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悬疑推理小说 > 我爱吸血鬼 > 正文 > 九、血的颜色
九、血的颜色



更新日期:2022-05-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还没醒啊!”亚纪的母亲露出疲惫不堪的表情。

    “究竟她怎么啦?”

    正人浅浅地坐在客厅的沙发椅上,聆听亚纪母亲的说话。

    “她今天也一直没醒过来?”

    “嗯。我喊她,摇她,她只是含含糊糊的回答而已。”

    正人叹息。

    前天来的时候,亚纪确实“病好了”。不,不晓得这个说法是否正确,总之,她被吸血鬼袭击的伤势逐渐缝合了。

    那是非常普遍的伤口治疗法。可是,万一她的伤痕消失得不彻底……意味着她已成为“那些家伙”的伙伴了。

    可是,不久以前,她是如此的精神奕奕。

    “从昨天睡到现在了,我想毕竟不寻常啊!”母亲摇摇头。“我跟我先生商量过的,他很忙,没有好好答复我,还说是年轻人喜欢熬夜造成的。”

    “可是,半夜没有起来吧!”

    “噢。昨晚半夜起来一会,好像喝了一点水……”

    “是吗?”正人点点头,问:“伯母,昨天或是前天,有没有请客人到家里来?”

    “客人?”亚纪的母亲有点吃惊,“那有什么关连吗?”

    “不,不是那个意思……有客人来过吧!”

    “嗯,前天。”母亲承认,“很久以前有人来问,要不要卖掉这房子。我拒绝了。那时来游说的房地产经纪又来了。”

    “房地产经纪?”

    “嗯。他说要介绍一个最近将要搬来的外国朋友给我们。”

    正人顿时脸红耳热。“外国人?他是谁?”

    亚纪的母亲因正人尖锐的语调而惊异。

    “呃——听说是欧洲的名门望族,很有身分的贵族。”

    “那人——前天来过这里?”

    “嗯。那有什么不对吗?”

    正人缓缓吐一口气,不会错了,就是“那家伙”。

    “不过,他是个中年绅士,风度翩翩,日语也非常流利。说话风趣得很,亚纪觉得十分开心哪!”

    “是吗?”

    正人不想说出真相,纵使说出吸血鬼的故事,亚纪的母亲也不会相信。

    前天晚上,那家伙来了,昨晚呢?

    总之,不能让它再吸亚纪的血。

    正人看看手表,太阳正要下山的时刻。

    今晚也会来的话,多半等到半夜才出动。由于现代人习惯熬夜,容易惹人注目。

    “我想见见那位房地产经纪。”正人说。

    “天野先生吗?”

    “他叫天野吗?我到他的公司看看。”

    “我有他的名片。可是,你有事找他吗?”

    “还不晓得,总之我想找他谈谈。”正人接过名片,塞进口袋。“还有,今晚请允许我留在亚纪小姐的房里。”

    “留一整晚?”

    “嗯。”

    “你和亚纪——那个——”

    母亲踌躇不决似的欲言又止。

    “嗯,前几天,你出门购物的时候,我们——对不起。”正人红着脸致歉。

    “不,没关系。你是认真的好青年,我很放心。亚纪有点任性,我反而担心自己的女儿,我怕她会便你苦恼哪!”

    “怎么会呢?亚纪这些小地方正是她可爱之处。”

    “是吗?说真的,亲友们见到她都说:‘这孩子简直是邦江年轻时代的翻版’!”

    “邦江?”

    “那是我的名字。”

    “原来如此。对不起,我事先不知道。”

    正人暗付,亚纪将来会像她的母亲一样吗?

    “不过,亚纪表面上像野丫头,其实非常纯情,跟我的少女时代一样……”

    “哦?”

    “现在亚纪十九岁,我也是十九岁那年,第一次跟男人——”母亲说到这里,羞红了脸,“糟糕,说到那儿去了——”

    “总之,我会——”

    “亚纪拜托你了。”母亲鞠躬。

    “彼此彼此。”正人也慌忙鞠躬。

    “小女不懂事,请多多指教!”

    “不用客气!”

    二人互相客套鞠躬行札。

    十分钟后,正人为了见那个叫天野的房地产经纪,离开松永宅。

    他一边走一边摸脖子,不是因为被吸血鬼咬了;乃因鞠躬的次数太多的关系。

    有子躲在楼梯下的暗处,屏住呼吸。

    那个脚步声上完楼梯,出到走廊。

    大而稳重的步伐。有子看不见对方的身影。

    那人好像没发现有子的存在,直接走向玄关的大门方面。

    有子害怕了,不管怎样大胆的她,这时真的恐惧战兢。

    不同的是,只是因恐惧而哆嗦,或者想出什么对策的差别而已。对于恐怖的东西不觉恐惧并非勇敢,乃是迟钝罢了!

    世上当真有吸血鬼么?

    当然,她并非怀疑正人的话,可是听过少年和男的故事后,依然有“不可能”的心情。

    可是,现在可以肯定,有“什么人”从地下室走出来了。

    那人走到玄关,似乎发出不耐烦的埋怨声。不像日语,好像也不是英语。

    传来烦躁的来回踱步声。他在等候什么人吗?

    有子一直屏住呼吸,一动也不动的蹲着。

    脚畔有东西在动,随意瞟一眼,一只黝黑的老鼠在仰脸看自己。

    好不容易压制自己不发出惊呼声。然而倒吸一口气的声音,以及不由自主地移动脚步的声音,不可能不在宁静的空室内回响。

    脚步声陡然停止。那人在侧耳听。怎么办?有子担心自己心脏的鼓动声也被对方听见。

    身上没带武器,十字架或大蒜也没有。

    身边的持有物只有抹窗用的桶和碎布、洗洁剂……这些东西不能用来对付吸血鬼吧!

    从未听说过吸血鬼见到水桶就逃跑的事。

    可是,万一被他发现了,只好把这些当武器摔过去,然后逃命。

    有子紧紧握住桶边。

    脚步声走近了。看来绝望了!

    有子深深吸一口气,摆好架势。

    就在干钧一发之际,脚畔的老鼠突然冲锋而去。

    男人低喃了几句,松一口气的声音,大概是“怎么是只老鼠啊!”之类的话,也许对方也相当紧张兮兮的吧!

    玄关方面传来声响。昨嗦昨嗦的,好像是开锁的声音。

    有人来了。传来开门和说话声!

    “对不起,我来晚啦!”

    天野的声音。

    “我去外面跑了几个地方,没想迟到了——”

    “不要说借口!我不喜欢等人!”

    标准的日语。有子吓了一跳。

    除了发言和音调有点奇妙之外,以外国人来说,算是很出色的日语了。那人来到日本应该不是很久才对……

    “以后我会留意的,请原谅。”天野似乎在讨好对方的语气。“不过,纵然提早醒过来,时间上难以打发吧!”

    “我有很多事情要做。”那人说。“那位小姐怎样了?”

    “睡着了。”天野说。“今晚也在等候伯爵先生的光临。”

    “还有许多时间啊!”

    “不错。房子打扫干净了,如何?”

    “我没仔细看。不过,空气清新啦!”

    咦?有子意外之极。难道吸血鬼也不喜欢灰尘和空气污染?

    “她的车还停在外面。”

    “什么?”被称伯爵的男人严峻地反问。“你是说,她还在这附近?”

    “多半是吃晚饭去了。”天野说。“她看起来很大吃。”

    多管闲事!有子气得嘟起嘴巴。

    可是听了一会,发现天野和那个伯爵之间并非用“主顾”与“客人”的语气说话,而是“主人”和“召使”的感觉。

    难道天野也被吸血鬼制服了?

    有子想起昨天工作完毕准备离开之际,感到天野的样子有点古怪的情形。

    对了,天野还从内侧把门锁上。

    “我有事找你。”伯爵说。

    “什么事呢?”

    “你做得很好,我想答谢你。”

    “那里那里!”天野笑了。“只要能为伯爵先生效劳。”

    “总之,跟我上楼吧!”

    “是!”

    传来上楼梯的脚步声,从有子的头上经过。天野的脚步声跟随在后……

    突然一声哗啦,好像有什么随风飘扬的声音。

    “啊……”天野发出奇异的叫声。那个声音微抖,然后消失了。

    什么事情发生了?有子屏住呼吸。

    咚隆……什么东西跌倒的声音。然后,从楼梯边上有水流下来。

    细细的线在有子眼前垂下,然后迅速在地面蔓延开来。

    不是水。有子无法制止自己身体的哆嗦。

    流下来的是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