哩,而且连跑去尿尿也不敢哩!”

  “讨厌,谁要你操这个心嘛,他们在宫中受训时,曾经三天三夜不鼎不休的互相拼斗及逐躲哩!”

  “好,好,算我鸡婆,不过,你总该沐浴上药了吧?”

  “班,你真体贴我……”“哇操!拜托,别再说下去了吧!”

  汪翩翩白了他一眼,朝车外道:

  “游吉,找个地方休息吧!”

  游吉应声是,在盏茶时间之后,马车终于停在最大的一家酒楼了。

  掌柜的一见来了这么一大队横盾竖眼的凶神恶煞,不但动员所有的小二上前服务,连他自己也披挂一阵,执壶倒茶了。

  陆小班陪着汪翩翩进入一间清静的上房,掌柜的立即带着两名小二来垂询问候,好似在侍候太上皇一般。

  不久,两桶热水及送上,等香茗送进来了。

  汪翩翩脱去衣衫,突然惊喜的叫道:“班,你瞧!”

  陆小班一见到她的伤口,不但已经结疤,而且居然有大半部分已经脱疤,着非仔细一瞧、几乎瞧不出曾经受过伤哩。

  突见他搂着她的纤腰,张口含住右峰峰顶不停的吸吮舔舐起来,美得汪翩翩全身轻颤,频频低呼:“班……班……”

  陆小班吸吮好一阵子之后,竟犹未尽的移师左峰峰顶,爽得她的双脚发软,捧着他的脑瓜子喔喔连叫了。

  好半晌之后,陆小班方始轻揉她的右乳,起身道:“翩翩,恭喜你,真的没有痕迹哩,来,沐浴吧!”

  “班,人家被你弄得难过死了,先……先来一次,好……好吗?”

  陆小班处在险恶的环境,完全要仰仗她的庇佑,岂敢不同意呢?只见他匆匆的剥光身,立即挥师进攻了。

  为了避免吵了别人,施展“海底钻探原油”绝活疾驰起来。

  “班……好班……待会……别让……我叫……叫……”

  “哇操!嘴巴生在你的身上。我如何阻止呢?”

  “你就毛住人家的‘哑穴’嘛!”

  于是,在陆小班的疾旋之下,汪翩翩眉开眼笑的与陆小班天南地北的扯蛋,房内的气氛越来越热烈了:

  一个时辰之后,倏听汪翩翩在连连哆嗦之后,颤声道:“班……吸吮……”陆小班狠狠的旋了十来下之后,方始移师到她的檀口。

  在她的专心“品箫”好一阵子之后,陆小班轻松无比的“交货”了,汪翩翩好似在喝补汤般不停的吞咽着。

  陆小班一见她居然不嫌脏的吞咽着,心中一阵感动,脱口道:“翩翩,我爱你!”

  汪翩翩似遭电劈般整个的怔住了!

  好半晌之后,只听她喃喃自语道:

  “班,你把方才的话再说一遍,好吗?”

  陆小班将她扶至桶边替她搓洗边道:“翩翩,我爱你!”

  “真……真的吗?”

  “正是,我很高兴!”“喔!官,我……我……”

  话未说完,居然呜呜哭起来了。

  陆小班一听窗外掠来一道人影,立即低声道:“翩翩,有人来啦!”

  汪翩翩扬声道:“没事:”

  那二道人影迅即退向远处。

  “翩翩,别太激动,我替你上药吧!”

  “不!人家要替你搓背嘛!”

  “好,好,要搓就去搓!”

  两人折腾半人时辰之后,方始穿妥衣衫开始用膳,陆小班一见天色已近暮,立即含笑道:“翩翩,就在此宿夜吧!”

  “好呀!这是一个令我最难忘的地方,因为,我终于听见你对我道出心中的秘密,班、你说对不对?”

  “对,翩翩,我敬你!”

  两人杯来酒往,情意绵绵的用完了晚膳之后,汪翩翩召来窗我的两名大汉,吩咐在此地宿夜及加强戒备。

  两名大汉离去之后,他们二人品茗谈心一个多时辰,方始上榻休息。

  子初时分,客栈前后院倏然传来刀刃相击声音,陆小班立即轻拍汪翩翩的梨酥低声道:“翩翩,又有人来找麻烦啦!”

  汪翩翩搂着他哆声道:

  “管他的,他们会摆平啦!”

  陆小班闭目假寐,却凝神默察外页的战况。

  今晚来犯之人,乃是由少林、武当、峨嵋、青城、崆峒及排帮各派掌门人及派中高手所且成的百人队伍。

  欢乐宫那些高手明知战况告紧,不过,仗着“夺魂针”及已经发射火焰求援,仍然咬紧牙关硬撑着。

  群豪有行而来,早已备妥“夺魂针”解药,因此,虽然有人中针,可是,在吸出毒针服下解药不久,立即又加入拼斗。

  一个时辰之后,已经有三十余名黑衣大汉倒在地上了。

  陆小班按捺不住,悄悄的凑近窗旁瞧了一阵子之后,心中暗忖,立即含着微笑重新躺在汪翩翩的身边。

  盏茶时间,突听窗外有人赵急的道:

  “禀小姐,情况危急,请准备突围吧!”

  汪翩翩立即怀然而醒。“班,靠你啦!”

  “行,我背你,如何?”“好!”

  陆小班撕裂被套搓成两个布条之后,令汪翩翩趴在他的背上,迅速的以布条系妥之后,立即启窗掠出。

  那三名大汉见状,立即仗剑朝后院冲去。

  六名中年和尚喝声:“别逃!”立即扑了过来。

  那三名大汉掌剑齐挥之命扑去。

  陆小班一掌震退一名和尚,立即朝后院掠去。

  不知是各大门派高手故意放她,还是陆小班真的绝艺惊人,不到盏茶时间,便已经被陆小班冲出去了。

  他略辨方向之后,问道:

  “翩,要不要等他们?”

  “算啦!他们自己会来会合的。”

  陆小班点点头,立即使出身法疾驰而去。

  夜深人寂,陆小班顺利的掠过城墙出城之后,立即沿着官道驰去。

  半个时辰之后,突见三十余名黑衣大汉迎面疾驰而来,陆小班立即掠人林中低声道:“翩翩有批黑衣大汉来了!”

  “啊,一定是宫中高手,去会会他们!”

  陆小班一掠出官道,立听汪翩翩扬声道:“欢乐宫无情剑!”

  迎面立即传来:“宫中个个多情郎。”

  一阵马嘶声之后,那三十人已翻身下马拱手道:“参见小姐!”

  汪翩翩脆声道:

  “兔礼,快去太愿客栈支援吧!”

  “是!小姐,你需否健骑?”

  陆小班倏地摇头道:“没必要!”

  那群大汉朝汪翩翩拱手行礼之后,倏地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班,你怎么不骑马呢?那可以省些力呀!”

  陆小班不便道出自己不诸马术,立即含笑道:

  “翩翩,这样不是很好吗!”“你……你真会揩油!”

  陆小班哈哈一笑,立即疾驰而去。

  黎明时分,陆小班一见已经进入济南,立即疾掠向老关饺子馆,他尚未抵达该馆,立即闻到一阵香醇的豆浆味道。

  陆小班边将汪翩翩放下来边低声道:

  “翩翩,我以前曾在此地混过一阵子,走,我请你吃点饺子!”

  “等一下,人家有点腿麻哩!”

  陆小班蹲下替她按摩双腿一阵子之后,与她并肩行入该馆。

  只见佟阿虎及李玉仙一身布衫正在低头包着饺子,陆小班含笑道:“哇操!夫唱妇随,贤伉俪真令人羡慕哩!”

  佟阿虎惊喜的道:

  “毛仔,天啊!毛仔,你回来啦!”

  说完,立即冲了出来。陆小班握着他的双手,道:

  “哇操!不错,我这个武林流氓回来了,哇操!你们的生意越做越大了,居然卖起豆浆啦!”

  “咳!混饭吃嘛,请进!”

  陆小班牵着汪翩翩坐在灶旁,含笑道:

  “阿虎,阿仙,你们成亲了吧!”

  佟阿虎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

  李玉仙羞郝的道:“还没有啦!”

  “哇操!阿仙,你就大发慈悲早点点头嘛,别让阿虎度日如年啦!”

  李玉仙盛来两腕豆浆,啐道:“尝尝口味,少糗人家啦!”

  “是,是,翩翩,我替你介绍一下,他名叫佟阿民,你瞧他壮得似只虎哩,她名叫李玉仙,是不是美若天仙?”

  汪翩翩含笑道:“不错,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李玉仙满脸通红的道过谢之后,立即又端来一盘饺子。

  “阿虎,阿仙,她姓汪,名叫翩翩,很正点吧!”

  佟阿虎点头道:

  “很美,毛仔,你实在艳福不浅,好似天下最美的姑娘都要当你的老婆哩!”“哇操!黑白讲,那阿仙岂非要当我的老婆啦!”“这……我……”

  李玉仙啐道:

  “我这只丑小鸭怎及得汪姑娘十分之一呢?”

  “哈哈!阿仙,你的嘴儿越来越甜哩!”

  就在这时,已有二名妇人提着小盆来购豆浆,佟阿虎及李玉仙立即含笑忙碌起来,陆小班和汪翩翩便埋头苦干猛吃饺子及豆浆。

  客人越来越多,陆小班为了避免被熟人认出,惹来没必要的麻烦,便与汪翩翩走入后面房中休息。

  房中被褥整齐洁净,汪翩翩躺下休息,陆小班则盘坐调息。

  晌午时分,佟阿虎及李玉仙关上店门,提着自酒楼买来的食盒进入厨房,陆小班立即唤醒江翩翩。

  两人走人厨房,立见佟阿虎及李玉仙已经含笑站在桌旁,陆小班含笑道:“哇操!让你们破费,挺歹势的哩!”

  李玉仙含笑道:

  “老朋友重逢,理应庆贺一番,请!”

  四人含笑用了盏茶时间的菜肴之后,突听佟阿虎道:

  “毛仔,我昨天下午去买面的时候,发现一件怪事哩!”

  “哇操!什么怪事?”

  “你还记得那位红楼怪人吧?”

  “知道呀!就是那位姓管的怪老楼,对不对?”

  “对,就是他,我昨天经过他那栋庄院的后巷之际,听见女人的三八笑声和他的奇怪笑声哩!”

  “哇操!他一直独住在那栋大庄院,连个下人也舍不得雇,怎么可能会有查某去找他呢?”

  “是呀!我当时好奇的人内一瞧,却见到……”

  说至此,他红着脸的瞄了二女一眼,立即住口!陆小班将他拉到前厅低声道:

  “哇操!你看见什么呢?”

  “我看见管老怪全身光溜溜的站在榻前;他的双手抱着一位全身光溜溜的女人的双腿,不停的前后挺动。”

  陆小班明知故问道:

  “哇操:他怎么挺的呢?”

  佟阿虎将双臂一抬,曲腿边挺动边道:

  “他就是这么挺动,还有一位比较年轻的少女站在她的后面用双掌推着她的屁股哩!”

  “哇操!管老怪怎会突然有此艳福呢?”

  “我也不知道呀,我正要瞧瞧那两个查某是谁之际,躺在床上的那个查某突然瞪我一眼,我就赶快溜啦!”

  “哇操!你怎么晓得她在瞧你呀?”

  “她那对眼睛又圆又亮,好似大灯哩,分明是个武林高手嘛!”

  “哇操!咱们去瞧瞧,如何?”

  “这……我去问问阿仙吧!”

  “哇操!惊某大丈夫,算啦,阿虎,那个汪翩翩是欢乐官宫主的女儿,你的口风要紧些哩!”

  “什么?她是欢乐宫宫主的女儿呀?你这不在引狼入室吗?”

  “哇操!安啦!这只母娘的利牙已被拔去,她的武功已经被破了,你们只要陪她天甫地北胡聊就行啦!”

  “真的吗?要不要去通报分舵主呢?”

  “免啦!她已经被我吃得死死的啦!”

  “班啦!你可要早去早归呀!”

  陆小班点点头,立即打开店门离去。

  时值中午时分,家家户户皆在用膳或午睡,因此,路上罕有行人,陆小班疾驰片刻之后便抵达一处独立庄院。

  他悄悄的掠墙而入,隐在凉亭柱旁,凝神一听,倏听一阵清脆的少女声音道:“管老,小红敬你!”

  “呵呵!好,待会可要卖力些猩,呵呵!”

  陆小班欣喜的付道:

  “哇操!小红挺命大的哩,想不到这个管老怪居然也是通吃帮的人,妈的,装得挺像的哩!”

  倏听一阵嗲嗲的女人声音道:

  “管义,我托你办的事,弄妥了没有?”

  “呵呵,在下敢违夫人之命令吗?”

  “格格,太好啦!带我去瞧瞧吧!”

  “呵呵!夫人,别费神啦!你瞧!”

  “卡!”一声之后,立听二女惊呼出声。

  又是“卡!”一声,立听管义呵呵笑道。

  “夫人,地底下每隔一步即有这个玩意儿,只要你朝这些小纽一按……”

  “呵!别乱来!”

  “呵呵!我怎么舍得你们这对宝贝呢?不过。在按纽之前,别忘了时爱玩意儿踏一下哩!”

  “格格!管老,你真好!”呵呵!我……啊……”

  那声惨叫好似鸡被割断脖子般迅即停止,陆小班吓得急忙叭伏在地,连气儿也不敢吭半声。

  “哼!管义,你是什么玩意儿,癞蛤蟆竟敢想吃天鹅肉,小红,把他拖去毁掉了吧。”

  “是!”

  陆小班一听小红朝后院行去,他立即沿着假山悄悄的掠去。

  只见小红挟着颈项犹在喷血,双眼暴凸,舌头长伸的管义匆匆的掠到墙角,立即朝四周一瞥。

  陆小班隐在一丛花树后面,只见好自袋中掏出一个褐瓶,将一小撮黄色药粉倒在管义的颈项之后,颈项立即冒起黄烟。

  空气也飘散一股呛味。

  黄烟越来越浓,管义的尸体却迅速的溶化,不久只剩下一摊黄水了,陆小班骇得心儿狂跳,几乎欲呕。

  小红取出一把匕首,迅速的挖出一团泥土,双掌一推,立即将那摊黄水淹没,弄得是既干净又俐落。

  “小红,弄妥了没有?”“差不多啦!”

  “我去歇会,你放机灵些!”

  “是!”

  陆小班默察汪晶晶带上房门,躺上榻之后,一见小红正在以袖拭汗,立即朝她传音:”小红,我是陆小班,别嚷嚷!”

  小红身子轻震,缓缓的转了过来。

  陆小班朝她一招手。立即掠向假山旁。

  小红小心翼翼的走到假山旁,立见陆小班隐在一块大石旁边含笑瞧着她,只见她的双眼一湿,立即扑入他的怀中。

  陆小班一搂住她,立即印上她的樱唇吸吮起来。

  在他的印象之中,通吃帮那批人,除了小戏出污泥而不染以外,其余之人皆是罪大恶极,该枪毙一百次。

  小红被他吻得热泪盈眶,全身酥软的靠在他的肩旁,喘道:“少侠,我不是……在……做梦吧……”

  “不是……我回来了……我回来宰汪晶晶,救你了!”

  “少侠,谢谢你……不过你别来此地找她……”

  “为什么?”

  “此地大厅及房屋地下皆已埋妥炸药、随时会引爆。”

  “原来如此,是老管搞的鬼吧?”

  “正是,他原本是鬼帮之人,却被汪晶晶收为心腹谎称已经死亡,却留在此地替她守护财物。”

  “哇操!好心计,对了,你是如何逃离京城的?”

  “我一直紧盯着汪晶晶,在石心师太诸人的抵达揽红庄大肆屠杀之后,我一见汪晶晶在准备纵火,我就先躲入暗道了。”

  “哇操!好点子,听说汪晶晶对翩翩蛊了!”

  “不对呀!是汪翩翩受苦的呀!一共有两次,对不对?”

  “哇操!竟有这种邪门事儿!”

  “少侠,汪晶晶在上午就由蛊之感应,获得你已经抵达济南,所以,才布下炸药准备要在你不妥协之时与你同归于尽哩!”

  “哇操!好狠的查某,看我如何的修理她!”

  “不,少侠,你毋需出手,让宫主与她同归于尽吧!”

  “这……可行吗!”

  绝对可行,我原本不明白尚志勇到处找她的原因,这下子总算知道是因为江翩翩中蛊之故。”

  你只要设法让宫主来此地,我就有办法让她们同归于尽。”

  “不!太危险了!”

  “少侠,蒙你不弃,我已经知足了,你放心,我在引爆炸药之前,一定会先行全身而退的!”

  “这……还是不妥,万一,我跟色魔一起来呢?”

  “少侠,你注意大厅有房间右侧第一张太师椅,汪晶晶一定会坐在那张椅上,当她的左脚踢向左椅之时,会连人连椅沉入地下,她在一沉之际,只要按下右椅臂之小纽,立即可以引爆炸药。”

  “哇操!好狠,好厉害!”

  “少侠,当她沉下之际,你可以跟着她沉下,也可以尽力掠向厅外,据老管说,只要能够掠出二十丈,卧下之后,即可没事!”

  “哇操!我对于后者较有把握!”

  “好!咱们一言为定,当我哎唷一叫之际,就是要引爆炸药,你必须马上跃出,千万不可有稍为的停顿。”

  “小红,你叫什么名字?”

  “我……我姓石,叫叫玉红!”

  “石玉红,好名字,玉红,你听着,你若能幸活,我要取你为妻,你若不幸遇难,亦是我之妻子,我会继一子给你的!”

  “少侠,我……谢谢!”

  “玉红,我如果没来此地,你就别作无谓的牺牲,懂吗?”

  “懂!谢谢,我该回房了,你走吧!”

  陆小班爱怜的吻她一阵子之后,方始离去。

  他在途中暗暗思忖汪晶晶的诡计,不由暗暗骇凛不已。

  他走到老关饺子馆后院墙外,倏觉气氛有异,止身凝神默察片刻之后,赫然发现院中至少隐伏十人。

  他正在犹豫之际,倏听一阵阴阳怪气的声音飘入耳中道:“陆小班,进来让本座瞧瞧吧!”

  他只觉耳中被震得嗡嗡作响,正在骇凛此人功力奇高之时,倏见后门一开,尚志勇已抱着佟阿虎站在门后。

  陆小班一见佟阿虎昏迷不醒,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他走近房门之际,立见四位魁梧大汉自房中行出,而且站在房门外面两侧狠狠的盯着陆小班。

  陆小班集聚功力走入房中之后,立见榻上侧卧一位一身黄袍,下身以黄毯覆盖,相貌俊逸的中年人。

  四位相貌娇冶却神色冷肃的妇人分别站在榻前两侧,那八只眼睛好似“爱斯光”般欲透视陆小班的身子。

  只有汪翩翩跪坐在地含笑,轻轻的按捏俊逸中年人之双肩。

  俊逸中年人乍见到陆小班,双眼立现异采岗盯着陆小班。

  陆小班双掌期待这一刻已经甚久,因此,立即将双手互握,任由真气在体中来回循环,双眼亦盯着他。

  汪翩翩神色大骇,立即整个的怔住了!

  俊逸中年人足足盯视陆小班盏茶时间之后,倏地一抬右掌掐住汪翩翩的颈项,阴声道:“陆小班,把衣服脱了……”

  汪翩翩颤声道:

  “爹,你怎么……哎唷……”

  此名俊逸中年人正是神秘无比的色魔汪大天,只见他瞧也不瞧汪翩翩一眼,紧掐着她的颈项,随声道:“脱!”

  汪翩翩只窒息难耐,却俗挣无力,不由颤声道:

  爹……我是……翩儿……你……哎……”

  “贱人,住口!”

  “什么?爹,你……骂我……”

  “陆小班,你若不脱,我就把她剥光!”

  “哇操!你……你疯了!她是令媛哩!”

  色魔冷哼一声,挺身盘坐在榻上,左掌抓着汪翩翩的衣领向下一扯,“裂!人一声,她那雪白的酥胸立即半裸。

  汪翩翩尖叫一声,“爹……”立即泪下如雨。

  “陆小班,脱!”

  “哇操!你为何逼我脱衣!”

  “默默!因为我爱你!”

  “哇操!什么?你爱我,哎唷!”

  色魔趁陆小班惊骇之际,右掌五指一屈一弹,五缕指风结结实实的弹中陆小班的右腰眼,立听:“哎唷”一叫,仰摔在地。

  “默默,金花,把他剥了,勇儿,你们下去吧!”

  榻前右侧那名妇人立即掠到陆小班的身边替他宽衣解带。

  尚志勇应声:“是!”立即率众退去。

  房中只剩下色眯眯的色魔,汪翩翩,那四位妇人及陆小班,而陆小班在那妇人替他脱去衣衫之际,已震开被弹中之“麻穴!”

  他却装模作样的让那妇人去耍,只见她将陆小班剥光之后,立即似在供奉祭物般将他高举过顶,缓缓的走向榻去。

  陆小班忍住心中的别扭任由她表演。

  那妇人将陆小班放在榻上之后,立即退回原位。

  色魔好似看见宝贝般默默笑道:

  “绝色,真是上苍特制的绝色,想不到天下竟有此等绝色。”

  说话之中,将汪翩翩推到榻内,随手毛住她的“麻穴”及“哑穴”,然后,倏然趴在陆小班的下身欲吸吮那“活儿!”

  陆小班何尝见过这种怪的行为,空见他一抬右掌疾抓向左腰间,那知他的上指甫沾到他的身子,倏觉刺疼不堪,慌忙缩手欲闪。

  色魔默默一笑按住她的“气海穴”阴声道:

  “陆小班,你……啊……”

  倏地他猛甩左掌欲挣脱,右掌亦格向陆小班抓来的左掌,原来他尚把话说完,倏觉功力往外疾泄只听他惨叫一声。

  “叭!”一声,两只手掌已经紧捆在一起,色魔又大吼一声,同时用力挣扎,那张脸上倏地一片血红。

  可是,那片血红迅速的褪去,身子也不停的颤抖

  那四位妇人齐喝一声:“松手!”立即抓向陆小班的左肩。

  “叭!叭!”三声,陆小班的左小臂,左大臂,及左肩分别被三位妇人的右掌抓住,三股内力立即疾涌人陆小班的体中。

  陆小班只觉体内的真气不停的膨胀,只听他长啸一声,左臂一抖,立即将那三名妇人挥出,右掌疯狂的挥扫着。

  “砰……”声中,那三名内力流失甚多,惊骇欲绝的妇人分别被陆小班扫中,立即毙命倒地。

  幸存的那位妇人刚掠向房门.却被疾掠而入的尚未勇结结实实的撞回房中,立即被陆小班的掌劲扫中。

  “砰!”一声,她结结实实的撞倒在墙前。

  陆小班为了发泄超负荷的真气,一口气朝那个妇人劈了十来掌,立即将她劈成一堆肉泥了。

  两名比较死忠的大汉仗剑疾冲而入,陆小班右臂连挥,一阵阵墙垮爆响之后,房中立即又多了两堆肉泥。

  倏听尚志勇吼道:“王毛,住手!”

  陆小班循声一瞧,只见尚志勇和十余名大汉站在被震垮的壁外,其中两人分别挟着昏迷不醒的李玉仙及佟阿虎。

  陆小班立即吼道:

  “尚志勇,你敢伤人吗?”

  他在盛怒之下,真气疾贯而出,震得尚志勇诸人双耳生鸣,神色大变,情不自禁的连连后退。

  陆小班只觉真气余波荡清漾,立即又吼道:“站住!”右掌疯狂的一阵挥劈,房中的那三道堵壁立即完全的被震垮。

  尚志勇诸人吓得退到墙外,不敢吭声。

  好半晌之后,陆小班方始平静下来,他低头一瞧,立即发现色魔已经五官溢血暴毙,他不由大骇。

  原来,色魔的功力被吸光之后,在陆小班疯狂的运劲挥劈之际,他只觉内力倏地逆流而回,当场大量溢血暴毙。

  他暗骇半晌,一见四周仍然尘埃飞扬,他心存侥幸的付道:“哇操!他们说不定没有发现哩!”

  于是他立即将色魔塞入被中,挟起汪翩翩喝道:“尚志勇,咱们来交换人质,你意下如何?”

  尚志勇喝道:“敝宫主呢?”

  陆小班不敢掀开盖在色魔脸上的棉被,因此,立即掀开盖在色魔下半身的棉被,同时喝道:“在这儿啦!”

  这一掀连色魔的衣衫下摆也掀起,人立即瞧见一双有如稚婴之小腿,他情不自禁惊呼一声。

  倏听尚志勇喝声:

  “好!如何交换!”

  陆小班忍住心中之惊讶,反问道:“你说呢?”

  “我把人放在地上,你把敝宫主放在榻上,走马换将如何?”

  “哇操!你不会搞鬼吧?”

  尚志勇冷哼一声,将右臂一挥,那两名大汉将佟阿虎及李玉仙放在地上之后,立即与其余的大汉退到远处。

  “哇操!尚志勇,你很上路,请吧!”

  说完,起步走,朝他的右前方行去,两人匆匆的绕过圈子之后,陆小班立即掠到佟阿虎二人的身边。

  可是,他只有两只手怎能携走三人呢?何况,他至少还要留一手来对付尚志勇诸人的攻击呢!

  倏听尚志勇厉吼一声:“该死的陆小班,杀!”声音未歇,他已经疯狂的连人带掌劲疾扑而来。

  其余的大汉立即也疾扑而来。

  “哇操!擒贼先擒王!”陆小班右掌一挥,全身的功力暴涌而出,一声“轰隆!”爆响,尚志勇惨叫半声,立即披震成粉碎。

  那些大汉面对此种骇人的掌力,马上刹车欲逃。

  倏听远处传来“呵呵!”一笑,一道灰影自街角闪电般掠出,只听“卡!卡!”两声,两蓬“夺魂针”疾射而至。

  “啊……”惨叭声中,立即有六人倒地惨叫。

  陆小班吹呼一声:“义父!”立即挥掌追杀。

  来人正是关义飞,只见他取出“碧血匕”精招尽出,展开大屠杀,不到盏茶时间,那些大汉便全被摆平了。

  关义飞挟起佟阿虎及李玉仙,带着陆小班直接钻入厨房下方的密室,然后仔细的察看佟阿虎及李玉仙。

  半晌之后,只听他含笑低声道:“妈的!只是‘黑甜穴’受制,害我浪费了不少的细胞!”说完,立即解开二人的穴道。

  陆小班轻轻的拍开汪翩翩的“麻穴”及“哑穴”之后,立见她掩面轻位,陆小班一时不知如何说起。

  关义飞取下面具含笑道:

  “翩翩,还认得我吗?”

  “啊!你是关……义飞。”

  “正是,翩翩,你是不是因为汪大天反常的行动及惨遭报应而难过呢?”

  “我……我……”

  “呵呵,翩翩你错了,汪大天是‘阴阳人’,根本无法生育,你难道琐有发现他越来越喜欢俊男,而不喜欢美女吗?”

  “这……确有这个倾向,不过,怎能证明我不是他的女儿呢?”

  “因为,你是洪天健及汪晶晶的女儿!”

  “啊!这怎么可能呢?”

  “汪晶晶未死,你可以问她,你不妨想一想,汪大天若非将你留在身边,岂放心通吃帮交给洪天健及汪晶晶呢?”

  “这……不可能,我若是汪晶晶的女儿,她岂会对我下蛊!”

  “呵呵!错了,她原本对班儿下蛊,班儿与你结合之时,那只蛊便被你体中的亢阳真气吸引至你的体内了!”

  “这……真有此事吗?”

  “千真万确,你不妨自己去问她。”

  “我还是不相信!”

  陆小班倏地沉声道:

  “我知道她目前在何处,走!”

  关义飞倏地含笑道:

  “待一下,翩翩,你先服下这粒‘复功丸’,再让我替你解开被封闭之穴道。”

  “天呀!我……我的武功还在呀?”

  “当然在呀!我迟早会把你的身世告诉你,而且还打算借重你除去色魔,怎会舍得毁去你的功力呢?”

  “哇操!义父,你挺神秘的哩!”

  关义飞边将药丸塞入她的口中,边含笑道:

  “好小子,我替你多讨了这位美娇娘,你还怪我呵?”

  “哇操!不敢,义父,求你高抬贵手,妙手口春吧!”

  关义飞一笑,略提真气,迅速的在汪翩翩的身子前后虚空连拍八掌之后,立见她尖叫一声:“天呀!我……”

  “呵呵!别激动,调息吧!”

  说完,示意陆小班三人跟他走到一旁。

  四人盘坐在墙角之后,关义飞瞪着佟阿虎佯叱道:“小子,你怎么落人这批家伙手中的!”

  “我们三人正在谈话,那四个女人突然抬着色魔破门而入,汪姑娘刚唤他一声爹,我们二人只觉得色魔的,双眼好怪,就不醒人事啦!”

  “呵呵!原来如此,小子,你们挺光荣的哩,居然让色魔亲自对你们施展‘摄魂惑神’绝技,虽然吃点苦也值得啦!”

  佟阿虎立即尴尬的一笑!

  突听汪翩翩道句,“走吧!”立即站了起来。

  “哇操!这么快呀!”

  关义飞含笑道:

  “这是欢乐宫的保命绝活‘封脉贯穴’,能够在最短的时间之内运聚全身的功力,你们早去早回吧!”

  陆小班刚冒出头,立即地面上站了一大堆人,而且还有差爷在东问西的,他立即缩回里面传音道:“义父,有条子哩!”

  “呵呵!没事,咱们出去摆平啦!”

  说完,率先爬了出去。

  陆小班和汪翩翩迳自钻出人群,立即行向汪晶晶隐身之处。

  盏茶时间之后,他们二人大大方方的站在大门外,只听陆小班喝道:“管老,你在吗?”

  倏听厅中传出一阵”格……”笑声,立听汪翩翩“哎唷”一声,翻滚在地上。

  陆小班喝声:“快住手!”立即扣向汪翩翩,抓向胸口之双掌,同时迅速的制住她的“麻穴”及“哑穴”。

  汪翩翩立即五官扭曲,冷汗直流抽搐着。

  倏听一声惊呼,立见汪晶晶满脸讶容的与小红掠出厅来。

  陆小班倏地喝道:

  “江晶晶,你还不赶快收蛊吗?”

  汪晶晶刹住身子,仔细一礁僵卧在地上的居然是汪翩翩,立听她叫声:“天呀!怎会是翩翩呢?”

  说完,立即要掠去。

  “哇操!站住,先收蛊再说!”

  汪晶晶赵急的点头道:

  “好,不过,你必须退开!”

  “哇操!好啦!我不会偷袭的啦!”

  说完他立即退出十余丈外。

  倏见汪晶晶取出一粒火红药丸塞入口中,然后盘坐在地,只见她的娇颜倏地一片火红,双唇立即一阵颤动。

  倏见俏立在她的身后的小红右腕轻颤,一支寒光四射的匕首悄悄的滑入她的手中,不过,她仍然俏立不动。

  陆小班见状,心中暗喜,立即双掌互合,准备补她一掌。

  倏见一粒小红点自汪翩翩右鼻中射出,迅速的飞向汪晶晶;

  只见汪晶晶以右拇指甲破小指未端,立即沁出一滴鲜血,那粒小红点立即加速飞至那滴鲜血上面迅即消失不见。

  汪晶晶立即调息欲以蛊会合,倏觉后心一阵剧疼,只听她惨叫一声,左掌朝后面一挥,身子立即向后滚出去。

  小红刺中她的“命门穴”。之后,知道汪晶晶必然会作垂死的反搏,因此,立即向右侧疾掠而出,适时的避开那一掌。

  陆小班拍开汪翩翩的穴道,立即与她掠到汪晶晶身前丈余外。

  汪晶晶侧躺在地上痛苦的道:

  “小红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要杀我?”

  “因为我要脱离通吃帮。”

  “好贱人,你……”倏听汪翩翩沉声道:

  “你别浪费力气了,回答我几个问题吧!”

  汪晶晶身子一颤,倏地喷出三口鲜血,只见她趴在地上厉声道:“不错!我汪晶晶费尽心计,想不到最后仍然一场空,你问吧!”

  “你是不是我的生母?”

  “啊!是汪大天告诉你的吗?”

  “不是,他及尚志勇诸人已经死了,是关义飞说的!”

  汪晶晶倏地发出一阵厉笑,鲜血亦不停的喷着。

  好半晌之后,只见她点头道:

  “不错,你正是我与洪天健所生之女……”

  汪晶晶厉笑片刻之后,喃喃自语道:

  “汪晶晶啊!汪晶晶,你自认为玩弄世人于掌心,到头来却栽得如此惨!”

  她接着又厉笑不已!

  陆小班轻拭汪翩翩泪水,柔声安慰着。

  倏听汪晶晶尖叫道:

  “王毛,你体中之毒,为何会跑到翩翩体中呢?”

  “哇操,你不是精明过人吗?你自己猜呀!”

  “你……你……”

  汪翩翩冷冷的道:

  “我已经委身于他了!”

  “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

  鲜血喷洒之中,她的笑声越来越弱了。

  好一阵子之后,只听她弱声道:

  “陆小班,咱们谈个条件吧!”

  “哇操!条件,你还有何条件可谈的呢?”

  “哼!你想不想获得通吃帮那批富可敌国的财物?”

  “哇操!没兴趣!”

  倏听汪翩翩沉声道:

  “那批财物在何处?”

  “不关你的事,陆小班,你真的没有兴趣吗?”

  “哇操!我……”

  江翩翩接道:

  “班,我想把那批沾满血腥之物交给丐帮救济贫民,好吗?”

  说完企盼的望着陆小班。

  “好点子,我同意,汪晶晶,你说吧!”

  汪晶晶双目倏亮,声音也转为高吭的道:

  “陆小班,只要你取翩翩为妻,并且终身要善待她,我就将那批财物交给你处理。”

  “好,我向你保证一走与翩翩厮守终身。”言毕微微一笑道:

  “很好,小红,你过来。”

  小红点点头,走到她的身前,突然脆在地上叩了三个响头,然后道:“夫人,请你饶恕小红大胆杀上之罪!”

  汪晶晶含笑弱声道:

  “小红,我迟早必死,目前这种结局已经够好的啦!

  小红,待会把我的尸体送入厅中炸掉。”

  陆承班三人不由神色一变。

  汪晶晶续道:

  “翩翩,这只蛊吸收了不少人的东西,我怕它会在我死后出来作怪,因此,必须予以彻底的毁掉!”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汪翩翩感动得倏地唤声:“娘!”同时跪了下去。

  陆小班亦唤声:“娘!”然后跪了下去。

  汪晶晶含笑道:

  “够了!我可以瞑目了,小红,侠抱我入厅吧!它好似要冲出去了。”说完,立即自怀中取出一张羊皮图。

  汪翩翩接过那张藏宝图,不由失声唤娘不已!

  小红挟着汪晶晶入厅之后,迅速的拔出那把匕首,又跪下叩了三个响头之后,掠到厅口,右腕一振,匕首疾飞向椅臂。

  匕首方脱手,她立即转向疾驰。

  “轰……”一阵爆响之后,地面一阵颤抖,巍峨的房舍纷纷倒塌,碎块及尘埃不停的翻滚飞溅着。

  陆小班三人退到大门外,含泪瞧着这幕骇人的情景。

  倏听右侧墙外传来一声:“阿弥陀佛,小施主功德无量!”陆小班三人侧头一瞧,立即看见以洪忠义及石心师大力首的三十余人含笑走了过来。

  这批人包括僧、尼、道、俗、儒、丐、立听汪翩翩颤声道:“大啊!当今各大门派的掌门人怎么全部聚集在此地呢?”

  陆小班拱手道:

  “陆小班恭迎各位前辈及大舅。”

  洪忠义呵呵一笑道:

  “班儿,有一个人硬的着大舅到处找你,他扬言我如果找不到你,要罢免我这个盟主哩!”

  只听一阵清朗的声音之后,只见一位斯文中年人倏地单膝跪地,陆小班拱手道:“华山掌门胡天功参见少侠,多谢少侠解危大恩。”

  陆小班急忙退避,同时叫道:

  “哇操!不敢当,请起来,快!”

  说完,他自己却脆地叩了三个响头。

  胡天功居然也脆地叩了三个响头之后,方始起身。

  汪翩翩也长跪在地,望着洪忠义坚定的道:

  “小女子汪翩翩向各位前辈诸罪!”

  洪忠义含笑道:

  “起来,起来,我们方才已经瞧见你与令堂交谈之情形,此事与你无关,不过,你必须完成三件事!”

  “请指示!”

  “第一,交出那张藏宝图及欢乐宫之财物。”

  “理当如此!”

  “第二,我是班儿的大舅,你必须唤我一声大舅!”

  “是!大舅!”

  “呵呵!很好,很好,第三,我那位不争气的弟弟洪天健已遭报应,你必须辛苦此,多生几个孩子,再挑一子继承洪姓。”

  江翩翩双颊倏红,说不出口。

  “哇操!大舅,请你保持一点武林盟主的风度吧!”

  “呵呵!我早已找到交棒对象了,何须保持什么风度呢?”

  陆小班闻言,神色一变,匆匆的自汪翩翩手中夺过藏宝图抛给洪忠义之后,立即牵着江翩翩及小红落荒而逃。

  洪忠义接住藏宝图,呵呵一笑,扬声道:

  “官,先让你左拥右抱大享齐人之福一年,大舅明年非将令旗交给你不可!”

  陆小班边奔边回头道:

  “哇操!大舅,你如果真的这么做,我一定叫我这五个夫人带着一群小萝卜头吃定你!”

  “呵呵!行,大舅大不了开家托儿所,如何?”

  陆小班不敢吭声,早已溜得不见人影了!

  群豪欣慰的呵呵连笑,互道恭喜不已。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