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悬疑推理小说 > 我爱吸血鬼 > 正文 > 十六、肖像画的女人
十六、肖像画的女人



更新日期:2022-05-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终于来了。

    有子全身哆嗦而打颤。

    不知道是否临时紧张得浑身颤抖,总之,恐惧感一成不变。

    到地下室去!当然伯爵的棺柩是摆在那里了!

    然后,被杀的天野的尸体也在那里……可能还有其他人的。

    说不定被吸干血的女人干尸一排排地挂在墙上。

    抑或无数的棺枢一字排开,当有子走进去时,那些盖子陆续打开,龇牙咧嘴的女吸血鬼逐个逐个跑出来,朝着自己一齐攻击过来……

    怎么办?没带十字架来。

    假如是用筷子吃饭的话,组成十字时,也许可以当场制造十字架。不过,筷子做的十字架可能无效吧!

    “你怎么啦?”伯爵问。“看起来好像脸青青的样子。”

    “没什么一紧张罢了。我从末接受过这么隆重的招待,而且不懂礼节。”

    “是吗?”伯爵微笑。“所谓的礼节是人类后来做出来的哩!重要的是款待的心,以及诚恳地接受的心。”

    “哦。”

    有子颇觉困惑,她想不到吸血鬼说出这么带有教训味道的话语。

    已经入夜了,为何这位“吸血鬼先生”没有龇牙咧嘴地侵袭自己?

    当然有子不想被它侵袭,只是禁不住这样胡思乱想而已。

    “吃饱了吗?”

    “啊,是的。”

    总不能说再来一碗吧!桌上杯盘都空了,再吃的活,会变成咬碟子的状况了。

    虽然如此,有子由衷钦佩自己。到了不知会否被吸血鬼袭击的时刻,竟然毫不客气地把桌上的菜肴吃个精光,诚然了不起!

    “那么,我带你到地下室吧!”

    “是!”有子用餐巾抹抹嘴,站起来。

    她还能有其他选择吗?

    “我想上一下洗手间,肚子痛得不能动”之类的借口都不管用。而且,总不能上洗手间上到天亮,况且依有子的性格,她宁可“面对现实”,不愿意鬼鬼祟祟地逃避。

    可是,这种情形头痛的是,如果不顾一切的拼到底。死了的话没话说,万一像正人所言。自己也变成吸血鬼,每天晚上在路上流荡徘徊的话。如何是好?

    “我想收拾一下这些食器。”有子灵机一动,尝试拖延时间。

    “怎能让客人做这种事呢?”伯爵说。“跟我来吧!”

    有子放弃了,在他的催促下,走出饭厅。

    到了紧急关头,正人会不会突然赶到,来个英雄救美?

    咱们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不是吗?他会想办法做点什么吧!

    当然。有子的祈祷是枉然的,因为正人碰伤了头,躺在医院里人事不省哪!

    “来。”伯爵打开通往地下室的门。

    到了这种田地,无技可施了。

    没有人来救我。巡逻车或消防车也不会来,只有作好心理准备豁出去了。

    “那么。失礼啦!”有子说,迈步踏进通往地下室的楼梯。

    假如有子知道那一刻的正人和亚纪正在热吻的话,一定气炸了肺。

    正人张开眼睛。

    亚纪蓦地抬起脸来。发出欢呼声。

    “你醒啦!——妈咪。快来。正人他……”

    正人的母亲和亚纪的母亲大吃一惊,两个邦江不约而同地冲进病房。

    “咦,正人……”

    “妈……”正人的视线依然茫然发呆。“我怎么啦?好像……昏昏欲睡。”

    “振作些!好不容易醒过来了。”亚纪又在正人的额上亲了一下。“我的吻果然奏效!真好!”

    “到底怎么啦——”只有正人怔怔发愣。

    经过母亲一番解释,正人终于想起来。

    “原来这样。我的头轰一声撞到什么,然后完全记不起来了。”

    “太好啦!医生说你有可能这样子继续睡下去哪!”

    “开玩笑!我才不干哪!”

    “可是……亚纪小姐,真是谢谢你。”

    “那里那里。”亚纪笑眯眯地。“因我一直有正人陪着,这回轮到我陪他了。”

    “亚纪。”亚纪的母亲觉得不可思议。“你用什么方法使正人……”

    “我不顾一切的送他一个热列的吻!”

    “喔!”正人的母亲睁大眼睛。

    “假如这样做还不能叫他醒来的话,我准备裸着身体上床陪他睡!”

    “你和正人……”

    “我们已经是那种关系了。不过,我是真心爱他的。”

    “哦。”正人的母亲只有一次又一次的惊奇。“你母亲也晓得了吗?”

    “嗯。”亚纪的母亲稍微红着脸。“无沦怎么说,我想一定是小女采取主动的。不过,令公子是很优秀的青年……”

    “亚纪小姐如此为小儿担优……”两个邦江重新面对面行礼。“小儿无知,请多多指教!”

    “彼此彼此。小女无才无德——”

    “喂!”亚纪捅捅母亲。“到外面去客套好不好?”

    “是啦是啦。我得通知医生一下。”

    “嗯,今晚还得彻夜相陪哪!”

    两个母亲一唱一和地走出病房。

    “真是好极了!”

    “是啊!好极丁!!”

    她们出去以后,正人说。

    “亚纪——你不困了吗?”

    “精神得很!”亚纪故意隆起臂上的肌肉作状。

    正人笑一笑,“让我看看你脖子上的伤痕好吗?”

    “几乎复原了啦!”

    “嗯——真的。”

    年轻的恢复力把邪恶的力量赶走了。正人松一口气,如释重负。

    “不过,还是留心比较好。”正人说。“已经晚上了吗?”

    “对呀!”

    “我的口袋里有十字架。替我拿出来好吗?”

    “十字架?”亚纪直眨巴眼。“正人,几时成为基督徒的?”

    “这件事改天再告诉你。有没有?”

    亚纪在正人的外套、长裤的口袋里搜索一轮,摇摇头说:“没有呀!”

    “没有?”

    “嗯。会不会是遇见意外时,还是载来医院途中掉了?”

    “也许是吧……对不起,请你明天替我找个十字架带来好吗?”

    “好的。”

    亚纪奇怪正人何以突然虔诚起来,终究他现在是病人,不好违抗他的意思。

    “时间还不太晚,我现在就去找一个给你,好吗?”

    亚纪说。

    “不好。”正人强硬地说。“明天好了。今晚我要你留在这里陪我。”

    “好吧!我会一直陪着你。”

    亚纪俯身向正人,再一次亲吻他。

    恰好医生听说正人恢复意识而推门进来,撞见二人在拥吻。于是一本正经地点点头。“晤,果然清醒啦!”

    “这里是地下室?”

    有子因意外的光景而瞠目结舌。

    尘埃满布的行李不见了,潮湿的泥土味道也消失了,地下室变成令人感觉舒适的客厅。

    “我的嗜好十分古老。”伯爵似乎很难为情地说。

    “在你看来,可能像古董商吧!”

    “没有的事……好棒啊!”

    坦白的由衷之言。

    地面铺上厚厚的地毡,摆没在那里的桌子和沙发,的确都是陈年古董了。

    “这么干净……是你亲自打扫的吗?”

    “嗯。我有的是气力。”

    确实了不起!

    眼下有了暂时忘掉恐惧。出神地注视地下室的样子。

    棺柩和尸体之类的摆到那儿去了?

    “请坐。”伯爵说。

    “是……”有子顺服地坐在沙发上。

    恰好在正面仰望的位置上,挂了一幅画。用布盖起来。

    “那是我死去的妻子的肖像画。”

    伯爵发现有子的视线转向那幅画时这样说。

    “哦——尊夫人死了?”

    吸血鬼的妻子,毕竟也是吸血鬼吧!吸血鬼死了,意味着她化为灰烬消失了,还是死于极度贫血?

    “你要看一看吗?”

    “好。”

    伯爵走过去,将包着画的布掀掉。

    非常古典,里身在长裙里的高贵女性,有一张似乎在那儿见过的脸。

    “她很漂亮。”有子说。

    “你这样觉得吗?”

    “嗯。非常美丽,斯文温柔……”

    “一点也不温柔,”伯爵笑了。“她精力旺盛,时常骑马到处奔驰。”

    “是吗?”

    “她很天真,而且可爱。对我而言,她是好妻子,一直年轻美丽。”

    “我总觉得她像什么人。”有子说。

    伯爵徽笑。

    “你说得不错,我的妻子很像你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