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青春校园小说 > 青城2 > 正文 > 114 从今天起,我开始追你,好吗?
114 从今天起,我开始追你,好吗?



更新日期:2022-05-1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阅读量:

    海南岛的事情因为小瓷的改口,更因为江寒拜托了康天桥从中帮助,终于在小半月后,消弭了下去。

    这些日子,海南岛对江寒开始称兄道弟,两个人在沱江喝足了米酒,看足了妹子,吃足了血粑鸭。

    凤凰的血粑鸭果然好吃,大使饭店的烹制比起其他店家更是胜出不少。

    海南岛回长沙的时候,在沱江边的酒吧里喝了很多酒,喝完了酒之后,他就去抢歌手的麦克风吼《一无所有》。

    他拍着江寒的肩膀说,兄弟,我就把我妹子交给你了。将来你要是对不起她,我就把你给剁了扔沱江里喂鳖!

    江寒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我,轻轻地喝着冰米酒。

    江寒这些日子也没少做恶人,我当初为了将他驱逐出这方宁静小镇,将他的钱包啥的都给藏起来了,只希望他见好就收赶紧滚回长沙去。

    江寒哭丧着脸来找我借钱用的时候,我顿时觉得自己好富足,小农意识顿时爆发,恨不得甩两张大钞在他脸上让他喊我款儿爷。

    但本着真实的目的,我还是拒绝了他,没钱了多好啊,你可以回长沙了!

    江寒听后立刻就感觉到了猫腻,他说,我的钱包是不是你藏起来的?

    我说,我才不做这种无耻的事情。

    其实我还真的做了。

    江寒说,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这里影响你泡帅哥了?刚想表扬你和顾朗保持距离保持得很好,你就给我上演这一出啊,我还真忘记了考虑你这个小青梅小竹马两小无猜的好朋友也是一现成的红杏出墙的不二人选啊。

    我说,你思想就龌龊吧!

    江寒冷笑,说,得了吧!我再龌龊也不过是思想而已,瞧瞧我们江太太的行为啊,那可真是……

    我说,少来,江太太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自己最明白!

    然后我就往外推他,我说,想要钱是没有的,不过给我仨选择,第一,回长沙!第二,卖身!第三,卖唱!

    还不及他反抗,我就从墙上拽下老板的那把破吉他塞进了他怀里。

    塞完了我就后悔了啊。

    因为没过多久,江寒就调好了琴弦,跑到我楼下日夜歌唱,他唱的歌听得我想冲出去砍人。

    此后的几个天,只要我出门,江寒立刻抱着吉他迎上来。

    不是唱《西门庆的眼泪》,就是唱《跑边的野花不要采》,完全不是当初那风度翩翩的男人,完全进化成了一泼皮无赖货。

    于是,一古城的人就看着一男人整天对着一姑娘在唱——

    ——送你送到小村外,有句话儿要交代,既然已经是百花开,路边的野花儿你不采。记得我的情,记得我的爱,记得有我天天在等待……

    ——西门庆的眼泪是黄连的滋味,为了得到莲妹妹用生命赎罪,就算进了鬼门关他也不后悔,宁在花下死我也要风流他一回……

    海南岛在一旁看得差点想闭眼栽到沱江里去。

    他拍着我的肩膀跟我说,妹子,你说你写书都没有这么出名。这下可好了,你在这小镇里,可真出名了……

    终于,我怕了,妥协了,我抱着江寒的钱包去找他,我说,你是老大,我还给你,我对不起你,我错了,你弄死我吧。

    江寒接过钱包,冲着我拨弄了一下吉他弦,说,好听不?

    我心想,好听你大爷啊。

    可是,我哪里敢说呢?我连忙堆笑,堆出一个比哭还难道看的表情,我拍着胸脯,握拳说,真好听啊!

    江寒对我的回答很满意。

    第一轮较量到此就结束了。

    隔日,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海南岛已经离开了这座小镇。

    他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说,我跟江寒告别了,他说你们俩要在这里度蜜月。啊哈,好好享受二人小世界哈。

    我一看,眼一黑,就跑去拍江寒的房门,我说,带我回长沙!

    江寒睡眼惺忪地看着我,突然,一把将我扯到他的房间里,笑着说,多好,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了,再也没人打扰。

    我说,不行,我得回去!

    江寒摇摇头,突然撒娇,说,不行,你得陪我!

    他撒娇!

    他撒娇啊!!

    他撒娇啊啊啊!!!

    我当下就有种被雷追着连劈了八百回的感觉。

    我不理他,半晌,我说,你要是不走的话,我就自己乘车离开好了。

    江寒就看着我,说,小青梅刚离开,你就要回去找顾朗吗?

    我说,你这个神经病!

    他竟突然就笑了,笑意中竟然也有微微的苦涩,他说,对啊,我就是神经病了我才会喜欢上你!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就沉默了。

    我也呆住了。

    整个房间里,只剩下擂鼓一样的心跳声,和再也不肯平静的呼吸声。

    可瞬间,我又想到了到凤凰之前那个不开心的白天——嗯,是的,我对你们隐瞒了的那一天——

    那一天,江寒在北京,而秦心却突然从天而降,就在我万分吃惊的时候,她那么优雅地坐在我面前,冲我微笑,她说,你也坐吧,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的存在。

    我当时还在想,接下来,她是不是该掏支票了,然后,我就可以狮子大开口,讨一笔分手费。

    正当我徜徉在“来吧,用钱砸死我吧”的美好梦想里,秦心突然开口,她说,女人找男人,要么就为了钱,要么就为了爱,你是为了什么?为了顾朗?

    我刚想解释一下,她就打断了我的话,说,好吧,就算我不反对你和我儿子在一起。但是请你跟我来一下。

    我跟着她上楼,她走进江寒的房间,拉着我走进他的衣帽间,指着那一排排的衣服问我,说,你都知道这些衣服是什么品牌吗?

    然后,她指那一枚枚整齐排列的手表和袖扣问我,这些呢?你知道吗?

    我看着她,没说话。

    她冲我笑笑,说,我可以不反对你们两人在一起,但是我想告诉你,你和他,永远是两个世界的人,你走不进他的生活,他也不可能融进你的生活。

    说完,她就缓缓下楼而去。

    我想追上她问问,难道人就以此而分吗?就是这些无谓的所谓品牌吗?它们的出现无非是为了点缀我们,难道是为了区分我们吗……

    可是我的话还没有出口,她就转身对前来倒水的李莲花说,以后,千万记得别让太太出门遛狗。

    然后,她冲我笑,很体恤的表情,说,别人会以为我们家江寒新换了保姆呢。

    说完,她转身就走。

    那一天,她用几个句话就将我打击得体无完肤。

    真到今天,我想起了她的话,那种屈辱感还是那么清晰,这种无力的感觉让我从这种心跳与心动之中慌忙抽离,我看了看江寒,说,别开玩笑了,我很有自知之名。

    然后,我就转身。

    江寒在我身后追出来,他靠在门前冲我喊,天涯,我说的是真的。如果你不信,从今天起,我就开始追你,好吗?